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吞噬世界之龙 风染丛林

第十九章 我会看着的

    狮子战斗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

    通常,狮子会习惯于隐蔽自己,突然偷袭,然后爆发出人类无法企及的速度追上猎物,然后抓住、压倒猎物,然后咬断猎物的脖子。

    但这一招对于人类往往不奏效,人类有长矛,有弓箭,可以远远的便驱逐狮子。

    即使爆发出恐怖的速度把人类掀翻在地,人类也会本能的保护自己的脖子,并用包括匕首在内的一系列武器去捅、去戳狮子的口鼻眼睛。

    但无论是利奥还是赫拉克勒斯,都并非普通的狮子与人类。

    很小的时候,两者就曾经一起嬉戏较量过。在这种玩伴般的打斗中,双方往往都是打了个平手。

    狮子有着刀枪不入的身躯,而少年有着强悍的力量,都奈何不了对方。

    十年过去了,幼狮已然长大,少年也成为了成人,而幼年时的较量,此刻却出乎意料的再演。

    狮子的速度极快,几乎是瞬间消失在了青年的视线中,然后巨大的黑影落下。

    青年几乎是不假思索般的举起木棒,挡在自己面前,在巨大的冲击中身形摇晃,勉强挡住了这一击。

    巨大如公牛的狮子,面庞近在眼前,它噬咬着那根阻挡自己的木棒,巨大的瞳孔充满愤怒,好似欲择人而噬。

    青年借机后退了两步,急切道。

    “利奥!是我啊,是和你一起长大的阿尔喀德斯啊!”

    那狮子也后退了几步,忌惮着青年的力量,环绕青年而走,口中发出人言。

    “我知道你是阿尔喀德斯,所以我才要杀了你……你这卑微如尘的凡人,凭什么能够得到我父亲的血?!那本应该是我的荣誉。”

    狮子发出骇人的低吼,它的声音中充满怨恨与嫉妒。

    它一直以自己的出身而骄傲,为自己是万魔之祖的血脉所生引以为荣,它一直期待着有一天自己可以在天地间闯出让诸神为之动容的威名。

    但这种骄傲,却在知道青年得到了万魔之祖的血的那一天,被撕成粉碎。

    即使是年幼的玩伴,狮子也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是更尊贵、更强大的那个。

    与凡人玩伴的平手,也不过是没有动真格的罢了。但就是那個凡人,却得到了它所梦寐以求、却又没能得到的东西。

    那个凡人,被授予了血,被默认为是万魔之祖的亲子。

    哈,简直就是个笑话。

    狂怒之下的狮子,离开了月神为它修建的居所,咬死了那些服侍它的神仆,从月亮上掉下来,只为了找到那个据说已经来到了人间的凡人,那个幼年时的玩伴,现在所憎恨的敌人。

    而现在,敌人就在自己的面前。

    茫然的青年已经明白了什么,露出了复杂而悲伤的神情。

    “利奥,就因为这个吗?”

    “这难道还不够吗?我才应该是最优秀的!我才应该是天地间最强大的那个,我才是万魔之祖最优秀的子嗣!我要向父亲证明,是它看错了!它看错了你这个凡人,看轻了我!”

    青年的话仿佛刺激到了狮子一般,它愤怒的咆哮着,发出不甘的怒吼。

    它猛的俯冲向前,与青年撞在了一起。

    “噗!”

    “砰砰砰……”

