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轮回乐园 那一只蚊子

第六十章:抵达

    半小时后,被高温灼烧到玻璃化的地面上,一名施法者正向前爬行,两道斩痕在他背上交错。

    “我不能死,我可是行者大人的学徒……”

    一道斩芒袭来,了结了他的性命,他是谁的学徒都不重要了。

    火焰中,苏晓口中吐出热气,102名七阶施法者,他已击杀73人,剩余的都四散逃开。

    与这些施法者战斗后苏晓发现,对付施法者有两种能力堪称神技,一是能量阻断,这是一对多的基本,二是绝魔体质。

    真正与施法者战斗后,苏晓察觉到一件事,这些施法者的魔力操纵强到离谱,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施法者使用高阶法系能力时,都有个酝酿的过程。

    可在与施法者们交手后,苏晓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哪怕是能瞬间波及2公里的大范围法术,施法者们只需一抬手,大范围法术就直接轰下来了。

    绝魔体质的作用在此时凸显,躲不过的就绝魔体质+晶体层硬抗,晶体层是青钢影能量衍生出,对法系能力的防御力成倍攀升。

    方才苏晓以绝魔体质+晶体层+自身强大的生存力,硬顶了30多名施法者的十几秒狂轰乱炸,有趣的是,施法者们轰着轰着就死掉了6个,能量阻断一旦触发,可对敌人造成已消耗法力值×0.8的真实伤害。

    施法死掉的6人中,4个是死于能量阻断,2个死于灵魂凝视。

    魔能导师·赫洛斯?准八阶?没任何区别,除非是有八阶施法者到场,才能硬抗能量阻断,能量阻断是有强度上限的,对战八阶施法者时,触发的概率会低很多,不过随着苏晓的实力提升,这问题能解决。

    对付施法者唯一的问题,就是一对多时的青钢影能量消耗,此时苏晓的青钢影能量只剩3000多点,没有青钢影能量的支撑,能量阻断也就无法使用。

    从刚才开始,施法者们就四散而逃,空间系的苏晓根本没追,风系也是,这类施法者跑的迷之快,追杀起来浪费时间。

    首次对付大群施法者,苏晓有失误,就是能量阻断布设范围太大,导致青钢影能量的消耗很大。

    咔吧、咔吧……

    踩在玻璃化的地面上,苏晓停步在只剩上半身的魔能导师·赫洛斯前方。

    “哈哈哈,施法者,灭法者,十几名至强施法者把灭法者杀绝,还记载在奥法学院,太可笑了。”

    赫洛斯怀疑人生了,他感觉‘奥法学院’正厅的那些壁画无比可笑,亲身与灭法者战斗后他发现,这根本就不是法系能力能否杀死灭法者的问题,是根本就没机会用,他苦修的魔能,在战斗时基本都在炸自己,唯一的牌面只有魔能巨像了。

    “灭法者,我们…永远不会再见了,这具身体死的值得。”

    赫洛斯话音刚落,斩芒已充斥他的视线。

    与此同时,奥术永恒星,奥法学院的顶层塔内。

    房间内很昏暗,哗啦一声,赤膊上身的赫洛斯从透明液体内坐起身,他嘴巴大张,眼睛瞪到遍布血丝。

    十几秒后,赫洛斯大口喘息,他蜕变出的一具身体死了,或者说,他今天已经死了,这是他的最强能力,魔能蜕变,在他的实力达到七阶时,身体就一分为二,一具身体用来战斗,另一具位于奥法学院的顶层塔内,在这里当导师。

    “这就是…灭法者?”

    赫洛斯的手在颤抖,这是死亡瞬间的恐惧所导致。

    吱嘎一声,顶塔的门被推开,一名身披白袍,戴着兜帽,有些驼背的老者走进房间内,他提的魔法提灯发出幽蓝色光芒。

    “听说你遇到灭法者了?”

    白袍老者沙哑着开口。

    “是的,行者大人,我……”

    赫洛斯刚要说话,他的话就被打断。

    “你活下来了。”

    白袍老者低笑一声。

    “什,什么?”

