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吞噬世界之龙 风染丛林

幕间 科学管理所之二

    完全级空想造物。

    这项技术的详细名词很复杂,科管所一般称之为【创世权柄】。但在外界眼中,它的名字则叫做【万能许愿机器】。

    不需要任何外在能量,可以实现一切空想。创造世界、扭曲生死、颠覆物理规则、出口成真……种种难以想象的愿望都可以得到实现。

    其下级的技术可以称作现实扭曲,扭曲现实以达到目的;而创世权柄却是完全的,没有任何道理可讲,所思所想即为真实。

    因此是【完全级】、意为无限制的绝对狂想。

    也正因为如此,C级技术被打上了“具备高度不确定后果的灾难”的标签,因为就连科学管理所也不知道,一项不受控制的C级科技出现之后,会发生些什么。

    但好在,C级科技终究只是C级科技,虽然被意外思维越狱后的年轻人,从不可估量的信息大海中偶然捕获到,但终究还没来得及实现。那个年轻人在灵光一闪之后的普朗克时间后,就被时刻监控着全宇宙的■■■■■■所捕捉到了。

    估计那个年轻人自己都没搞明白,为什么自己上一秒还在放空大脑胡思乱想,下一秒就突然直接被囚禁到科管所了。

    虽然挺惨的,但对于这种思维灵感突破了限制的越狱人群,科管所的态度就是监视、囚禁。

    既然他能够突破思维限制一次,那有谁知道不会有下一次呢?

    正当各位老人因为C级科技的成功收容而松了一口气时,一个沉默的男人冷不丁的说了句。

    “从频率来看,思维监狱被突破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

    气氛变得冰冷起来。

    众人相互看看,谁也没有开口。

    “虽然次数增加了,但我们的防备依然很成功,最近7年,一次科技失控的事件都没有发生过。”

    还是一个表情严肃的男人敲着桌子,认真说道。

    但是,那个代号为F的老人并不同意严肃男人的观点。

    他嗤笑了起来。

    “成功?防备?收容?醒醒吧,Q,你真的相信吗?”

    “联邦历140年前,我们没有一次思维越狱的发生。联邦历142年,第一起不在规划内的思维越狱发生,H级科技超光速引擎比计划中提前了1000年被发现。”

    “在那之后,每几年就会发生一次思维越狱,一项科技被意外发现。而50年前,这个数字变成了一年发生三十起思维越狱。50年后的今天,现在呢?”

    F愤怒的拍着桌子。

    “醒醒吧!各位,别再躲在沙子城堡里装傻了,思维监狱比我们预计中更快失效,我们等不到原型们规划的八千万亿年后了!”

    “原型们说,我们将会在八千万亿年后迎来科技的全面爆发,到那时,我们才会按照计划中的那样,陷入安乐死亡。”

    “可现在才多久?才300年啊,第一项C级科技就越狱成功了。照这样下去,我们等得到八千万亿年后的安然死亡吗?”

    不知为何,F咬紧牙关,眼神中满是悲愤。

    “诸位!”

    F高声说道。

    “原型骗了我们!它们是一群骗子!我们不能再这么按照原型的计划走下去了,我们必须自救!我提议,我们现在必须放弃掉原型的计划,按照我们自己的想法来做。”

    F慷慨激昂的说着,在他的身上有着老人们没有的激情。

    但面对F的一番话,在座的老人们却异常冷漠。有些表现出了诧异,有些则是惋惜,不一而足,唯独没有赞同。

    在圆桌上首,A依然叉着双手,俊美如神的面庞上沉默不语。

    看着面前的F看着周围沉默的众人,眼神中的期待逐渐黯淡下去。

    半晌之后,A放下双手,站起身,身体前倾,近乎俯视般的看着F,开口了。

    “F,我再确认一遍,也就是说你要公然抗拒原型们的决定吗?”

    A的冷漠声音响遍了整个会议室。

    听着A的话,F昂起头,努力挺直了自己的身躯,直视着面前的A。

    “是的。”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

    A没有再发问,只是缓缓坐下,然后再度叉起双手,开口说道。

    “那么,现在进入投票流程,同意处决F的请举手。”

    说着,A举起了手。

    “A同意对F进行彻底处决……”

    A的声音响起。

    仿佛按下了什么按钮一般,随后,稀疏的声音逐个响起,一只只手举起。

    “J同意对F进行彻底处决……”

    “M同意对F进行彻底处决……”

    “U同意……”

    F四处望去,所有人都举起了手。

    无论平时和他的关系有多好,在这一刻,所有人都选择了抛弃感情,依靠理性抉择。

    25:1。

    除F外,所有人都同意处决F。

    F心中虽然早已知晓答案,但还是疲惫的坐下,靠在座椅上。

    F沉默了一下,然后举起了手。

    “F……同意对F进行彻底处决。”

    26:0。

    全票通过。

    ……

    彻底处决之后,所有关于对象的因果都会被抹除,它将彻底不曾存在过。

    25人看着空置的位子,有人发问了。

    “谁被处决了?”

