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吞噬世界之龙 风染丛林

第五章 阿瑞斯的心思

    在永生诸神与不死怪物战斗之后,大地之上荒芜一片。人类与野兽的世界被摧毁,一切不得不重新开始。

    而就在诸神商议着在大地上重新创造人类之时,一个不速之客却打扰了诸神的聚会。

    “蛇的味道。”

    女神用手掩着鼻,窃窃私语着,发出讥笑声。男神们面色不善的看着这迈入诸神殿堂的女人,手中紧握着武器。

    而手握精致权杖的少女不为所动,毫无血色的面颊好似万年不化的寒冰,只是直视着上方的神王。

    神王高坐在神座之上,凝眸看着下方的蛇女,摸了摸自己的胡须,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但最后,这位神王还是授予了蛇女以神位,毒蛇之神。

    这是一场默契的交易。

    作为约定,蛇女将住在地府,守护着吞世之神那半截深渊也未能容纳下的尾巴,但吞世之神也将不会再离开塔尔塔洛斯……直到约定之日的那一天。

    至此,交易达成,对于深渊之中的怪物依然心怀警惕的宙斯总算可以安下心了。

    在女神与男神的不善目光中,新生的神灵迈步而出。

    而就在蛇之女飞离奥林匹斯神山的时候,一个声音挽留了这位女神。

    “威严而肃穆的女神,请停一停你的脚步,与我说说话吧。”

    苍白面容的蛇之女回首望去,只看那头戴鬃盔、手持神盾的明眸女神向自己走来,不是那智慧女神雅典娜又是谁。

    ……

    且不说蛇之女与雅典娜如何交谈,说回巍峨的奥林匹斯神山。

    这是世上少有的山峰。

    在太古之初,大地所孕育出的诸山中,以奥林匹斯山与俄特里斯山为群山之佼佼者。

    古老的天神乌拉诺斯建立了最早的神系,在天穹之上统治世界。可随后它便被自己的小儿子克洛诺斯推翻了。

    新的神王因为自己父亲的缘故,没有将自己的神宫立于天穹上,而是选择了俄特里斯山作为自己的统治所在。

    残暴的神王统治了许久,他的孩子勇敢智慧的宙斯又推翻了自己的父亲。在那场神系战争后,俄特里斯山被摧毁,宙斯选择了奥林匹斯作为众神的住所。

    而此刻,众神在神山的宫殿内,却有一位神灵正在狂饮。

    “呼……嗝……”

    手中的金杯放下,稍停下来,这位红发的战神猛的打了个酒嗝,嘴里满是酒气。

    听到战鼓声便手舞足蹈,闻到血腥气便心醉神迷。

    沉溺在永恒战斗之中、残忍暴戾的战神虽非最强神灵,却是最让人畏惧的神灵。当他出现的时候,便意味着流血与战斗。

    阿瑞斯,这位好战成性、痴迷于鲜血与厮杀的战神,此刻却露出了怔怔的表情,眼神迷离。

    这种表情与他格格不入,太过忧伤,反而像是阿波罗这样的风流浪子才会有的表情。

    手中的金杯无意识的把玩着。

    良久之后,他喃喃着一个名字。

    “雅典娜。”

    从未有人知道过,阿瑞斯暗自喜欢着雅典娜,喜欢着这个与他同父异母的姐妹。

    阿瑞斯是神王宙斯与天后赫拉的亲子,而雅典娜则是宙斯与智慧女神墨提斯的女儿。

    两者皆是勇武绝伦的战神,都是众天神中极其善战的大神。只不过阿瑞斯是战争中残忍血腥的一面,而雅典娜则是战争中冷静指挥的一面。阿瑞斯酷爱战斗,而雅典娜则喜欢赢。

    两位大神就像是对立的两面,性格截然不同。

    但是,爱好战争、战斗、美女、美酒的阿瑞斯,又怎么会不对自己那位美丽从容强大的姐妹动心呢?

    但是,即使是战神,一旦喜欢上别人也会因而魂不守舍。

    若是普通女子也就罢了,阿瑞斯定会驾驶战车从天而降,直接将其掠走,但雅典娜可不是这样的普通女子。她的勇武不下于阿瑞斯,强行动武根本不可能成功。

    雅典娜的性格人神都知道,严肃,认真,冷静,这样的性格让阿瑞斯不知该如何下手。

    抓挠着自己的红发,心中越想越苦闷。

    “啊啊啊,烦死了。”

    这时,门外匆匆走入一位侍者。

    “尊贵的主人,春天女神塔罗来访。”

    侍者小心翼翼的传报着。

    阿瑞斯的脾气从来不好,喝了酒的阿瑞斯脾气就更加暴烈了。

    心中烦闷,本不打算见客的阿瑞斯刚要开口,但随即,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硬生生把话咽了下去。蓝色的眼眸转动着。

    “你让女神稍等我一下,我马上去见她。”

    说着,阿瑞斯站起身,整了整衣装,然后朝手心哈了哈自己的口气,感受着自己那满嘴的酒气,咋舌之下,他不得不用神力蒸发自己口中的酒气。

    哪怕粗鲁好战,但阿瑞斯也不是傻子,他知道面对一个女神应该怎么做才能讨好她。

    而另一边,偶然路过的萌芽女神则忽闪忽闪着眼帘。她本是偶然经过,性情活泼外向的她便想着来看看这位战神,但侍者却让她等一会儿?

