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吞噬世界之龙 风染丛林

第四章 吞世之神

    而面对宙斯的高声询问,那身躯充沛于天地之间的大蛇却只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继续进攻。

    宙斯被迫招架几番,然后又再度高声道。

    “这样无休止的厮杀又有何意义?不妨让我们好好谈谈吧。”

    直到看到几次攻势都没有奏效之后,怪物才停了下来。那巨大而不可测的头颅俯瞰着身下的神王,森冷的竖瞳中幽邃无光,让人看不透它的思量。

    “小小的神,你要如何与我谈谈?”

    于是,低沉的声音响起,响彻云霄,震动大地。

    宙斯的脸上浮现笑容。

    熟悉宙斯的人神都知道,当宙斯的脸上浮现出这种笑容时,必然是计划成功的标志。

    “外来之神,我们已知晓你的伟力,确实是前所未有。但你们也应当知道,再这样下去,直到大海枯竭的那一天,你也不能战胜众神。”

    先是小小的吹捧了一下大蛇,吹捧其为神,赞叹了其伟力,但又指出了现在僵持的现状。

    诚然,在主场作战的情况下,众神虽然奈何不了大蛇,但大蛇也吞不下众神,这场战争真要继续,将会僵持许久。

    “既然如此,不妨我们和谈吧。”

    “我知道,你所求之物是这个世界。以冥河斯提克斯河为见证,外来之物,我们和谈吧,你直到一万年之后,世界灭亡之际,你再将这个世界吞入腹中,如何?”

    宙斯侃侃而谈着。

    一万年?

    对于人类来说,这是一个很漫长的岁月,足可让文明出现又毁灭。但对于永生的神和不死的蛇来说,一万年只是一段无比短暂的岁月。

    在僵持不下的现在,许诺一万年后便将世界让给蛇,近乎接近于在平局时选择投降。

    闻言,宙斯身后的诸神无不骇然,有神欲图开口阻止,却被宙斯的目光所慑,不敢进言。

    神王下的决定,不需要其他神灵来劝阻。

    蛇的瞳孔变换不定,怪物难得的打算和谈一下,它在思索是否要接受。

    平心而论,这个条款确实不错,一万年而已,无非小睡一会儿,睁眼之后便是万年之后。

    但本能告诉它,这种条款有诈。

    不过……那又如何?

    怪物永远自负于其力量,对于一切阴谋诡计都不屑一顾。

    正戒备着眼前怪物行动的诸神突然发现,有一阵轰鸣的巨响从天际传来。

    那响声如低沉的雷鸣,嗡响着逐步蔓延开。

    在天尽头,巨大的蛇尾绵延不绝,如层峦叠嶂的山脉,直到末端则犹如一条细细的白线。而现在,这条白线动了起来。

    “注意戒备!”

    阿波罗高声警示着诸神,诸神纷纷握紧武器,一旦有什么不对,便继续战斗。

    那悠扬的尾巴退了回来,原本将身躯覆盖笼罩在天地各处的怪物,盘踞成一团,立起的头颅让其俯瞰着诸神。

    诸神紧张戒备,不知吉凶如何。唯有宙斯面色不变,只是昂首望着面前这庞大到不可思议的怪物。

    瞳孔注视着渺小的神王,蛇那低沉的声音响起。

    “可以,我应允了,一万年之后我便会吞下我应得的。”

    而下一刻,宙斯再度露出了一个笑容,志得意满的笑容。

    而就在许诺之后,大蛇感觉似乎有什么约束形成了,但一时之间它也没能分辨出来。

    “那么,我以神王宙斯的名义,外来之物,你将为吞世之神提丰,将于世界灭亡之际吞下世界,此是命定的使命。”

    似乎得胜了一般,宙斯语气轻松道。

    但所说的话却令大蛇瞳孔微微收缩起来。

    “世界灭亡之际?小小的神,我们约定的可是一万年后。”

    大蛇的语气越发不善起来,空气变得压抑起来,天上不自觉的开始布满乌云。

    阴沉的天宇下,那猩红的竖瞳令诸神都感到了不安。

    “轰隆隆……”

    一道闪电划过苍穹,照亮了宙斯那自信的脸色。

    宙斯不紧不慢的摊手道。

    “当然是一万年之后。”

    “可是,一万年之后、世界灭亡之际,无论是过了一万年、十万年、百万年、千万年,不都是在一万年之后吗?无论是过了一万年、十万年、百万年、千万年再世界灭亡,不都是世界灭亡之际吗?”

