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片场 豪饮地沟油

第939章 第二轮开始

    “不可能拿的。”项永摇头,“姚音仪被咬之后,周围的死尸都像闻到肉香的疯狗一样冲了过来,而吞食了姚音仪血肉的于巡也更加可怕,变得像……我们之前遇上的宁阳。”

    “你的意思是姚音仪的身份牌现在还留在原地?”钱仓一对这一点有些好奇。

    “不一定,也有可能于巡拿走了。”项永摇头。

    “于巡?”钱仓一转头看向石板,“你的意思是即使是变成死尸,于巡依然能够自由操控自己?”

    “应该是这样。”项永的语气不是很肯定,“我认为被身份牌变成死尸或者半尸的人除了不能控制自己吃人的欲望之外,在其余的方面应该依然保留着自己的想法,就是说,于巡仍然记得要集齐三张空牌。”

    听到项永这句话,钱仓一顿时回想起一件事情,一件在规则限定下显得非常有趣的一件事情。

    根据石板上的规则,只要拿到三张空牌就能够通过祭坛兑换魔鬼的赠礼,而获得魔鬼的赠礼就能够离开死者地狱。

    如果拥有三张空牌的是死尸或者半尸呢?他们能够离开死者地狱吗?如果可以,会对世界有什么影响?

    这时候,皮影戏加入讨论,她走到钱仓一身边,“你有看见于巡拿身份牌吗?”

    听到这个问题,项永笑了一声,偏着头看着右侧的小屋,随后才转过头来对皮影戏说道:“当时情况很紧急,我根本没有注意这一点,不过后面我们有去寻找姚音仪的尸体,我和林冰绕了个大圈回到了之前姚音仪被于巡袭击的地方,也看到了她基本被啃食完的尸体,不过我们没有找到身份牌,当然,不一定是于巡,也有可能是别的人拿走了。”

    “我只是问问,没别的意思,拿与不拿都没关系。”皮影戏摆摆手,她发现项永的解释有点详细。

    “不不不,关系很大,如果我拿了,那么下一轮我被攻击的可能性会很大,正面对抗我不怕,但我怕暗处偷袭,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项永摇头,并且从身上拿出一张空牌,然后他拍了拍自己的裤子口袋和上衣口袋,表明自己只有一张空牌。

    正如项永所说,拥有两张空牌的人受袭击的概率比拥有一张空牌的人更大,当然,也要考虑其余的原因,例如身体素质、自身有几张空牌等等情况。

    “我有一个问题。”鹰眼走了上来,“在碎月时期,死尸与半尸都能够进入无名村庄,且按照你的说法,他们保有身为人类的意识,有可能通过一些办法获得三张空牌,这时候如果他们兑换魔鬼的赠礼,不知道能否离开死者地狱,如果能够离开,又是以什么身份?是以人类,还是以死尸?”

    鹰眼将他的想法说了出来,这也是钱仓一刚才想到的事情。

    目前没人知道答案,但不妨碍现在在无名村庄的人全部将注意力转到宁阳的身上。

    宁阳之前的样子,就是半尸。

    千江月走过去一把按住宁阳的肩膀,此时,宁阳还在仔细阅读石板上的内容。

    “嘿啊!”宁阳被吓得叫了一声。

    “你仔细说说,你变成半尸前和变成半尸以后发生的事情。”千江月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在与宁阳一同回到无名村庄的时候,钱仓一等人也有想询问这样的问题,不过相对于这些问题,简单地将魔鬼游戏的规则告诉宁阳更加重要,因为宁阳的存活意味着能增加一张空牌,而宁阳的实力又不强,也不用太过于提防。

    电影的剧情走到现在,钱仓一总算是理解当初小太说的话。

    不推荐这部电影的原因正是因为人多,人一旦多起来,许多事情就不像小团体一样便于处理,更何况相互不认识,还要按照剧本来演。

    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以叛徒牌为例,会不会有演员即使凑满三张空牌依然不离开死者地狱?目的就是为了获得与魔鬼交易的资格,又例如魔鬼的赠礼,究竟是什么?仅仅只是一张通行证么?其中是不是还隐藏着别的什么?如果再兑换一份又会如何?

    危险也是机遇,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属于魔鬼的游戏。

    对死亡的害怕与对奖励的诱惑让局势更加难测。

    “为……”宁阳刚想询问理由,马上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视线的落点,于是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开始说起自己的记忆和感受,“我……没有像你们说的一样保留什么意识,我的意思是当时我根本没有身为人类的感觉,只有一丁点记忆,我变成半尸前最后的记忆就是看见了一双红色的眼睛,然后我被那东西咬了一口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的意思是……”林冰也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宁阳变成半尸是因为被一个怪物咬,这怪物是不是也是半尸?能够直接将人变成半尸的半尸?”皮影戏将大家的想法说了出来。

    顿时,每个人都产生一种背脊发凉的感觉,他们望向无名村庄之外。

    也许在村庄的某个角落,皮影戏所说的半尸正躲藏在暗处观察者无名村庄,随时准备在碎月时期对剩余的人类下手。

    就在这时,谷木、罗河与吴楚楚从无名村庄外跑了进来。

    他们每个人都满头大汗,停下脚步之后拼命喘气,其中呼吸幅度最大的是吴楚楚。

    钱仓一看向三人来时的方向,那里,刚堆积起来的死尸逐渐散开,显然三人是为了脱离死尸的包围圈才这么拼命。

    看见这一幕,钱仓一莫名回想起了在锻炼时经常听到的一句话。

    热身完毕!

    魔鬼游戏的第一轮仅仅只是热身,接下来,才是正戏。

    天空的银白色月亮中心开始出现黑点,然后慢慢向外扩张,与第一次进入暗月时期略有不同,但并无根本性区别。

    这一幕没有人会忽略。

    钱仓一向一旁的木屋走去,新的发牌时间马上将要到来。

    宁阳左右看了看,还是选择了跟在钱仓一等人身后。

    木屋中,黑暗缓缓降临。

    “我们要做点什么吗?”宁阳非常紧张,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好像在等待考试成绩公布一样。

    “向幸运女神祈祷。”钱仓一轻声说。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