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片场 豪饮地沟油

第945章 充足的理由(打赏加更!)

    听到钱仓一这句话,禄子晋与龚萍都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们眼神中的渴望都得到了控制,不再像之前一样狂热。

    “你想要我们做什么?”禄子晋问出了钱仓一等待的问题。

    “你将两张牌都给我们,难不成你让我们做的事情比两张空牌的价值更加重要?”龚萍不傻,她直接点出了问题的核心。

    没有人会做亏本的买卖,钱仓一看起来也不像傻子,因此交易不可能会在钱仓一的主动要求下成立,唯一的可能就是有龚萍没有发现的得利点。

    “我不敢答应。”龚萍问完问题之后马上摇头,“除非你告诉我理由,你真正想要做这件事的理由,而不是用来敷衍我们的理由。”

    禄子晋与龚萍的问题早已经在钱仓一心中推演。

    相较于这两人稀里糊涂答应,钱仓一更愿意他们两人敏锐地发现交易中的问题,因为这意味着两人并非无能之辈。

    “很简单,理由刚才禄子晋在回答我的问题的时候已经说了出来,你们仔细回想一下,为什么禄子晋没有一张空牌在身上?”钱仓一将空牌和身份牌全部放回口袋当中,他静静地等待二人想清楚,然后他再继续说,他一个人叽里咕噜说一大堆并没有什么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洞中的氛围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再加上洞外偶尔传来的轻微脚步声,让洞内的三人的呼吸都加重了些。

    “你想从半尸和死尸手中拿到空牌和身份牌?”禄子晋的语调非常缓慢,他在说话的同时也在观察钱仓一脸上的反应,只是,他没有从钱仓一的脸上看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对方的表情根本毫无波动。

    听到禄子晋的话,龚萍也反应过来,很快,她便陷入沉思当中。

    “是真的么?”龚萍问。

    “是,但是我一个人做不到,需要你们的帮忙,只要你们帮助我,我绝度不会亏待你们,而且帮助我的收益一定比你们躲在这个洞里苦等要高,所以,你们的决定是什么?快点告诉我,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钱仓一向后靠了点,他选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手机灯光闪烁了两下,然后完全熄灭,洞内的光亮变得更暗。

    “我的时间不多。”钱仓一提醒了一句。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手机的光亮已经熄灭,在阴影当中的钱仓一给了禄子晋与龚萍更大的压迫感,他们身体的本能在发出危险的信号。

    现在的情况对钱仓一来说,并没有多少不利的地方,他的时间还有很多,即使这一轮结束也没有关系,问题在于他现在不是在单独参演这部电影,他有团队,而且这个团队加上他一共有四个人,并且另外三人他都熟识且都有过命的交情。

    让他抛弃自己的队友独自一人离开,他做不到,而且也没有意义,如果说活过这部电影就能够结束地狱电影带来的噩梦,他可能会考虑一番,但是显然不能,这部电影只不过是无数电影中的一部,并非最后一部。

    因此他必须要想办法救自己的队友,自己的同伴。

    正好经过他的铺垫,让裴俊良在剧本中不会因为独自凑齐三张空牌而选择马上离开,这一点可以算是歪打正着,不幸中的万幸。

    第二轮中,千江月运气稍好一点,是半尸,能够撑过一轮的时间,但是鹰眼与皮影戏并没有这么好运,他们是死尸,一旦碎月时期结束,意志将会被抹除,这样一来,即使在后面的轮数将二人变回,也不过是空壳一具,这还是在能够变回的情况下,很有可能到时候无法再变成人类。

    这一点地狱归途团队每个人都清楚,但是还有一点也是地狱归途团队中每个人都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第二轮的碎月时期究竟什么时候结束?以第一轮的碎月时间进行参考,第二轮的碎月时期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相较于钱仓一,对这件事更着急的毫无疑问是鹰眼与皮影戏两人,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他们的生命。

    “尽快做决定,我给你们5秒钟的时间,如果你们不答应,那这场交易就作罢,我没有时间耗在这里。”钱仓一气势逼人,他不能让鹰眼与皮影戏完全依靠自己,否则他这名队友没有存在的必要。

    滴答滴答,钱仓一在心中算着时间。

    “理由,告诉我理由,你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禄子晋没有退缩的意图,他心动了,能够在这个时机加入游戏,并且还能够获得一张空牌,他不可能不心动,现在他唯一的担忧就是钱仓一耍赖。

    “什么理由?”钱仓一问。

    “为什么你的时间不多,躲在这里对你来说应该没有任何影响,只需要等待碎月时期结束即可,你为什么这么着急?”禄子晋走向钱仓一。

    “我要救人!”钱仓一大声说。

    听到这个理由,禄子晋愣了一下,“你……要救谁?变成丧尸和半尸的人?能救自然要救,不能救也没必要勉强。”

    是的,现在难题摆在了钱仓一面前,他与鹰眼三人是伙伴是好友,有过命的交情,但是裴俊良与王棋等人没有,无论怎么想,裴俊良都不可能以如此决绝的方式去特意救人,一旦钱仓一忽略这一点,他的违规值必定再次增长,而且比例绝对不低。

    “这个游戏最大的陷阱我已经知晓。”钱仓一站了起来,他双眼看着禄子晋,“从石板上的规则来看,队友是否死亡对自己没有任何影响,实则不然,这场魔鬼的游戏,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所以才这样设置,人数越多,越有可能随机到合适的身份,也越能够维持原本的人数,一旦人数开始减少,将很快以雪崩之势变为零。”

    这一点,仅仅只是钱仓一的猜测,不过此时却能够作为他去救人的理由,只要是能够说得过去的理由就能够让剧情平缓过度。

    “就因为这个理由?”龚萍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是的,还不够,还差点什么……

    钱仓一心想。

    “我知道你的理由是什么了。”此时禄子晋却说出了让钱仓一略微有些吃惊的话,“也许从这场游戏开始,你就是以对抗魔鬼的姿态在进行这场游戏,而不是像我们一样,只顾自己逃生。”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