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吞噬世界之龙 风染丛林

第八章 沉睡

    不多时,那英俊多情的王子便与残忍无情的狩猎女王乘风而来,这对兄妹听到母亲的召唤,便放下手中的一切。

    望着这对儿女,勒托倍感欢喜,又觉得悲伤。

    她上前,抱着两个孩子,亲吻着他们的额头与面颊,然后落下泪来。

    “我的孩子,我杰出的孩子们,我以你们而骄傲,除了赫拉,我从不低于任何一位女神。可如今我却被一个狂妄无知的凡俗女人所羞辱。”

    “我的神坛被她打翻,我的名誉被她所折损,就连你们也被她声称不如她的孩子。若是你们不帮我,我有何脸面去见其他神灵们。”

    越说越感到悲伤的女神,声音不禁哽咽起来。

    她出身自然不凡,她本是古老的提坦神们的孩子,理应享受尊荣,却因为赫拉的愤怒而不得不东躲西藏。

    这许多年来,她一直委屈着自己,小心翼翼的避免自己不被赫拉注意到,但堂堂女神,却如此屈就,现在连一个凡人都胆敢嘲笑自己了。多年的心酸苦楚,涌上心头,让其心中越发苦闷。

    阿波罗凝目望向凡世,看见那被打翻的小小祭坛,便已经明悟了前因后果。

    “我的母亲,无需抱怨,我们现在便让那凡人尝尝惩罚的滋味。”

    阿波罗拨弄着手中的竖琴,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拨,便响起清脆声响,一边拨弄着,一边慢条斯理道。

    这位俊美的青年嘴角的笑容褪去,神情冷漠,眉目间不见了平日的阳光。而在他的身旁,那位喜好狩猎,终日以夺走生命为乐的女王却笑了起来,女王的笑容残忍恐怖。

    两位大神飞驰在云中,片刻间便到了卡德摩斯城上空。

    伸手搭箭,一箭便射死了那安菲翁正在骑马狩猎的大儿子,最年长的伊斯墨诺斯捂着中箭的胸口,应声倒下。

    没有停下,两位大神手中的箭矢不停,或是射中男人的脖颈,或是贯穿男人的咽喉,或是贯穿男人的眼睛,死法不一而足,就连那仅几岁的小孩子也不曾放过,顷刻间便将那国王王后的诸子们杀尽。

    期间,那些凡人们惊慌的想要躲避、逃窜、乃至是用手中的宝弓利箭回击,都毫无用处,冷酷的射手不觉得触动,只感到可笑。

    大神将这七个孩子悉数杀死后,本欲离开,但精通预言的阿波罗却劝住了自己的妹妹。

    “我的妹妹,且等一等吧。”

    说着,这位神灵指了指城中。示意事情还未结束呢,一边说着,还冷哼一声。

    两位大神隐身在云层中,不多时,那王后已经听闻了城外的消息,脸色煞白。她带着自己的女儿匆忙来到城外,眼看见自己七个儿子的尸首,她顿时明白,这是那个女神的报复。

    “恶毒的女神啊,你赢了,你已经赢了,你是胜者,你就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一切吧,你这专横的女人!”

    王后怒目圆睁,朝天高喊,然后又浑浑噩噩的摔倒在地,哭泣不止。她为自己的一时失言而懊悔,更为自己的儿子死去而愤怒。

    而七个女儿们则来劝慰自己的母亲,被女儿们簇拥着的女人,眼看着自己身旁的众多女儿们,王后稍微得到了些许慰藉。

    随即,她的心中却生出了一种得意。

    满腔的怒火和心中的那股得意让她抬起头,她嘲讽的看着天空,看着那不可见的女神。

    “是的,你赢了,可那又如何?纵然你杀死了我的七个儿子,我的女儿们也依然比你的子女要多。”

    发泄的快感油然而生,就算她的儿子们死了,但她还有这七个美丽动人的女儿,不是吗?再怎么说,也比那个可怜女人的孩子要多的多。

    但随即,她恍惚间听到了一个声音。

    “蠢货……”

    嘲讽的男声之后,是一声弓弦铮鸣。

    簇拥在她身旁的一个女儿应声倒下,随后一箭接一箭,几个女儿纷纷伏倒在地。

    反应过来的王后脸色惊恐,她只来得及将那最小的那个女儿挡在身下,仰头向天空哀求着。

    “给我留一个吧,求求你给我留一个吧,看在宙斯的份上。”

