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吞噬世界之龙 风染丛林

第一百九十六章 疲于奔命

    “时空出现了强烈扰动,复合型因果链被打乱了……我们的客观存在事实正在遭到否定……”

    “警告……警告……”

    “空间坐标天龙座……时间坐标+17503年,要求派遣特勤人员,执行时空穿梭任务,保证时空稳定性……”

    “……”

    各个小宇宙中,乃至是在奇异空间中,此刻都乱作一团,大量的人员被派遣,以试图拯救这个濒临毁灭的宇宙。

    掌握了时空技术的新人类文明并不仅仅局限于某一个时空,它是众多时空的集合体文明,过去即是现在即是未来,即使某一个时空中的新人类文明被毁灭,其他时空也可以派遣人员以拯救这段时间、借此保证时间线上的稳定,确保一个永恒不灭的终极文明存在。

    ……

    银河历23975年的时空。

    大远征的时代已经过去很久了,神皇化作灯塔,在亚空间之中指引着人们,来自亚空间中的邪神们在银河中肆虐,诸多异形怪物们荼毒着各个星球的人类们。

    但就在众多势力因为种种理由而厮杀的时候,光出现了。

    众多道光柱自不知名的地方而来,这些光柱或大或小,有的摧毁的不过一个城市,有的却直接抹去了整个星系,但却都有着不可置信的力量。在这些突如其来的力量面前,邪神也只能苦苦支撑,化身灯塔的神皇也消失在了光柱,群星一颗颗黯淡了下去,宇宙逐渐漆黑。

    但就在这时,一群奇怪的“人”出现了。

    它们极力修复着光柱所制造出来的创伤,修复星辰、重塑星河,却完全无视了那些厮杀的势力。在很短的时间里,这群人便将宇宙修复完毕,然后正如其突如其来的出现一般,再突如其来的消失。

    这些事情在当时的影响虽然巨大,但很快便在某种不知名的力量作用之下,全银河都逐渐遗忘了这件事情,只在某些古老的残卷当中有着只字片语。

    而在时空乱流中……

    “队长,编号XIQ761990时空被修复的差不多了,之后我们怎么办?”

    驾驶着奇特仪器的一群人型生物交谈着,为首的人长着鸟首,长长的眉头看起来不怒自威。

    面对着队员的话,被称呼为队长的人眨了眨眼,眼前刷新的屏幕上显示了各个时空节点的变化。大片象征着正常的白色光点正在飞快黯淡下去,说明它们都被不正常的力量扭曲了。

    如果说宇宙就是一个生命,单独的时空片段是细胞,那么其实很多时空片段都是有疾病的。那些时空片段中存在着种种稀奇古怪的情况,但宇宙有着很强的自我纠正能力,这些错乱的时空并不会直接导致所有时空的崩坏。

    孙子即使穿越过去,杀了自己的祖母也不会出现悖论,对于自己的时空基本没有影响,因为宇宙会以一种很巧妙的方式来解释这一切,例如祖母另有其人等等。

    但是,如此大面积的时空崩坏,即使是宇宙本身也难以修复因果关系了。

    如果因果链建立不起来,那么,处于时空长河末端的一些文明便会直接被抹除。即使是现在,其实有一些加入新人类文明的亚文明也已经突然消失了,时空长河下游的所有人都完全忘记了它们的存在,因为它们本就不存在于未来。

    只有将过去未来现在都纳入掌控、步入终极的新人类文明,能够窥见端倪,甚至去修复这一切。

    “还有很多时空等着我们去修复呢,不要停下,怪物的全时空打击遍布所有时空,我们必须加紧,不然连我们也会被否定的。”

    鸟首人身的队长发出高亢的声音,呵斥道。

    ……

    而在另外一个时空中。

    “帝皇冕下。”

    为首的队长恭恭敬敬的向一个俊美青年俯首敬礼。

    即使不算同一个体系,但以这位古老的灵能者皇帝的能力,即使在新人类文明中也足够获得尊重了。

    而俊美青年却不去看他,而是若有所思的凝视着那突如其来的肆虐光柱。就在几天前,皇帝正筹备着如何占领银河系的其他人类势力,突然出现了众多道光柱在这个尚未统一的银河之中。

    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和这些光柱对抗,护盾被轻易摧毁、恒星直接被抹除,银河陷入到了巨大的危机当中。

    尚未发现超光速的银河各自为政,它们虽然发现了这些肆虐的光柱,却绝对想不到,这并不是某个星系的危机,而是整个宇宙的危机……除了一个人之外。

    凝视着那掠过的光柱,俊美青年轻声应道。

    “嗯……你是未来哪个时空来的呢?”

    青年说话声音并不大,慢条斯理,但却给队长一种莫名的压迫感。那是一种新人类没有掌握、也不愿去掌握,名叫灵能的力量,灵能不是这个宇宙中应该存在的东西。

    “我来自距离现在48万年之后的时空……”

    明明是在面对一个远古时空的土著,队长却连大气也不敢喘,下意识的低声道。

    “我想想……又是一个不认识的时空啊。”

    低头,好似思索了片刻,俊美青年摇了摇头。

    虽然也接触过一些未来时空的人,还有不少从未来时空逃难而来的人,但48万年之后的时空?这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感受着那道光柱中的力量,再结合自称从48万年之后而来的人的话,青年心里有了一些猜测。

    “也就是说,那条蛇终于在未来某一刻,发起了终极决战吗?”

