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捡宝生涯 吃仙丹

第一千五十九章 香囊来历

    孟子涛和高后实一路说说笑笑来到客厅,客厅里,除了许婷丹之外,还有一对青年男女,三个人正愉快地聊着天。

    高宾实给双方做了介绍,男的是他的好友曾忡哲,旁边是曾坦期的妻子杜玥。

    寒暄了片刻后,孟子涛把礼物放到了桌上。

    相熟的朋友之间没那么多顾虑,高宾实边说笑着,边把盒子打开,拿起翡翠葫芦挂件,笑着摇了摇头:“子涛,你带礼物来也就算了,这翡翠葫芦应该值上百万吧?”

    孟子涛笑了笑:“价钱什么就别提了,许姐平时戴着翡翠,对安胎还是挺有好处的。”

    想当初他结婚的时候,高宾实送了一件价值两百多万的景泰蓝,所以他今天送这些东西真没什么不合适的。

    孟子涛把两件翡翠简单介绍了一下,最后才把那件香囊拿出来。

    看到香囊的时候,杜玥脸上露出了一丝讶色,忍不住开口道:“这不是我外公家祖传的香囊吗?”

    这番话让大家都为之一怔,曾坦期也觉得奇怪,说道:“我记得你外公家的那个香囊不是破的吗?”

    孟子涛接过话道:“这个香囊之前修补过。”

    杜玥点头道:“那肯定错不了,你们看这颗翡翠,我记得清清楚楚,上面仔细看有几道磨痕,是我小时候调皮捣蛋磨出来的,当时还被我妈骂了一通呢。”

    大家看了看,发现确实和杜玥说的一样。

    曾忡哲说道:“你外公家不缺钱啊,好好地把它卖了干嘛?”

    “不知道啊,我打电话问问。”

    杜玥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没一会,她就了解到了实情。

    原来,杜玥的外公住在农村老家,年初的时候有个“铲子”经常在村里转悠,询问有没有老物件出售。

    问到杜玥的外公家时,老人说他家的老物件不卖,“铲子”听了这话,千方百计求老人出售,一天不行就两天三天,不过老人意志坚定,全都拒绝了,最后那“铲子”退而求其次,求给他看看。

    老人也是被“铲子”搞的烦了,觉得反正看一眼又不会少东西,就让“铲子”给看了。结果没过一个礼拜东西就被偷了。

    老人报了警,警察怀疑是那个“铲子”偷的,结果人家有不在现场的证据,也只能把人给放了。

    “我妈也真是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不跟我说一声。”杜玥心里有些埋怨。

    曾忡哲说道:“咱妈也是不想让你操心,再说了,你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办呢。总不能让我叫人把那个‘铲子’抓起来逼供吧。”

    杜玥气呼呼地说:“怎么不行,我觉得肯定是他叫人偷的。”

    曾忡哲摇了摇头,这个时候还是少说为妙,女人有时候还是得顺着她的意。

    高宾实向孟子涛看去,孟子涛笑着说:“这是我送给你的,现在你自己决定吧。”

    “别,我可不能让你花这个冤枉钱。”杜玥连忙对着孟子涛摆摆手。

    孟子涛笑着说:“这事调查估计有些麻烦,你还是先把东西拿回去,让老人开心一下再说吧。”

    “子涛说的对,钱的事不急。”高宾实也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杜玥觉得自己白占便宜不是那么回事,所以坚持要给钱,她这人还有点拧,最终大家也只好如她意了。

    俗话说,帮人帮到低,这个葫芦香囊既然很可能是袁老修补的,那么袁自立应该是经过手的,于是乎,他给袁自立打了电话,询问了此事。

    袁自立告诉孟子涛,香囊他确实记得,而且卖家也清楚,这对调查帮助很大。

    因为这件事情,孟子涛跟曾忡哲夫妻俩关系近了一些,再加上老话说的好,近朱者赤,双方都是高宾实的好友,性格方面有些共通点,也有一些共同话题,半天接触下来,双方的关系亲近了不少。

    在高宾实家待了半天,孟子涛把山城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就起程返回陵市,吕益青留下来跟踪案件的进展,跟孟子涛传达消息。

    …………

    转眼过了三天,孟子涛马不停蹄地把生活和工作上的事情都处理了,忙得不可开交,而且过两天他又要启程去三秦挖掘宝藏,他都忍不住感慨自己是个劳碌命,心情不禁有些烦躁。

    说到底,孟子涛其实是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他不太喜欢老是往外跑,最向往老婆孩子热坑头的生活,现在这样的日子,他觉得有些烦。

    好不容易手上没什么要紧事了,孟子涛去师傅那坐坐,跟老人家聊聊天,讲讲自己遇到的事情,听听老人的见解和开导,让他这段时间有些急燥的心缓解了不少。

    从师傅那出来,孟子涛觉得心情好不少,看看时间还早,家里没人,干脆去古玩店转转吧,有段时间没去了,总得去看看。

    来到古玩街,也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孟子涛觉得古玩街比以前还要萧条一些。

    孟子涛路过正一轩的时候,王之轩看到他,连忙向他招了招手。

    “什么时候回来的?”王之轩问道。

    孟子涛说道:“回来几天了,不过这段时间比较忙,好多事情要处理,也没时间来您这里。”

    王之轩笑着说:“你还年轻,忙一点是应该的,有件事情想听听你的想法。”

    孟子涛说道:“什么事儿,您说。”

    王之轩说:“是这么回事,昨天,金陵古玩协会的会长,联系到我,说是想办一次省内的古玩鉴定大赛,选手由每个市的古玩协会推荐,经过几轮角逐,最终决出冠军。大赛全程由电视台跟进,并拍摄成节目,会在上频道播放。”

    孟子涛说道:“这是好事,听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参加吗?”

    王之轩说道:“是呀,这次报名的选手,年纪不能超过四十岁,我觉得你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得了冠军后,到时无论对你,还是对咱们市都是一个很好的宣传渠道。”

    孟子涛点了点头:“这次比赛我肯定想要参加的,只要时间上没有冲突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