    阿瑞斯的性格她又不是不知道,以他的性格,要见自己便大大咧咧出来了。

    有问题。

    这位美丽的少女露出了愉快地笑容。

    “哦,美丽的女神!”

    紧接着,人未至,声已至。豪迈的声音率先传入女神的耳中。沉重地脚步声中,披着希腊长袍的阿瑞斯张开双臂,大笑着,便要拥抱女神。

    女神却轻轻地避开,掩嘴笑道。

    “好生英俊的阿瑞斯,只是见我,怎的还特意装扮起来了,这可不是你的性格。”

    阿瑞斯的脸上多了几分尴尬,只是挥手让仆人们退下。

    “我……”

    这位素来爽利的战神,此刻却迟疑了起来。而塔罗也只是浅笑着,面带愉快地看着面前的战神。

    最后,战神犹豫了片刻,直接道。

    “我喜欢雅典娜。”

    塔罗用手掩着惊呼的小嘴,脸上多了几分讶然。

    她想过许多可能性,却没有想到,阿瑞斯居然是向自己说出这个。

    “阿瑞斯啊,你喜欢雅典娜?”

    “是的,美惠的女神,我并不欺瞒你,我喜欢雅典娜,我爱慕她,却不知该如何言说。”

    既然已经说出,阿瑞斯也不再掩饰什么,只是重重点了点头。

    塔罗摇了摇头。

    “阿瑞斯啊,雅典娜是那立誓不婚的童贞女神,她向来无意婚恋,喜欢她的神灵虽多,可从不见她青睐于谁。恐怕你的心思,只能落空了。”

    在奥林匹斯山上,有三位女神为了躲避追求者,立誓永远不婚,分别是灶神赫斯提亚,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以及智慧与战争女神雅典娜。

    “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我转达,在午后,我将会去草地上等她。”

    阿瑞斯依然执着道。

    塔罗惊讶于阿瑞斯的坚定,想要拒绝他,但眼波流转间,却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轻笑着同意了。

    阿瑞斯目送着春天女神的离去,握着双手,心中踌躇热切,幻想着午后的约会。

    “雅典娜……”

    ……

    午后,在约定好的草地上,阿瑞斯穿上了自己平生最美的衣裳,早早便到了,等待着心中爱人的到来。

    不多时,身穿纯白长袍、头戴面纱的女神款款而来。

    就如梦中一般美好,纯洁,美丽,动人。

    雅典娜那美丽的眸子,明亮、安静,倒映着阿瑞斯的身影。

    好似心智都被那双眸子夺去了一般,阿瑞斯感觉嘴唇都在发干,心中涌动着千言万语,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他的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

    “雅典娜,是雅典娜,她来了,她真的来了……”

    这位战神走上前去,走到雅典娜的跟前,然后,紧张的述说着自己对于她的爱与热切。从最初的相识,到之后的熟悉,乃至不知不觉的爱慕。

    磕磕绊绊的话中,带着真诚。

    雅典娜静静地听着,眼眸轻轻眨着。每一次的眼帘扑闪,都让阿瑞斯感觉心都要融入到了那静谧湖水之中。

    最后,他用前所未有轻柔的声音说道。

    “雅典娜,让我揭开你的面纱,让我们相爱好吗?”

    雅典娜听着,似乎想了想,最终轻轻点了点头。

    心中涌现出狂喜。

    阿瑞斯激动地揭开了面前女神的面纱……

    ……

    而另一处,蛇之女正在与目光炯炯的女神在云端享受着午后的平静。

    女神确实是心细如发的人,语调不急不缓,即使是对于奥林匹斯诸神不抱好感的蛇女,也依然感受到了难得的平静美好。

    而就在这时,她们却突然感受到了神山之上某处的喧哗。

    “嗯?”

    女神低头,凝眸望去。

    ……

    揭开面纱的阿瑞斯目瞪口呆,那面纱下,的确是美丽的少女,但却并非是雅典娜,而是活泼的春天女神塔罗。

    怎么回事?

    不应该是雅典娜吗?怎么会是别人?

    脑子突然一片浆糊的阿瑞斯不明白,没有反应过来。

    “哈哈哈哈……”

    而塔罗看着阿瑞斯的错愕与不敢置信,不禁捂着嘴笑起来,眼睛笑成了月牙一样。

    这位欢快的春天女神,感觉自己制造了一出难得的恶作剧,像是看到了一处难得的戏剧一般,剧中的一幕幕实在是太有趣了。

    “噗嗤……”

    而就在塔罗发笑的时候,本该无人的草地周围,也突然传来了一声笑声,那是清脆悦耳的笑声,只听声音也知道那声音定是绝美。

    紧接着,光影变动之间,显露出了一位位神灵的身影。

    原来,诸神早已在此看完了这一出好戏。

    其中,阿佛罗狄忒,这位诸神之中最美者,她眼看着最后阿瑞斯揭开面纱时的错愕,笑的最是乐不可支,几乎是捂着肚子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