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血染山河 白色孤岛1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清理门户

    鼻青脸肿的谢正祥成为了苏北游击总队的俘虏,其麾下聚集的伪军也都死的死,逃的逃,作鸟散了。

    负责断后掩护的郑刚他们出乎意料的击溃的追在身后的伪军,还俘虏伪军团长谢正祥,也算是小胜一场。

    但是他们也从审讯的俘虏处得知,这股伪军仅仅五百余人,除去被俘虏和当场打死的,还有一股一百多人的伪军见势不妙溜掉了。

    而且在这股伪军的身后,山口步兵大队的小鬼子紧跟着后边呢,郑刚他们在战斗中伤亡了一百多官兵,也是损失不小。

    因此打扫完战场,掩埋了尸体后,在营长郑刚的命令下,众人当即带着缴获的武器弹药和俘虏离开了战场,追赶着先前撤离的张烈臣他们而去。

    张烈臣他们带着的无数的机器设备和老弱妇孺,在崎岖的山路上走的速度并不快,郑刚他们在中午的时候就追上了。

    营长郑刚和副营长王东明当即找到了副总队长张烈臣,向其交任务。

    “张长官,尾追在我们身后的五百多伪军除了一百多逃窜外,其余大部被我们消灭,另外还俘虏了一百多人。”

    “好,打得好哇!”

    张烈臣的本意是让郑刚他们留在后边打一个阻击,为百姓的撤离争取一点时间。

    但是出乎预料的是,营长郑刚他们不仅仅完成了阻击的任务,还差点全歼了追兵,这无疑让张烈臣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他们现在虽然有几万人,但是大多数都是手无寸铁的百姓,倘若真的被追上了,那就真的麻烦了,好在现在追兵被击溃了。

    “虽然我们击溃了伪军,但是从俘虏的伪军嘴里得知,在他们的后边,还有一股鬼子也追了上来。”

    虽然打了小胜仗,但是郑刚他们丝毫没有感觉到轻松。

    “你们也无须太过于担心,现在我们已经深入了山里,鬼子对山里的地形不熟悉,谅他们也不敢贸然的深入。”

    面对那些身后的小鬼子,副总队长张烈臣倒是没有太多的担忧,毕竟鬼子在陌生的地域作战,向来都是十分谨慎的,绝对不会像伪军这么冒失。

    “张长官,我们俘虏的伪军中,发现伪军的团长是谢正祥,应该如何处置?”

    在进行了一番汇报完毕后,营长郑刚开口请示副总队长张烈臣。

    “谢正祥?”

    “对,他已经被南京伪政府任命为伪军第五师第一团的上校团长了,这一次就是他带着人追在他们的屁股后边的。”副营长王东明回答说。

    “他投降当汉奸,对于咱们苏北游击总队来说影响很大,没有想到他竟然助纣为虐带着伪军来打我们,企图消灭我们,他既然不仁,那就不能怪咱们不义了。”

    副总队长张烈臣想了想后道:“我的意思是立即枪毙,以正视听,你们的意见呢?”

    “我支持,这样可以震慑一下那些心思不正的人,让他们知道当汉奸的下场!”

    “现在我们苏北游击总队丢了淮阴,前途未卜,这两天已经出现了好几个逃兵了,现在当众的杀汉奸,也可以稳住人心。”

    “好,那我稍后再去问问其他人的意见,你们也累了,先去休息一下补充体力,我已经派人到小青山黑狼寨打探消息去了,恐怕到时候还得你们出手将黑狼寨打下来。”

    “是!”

    营长郑刚和副营长王东明敬了一个礼后,旋即去休息去了。

    副总队长张烈臣旋即又将参谋军官们召集了起来,征询他们对于处置汉奸谢正祥的意见。

    众人对于谢正祥投敌导致淮阴失守本来就心存愤怒,现在听到他又带人追杀上来,都是义愤填膺,支持枪毙这个汉奸。

    在统一了众人的意见后,副总队长张烈臣趁着众人在河谷里休息的空档,通知了众人,准备立即对汉奸谢正祥执行枪决。

    几万的工人,百姓以及部队官兵的家眷们长途跋涉都是憔悴不堪,而着一切的原因都是淮阴的丢失,让他们失去了立足之地。

    听说要当众枪毙在淮阴投敌的汉奸谢正祥,所有人都是拍手称快,纷纷的聚集起来观刑,一时间人头攒动,河谷里黑压压的一片全都是人。

    许多人看不到,不得不爬上了旁边的土坡,岩石,甚至有人爬上了树干观看。

    而在行刑的地方也很简陋,工兵班的弟兄临时的清理出了一块地势较高的地方,当行刑台。

    当百姓们和部队的家眷们都聚集了起来的时候,张烈臣也不想耽搁时间,命令将谢正祥羁押上来。

    谢正祥虽然身上还穿着伪军的上校团长制服,但是此刻却是鼻腔脸肿狼狈不堪。

    当他看到黑压压的围观的人群的时候,知道自己的性命难保,双腿发软,竟然连路都走不了了。

    两个羁押谢正祥的官兵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将面如死灰的谢正祥直接的架到了行刑的地方。

    当众人看到被架到行刑台的谢正祥的时候,那些有亲属阵亡在淮阴的家眷们,都是义愤填膺的怒骂了起来,一时间群情激涌。

    “杀汉奸!”

    “杀了狗日的汉奸!”

    副总队长张烈臣看到激动的人们,急忙的上前让大家肃静,然后冷冷的看了一眼瘫软如泥的谢正祥后,开始宣读苏北游击总队的决定。

    张烈臣先是控诉了谢正祥罪状,然后在众目睽睽下,宣布立即对汉奸谢正祥执行枪决。

    “不,不,你们不能杀我!”

    听到张烈臣亲口宣布要立即枪决的时候,吓懵的谢正祥终于反应了过来,急忙的喊了起来。

    “我是战区司令部任命的军官,你们无权杀我,我要见战区长官!”

    “哼!行刑!”

    看着死到临头还在叫嚷的汉奸谢正祥,副总队长张烈臣只是给了他一个冷眼后,就对行刑的五名官兵挥了挥手。

    “张烈臣,你这是滥杀,你们这是动用私刑!战区长官们不会饶过你的!”

    倘若是直接上军事法庭的话,谢正祥觉得自己要是来一个死不承认,说不定只是判刑,但是谁知道张烈臣不按常理出牌,竟然要立即枪决他,他顿时慌了神。

    但是无论谢正祥如何的叫喊,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求情,都是冷眼旁观,看着他像小丑一样在哪里一会儿威胁,一个会儿哭天抹地的求饶。

    “举枪!”

    五个行刑的弟兄举枪瞄准了五花大绑的谢正祥,面色严肃。

    “射击!”

    “砰砰砰”

    五发子弹旋即冲出了枪膛,近距离的没入了谢正祥的身躯,他的身子被子弹冲击的震颤着,一股股鲜血飞飙了出来,谢正祥的叫喊戛然而止。

    很快,谢正祥就在满脸不甘的扑倒在地,脑袋一歪,断气了。

    “报告长官,汉奸谢正祥已经死亡!”

    很快,一个奔近检查的弟兄就朗声的向张烈臣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