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吞噬世界之龙 风染丛林

第九章 昔日君王

    sript>sript>

    自从坦塔罗斯的事件之后,神王开始约束众神不得随意下凡,而另一方面,他也变得越来越好色。

    这位人神之父有多少情人和子嗣呢?难以计数。

    宙斯与仙女塔盖特生下了拉斯第孟,这位孔武有力的英雄建立了以自己名字为名的城邦,成为了拉斯第孟人的祖先和拉斯第孟城邦的国王。

    而这个城邦后来则在其他希腊人口中有了另一个名字【斯巴达】。

    宙斯又化身半人半羊的潘神,拐走了河神阿索波斯的女儿安提奥佩,与她交合,生下了底比斯的安菲翁和泽托斯。而当那位可怜的河神父亲为了寻找自己女儿时,终于从西西弗斯的口中得知女儿下落时,便被宙斯一道雷电击死。

    而安菲翁后来则娶了坦塔罗斯的女儿尼俄柏。之后,正如前面所说的,酷爱音乐的安菲翁从缪斯女神得到了一把漂亮的古琴,欢喜的国王举办庆典,最终却得到了七位儿子悉数死去的消息,最终绝望自杀。

    而泽托斯则娶了厄斐索斯国王潘达俄斯的女儿埃冬。他们生下了女儿埃苔露丝,埃冬有一次失手误杀了自己的女儿,从此陷入无尽悲哀与自责之中,众神便让她变成了夜莺,让她每夜都要悲鸣以表达对女儿的哀思。

    宙斯也曾经假扮成一只巨鹰将阿索波斯的另一个女儿爱琴娜掠走,与她生下了埃阿科斯。

    这位英俊的男子娶了著名半人马喀戎的女儿恩得伊斯,他们共同生下了那更加著名的忒拉蒙和珀琉斯,当然,他们两人的故事更加恢宏,就且不在这里细说了。

    而在阿卡迪亚,宙斯又看上了狩猎女王阿尔忒弥斯的侍女卡利斯托。

    那是著名的国王吕卡翁的女儿,她从小发誓保持贞洁,不与男子结婚,阿尔忒弥斯很欣赏这位公主,常与她一同在高山密林间追逐野兽。

    而宙斯偶遇到这位公主之后,便变形成阿尔忒弥斯的样子。欢喜的公主上前迎接,等到这位“阿尔忒弥斯”开始亲吻她时,她才意识到了面前的人不是她的女主人,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怀孕之后的卡利斯托生下了阿卡斯,又被愤怒的赫拉变作了黑熊。于是阿卡斯的祖父收养了这个可怜的小男孩。

    年后,年轻的少年在森林中狩猎,却眼见一头母熊在他面前一直徘徊。不明就里的少年以为母熊要伤害自己,便要张弓搭箭射杀这头母熊,却被宙斯看见,宙斯便将二人变作了天上的星座,阻止了这一人伦惨剧。

    而这对母子便是大熊座和小熊座,至于后来赫拉发现了,深感不解气,便派出猎人与猎犬化作牧夫座和猎犬座追杀大小熊,那便是另一件事了。

    除此之外,宙斯还曾装扮成一头公牛,吸引了少女欧罗巴,将其带到克里特岛生下了牛头人弥诺斯及其兄弟们。

    他还曾诱惑国王伊那科斯的女儿伊娥,与这位聪慧美丽的少女生下了厄帕福斯,后来他做了埃及的国王……

    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在日渐放纵肆意之中,宙斯仿佛就此沉溺在声色之中,在地上四处诞下自己的凡人子嗣们。

    但也因此,大地上有了越来越多拥有宙斯血脉的英雄与国王们,宙斯不再直接管理大地,而大地对于宙斯的崇拜却日益增长。

    但是,诞下了这许多的优秀子嗣,宙斯却依然不够满意。

    巍峨的奥林匹斯神山之上,坐在王座的宙斯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眉头紧锁,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不够……还远远不够。”

    他低声念了句什么。

    最后,这位大神仿佛打定了什么主意一般,变换身形,悄无声息的前往了塔尔塔洛斯。

    得益于常年被赫拉捉奸的经历,宙斯倒是练就了一身悄无声息离开的好本事。赫拉没有察觉到他的离开,其他诸神也未能察觉到他的离开。

    就这样,宙斯穿过了阴间冥府,来到了塔尔塔洛斯,这无尽深渊。

    塔尔塔洛斯内近乎无穷无尽,虽然未能完全容纳下那个怪物,但也并非是塔尔塔洛斯的问题,而是因为那个怪物的体型更是庞大到超乎常理。

    在塔尔塔洛斯其他处,依然有着无限量的空间,关押囚禁着不计其数的诸神之敌。

    晦暗诡异的深渊之中,宙斯穿行在其中,身旁途经众多不可思议之物。在其中,有着追随过他父亲克洛诺斯的众多泰坦们。

    那位狡猾的克洛诺斯在神战的最后逃离了,而众泰坦们却被囚禁在了塔尔塔洛斯之中,受尽折磨。

    三位百臂巨人在宙斯的命令下监视着这些神的敌人,而这些神的敌人们在困苦中嘶吼哀嚎,却依然不甘心的试图寻找机会。

    “人?是一个凡人?”

