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继承两万亿 侠想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两个人的交锋

    白小升坐在云光之的对面,神情不卑不亢、不骄不躁,全然没有因自己有舆论声援、秦家支援而有丝毫的傲慢,又或者是被冤枉的暴躁,他完全是一副心平气和,实心实意来谈事情的姿态。

    对此,云光之暗暗颔首。

    以他目力,自然能看出,这白小升不是装的,确实没有任何浮躁、心虚!

    小家伙可以啊!不管有没有犯事,单沖这份定力,比我教过的那些蠢蛋强上何止数倍!云光之都暗中点头。

    当然,这白小升最好没事,真有事,一定是大事!坏人要是能做到这小子的份上,以后还有谁人能收拾得了!

    云光之审视白小升之际,白小升也在审视他。

    这个老爷子相貌上看是华夏人,看着至少七八十岁,但是瞧着那么精神,腰杆子比值,那肌肉结实,不逊于四五十岁之人,那一双眼更是带着前所未有的穿透力。

    白小升不相信他是这警.局中人,直觉就不像,而且也没有穿制服。

    但能坐在这里,怕是来头不小。

    “老人家,您怎么称呼?”白小升客气地问道。

    “云光之。”云光之不冷不热回答道。

    云光之。白小升心中一动,红莲迅速给他检索一番。当“看到”这位的履历之际,便是连白小升都吓一跳。

    历史上,南美有一段时期问题猖獗,所以十二国联合成立一个国际组织,也成立一座培训学校十二国.警.事联盟,堪称是警.侦.界的猎人学院,这云光之便是前十期总教官、终身常务理事!

    除此之外,云光之所拥有的一堆头衔,摞起来得有四五百字篇幅,荣誉奖章都能挂成一面墙,各国首脑都对其尊重有加。

    这位可是真正的大人物!

    “你听过老夫的名字?”云光之看着白小升的反应,淡淡道。

    白小升惊讶瞬间,自然逃不过云光之的双眼。

    “实在是您太有名了!”白小升承认道。

    一个华人,能在这方天地创出如此的荣誉,本身也是极为令人尊重的。更何况,这个云光之身为华人,对华夏自始至终一腔热忱,国内每每出现天灾人祸,他都会在这边号召捐款捐物。

    对这种不忘根本之人,白小升尤为敬重!

    “就现在而言,你更有名。”云光之笑呵呵道,跟白小升开了个玩笑。

    白小升眼下可不就“名噪一时”,这一周来,各大媒体绝少不了他这个热点。

    “我情愿不出这个名,人都说为名所累,我这些天来回奔波,真是太累了。”白小升回之苦笑。

    这年轻人还有心思打趣。云光之感觉意外。

    不过,他对白小升印象反而好了那么一丝丝。

    随即,白小升看着云光之问道,“您是不是需要我把我知道的事,都讲出来,我现在就可以……”

    白小升话尚未说完,就被云光之给伸手制止住了。

    “那些东西,你说过没有十几遍,也差不多吧。再说下去你也累,我看了所有卷宗,再听,我也烦了,咱们聊点别的。”云光之笑呵呵道。

    在云光之看来,白小升这种聪明人,一套话说过十遍八遍,那恨不得方方面面都精细到无一疏漏,再问,意义不大,不如东拉西扯问点别的,没有固定话题,全凭自己来引着白小升话题走,有些问题就算临时编,肯定随着越聊越多而顾此失彼,露出马脚。

    更何况,云光之现在很想确定一下,这白小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大忠似奸,还是大奸似忠。

    这一点,很重要。

    云光之明明察觉有人在操纵舆论,故意在坑杀这白小升,他还是让学院方请各国警.事部门把事态催紧,遂了那些人的愿,也是在给这白小升施压。

    面对压力,才能让一个人乱了防御,展露本心。

    白小升坦然道,“既然云老想聊点别的,除了不方便的隐私,我尽可以跟您聊。”

    云光之微笑颔首,对白小升的态度倒很是满意。

    “华夏这些年发展不错,我有几年没有回去过了,我从网上看到很多令人惊讶的基建工程跟新生事务,这是一些地区的个例,还是普遍状况……”

