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片场 豪饮地沟油

第634章 转移

    王相用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张文石追问。

    “只是……张老爷未必愿意做。”王相用说完静静地看着张文石与钱仓一,他没有继续向下说。

    “王道长说笑了,柏儿是我的亲骨肉,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的事情,我都会去做。”张文石面带微笑。

    王相用听后,叹了口气。

    “心鬼寄托于活物体内,以七情为养料。”

    “贫道曾在某一奇闻异志上见过一法子,能够将心鬼转移至至亲之人身上,如此,被心鬼缠上的人便可获救。”

    一命换一命,这就是王相用的方法。

    更重要的是,未必能够成功。

    张文石听后呆若木鸡,“道长,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么?”

    “贫道只知此法,不过人外有人,或许在这世上有能够驱除心鬼的高人,但这人一定不是贫道,恕贫道无能为力。”王相用摇头,表示遗憾。

    一时之间,三人都选择了沉默。

    酒楼的吵闹声传入房内,虽然听不清楚内容,但却能够感受到其中喜悦的气氛。

    一门之隔,两个不同的世界。

    “贫道告辞了。”王相用起身,微微颔首,向门口走去。

    “道长慢走……”张文石有气无力,现在的他比之前更加绝望。

    王相用将手放在门上,可是门却迟迟没有打开。

    “王道长?”钱仓一问了一句。

    难道说醉香楼也有灵异事件发生?

    钱仓一心里咯噔了一下。

    “张老爷,您是否还有一不足月的孩子?”王相用转过头来。

    张文石疑惑地抬起头。

    “大人有七情,小孩也有,但不足月的婴儿……未必有七情,假若将心鬼转移到这不足月的婴儿身上,或许张家可以度过此劫。”王相用将目光放在了张文石身上,“不知张老爷是否愿意这样做?”

    “灾去只不过是不足月的婴儿,难道你要让他承受这些吗?”钱仓一开口了。

    此时他不得不开口。

    地狱电影给我的要求是保护张灾去,可剧情的发展似乎逐渐偏离轨道,假设张文石同意王相用的方法,那么张灾去就要承受心鬼,更别说期间很有可能发生意外。

    刚想到这里,钱仓一的思路就被张文石打断。

    “或许家父取名为灾去就是此意。”张文石慢慢站了起来,眼神逐渐坚定,“那就,拜托道长了!”

    张府,小青正忙上忙下,不仅仅是她,其余的丫鬟也都非常忙碌。

    她们正按王相用的要求寻找一些特殊的东西。

    “诶,小青姑娘又来买药啊?上次不是才买了足月的药材么?”

    “阿华,你这里有百里根么?”

    “百里根是什么?”

    这样的对话在不断发生着,因为人手紧张的缘故,钱仓一也帮忙准备了几样。

    三天后,一切准备就绪。

    “这些药物是制作共神水的必备药材,此水能够加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今日午夜时分,贫道将会开坛做法,无关人等切勿入内。”

    王相用将自己的要求告诉张文石。

    “一旦作法时有无关人等闯入,到那时,便不再是一条人命,而是整个宅子的人命。”

    不得干扰作法这件事,王相用再三强调。

    而张文石也是直接下了禁令,无论是什么原因,没有经过他的同意,都不允许进入张柏的房间。

    “如果有人敢硬闯,可别怪我不念旧情。”张文石面色凝重。

    心鬼转移之事,张文石也提前告诉了他的妻子。

    毕竟动静如此大的一件事,想要瞒过去还是太困难,一旦被庞莹秀知晓,或许事态会变得更严重。

    在这件事上,张文石有请教钱仓一,毕竟钱仓一见过‘世面’。

    入夜,张柏房间内。

    王相用作法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妥当,共神水也已经备好。

    接下来,他会将张柏和张灾去放在共神水当中,以加强二人神识之间的联系,然后,他再使用道术将心鬼引出,导入到张灾去身上。

    因为不足月的婴儿神识并不完整,七情也没有形成,缺乏足够养料的心鬼便会逐渐消散,化为虚无。

    王相用掐指一算,时辰已到。

    他将张家二人放入改装后的木桶内。

    “操天道、化两仪,生阴阳、转乾坤,应赦令。”

    王相用将三张符咒抛向空中,随后,这些符咒竟然无火自燃,转眼间便燃烧殆尽,连一丝黑灰都没有留下。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法由心生,生生不息。”

    法坛上的烛火突然猛涨几分,一时之间,午夜的阴冷被驱散了许多。

    午夜作法,可以说是迫不得已,之所以选这一时间,是因为此时心鬼的怨力更强,更容易显露。

    假若选择正午时分,天时不在自己一方,心鬼很可能不愿意从张柏体内离开。

    房外,张文石在远处紧紧盯着张柏的房间,钱仓一与他站在一起。

    “相公,如何了?”一名丫鬟扶着庞莹秀走来。

    张文石见状连忙上前,“夫人你怎么来了?你身子弱,需要好好休息。”

    “我能不来吗?”庞莹秀用哀怨的眼神看了张文石一眼,“我的两个亲骨肉都在里面,就算发生些什么,我也想亲眼看着。”

    虽然被张文石说服,但对于这件事,庞莹秀还是有些不满。

    “夫人放心,不会有事的,还记得爹取的名吗?灾去,他在这个时候降生,一定是为了救他的亲哥哥。”张文石出声安慰。

    钱仓一背靠着墙壁,他的目光一直放在张柏的房间当中。

    现在他很紧张。

    这件事他很难去改变,除非他将张灾去偷走,可这部电影为他安排的袁长青并非能做到这一步的人。

    作为晋升电影,在剧情合理性方面的要求一定不低。

    “呔!”

    王相用高昂的声音从房间中传出。

    此时,张府所有的人都心中一紧,没人不关注这件事情。

    不知为何,钱仓一下意识地抬起头,原本高高悬挂在夜空的月亮,此时却变得有些奇怪。

    是触手……

    月亮的边缘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触手!

    钱仓一瞪大了双眼,这一奇观,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深深的不安压在他的心头。

    “夫人,你怎么了?夫人?”

    庞莹秀突然晕了过去,张灾去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他的妻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