    宙斯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道。

    而迎接宙斯的,则是巨大的纯白光柱。

    自大蛇眼眸之中而生的光,拥有超乎想象的庞大能量,甚至可以创生世界。阻挡在光柱面前的众多神明,有些试图举起盾、有些试图震翅脱离,但无论各种魔法、各种神器,皆是无用功。

    这光柱毫不留情的吞没了面前的诸神,乃至是在大地之上划过了两道巨大的伤痕,彻底的改变了地形,让大地都几乎撕裂成两半。

    “咔嚓……”

    震动的大地发出悲鸣,扬起的尘土直冲入云霄,令尘土也能与云层并列。

    昏沉的天地间,分辨不出事物,只有那依稀存在、横贯于天地之间的巨大蛇影。

    “渺小的神,你竟敢违约!”

    怪物愤怒的咆哮声响彻天地,一直传至坠落冥府的诸神耳中。

    在刚刚的冲击下,神王宙斯也不免坠入冥府,但其终究非是其他神灵。

    神灵死亡,会堕入冥府之中,最初一年里躺着不能动弹,之后再过九年,才会逐步恢复行动能力,再回到神山之上享用永生的琼浆和玉食。也唯有在这种特殊时期,冷酷的哈迪斯才会允许诸神提前复活苏醒。

    但神王宙斯却并没有饮用琼浆和玉食,而是吸了一口气,这位人与神之父僵死的身躯便复活了。

    “真是强大的力量。”

    龇牙咧嘴着,这位神王也不禁诧异起这个怪物的力量起来。

    而在他复活之际,他也已经听到了大地之上怪物的愤怒咆哮。但这位众神的领袖、神与人的天父,却仰头厉喝一声。

    “吞世之神,你已在诸神的面前立约,冥河为此见证,你竟要违约不成?!”

    伴随这句话的,是大蛇身上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种之前立誓时的东西正在起作用。

    诸神以冥河立约,若是违背,便要死上一遭,经历十年的沉眠才能回到大地之上。

    而此刻,冥河斯提克斯河正在发挥其力量,迫使大蛇陷入死亡之中。

    若只是冥河倒也不足为虑,问题是这股力量上还有一些是大蛇自己的力量。如大蛇这般存在,一言一行皆是力量彰显,立下的誓约也一样拥有力量,以至于竟是要让大蛇自己对抗自己的力量。

    瞳孔之中狰狞狂怒之色浮现。

    “区区一个誓言,便想阻拦我吗?”

    狂怒之下,那些许大蛇自己的力量也为之激荡开,没能束缚住大蛇。

    但就在此时,大地之下响起了神王的声音。

    “塔尔塔洛斯!”

    从开始到现在,神王都没有将自己全部的底牌露出来,一直谨慎的试探着,小心翼翼的保留,当做杀手锏。

    即使在以冥河立约之后,他也未敢大意,并没有将全部希望寄托于冥河之上。

    而现在,终于是翻来底牌的时刻了。

    天空之下是大地,大地之下是冥府,而在冥府之下便是那无限幽暗的深渊塔尔塔洛斯。

    这诞生极早的深渊一直没有太清晰的意识,以至于成为了关押众神之敌的监牢。

    在神王的喝令下,塔尔塔洛斯张开了深渊,一股强大的吸力意图将那大地之上的怪物也吞入其中。

    然而震怒之下的怪物拥有何其巨大的力量,塔尔塔洛斯亦未能如愿。

    可反击如潮水一般汹涌而至,诸神奋力,便要将大蛇打落深渊之中。

    “你们竟敢……”

    怪物咆哮着,却感觉身体有些僵硬,意识也有些昏沉起来。

    冥河的力量终究是生效了。

    “你们竟……敢……”

    喃喃着,在强烈的睡意下,大蛇疲惫的闭上了眼眸。

    誓言,冥河,塔尔塔洛斯,诸神,这数种力量夹击之下,新生的吞世之神昏沉着,坠落进了深渊之中。

    它将度过一年时间的昏睡期,九年的疲惫期,最后才能彻底苏醒。

    而那时,一切都大局已定。

    眼看着这种情况,诸神欢呼着,庆祝诸神又战胜了一大强敌,唯有神王宙斯的脸色不变,目光深邃,注视着深渊。

    “父神,你为何不喜?”