    云光之开口便是聊起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

    “好,咱们就聊聊这个。”白小升有红莲,自然“所知甚多”,当即跟云光之聊了起来。

    云光之时时提问,白小升就顺着他的问题继续往下说。

    话题没定数,说到哪儿算哪儿。

    但是,白小升不久后发现,云光之会在閑聊之中,极为隐晦,抽冷子加入一些问题。

    就拿工程建设而言,白小升在这边是涉及到一桩“贿.赂”案.件,那就是一个基建工程。

    “这老爷子,居然在天南海北的绕我!”白小升突然明白过来了。

    说一个谎言,要用千百个谎言去弥补漏洞。

    云光之随口漫谈,穿插各种问题,在找他漏洞!

    白小升自然是不怕,身正不怕影子斜,说实话就好。

    不过这种询问调查方式,白小升真挺佩服,用最随意的谈话,最无关紧要的问题让对方放鬆警惕,旁敲侧击,来个战.略大迂迴,这可是需要主导话题的人,拥有着最高层次的话题掌控能力,更要有把无数话题打散打碎,迂迴缠绕之下,自己还不能先懵掉的本事。

    相比而言,白小升曾经也用过相应的聊天技巧,但是跟人家一比,简直如同小巫见大巫!

    这就是十二国警.事.联盟训练学院总教习的手段吗!

    白小升震撼之下,心头还有些炽热。

    云光之不可能光用这一种技巧跟白小升进行聊天调查,随后涉及各种谈话技巧,他信手拈来。

    有些,白小升能当即觉察,有些,白小升要等谈过一番,才能明白。

    简直厉害!

    白小升越聊越感兴趣,他直接让红莲辅助记录,一边聊天,一边偷师。

    能从云光之这种人物身上学习一二,白小升都觉得自己受益匪浅。

    这一点,怕是云光之本人都没有想到。他在调查白小升,这小子居然从自己身上“偷学”东西。

    云光之越是跟白小升聊得多,越是断定,这小子为人赤城,不是大奸大邪之辈!

    云光之很相信自己的眼力、感觉,若没有这点本事,他怎么能当了十二国警.事联盟十期总教官。

    那些案件,这小家伙很可能是受人陷害的。云光之暗道。

    人证,可以找人伪造,物证也一样,什么指纹,有心去採集,在当今时代并不难办。

    实际上,云光之来之前,就已经调查过一番,他甚至知道白小升大闹安德李奥堡的事。

    云光之推断,白小升的事情曝光是兰德沃一手策划,甚至他逆向追蹤那些推波助澜的媒体,也找到了兰德沃的影子。

    显然,兰德沃是要对付这白小升。

    来之前,云光之认为,白小升要么是有问题,被人翻出来,要么是没问题,被人诬陷。

    现在看来,后者可能.性.最大。

    聊到最后,云光之认定白小升十有八九没问题,不过,他并不想帮白小升当即澄清,他更想着先不动声色,藉此机会去查兰德沃。

    兰德沃就是个毒瘤,在南美这边有很多不法之事。云光之早就盯上他,只是一直苦无机会。

    这一次,云光之想来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当然,如此一来,那势必要让这白小升委屈一下,牺牲一下。

    不过跟剪除毒瘤相比,云光之宁愿做一次恶人。

    对此,云光之觉得并无不妥,更无多少愧疚之心。

    活到他这个年纪,见过了太多的事,早就心硬了。

    聊到最后,云光之不谈了,而是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对白小升道,“谈了两三个小时了吧,我还真有点累,几点了,我看就到这儿好了。”

    白小升也说的口乾舌燥,当即点头道,“好。”

    说话间,白小升抬起手腕,要看看时间。他还带着“雨果之家”那位老店主塞巴斯蒂安送给他的手錶。

    “十一点一刻。”白小升向云光之报了时间。

    在白小升对面坐着的云光之,原本一副懒洋洋姿态,不经意间,他看到白小升的腕錶,却一下子愣了。

    随后,云光之眼神都变了,一把擒住白小升的手腕,拉向自己,目光更是死死盯住白小升的那只手錶上。

    “这只表,你哪儿来的!”云光之急促问道。

    他的眼中,更透着几分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