    先是撞在身体的声音,随即是树木折断的声音。

    狮子的巨力世所罕有,青年被撞飞了出去,他的身体撞上了周围的树木,速度没有丝毫的减少,那些粗壮的树木纷纷如禾苗般折断。

    可狮子却还没有停下,它的巨大头颅顶着青年的身体奋爪前冲,随即将头奋力一扬,青年便飞了起来。

    张开大口,便等待着青年的身体落下被自己的尖牙所拦腰搅碎。

    这种玩法它已经用过很多次了,那些凡人们即使不被撞死也会被自己的血盆大口咬死。即使金属铠甲也无法保护他们,他们只能发出绝望的惨叫声,眼睁睁看着自己落入狮子口中。

    那个凡人同样落入到了自己的口中,但结果却和狮子想的不太一样。

    口中好似突然塞进了一块坚硬顽固的铁石一样,试图去咬,却怎么也合不上去。

    青年用自己的手脚强行撑开狮子的口腔,他的泛着青光的手臂好似铁浇筑成的一般,硬生生撼动了狮子的噬咬。

    口中难受的狮子喷出一阵毒性的腐臭之风,这位大英雄也不得不跳出狮子的口中。

    事以至此,多说也再无意义。

    赫拉克勒斯举起手中的木棒,朝着狮子的头颅便全力砸了下去。

    不再是年幼时的嬉戏,这次双方是动真格的了。

    举世无双的神力灌注在这木棒之上,好似撞钟般的轰鸣声响起。

    狮子闷哼一声,巨大的头颅被打的歪到一边,赫拉克勒斯再正欲再打,却被狮子避开。

    于是狮子前扑,将这位势竭的赫拉克勒斯扑倒在地,木棒也丢到一边,张口便要咬断这位未来的大英雄的喉咙。

    赫拉克勒斯奋力将巨狮推开,一脚将巨狮踹飞,然后滚身站起,警惕的注视着这位幼年玩伴。

    他从地上的尸体中捡起一副弓箭,拉开弓朝狮子射去。

    赫拉克勒斯的射术很好,锋利的箭头射中了狮子的眼睛,但狮子不逼不闪,箭头在狮子的眼睛上撞成粉碎。

    狮子朝着赫拉克勒斯扑来。

    在临空之时,赫拉克勒斯再对着狮子的心脏处射出一箭,这箭足可以射穿金石,但却依然不能射穿狮子的皮毛。

    正如狮子曾经所骄傲宣称的那般,它是刀枪不入的,即使是那些所谓的神兵利器也绝不能伤害它分毫。

    大英雄在幼时的嬉戏中就已经有所感觉,但真正意识到这话分量还是在此刻。

    而此刻,再欲射箭已经来不及了,狮子已经扑来,大英雄只得丢下手中的弓箭,赤手空拳的与狮子肉搏起来。

    他的拳头可以打穿金铁,他的牙齿可以咬断锁链,他的神力世上无双,没有人能够与他匹敌。

    可他面对的恰恰是一个刀枪不入的怪物。

    大英雄与狮子缠杀在一起,他那铁锤一般的拳头落在狮子的身上,却没能伤到狮子分毫,反而激发出了它的凶性。

    天色逐渐变暗,森林已经被大英雄与狮子的战斗所蹂躏的不成样子,处处都是断裂残毁的树木。

    中途大英雄想过许多办法,试图用木棒去砸、用刀剑去砍,都无法奈何这头刀枪不入的巨狮。

    而狮子不停的翻滚、掀扑、撕咬,他那锋利的爪子已将大英雄的手臂和大腿抓出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

    闻到血的气息的狮子越发狂躁兴奋,它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将这个凡人吞入腹中的场景。

    天空之中,诸神已然注意到了地上的这一幕。

    战神阿瑞斯因为地上的战斗而欢呼,女神雅典娜则因为英雄的窘境而蹙眉,诸神都对发生在地上的这一幕而发出惊叹。

    神王宙斯注视着自己与凡人生下的儿子,看着他初次冒险便与这样的强敌战斗而握紧雷霆。

    如果想,他随时都可以救下自己的儿子一命,但他没有动作。

    正如万魔之祖所说一般,如果赫拉克勒斯真的止步于此,无论他有着什么样的潜力,都证明他不过如此。

    因为真正强大的战士,是能够自己决定自己命运的。

    而在大地之上,谁也看不见的小蛇则冷漠注视着自己两个“儿子”之间的战斗。

    巨狮是它的血中生出的孩子,而大英雄则是被赋予了它的血的孩子。

    尽管对大英雄有所在意,但如果他真的就这么死在这里了,那也没什么。它已经在此见证了这场战斗,如果巨狮获胜的那一刻,它自会降下自己的垂青。

    至于败者?

