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片场 豪饮地沟油

第635章 死亡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张府,和外面的世界隔绝了……

    钱仓一心想。

    危机,正悄然潜伏。

    张柏房间中的烛火突然熄灭,黑暗占据了张柏的房间。

    王相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长青,是不是出什么事?”张文石问。

    钱仓一没有回答,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去查看的想法,天知道现在张柏房间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

    让他就这样没有任何准备冲进去,无异于送死。

    张灾去的命很重要,可再重要,也抵不过自己的命。

    “张兄,王道长怕是失手了。”

    钱仓一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那……”

    张文石有些惊慌。

    “张兄还是先离开这里比较好。”钱仓一看了一眼张文石,他突然发现有个地方不对劲,仔细一想,反应过来是记忆中的场景与此时看见的场景有些偏差,“对了张兄,刚才扶着令正的丫鬟哪去了?”

    张文石转头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丫鬟的身影。

    “长青,刚才还在。”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估计是害怕,所以偷偷溜了。”

    虽然口中这样说,但是这个解释,张文石自己都不相信。

    “张兄,我们先离开这里。”

    钱仓一深吸一口气,走到张文石身旁。

    “可……”

    “张兄,你还记得王道长说的话吗?不要贸然闯入,否则……整个张府的人都会有危险。”钱仓一打断了张文石的话。

    看到钱仓一坚定的眼神,张文石没有再争执。

    “我答应了夫人,要保证两个孩子性命无忧,长青你先带着夫人离开此处,我……进去看看。”

    话毕,张文石将庞莹秀交付到钱仓一手上。

    只是钱仓一并没有伸手,因为此时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一件他不得不去注意的事情。

    张柏的房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借着明亮的月光,钱仓一看清了那人的模样,虽然不是很确定,但从身形来判断,这人应该是刚才扶着庞莹秀的丫鬟。

    这名丫鬟转过头来,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她现在非常害怕,她想要逃离这里。

    “金菊!”张文石喊了一声。

    可是名为金菊的丫鬟却什么都没有听到,不但如此,她甚至都没有看见一直站在原地的张文石三人。

    金菊深吸一口气,右手轻抚胸口。

    钱仓一抬起头,月亮周边的触手越来越长,越来越多。

    整个张府都开始不正常。

    这个金菊应该是想逃回自己的房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张柏的房门前,更重要的是她还没有发现。她不是新招的丫鬟,绝对不会弄错房间,唯一的解释就是……她的认知被干扰了。

    钱仓一做出判断。

    考虑到王相用的警告,钱仓一飞奔而出,想要制止金菊,可他右脚才刚跨出,在金菊身上,又出现了怪异的一幕。

    一个影子从远处移动到金菊脚下,这个影子的身材与金菊的身材完全不同,甚至……都不是女性的影子。

    “长青,快阻止她!”

    张文石的声音非常紧迫。

    长枪被钱仓一投出,因为今晚的特殊性,所以他有将袁长青的长枪带在身边。

    这根长枪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之后,成功命中金菊的后背。

    正打算开门的金菊被钉在了门上。

    嘀嗒。

    钟表运转的声音传出,这声音只有钱仓一自己能够听到。

    此时他的左手正握着永眠的钟表。

    没有这一秒钟的缓冲,他也无法做到这一步。

    鲜血从金菊身上流出,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可是一切仍然没有结束,因为那个奇怪的影子开始动了起来。

    “跑!”钱仓一喊了一声。

    影子正朝他们的方向前来,速度迅捷无比,根本无法逃脱。

    距离张柏房间最近的钱仓一第一个与影子相遇,周围的一切开始变慢,时间再次暂停一秒,生命力迅速流逝,熟悉的压迫感悄然而至。

    最终,影子触碰到了昏迷的庞莹秀。

    原本昏迷的庞莹秀在被影子触碰到之后,身体好像被操控一样,一把推开张文石,然后向张柏的房间跑去。

    额头布满汗水的钱仓一伸手抓住庞莹秀。

    虽然手中传来一股巨力,不过钱仓一仍然成功阻止了庞莹秀的行动。

    见自己无法挣脱,庞莹秀回过头来。

    钱仓一看了一眼,发现眼前人的脸并非庞莹秀的脸,而是……已经死去的丫鬟,金菊的脸。

    在月光的照耀下,这张脸钱仓一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原本还算光洁的皮肤,此时却布满大小不一的疙瘩,这些疙瘩密密麻麻,非常恐怖。

    可即使是这样,钱仓一仍然没有松手。

    此时他不但没有松手,反而还凑上前,他想要打晕庞莹秀。

    他左手高举,正准备落下去,庞莹秀却自己摔倒在地。

    嘎吱一声。

    张柏的房门自己打开,一颗人头从里面滚了出来。

    是王相用的人头。

    已经没有任何生气的双眼死死盯着前方,原本平和的脸变得扭曲无比。

    烛火重新照亮房间,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恢复原样,除了……死去的人。

    远处的护卫此时才察觉到事情不对劲,匆匆赶来。

    当他们看见尸体的时候,全部面色发白,腿脚发软。

    纵使是神经再大条的人,也无法不联想到自己的处境。

    假如,有一天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怎么办?

    “夫人,你怎么样了?夫人?来人,将夫人带下去。”张文石跑到庞莹秀身边,他探了探鼻息,发现庞莹秀呼吸稳定后,心中松了口气。

    庞莹秀被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由小青照顾。

    钱仓一抬头,月亮已经变回正常模样,他率先走入张柏的房间。

    里面,作法的道具散落一地,王相用的无头尸体躺在地上。

    “这是?”钱仓一走近后发现,在王相用的右手处,有一个用血写的字,这是一个没写完的逃字。

    木桶内,只有张灾去一人,生死未知。

    一阵阴风刮过,钱仓一猛地转头,在床上看见了张柏。

    此时,张柏正盘腿坐在床上,他的双手上摆放着他自己的头颅。

    一双眼神充满惊恐的头颅。

    张文石与其余的护卫也跟着跑了进来,在看见张柏尸首的那一刻,张文石承受不住打击,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