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吞噬世界之龙 风染丛林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末日历

    银河历20549年,末日历976年,世界吞噬者诞生的第四百个银河年。

    “各位游客,你即将看到的是世界吞噬者……”

    亚光速灵能飞船内,AI的平静声音响起,而坐在乘客位之上的少女则趴在透明窗口上,睁大眼睛,望着那数亿公里外的那个庞然大物,那个不可思议的神话。

    不可思议。

    望着那个即使隔着数亿公里,也难以遍阅全貌的庞大生物,那个在太空之中游曳的怪物,少女的心中只有惊骇与敬畏。

    即使早已在各种影像当中看过它,那些栩栩如生的立体影像在写实上完全不输给原型。但只有亲自靠近,才能感受到那股强大的类灵能力量、那从容的姿态、那股可以慑入灵魂的森冷威严,这些不可思议的奇异力量感是单纯的影像所无法模拟的。

    “很不可思议吧,即使早已看过听过无数关于它的故事,但还是会被它所震撼,不是吗。”

    身后,轻柔的声音响起。

    声音?

    少女扭头向后看去,一个面容沉默的青年站在她身后,凝视着那太空之中的巨蛇。

    “你……好。”

    有些结巴的向对方回答道。

    在这个人人都拥有灵能的星际时代,还会使用声音来沟通的人实在是少见,一般只有一些灵能苦修者会选择这么做,遵从原始的本能,以求加深对于自我的探索。

    不过既然对方以声音来向自己对话,那么作为最基本的礼貌,还是应该以同样的方式向其问好吧。

    “不习惯开口说话吗……抱歉,是我的疏忽,还是以灵能对话吧。”

    青年听到女孩结结巴巴的声音,似乎反应了过来,随即散发出一阵轻柔的灵能波动,带着些许的歉意。

    女孩面色羞涩,眼神当中带着感激,然后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你来过这里很多次吗?”

    在世界吞噬者出现在星际人类的面前之后,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第二共和想尽了一切办法试图杀死这个怪物,但最终还是无法成功。但时光流转,伴随着全银河人类对于这头太空怪物的了解不断加深,也催生出了一个奇妙的行业世界吞噬者的旅游观光产业。

    通过亚光速飞船,来自全银河的人类在距离世界吞噬者一定范围外的地方,观看世界吞噬者的姿容。

    很有趣对吧,但这就是人类,即使有着一定的危险,但每年依然有络绎不绝的游客拼死前来这里,只为一睹这不可思议的景象。

    在少女看来,青年应该来过这里很多次吧。

    “很多次?不,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里,也是第一次看到它……这个自我生下来便知道注定要面对的宿敌。”

    青年的目光深邃,凝视着视线当中的巨蛇。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青年只是平静的站在那里,但少女却感觉青年身上带着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虽然很淡,但确实会让人本能感到畏惧。

    直到这时,少女才真正仔细观察起面前的青年。

    他的眉毛修长而锐利,漆黑的瞳孔看不出在想什么,薄薄的嘴唇,严肃的向下,似乎在说嘴唇的主人性格有些冷漠。

    年龄……是一百岁吗?还是两三百岁呢?在这个寿命悠长又普遍相貌年轻的年代,哪怕寿命趋近一千岁也看不出什么老态,所以少女实在不知道青年究竟多大。

    但从感觉上来看,他的年龄一定不小吧,至少不会像自己这样不足二十岁。

    “宿敌吗……确实,很多人都觉得世界吞噬者是人类的宿敌呢。”

    转过头去,睁大眼睛,看着那遥远太空中的怪物,少女若有所思道。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便听说过它,‘原始的神灵’、‘永恒不朽的怪物’、‘人类的末日’、‘宇宙的漏洞’……大家都这么说它。”

    “那个时候,时不时便会有关于世界吞噬者又接近了哪个星系、吞噬了哪颗恒星的新闻,也有不少第二共和的军事行动,不过都是无功而返。到现在,它依然在这浩瀚太空当中游曳前进,啃食着群星,而我们却什么也做不到……”

    怔怔地看着,明亮的眸子有些不安。

    “你说,有一天环世界真的会被它吃掉吗?”