    无能的废物不需要存在。

    地上的一人一狮并不知道诸神魔的注视,它们只是竭力为了获得胜利而战。

    局势对于大英雄并不好,他始终没有想出如何才能击败这头刀枪不入的怪物的办法。

    可越是如此,大英雄越是冷静。

    战斗依靠的不只是血气之勇,那不过是头野兽,还有冷静沉着的战斗。

    就在狮子再一次扑上来的那一刻,他灵巧避开,然后猛的扑身向狮子,将整个身体都压在了狮子的身上。

    他用手臂勒住狮子的脖子,用双腿夹住狮子的身体。他的身体虽是血肉的,却比钢铁还要坚固强悍。

    巨狮意识到了不对,它咆哮着,试图翻滚,将大英雄从自己身上甩下去,却被大英雄所牢牢控制住。

    他的神力无穷无尽,任是巨狮也不能挣脱。

    他的双臂比世上最坚固的锁链还要牢固,将巨狮的脖颈越勒越紧。

    巨狮的咆哮声从愤怒转为惊慌,然后又从惊慌逐渐变小。

    纵然有着刀枪不入的身体,也依然还是血肉之躯,而呼吸便是灵魂的象征。

    一呼一吸,灵魂便得以强壮有力,充满活力。而失去了呼吸,即使是尊贵的神灵,灵魂也会变得苍白无力。

    停止了呼吸,即使是巨狮也会因而萎靡不振,灵魂衰弱。

    巨狮努力的试图再多呼吸一下,可大英雄的铁臂却完全阻碍了他的这一想法,体内的灵魂再也得不到与外界的沟通,受不到滋养。

    气力开始衰竭,意识逐渐混噩。

    当巨狮的意识彻底陷入昏暗前,它终于意识到一点。

    “我输了。”

    输得非常彻底,没有任何的阴谋诡计,没有任何魔法与他人帮助,也没有任何可狡辩的借口。

    那个凡人以最正大光明、最直接的力量,彻底的击败了自己。

    但就在这时……那双铁臂却悄然松开了。

    呼吸终于得以再次进行,贪婪的汲取着空气,体内的灵魂也为之雀跃,但巨狮却没有了再战斗的想法。

    它已经彻底输了。

    它努力的试图证明自己是比这个凡人更优秀的,最后事实证明,这个凡人确实比它更强。

    “为什么不杀了我。”

    巨狮虚弱的躺在地上,闭上了眼睛,没有动弹。

    赫拉克勒斯,或者说青年,表情复杂的看着被自己所控制住的巨狮。

    在战斗最激烈的那一刻,他专注的想要击败这头狮子,杀死这头狮子,心中没有任何杂念。

    但当他的铁臂真的死死勒紧巨狮的脖颈时,感受着巨狮那逐渐不再动弹、即将衰灭的生机,他突然心软了。

    明知道不应该这么做,但他还是松开了手臂。

    “我也不知道啊。”

    青年摇了摇头,然后摇晃着筋疲力尽的身体,一脚软,便靠在了狮子身上。

    一人一狮,一如幼年时嬉戏打闹完之后的休歇一般。

    “你击败了我,以后打算怎么做。”

    狮子的声音不知为何,仿佛冷静了下来,不再满心愤怒。

    “大概是继续冒险,击败更多的人和怪物,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的名字吧。”

    “这样的话,你会被全世界都尊敬吧。”

    “嗯,应该是吧。”

    “那你击败的第一头怪物,我会被世人怎么评价呢?”

    “我会告诉他们,你很强,非常强。”

    短暂的对话之后,狮子和青年都陷入到了莫名的沉默中。

    良久之后,狮子的低沉声音响起。

    “就这么说定了,你要告诉世人,我利奥很强,非常强。”

    “嗯。”

    “等下,用我的爪子把我的毛皮剥下吧,它会帮你抵御一切的伤害。阿尔喀德斯,我会看着你的……看着你立下一件件伟业……全世界都会知道我利奥的皮毛究竟有多坚韧,我究竟有多强……”

    说话的最后,身下的狮子停止了动弹。

    青年低头看去,只见狮子已不再呼吸。

    它是主动死去的,失败者的苟延残喘是种羞辱,它的骄傲不允许自己这么做。

    与自己生死搏杀的强敌死去了,青年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应该高兴还是难过。

    他怔怔着,脸颊似乎有些湿热。

    抹了抹脸,咬紧的嘴唇,嘴角突然勾起,浮现笑容。

    “会的,你会看见的。”

    终有一天,立下了众多功业伟绩的大英雄,会认真的对着崇拜者们说,它所经历的最艰难一战,就是最初的那一战。

    ……

    巨狮的灵魂升入天上,女神为它指引,天神赞赏它的强大,将它擢拔为天上的星座。

    但那头骄傲的狮子却看也不看,只一跃而起,便化作了天上的狮子座。

    夜空下,狮子座俯视着地上那个披着狮子皮的青年,他的面容坚毅,走在归途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