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吞噬世界之龙 风染丛林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再度跳动的心脏

    传说,该隐是吸血鬼的始祖,但其实该隐自己却并非吸血鬼,因为他其实还是一个人类,只是在诅咒的力量之下不老不死。

    他创造了吸血鬼,让吸血鬼以自己的子嗣为食;他一度将蛇人文明推向毁灭边缘,却又不知为何放弃;面对那恶魔撒旦,他的态度更是若即若离,既亲手参与到封印撒旦的计划当中,俨然与撒旦为敌,却又在封印撒旦之后,坐视雕塑在人世间流转,甚至在撒旦即将破封时也只是随手而为,似乎并没有很强烈的敌对意愿。

    在他的身上有着种种的矛盾之处,但又或许……这些从来都不矛盾。

    ……

    现实再度回归。

    体内正在沸腾,而沸腾的原因是那死死抓住它脚踝的手,那只手正在贪婪的吸食它的血液,源源不断的神血正被一个卑鄙的小偷所夺取。

    它的力量很强大,强大到不可思议,但也有着一个极不起眼的弱点。

    神血。

    世俗力量根本无法承载心脏,它的力量完全是建立在这具拥有神血的躯体之上的。因为是身具神血的躯体,所以哪怕是如此强大的力量也能承受着,但倘若神血消失了呢?

    那么,脆弱的人类躯体将无法承载如此强大的力量与意志,自行崩溃。

    瞬间,仿佛一切都串联在了一起。

    也许早在不知多久以前,那点渺小的执念便与该隐联手了,他们一直都在等待着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让他们等到了。

    但是……这真的就足够了吗?

    感受着自己体内的力量不断流失,纵然面临有可能意外失败的情况,声音不怒反笑。

    “小虫子的挣扎,也就仅此而已吗?!”

    大脚猛然踢向地上的该隐。

    哪怕自己体内的神血正在被不断掠夺,但声音的主人也有着足够的自信,只需要一毫秒,甚至一毫秒都不用,那个变回了凡人的该隐便会死在自己的手上。

    此刻该隐已经濒死,他的全部力量都在尽可能的夺取身影身上的神血,根本不可能再有余力进行防御。

    纵然在那点执念的努力下,勉强寻找到了一线机会,距离胜利仿佛只差一线,但在那强大力量面前,一切都仿佛要落下帷幕了。强者终究是强者,弱者终究是弱者,虫子如何能够掀翻大象?

    但是……

    “喀嚓!”

    那只提出的大脚却撞到了一个本不该存在的阻挡物上。

    “本来我不打算出手的,但是你逼得太紧了,我也没办法,我只是为了自保。”

    一个苍老的怪异声音响起,这个声音所说的语言并非当今世上的任何一种,而是早已失传的亚特兰蒂斯语,但恰好在场的两人都能够听懂。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东西,竖立的瞳孔当中也露出了深深的惊讶。

    在它势大力沉的大脚面前,一条遍布鳞片的小鱼用身体挡在了它的面前。这条鱼的体型很小,小到做观赏鱼都嫌小,但那双瞳孔当中却带着某种人性化的沧桑与狡黠。

    ……

    时间再度回到1518年。

    “在天地之间有着诸多神灵,但依然留在这个遗弃世界当中的古老神灵……或许也仅有您了。”

    古老的神殿当中,昔日光辉璀璨的神像和装饰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了这处废墟,以及随处可见的积水潭。而其中一处潭水面前,老人躬下了身。

    这是一个很怪异的场景,在潭水当中只有一些水草和小鱼,但老人的态度却极为庄重,庄重到仿佛是在对神像致敬。

    潭水毫无变化,小鱼们懵懂不觉的游来游去,但老人只是继续低头躬身,半晌之后。

    “虽然已经很久了,我也接触过你们几次,但我还是不能理解,你们人类的欲望为什么会这么旺盛呢?种族繁衍、知识、权利,什么都想要。就不能和我一样呼呼大睡,醒了之后就吃些水草,这样不挺好的吗?”

    突然之间苍老的声音响起。

    在潭水旁,一条很小的鱼浮出了水面,鱼唇一张一合着,瞳孔当中有些无奈。潭水当中的这些小鱼的体型已经很小了,但这条小鱼的体型即使是在自己的同族当中也格外的小。

    然而,这条看似毫不起眼的小鱼,却可能是仅存最强大的几位神话时代生灵了。

    这条小鱼是如此的不起眼,以至于从神话时代以来,都几乎无人知道它的存在,但也有极少数的智慧物种意外接触过它,因而留下了记载。

    “神灵的悠然并非我等凡人所能享受的,我等有生老病死,自然也只能为这些奔波。”

    小小的吹捧并没有令这条鱼有所反应,它摇了摇头。

    “你所想要的愿望我也已经知道了,我倒也想帮你,毕竟它真要醒来,这个世界也就毁灭了。但这是不可能的,人类,你不会理解它的强大,想要阻止它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需要您正面对抗它,只希望您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手一次即可。”

    老人弯下腰,低声下气的恳求着。

    潭水旁,小鱼吐着泡泡,瞳孔当中仿佛正在思考着什么。

    “你想要我做什么。”

    “请等我五百年……”

    ……

    竖立的瞳孔陷入狂怒之中,狰狞恐怖。

    “不过区区几只小虫子……区区几只小虫子而已!”