    赫洛斯茫然的看着白袍老者。

    “你们只有百人而已,你能活下来,已经很不错。”

    “我……”

    赫洛斯无言,他还认为自己要面临什么惩罚,但他听行者大人的意思,上百名施法者与一名同阶灭法者战斗,能活下来似乎是很光彩的事?想到这点,赫洛斯更加怀疑人生,他的三观在逐渐刷新。

    “赫洛斯,你认为当初我们是怎么胜的?”

    “我…不知道。”

    “灭法者在最鼎盛时期有百人,到了末期只剩几人,所以我们胜了,我们的力量之源,却是灭法者最擅长驾驭,亲和度最高的东西,如果他们驾驭元素之力,不对,如果他们驾驭元素,他们就不再强大。”

    “……”

    赫洛斯的三观被彻底刷新。

    “赫洛斯,今天的事别外传,下一批黑枫树产出的份额,有你一份。”

    留下这句话,驼背白袍老者走出顶塔,留下有些呆滞的赫洛斯,他心中百味杂陈,他与灭法者战斗,被砍的和孙子一样,因能力特殊活下来,他居然得到了长者的夸奖,从灭法时代活到现在的长者。

    “到底在隐瞒什么,灭法者为什么会和施法者敌对,灭法者有更强的元素亲和力?那他们为什么不驾驭元素之力战斗?还是说,驾驭元素战斗会带来什么不可逆的影响?”

    赫洛斯喃喃自语,他其实不太在乎战败,他是奥法学院的导师,不是善战的施法者,相比战斗,他更喜欢探索未知,在他看来,人生中有两件事最重要,变强与探索未知,后者大于前者。

    或者说,赫洛斯变强就是为了探索更多的未知,他是追梦人,不知道终点在何方的追梦人。

    “不能去探究,会死,一定会死,但是…我成为施法者,不就是要探索未知吗?如果连这种秘密都不敢探索,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赫洛斯喃喃自语,呆坐在溶液池内,没有人会想到,元素学家在这一刻‘诞生’了。

    ……

    辉暗星,一片宛如被陨石群砸过的区域内。

    苏晓半蹲在地,手指点在地面上,感知周边是否还有活着的敌人。

    确定没有活着的敌人后,苏晓来到战车附近,看到了麻花形状的战车,‘拾荒者号’牺牲。

    “你还没觉醒断魂影吗,哦,我知道了,你是找不到方法觉醒。”

    圣女座从上方飘下,指尖有一缕淡蓝色电弧。

    “你知道断魂影?”

    “当然了,我和格林·吉莉安很熟,多种意义上都很熟。”

    圣女座说到这,神情有些不自然,她回想起了某个疯女人看她时的目光,以及那句,早晚把你关在笼子里。

    回忆起这些,圣女座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空座宴要开始了,一起吧。”

    提起女灭法·格林·吉莉安后,圣女座似乎有点慌,不见她有什么动作,一块地面漂浮起,然后轰的一声,圣女座与那块地面都消失了,她慌的忘记带上苏晓、布布汪、巴哈。

    苏晓站在原地,衣摆被狂风冲动,他抬起的手臂僵在半空中,看着前方落下的尘土。

    苏晓身后的布布汪与巴哈都有点懵,说好的一起呢?

    片刻后,圣女座抵达一面高耸至天际的雾墙前。

    “我们到了,壮观吧,”圣女座看着前方的雾墙,心绪平复下来,可惜,没人回应她,她侧头看去:“哎?人呢?”

    “圣女座,好久不见。”

    很有磁性的声音传来,一道身影正坐在雾墙前的台阶上,他附近雾气飘动。

    “我还有事,等会聊,哎~,那疯女人已经死了,我还怕她干嘛,好丢人。”

    圣女座消失,没一会,她又返回,身后还漂浮着一片地面。

    苏晓从漂浮在半空中的地面上跃下,身后跟着布布汪与巴哈,空座宴的召开地点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