    突然间,少女问道。

    世界吞噬者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地回答“黑洞”。

    这个怪物,喜欢以恒星为食物,而在预测中,它最终将会跨越无数光年,抵达到银河系最深处的超大黑洞。而在此之前,它还会顺道吃掉另一个东西环世界。

    伟大的环世界,人类的荣耀、至高无上的光辉,历经万年才创造出来的奇迹,全宇宙中独一无二的奇迹。

    在这个奇迹之上居住着以京京计算的星际人类,总人数占据了整个银河的一半还多,是第二共和的永久首都,全人类的骄傲,而那个怪物却试图将其吞入腹中。

    世界吞噬者以近光速前进着,在人类的预计中,在976年后,世界吞噬者便将抵达苏莫尔恒星系,然后将那环世界、全银河一半还多的人类都吞入腹中。

    根据这个日期,不知何时起,一个名叫“末日历”的东西便诞生了,每过一个银河年,年数便减少一,当末日历抵达到0年时,也就是环世界的末日……亦或者说全人类的末日。

    当然,时间还非常的遥远,还有两千年的时间,无数的能人志士依然在为此奋斗着,试图阻止末日历0年的出现。

    眼下,第二共和正在竭力统一这个混乱的银河,每时每刻都有行政星球被纳入第二共和的统治之内,每时每刻都有奇妙的灵感诞生在环世界之上,全银河的人类都在为此而努力着。

    这是辉煌的时代。

    人类的统一已经可以预见,种种日新月异的科技正在井喷,占据了整个银河系的星际人类正在第二共和的引导下,试图向更远的河外星系进行探索,飞向仙女座星系的飞船早在两百年前便出发了,人类不会局限在这个小小的银河系内,人类的脚步的不会停下,永远不会停下。

    但在光辉璀璨的阶梯之下,在人类攀登前进的脚下,一个小小的黑影却已经出现,它正在缓缓侵蚀这条光辉之路,仿佛要将人类吞噬进黑暗之中。

    这个过程虽然缓慢,但却无可动摇,就像……就像是……

    “就像是寿命一样。”

    正当少女心中胡思乱想之际,青年却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平静的说道。

    “呜……”

    被看穿心思的少女先是一楞,随即反应过来,又羞又恼,忍不住散出恼怒的灵能波动。

    “失礼,实在是太失礼了!你怎么能……怎么能偷窥我的内心世界……”

    强大的灵能者确实可以窥见别人的心灵世界,但这种行为显然是极其失礼、且违背法律的。青年一语道破她心中所想,显然是用灵能偷窥了她的心灵世界。

    但青年却摇了摇头。

    “不,我没有偷窥你的内心,只不过是通过你的表情猜出来的而已,你看,飞船AI并没有发出警告不是吗。”

    少女闻言,才反应过来,飞船AI都配备有灵能检测装置,如果真的有人使用了灵能,是不可能不被发现的。

    意识到自己误会了别人之后,少女满脸绯红,急忙站起身,不断鞠躬道歉。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我以为……”

    “无妨。”

    青年并没有生气,只是轻笑了起来。

    看似冷漠肃穆的青年,笑起来的时候却异常的爽朗,让少女不由自主的安心下来。

    就这么着,飞船上,两人时不时聊上几句,数个小时后,短暂的游历便也就结束了。

    太空港。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下次还可以再出来一起玩吗?”

    交织的人群之中,少女两只手背在身后,低着头,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小心翼翼的问道。

    青年平静的看着面前的女孩,轻笑着。

    “可以啊。”

    “真的吗?”

    少女猛然抬起头,明亮的眸子中闪烁着星星。

    “当然……”

    ……

    兴冲冲的少女驾驶着自己的太空飞梭,欢快的离开了这处太空港,青年则目送着自己的新朋友离开。而不知何时起,青鸟身旁则多了一位身披罩袍的老者。

    老者侍立在青年身旁,安静的等候着。

    青年脸上的轻笑早已褪去,只剩淡漠。那双漆黑的瞳孔中多出了种种奇异光彩,仔细看的话,隐约能够看出数不尽的星云在其中生灭,眼中好似藏着整个宇宙。

    “人人都拥有灵能、用灵能来交谈的时代吗……真是一个超乎想象的时代啊,胡索鲁安,你们做的很好。”