    这些泰坦们眼看见一个身披斗篷,看不清面貌的人在深渊中穿过,便误以为那是个偶然闯入塔尔塔洛斯的凡人。欣喜若狂的泰坦们大吼着,伸出手臂,试图向他求援。

    “凡人!快过来,你救我们出去,我便会实现你三个愿望的。”

    “你想要堆积如山的金子吗?还是想要美丽绝世的美人?亦或者强大的力量?还是永生不死的寿命?只要你帮我们,我们什么都能给你!”

    “快看看我们这边啊……”

    然而,身披斗篷的宙斯并没有在意他们。

    只是那泰坦叫的急了,声音又大又吵,让他心生烦躁,大神眉头一皱,顺手一指,一道雷电便劈了过去。

    “啊……”

    被雷电劈中的泰坦浑身发颤,下意识的发出惨叫声来,双手捂着头。

    “你,你是宙斯!”

    “是那个克洛诺斯之子?!”

    “怎么会是他?”

    “他怎么会来这里???”

    在惊慌失措与嘈杂声音之中,泰坦们瑟瑟发抖着。

    这并不是因为这道雷电的威力有多么强大,而是单纯的本能恐惧。在那场震动高天的神战之中,这些泰坦已经被宙斯的霹雳雷电吓破了胆,再不敢与雷电对抗。

    宙斯瞥了一眼这些泰坦神们,没有再看它们,继续朝着更深处而去。

    在塔尔塔洛斯的更深处,是那些和泰坦们一样古老乃至是比泰坦还要古老神秘的神之敌们。

    从天空之神乌拉诺斯开始,乃至到宙斯的时代,三代神王都将一切敢于反抗、与自己为敌的敌人们投入到这无尽深渊之中。纵然神系更替,神王都变换了,这些大敌们也绝没有被释放出来的希望。

    然而,即使走到如此之深的地方,宙斯依然没有停下,因为还有比这更深、更诡异的深处,宙斯将整个世界中最大的秘密藏在了这里。

    终于,宙斯走到了,它走到了塔尔塔洛斯的最深处,看见了一位神,最古老的神。

    诸神之中最古老的是哪位神?是宙斯吗?当然不是,宙斯固然是神威无限的神王,但他也有父亲,他的父亲是那个狡猾的克洛诺斯。

    那最古老的是克洛诺斯吗?也不是,狡猾的克洛诺斯虽然比宙斯更古老,但他也有自己的父亲,他的父亲便是那位天宇之神乌拉诺斯。

    那最古老的是天宇之神乌拉诺斯吗?依然不是。天空固然伟大,但大地比天空还要古老。这位天神乌拉诺斯的母亲与妻子就是那位宽胸的盖亚。

    那盖亚是最古老的吗?依然不是。在盖亚之前还有混沌卡俄斯,它是没有心智的混沌,于卡俄斯之中酝酿着万物。

    那么,卡俄斯就是最古老的了吗?

    ……

    不是。

    最过古老的,莫过于那位创造了一切的造物主,时间之父。

    在他之前,时间尚未诞生,在他之后,时间方才出现。难道有比时间本身更古老的吗?

    在久远的最初,一位有着人头、牛头、狮子头的无实体神灵创造了一切,因它的出现而有了时间,时间由此而流动。

    它孕育出了混沌的卡俄斯,最初的宇宙之蛋,于这宇宙之蛋中有了不计其数的神与无限繁华的世界。

    但纵然创造了一切,纵然是一切的开端,但时间之父依然失落了自己的权力与力量。

    它是创世者,是时间之父,却也还是消亡了。它已被世界所遗忘,乃至世界也不再记得它。只有这最后的一点痕迹,这个不再活动的躯壳证明着这位创世者的存在。

    在久远的过去,当宙斯成为神王的那一刻起,他便意识到了这具深藏于塔尔塔洛斯最深处的古老神灵残骸。

    古老神灵早已死去,它的残骸却依然静待着苏醒。

    宙斯最初并没有意识到这位死去的神灵有何目的,但后来它才意识到,这具神灵的残骸正在等待着自己唤醒它。

    它创造了包括自己在内的诸神,是诸神的源头,一如是诸神的曾祖父。可宙斯才是这个世界的神王,是这个众神王朝的现任君王。昔日君王与现任君王,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纵然创造了世界,这位远古的创世神想要苏醒也必须得到神王的应允。

    宙斯本不欲让它苏醒,因为这位超原始神正如盖亚一样,是世界的搅局者,长眠不醒才应该是它们这些古老神灵的归宿,苏醒也只会给自己增加阻碍。

    但现在,如果想要达成宙斯心中的目的,大概只能让这位创世者苏醒了……即使那不一定是它所希望的那种苏醒方式。

    “你想要苏醒是吗。”

    身披斗篷的宙斯看向面前的残骸,残骸没有回应,眼下它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宙斯仔细看着,突然笑了起来。

    “那就做我儿子吧。”

    ……

    几年后的一天,在忒拜城中,王后阿尔克墨涅突然怀孕了。

    sript>sript>

    sript>s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