    伴随着暴怒的咆哮声,大手做刀状,骤然落下。

    根本没有任何的停留,原本还表现得高深莫测的小鱼瞬间破开一道时空裂隙,直接逃离。

    光是敢前来这里它就已经是鼓足了勇气,冒了很大的风险。

    没人比它更清楚这家伙有多恐怖,要不是因为意识到当它苏醒之时,自己恐怕也没法再啃水草睡大觉了,它才不打算和它对抗,只会有多远躲多远。

    接那一脚已经很让它吃不消了,剩下的还是让那个人类自己解决吧。

    而小鱼消失了,那手刀的目标也就顺势变成了地上的该隐,但是……

    “已经晚了。”

    低沉的男声响起。

    在竖立的蛇瞳面前,一只大手突然浮现,死死擒住手刀,他的力量之大甚至隐隐逼迫那手倒退了回去。

    竖立的蛇瞳,浑圆的人瞳,两双瞳孔对视在一起,一者狂怒,一者凛然无畏。

    虽然仅仅是多拖延了片刻,但片刻也足以让该隐多夺取足够的神血了。此刻身影身上的神血已被夺取三分之一,作为力量根据的神血身躯出了问题,原本毫无瑕疵的力量不再完美。

    望着那双眼睛,身影却感受到了浓浓的不安。

    不只是因为被夺走的神血,神血本身并不意味着什么,该隐纵然夺走神血也无法利用,而只靠三分之二的神血也足够维持住自己的力量,虽然有些危险倒也无碍。

    但是太过巧合了,实在是太过巧合了。

    那点执念意外蒙蔽了自己的感知,那条鱼又紧急挡住了自己一次,这一切都看起来太过巧合了,它隐约感觉到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当中。

    心中的警惕狂增,不再犹豫,它咆哮着。

    “万物都当遵从我的意志,时间啊,给我停下来!”

    刹那间,时间仿佛变得缓慢了下来。

    那炽热的热风、涌动的熔岩、变幻的光影、一切有形无形的事物都逐渐静止了下来。

    在同时拥有神与大蛇的力量之后,身影的力量已经强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这份力量不同于神与大蛇,似乎是比两位原体都更为完美的力量。至少在过去它的力量虽强,但也不可能仅仅依靠一个眼神便能粉碎星辰。

    无关力量,过去它的力量虽然胜过星辰无数倍,但那也是源自自己那副强大躯体的力量。但这份同时汇聚了神魔之力的力量,却可以随心所欲的操纵万事万物,毫无凝滞感。

    风是如此,雷是如此,天空大地是如此,乃至恒星黑洞、时空热能、四大基本力也都是如此。

    意志可以凌驾于这个物质世界之上。这个一万多光年范围的宇宙很庞大,但也要服从这份古老意志的支配。

    宇宙犹是如此,何况一个凡人。

    在身影面前,那个血肉模糊的人类也伴随着万物的缓慢而缓慢了下来,最终静止。

    他的瞳孔当中依然充斥着一往无前的无畏无惧,手正在捏握成拳,仿佛要向对手挥出致命一击。但一切都结束了,束缚它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身躯,也是四大基本力、时空结构乃至是整个静止的宇宙。

    万物都选择了静止,想在这个静止的宇宙当中运动,那就拿出能对抗整个宇宙的力量出来吧。

    嘴角勾起。

    果然,最后的胜利还是属于它的啊。

    但下一瞬,就在它惊愕的目光当中,那个拳头却猛然动了起来,对准它的脸狠狠地动了起来,然后轰上了它的脸。

    “咔嚓……”

    先是痛,前所未有的痛。这具凡人躯体有着健康的肌理和神经传输系统,脸颊上传来的剧痛感也很忠实的传输到了身影的意识当中。然后便是一阵晕眩,以及口腔内仿佛有某些东西在扭曲的触感,纵然世界已经静止了,但身影却仿佛还能听到牙齿断裂时发出的响声。

    “不可能……不可能会是这样啊……”

    怎么可能会是这样,怎么会有人能够在这个静止的世界当中活动?

    但它似乎忘了,很久以前也曾经有人做到过这一点……

    “就算你能够喝令万物都静止,但是有一样东西却是你所无法命令的,一直都是如此……从始至终你都无法命令它,因为你是个无心的怪物啊。”

    声音响起。

    耳畔,身影隐约能够听到从对面那具身躯内响起的声音。

    “扑通……扑通……”

    那是被它亲手唤醒的心脏再度跳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