    宙斯摇了摇头。

    “区区小事,何须庆祝。”

    充满自信的话语中,仿佛这只不过是宙斯战胜的诸多强敌之一,这种气魄,令诸神越发敬佩起来。

    而在众神看不见的地方,宙斯却是长舒了一口气,望着深渊的方向,那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缓缓落下。

    “呼……侥幸啊。”

    宙斯的眼眸微动,嘴上说的轻松,但在他看来,这可是一次不亚于、甚至是超越了当初他夺取神王权力的大战。

    能赢,实在是侥幸的很。

    “希望以后不会再生出事端了吧。”

    宙斯心中默默想着。

    ……

    幽暗的塔尔塔洛斯内,庞大到不可思议的怪物躺在其中。

    这据说无限深的深渊也未能将其完全容纳,其尾巴依然有一部分探出到了冥府之中,而其眼眸闭合,仿佛正在沉睡。

    而在这宏伟巨物旁,面容苍白的蛇女莫娜正在施展着法术,一团微光笼罩在蛇女身上。

    半晌之后,那宏伟巨物动了起来。

    睁开眼眸,竖瞳依旧,却异常平静,并没有因为失败而有所变动。

    “我睡了多久。”

    低沉的声音响起。

    “两年了,父亲。”

    蛇女跪在地上,低下头,向自己的父神恭敬道。

    一时再没有声音。

    然后,一阵低沉的笑声响起。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一群渺小之神,竟然真能将我击败,倒是我小觑这些小小的神灵了。”

    “父亲,要从这塔尔塔洛斯中脱身离开,与那诸神继续战斗吗?”

    莫娜询问道。

    “不必了。”

    低沉的声音响起,巨大到不可思议的头颅放低,上下不知几万里的巨大瞳孔犹如光滑无限的湖面,倒映着莫娜的身影。

    在这宏伟瞳孔面前,莫娜的身影就像大海中的一只小小蚂蚁一般渺小。

    “宙斯虽然哄骗了我,但他有一点确实说的没错。现在我奈何不了那诸神,诸神也奈何不了我,即使出去,也不过是继续僵局,既然如此,我便姑且等上一万年,一万年后,再吞下这个世界。”

    “可是父亲,宙斯欺骗了您,那许诺只是一个谎言。”

    莫娜的面容姣好,只是毫无血色生气,在大蛇眼前,她轻声道。

    “哼。”

    不屑的嘲讽响起,伴随着大蛇身体的活动,深渊之内也掀起了猛烈狂风。

    “我既许诺了是一万年,那便是一万年,谁也不能阻拦我。一万年……足以。”

    傲慢自负的怪物,瞳孔中透露出森冷残忍。在这庞然大物面前,蛇女乖巧的低下了头。

    “莫娜,你且去宙斯那,他自会授予你以神位。”

    随后,声音响起。

    蛇女虽有所不解,但大蛇只说自有安排,便顺从了父神的安排。

    而在这幽暗的塔尔塔洛斯之内,只余下大蛇自己。

    匍匐在深渊之中,蛇的眼眸幽邃。

    “又是奇奇怪怪的意外吗?奇妙的命运,我嗅到了讨厌的味道……”

    大蛇其实并没有太过惊讶,在上帝世界,它以自己和神的力量,混合得到了一个同时兼备神魔力量的化身。

    那个化身虽然弱小,却借以窥见了一些大蛇也看不见的东西。

    吞噬世界,意味着一切事物皆是大蛇的敌人,所有意图反抗的力量都会团结起来,以对抗这恐怖大敌。

    在大蛇吞噬世界的道路上,会有数不尽的可见与不可见的力量试图阻拦它,想要一路顺利吞噬世界基本是不可能的。

    也因此,偶尔的失败对于大蛇来说倒也不奇怪,然而……

    “过程不要紧,结局总是站在我这边的。一万年吗……那我便等待这一万年吧……”

    森冷的竖瞳合上,塔尔塔洛斯彻底陷入到了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