    王后悲号着,可那箭依然精妙的避开了她的身体,射中了被她庇佑在身下的小女儿。

    大神没有杀她,因为大神要让她感受最痛苦的悲伤。

    而当王后茫然悲伤之际,她便又听到了最后一个噩耗,她的丈夫在听闻儿子女儿们的惨剧后,绝望自杀了。

    至此,这个本拥有世上一切幸福的女人,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儿子、女儿。孤身一人。

    之后,据说这个女人便跳海自尽了。

    ……

    这件事情不久之后便传入了宙斯的耳中。

    按道理来说,这终究只是一场平凡的恩怨,不值得让宙斯关心,但这位人神之父却难得的沉思了起来。

    不多时,神王开始有意无意的约束众神,让众神不再能够随意下凡。

    “哼,你知道那宙斯为何要突然约束众神下凡吗。”

    大蛇沉眠在冥府深处,但蛇女总是时不时来给它讲外界的事情,而当提到宙斯的这番动作之后,大蛇只是嗤笑着,不屑一顾。

    蛇女虽也有些猜测,但还是很乖巧的摇了摇头。

    难得父神有闲心,她自然要奉承一下。

    对于蛇女的心思,大蛇并不在乎。

    “宙斯不在乎地上几个凡人的死活,哪怕那是他的后裔也一样,但这坦塔罗斯和勒托的狂妄放纵却说明了一些问题。”

    大蛇竖立的瞳孔微张,冷漠无情,鼻孔中缓慢的呼吸着这冥府风息。

    冥府的气息阴冷,凡人触之便要生病,大蛇却只感到发困,一想到这种气息它还要再忍受一万年,它便觉得不耐。

    “他本欲让众神直接管理世界,可坦塔罗斯和勒托却都证明,凡人接触神灵久了,就会失去对于神的敬畏,反而想要试探神的边线。”

    “坦塔罗斯杀了自己的儿子,给众神做餐,就是为了试探神是否真的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而勒托敢嘲讽女神,则是因为她的地位尊崇,当年,她的婚礼连神都会送上祝福赠礼,她的宝物里也不乏神的用具,穿着神的衣裳,用着神的器具。”

    “那些神们对此无所谓,却没有意识到,对于凡人来说,自己既然衣食用度都与神无异,往来交际也都是天地间的神灵仙女,那自己与神又有什么区别呢?或者说……”

    “神与自己又有什么区别呢?”

    微微睁开的瞳孔俯瞰着面前小小的身影,瞳孔中亦倒映着那小小的身影。

    “莫娜,这是凡人的天性。宙斯意识到了凡人的这种天性,因此他放弃了让众神直接管理大地,并且约束众神频繁下凡,因为众神不适合管理大地。”

    蛇女思考了一下,然后询问道。

    “既然宙斯不再让众神直接管理大地了,那么它又将要让谁来管理大地呢?这位神王总不可能会放弃对于大地的控制吧。”

    大蛇没有回答,而是冷哼一声,便缓慢睡着了。

    那个打瞌睡的狮王到底有什么心思,它一清二楚,却只冷眼旁观。

    意识到大蛇再度睡着了后,蛇女也不惊讶,只是默默退去,等待未来有一天大蛇的再度苏醒。

    而在大蛇陷入睡梦之中时,它却也梦到了一些东西。

    “……”

    破碎的影像中,隐约有一个身影,它的目光怜悯,犹如母亲在看待孩子一般,嘴唇微动,仿佛在说着什么。

    预言梦?还是什么梦?

    大蛇并不在意,它的梦境可以看见过去未来现在,但这种东西向来是它不在乎的。

    “提丰……”

    “……你回来了……”

    那个身影似乎在说着些什么,她的目光柔和。

    但对比,大蛇只是打着哈欠,便打算无视了那些影像。

    “……”

    而那身影在说了些什么后,似乎意识到听众的不感兴趣,却也没有在意,反而好像还在笑着。

    “……”

    之后,那身影似乎还说了很多很多,但大蛇都完全无视了。

    之后,梦境破碎,大蛇便完全睡着了。

    ……

    冥府之上,沉睡了许多年的大地之神在短暂的苏醒后,再度缓缓休眠。

    她已经活了太久了,已经厌倦了一切,本应该和其他几位原始神一样彻底休眠,只是刚刚被触动了一下,才短暂苏醒。

    大地之神望向冥府的方向,然后说了句什么,便又睡去了。

    ……回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