    低沉的声音响起。

    不知不觉,两人身旁已经没有了交织的人群,只有浩瀚虚空与点点星光。

    俯瞰着身下的太空港,青年饶有兴致。

    而一旁,闻言的老者垂下头,谦卑道。

    “皇帝陛下,臣惶恐。”

    皇帝陛下?在这个时代依然有着众多割据的人类军阀,但能够被一位灵能大师尊称为皇帝陛下的只有一位:那位传奇般的灵能皇帝,一手创造了第一帝国的半神。

    皇帝的脸上平静如初。

    “无妨,此非帝国的时代,我是过去之人,来这未来时代便是客人。尔等是主我是客,客随主便,无所谓什么君臣。”

    说着,皇帝遥望着太空远处的点点光辉,即使隔着这么远,那个庞然大物所散发出来的光辉也依然如此明亮。而作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灵能者,皇帝还能察觉到更多东西。

    “胡索鲁安,那女孩将蛇称作寿命,你以为如何?”

    “臣不敢妄言。”

    “我看倒也贴切,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最后会死,无非长短,寿命的脚步缓慢而坚定,无论喜怒悲哀,人生种种,寿命都会到来,亦如这条蛇的前进。两千年,这便是人类剩下的寿命吗……胡索鲁安,召集灵能部队吧,该杀蛇了。”

    面对皇帝的话,灵能大师沉默着。

    “陛下,您所来的时代是银河历7653年,那年……正是您病逝的前一年。恕臣直言,恐怕此战之后无论胜败,您都会因伤重而死。”

    在银河历7654年,仅仅两千三百岁的灵能皇帝突发重病,在自己正年富力强的时候不治身亡,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后来的第二共和。

    强大的灵能者寿命往往难以估计,活过万年也不是不可能。

    关于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灵能皇帝为何会突然暴毙,世人众说纷纭。有人觉得是异议者阴谋暗害;也有人觉得是灵能皇帝获得了太过强大的力量,反而超出了人类应有的承受极限。而就目前来看,似乎正是因为眼下的这次行动。

    皇帝的表情平静,似乎并不惊讶,然后仿佛陷入到了回忆当中。

    “胡索鲁安,自我生时,我便知道我有一个使命、我命中注定的宿敌。我去过旧地球时代,去过银河历早期,见过科学至高会议的众位学者,我试过阻拦它的苏醒,与那群圣杯骑士一起创建了郇山隐修会;也帮过那位达芬奇寻找鱼与天使与人;阻拦过它毁灭蛇人文明……但这一切都无能为力,它还是醒了。”

    皇帝说着,其中很多是连灵能大师也未曾听过的隐秘,却被他平淡说出。而胡索鲁安并没有插话,只是默不作声。皇帝此刻不需要回答,他只是想要一个倾听者。

    他能够感觉到,皇帝也在不安,也许就连被世人视为半神的他也没有多少把握吧。

    “胡索鲁安,我亦不能改变过去,我所能改变的只有未来。此战之后我会死,但谁又能说我死之前会不会带走什么呢?也许就是蛇的命呢……”

    皇帝自顾自的说着,然后沉默了下来,心中却已然坚定。

    “走吧。”

    突然间,他又想起了女孩问的那句话。

    “你说,有一天环世界真的会被它吃掉吗?”

    当时他没有回答,而是岔开了话题,但眼下,他却觉得自己可以肯定的回答那个女孩。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我所辛辛苦苦建造的环形世界,怎可落入你这样的野兽口中。

    ……

    环世界。

    “前日,第二共和所组织的史上最大规模灵能部队已……”

    灵能网络中,各种五花八门的信息在其中流传。例如最近声势很大的第二共和组建史上最大规模灵能部队,试图突击世界吞噬者,结果全军覆没,各种议论极多,大多除了叹息这些珍贵的灵能部队,还有痛斥第二共和的无能。

    但对于陷入恋爱当中的少女来说,才不关心这个呢。

    女孩美滋滋的躺在床上,翘着腿,翻看着各个星球上的奇异景观,憧憬着要是能和青年一起前往该有多好。

    “嗯……到时候该穿什么衣服好呢?”

    心中浮想联翩,然后想着想着,女孩的脸上逐渐泛红,最终将自己埋进被褥中……

    “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太羞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