    “其实是我们主动发起的。”

    青年有些诧异的看去,然后仿佛重新审视一般,将对方从头看到脚。沉默了一下,那俊美的面庞嘴角勾起,突然笑了起来。

    “哼哼……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趁着自己还有余力,主动朝着那条蛇发起决战吗?好,很好,实在是有胆气,很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之后,青年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然后笑容微敛,自言自语道。

    “若是我的那些臣子们也敢如你们这般有胆气便好了,又何至于如此呢……哼。”

    青年的脸上又逐渐冷漠下来。

    为首的队长不明所以,但也不敢多问。

    而这时,队长的脸色却一变,根据情报,此刻正有一道光柱朝着皇帝所在的星球而来。

    “不好!蛇的攻击马上就到,请您立刻转移。”

    皇帝对于时空的影响极大,属于此次任务中的重中之重。

    青年却瞥了他一眼。

    “我离开了,我的臣民们呢?你们打算怎么办?”

    “这……”

    队长一时语塞。

    按照它们的计划,大概就是找一批相同记忆性格的克隆人填充空缺,保证时空因果的完整性、连续性即可,但客观来说,那些人死了也就是真的死了。

    但这种话是肯定不能和这位皇帝说的。

    “哼。”

    虽然没说的,但帝皇却也能轻易看出他的心思,冷哼一声,对着太空遥遥伸出一只手。

    “……”

    随即,仿佛受到了什么重击一般,刚刚伸出一只手,皇帝的那根手臂便直接化作乌有,但手臂却没有任何血渗出,创口处更像是被玻璃化了一般。闷哼一声,皇帝的嘴角却渗出淡金色的血液。

    队长愕然的看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队长,那道光柱,它居然偏转了……”

    耳中,突然多出了队员的惊声尖叫声。

    什么?那道光柱居然被偏转了???

    在数光年外,一道光柱发生了极其微小的偏转,虽然偏转的角度很小,小到必须在小数后加众多个零,但毋庸置疑,确实是突然偏转了一些,以至于目标地不再会朝着这颗星球而来了。

    这个远古时代的土著,居然真的能够撼动那个怪物的力量???

    那道光柱的规模并不大,但据估算,也有着近乎一整个河系的能量,也就是说,刚刚这个远古土著居然把整个银河系都给撬动了?虽然一点点,但也确实是撼动了整个河系啊。

    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显然受到重创的青年。在很久以前,在旧人类时空活动的前辈就曾经警告过自己,这些远古时代的旧人类身上有着一种叫做灵能的力量。但过去他虽然知道这种力量很强大,但从来没有想到居然可以这么强大?

    以个体生命的力量,去撬动一整个河系的能量?

    怪物啊……

    “怎么,你们不也是修复宇宙、捉拿星辰,很是厉害吗?”

    俊美青年瞥了他一眼,哼声道。

    那能比吗?

    队长心中腹诽道。宇宙本身就有自我纠正的倾向,所以只要迎合这一需求,做什么都会很轻松,事事顺心。如果是某颗星球意外毁灭,那么特勤队员即使丢块石头在宇宙中,以后搞不好都直接自行凝聚尘埃在宇宙中形成了星球,直接填补空缺。

    仿佛天命加身,因为宇宙本身就在帮助它们。

    所以,时空特勤队做任务,大多数时候就像是一群天选之子的故事,轻松加愉快,但真让它们去修复星球宇宙?那还是算了吧。

    而俊美青年却也不去管它,因为有一批特殊的臣民来了。

    “陛下,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那些光柱?我们可从来没有记载过这种东西啊。”

    一群代表惊愕的问道。

    他们都是从未来时空逃难到皇帝时代的时空难民,绝大多数都是在邪神肆虐时代逃难而来,本以为可以在这个邪神不存在的时空里高枕无忧,没想到,突然出现了这些毁灭性的光柱。

    这些光柱的存在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怎么会这样?可从来没有任何东西记载过这场危机。

    而皇帝俯视着这些臣民们,只是说道。

    “就算逃到我这里,终有一天,你们还是要去面对那战斗的命运……因为蛇终会醒来。现在它醒了,迎接我们的决战吧。”

    很久以前,皇帝便曾经对于这些未来时空的难民说过这句话。

    区别只在于,那时,皇帝还不曾说最后一句。

    是的,决战已经到了,无论逃到哪里、逃到任何地方,决战都来了,这是宿命之战,在很早很早以前便注定了的宿命决战,谁也无法逃脱。

    ……

    与此同时,在众多的时空片段中,种种形形色色的场景都在发生着,一支支时空特勤队正在疯狂的修复着一切。

    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

    如果说宇宙是一个生命,那么众多的时空片段便是细胞,这众多的片段加在一起便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宇宙。宇宙自身也有着自我修复能力,单个的时空片段不会影响到整个宇宙的安危,但当一个怪物陷入暴走之时,就像是毒素蔓延向全身,迟早所有时空都会彻底死亡的。

    那时,便只剩下了那空空无有的虚空,和一个狂怒暴走的怪物。

    但怪物的破坏能力没有止境,还在无止境的增长中。

    修复了一段时空片段,更多的时空片段又遭受到了打击,好似疲于奔命的救火员,根本救不过来。

    在决战的时空节点,仅仅过去了半分钟,但牵扯到的时空和人员却不计其数,而且局势只是越发让人绝望。

    “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旧神说,它是不可战胜的。”

    奇异空间中,明眸微开,新神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