    一个典雅从容的女性开口问道。

    看着那个空位子,她知道有人被处决了,却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是男是女,又因为何种原因。

    关于那个人的一切信息都消失了。

    “从编号来看,是F。”

    一个老人回答道。

    “那么,就让预备人员接替它吧。”

    一人道。

    说着,一个微笑着的成年人在光中出现。

    “各位元老们,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

    彬彬有礼的男人微微鞠躬道。

    眼看男人正欲自我介绍一番,一位元老随意的抬了抬手。

    “好了,新成员你好,不过不必拘礼,从今以后你也是我们中的一员了。你的代号便是F,这里不需要名字。”

    闻言,微笑着的年轻人点了点头。

    然后,一位元老翻了翻文件。

    “不过,接下来也就没有太多可说的了,危险都已被掐灭在摇篮里,唯一的问题就是还有一个F级异界事件了。”

    “一家游戏公司连通了一处异世界,并将其作为虚世界推出。虽然目前没有看出什么危险,也不属于限制事件,但联邦在发现之后,还是想询问一下我们的意见。”

    几个元老看了看那份文件,低声讨论了起来。

    “一个有神怪的世界吗?看起来没什么影响啊。”

    “要不要派探索军队铲平?”

    “一处非禁忌级的世界而已,就当做是年轻人们的游乐园好了,何必这么大动干戈。”

    “这件事,让联邦自己解决就好了,就说科管所没有意见……”

    寥寥几句话,就敲定了一个异世界的命运。

    于是,会议就结束了,人群松散的离开了。

    而正当年轻人微笑着,试图离开时,A叫住了他。

    “F,等一下。”

    年轻人……不,现在应该说是F,F疑惑的看着A。

    俊美如神般的A看着F,点了点头道。

    “想不想跟我熟悉一下科管所?”

    ……

    悠长无比,仿佛没有尽头的走廊中,A的身旁跟着F。

    A的脸上一如既往地沉默,而F却始终挂着微笑,仿佛无论何时、身处何地,他都能继续这么笑着。

    “F,来到科管所的感觉如何。”

    A开口道。

    他的声音低沉而威严,带着某种莫名的韵味。

    F想了想,然后笑着道。

    “嗯……感觉和想象中的不同,挺普通的,本来还以为应该很严肃很先进呢,哈哈。”

    F笑吟吟着,看起来很是轻松快乐。

    而A却没有被这份快乐所感染,而是漠然的说道。

    “科管所是保存秘密的地方,最多的就是各种存放保管的老东西,不是什么军事重地,自然不需要那么先进。”

    之后,又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两人踱步走着,慢慢的,A突然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F,你也出生在联邦历0年之前,经历过联邦法案诞生之前的世界。那些年轻人不会懂,但我们都知道……所有的老人都知道,这个世界历经了多少次的努力和重塑。”

    “我们告诉年轻人,旧人类灭亡之后,便有了我们。新人类花了一百年时间平推了银河,又花了两百年时间征服宇宙,仿佛我们是天命之子一样。”

    “可是……哪有什么天命之子。”

    A露出了讥讽的笑容,嘲笑着年轻人的天真,也嘲笑着自己。

    “在这个世界,我们只花了一百年就推平了银河系。可之后,那时的我们便不得不面临困境,那个怪物还在那里,还在虎视眈眈的等着我们……可笑,原型们把我们抛弃在这里,许诺给我们八千万亿年的时光,可结果呢?仅仅三百年,三百年啊……”

    A的声音低沉,但其声音当中却有着些许不甘。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种族诞生出来,它们很努力的想要活下去,从一个怪物的手下活下去。

    经过了不计其数次的努力,它们不可思议般的成功了,它们击败了怪物。

    于是,它们开始重塑宇宙,去除了所有奇奇怪怪的东西,最后,甚至以某种手段逃离了这个故事。

    只留下了……遗蜕们。

    每个老人都有自己的原型,都在过去曾经是神。老人曾经是它们,又不是它们,就像蛇蜕皮之后的蛇蜕。

    在这个新生的新宇宙中,它们或许表面上只活了两三百年,但实际上,它们都有着以千万年计的记忆。

    这就是老人之所以是老人的缘故,在表面与年轻人无异的外表下,内心早已枯朽。

    那个所谓的联邦法案,本质上就是原型与遗蜕们分离的法案。

    在那个法案之前,新人类们是神,一度不可思议般战胜了怪物的神。

    但那个法案之后,新人类们便用某种老人们也无法理解的手段逃离了故事……这个注定一切都会被怪物所吞没的故事。

    身为神的原型们离开了,而身为人的遗蜕们尚在。

    可即使有着共同的记忆,神也依然是神,人也依然是人。人只能按照神们所留下的大计划,试图活过这最后的八千万亿年。

    这也就是法案中,老人与年轻人的本质区别。

    别看或许只差那么一秒,但前者是曾经从神座上跌落下来的人;而后者只是纯粹的凡人。

    可是,仅仅三百年,大计划就支离破碎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