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片场 豪饮地沟油

第1169章 向死而生

    找寻‘回忆’的路上,钱仓一始终在利用自己营造出来的特殊时刻询问人蛇白练关于鬼镇以及徐宿的事情。

    这是难得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问题是扯得多了,情况将对他越来越不利。

    至少,人蛇白练以及董安都表现出了明显的不耐烦。

    “唉,怎么回事?”钱仓一摇头叹气,他现在正站在一面青石墙壁前。

    古朴风韵的青石墙壁此时千疮百孔,几十块青石砖零散的摆在地上,其中一些甚至还碎成了几块。

    “明明在这里……”钱仓一又抽出一块。

    人蛇白练默默看着钱仓一,尾巴左右摇晃,先前还有些焦急的他,此时却成了最不着急的一个人。

    “演够了吗?”人蛇白练说出了一句让钱仓一有些意外的话语。

    相较于钱仓一而言,董安心中的震惊更加强烈。

    “你……你是说?怎么可能?”董安不相信有人能够撑过这种折磨,至少一直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见过。

    “哼。”轻蔑的哼声从人蛇白练的口中传出。

    “我想我已经证明过,还需要我再证明一次吗?”钱仓一的表情再次严肃起来。

    情势再次胶着起来。

    钱仓一并不认为自己现在已经暴露,他判断这一点的依据是因为以人蛇白练的性格来说,一旦真的发现他是在装疯,结果必然是马上对他进行严刑拷打。

    王清芬经历的遭遇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那就再证明一次。”人蛇白练声音低沉,语气自信。

    钱仓一慢慢后退,他一步一步走,并没有着急,也没有走一步看一眼人蛇白练,更没有开口询问或者放狠话。

    几个呼吸的时间后,他右脚后退,接着再次奔跑起来。

    前方是坚硬的青石墙壁,至少相较于的人头部的硬度而言,完全可以称之为坚硬。

    钱仓一奔跑的速度并没有多快,更没有使用光阴冢的领路人,他并不是真的想死。

    这是一次必要的赌局。

    现在的情况犹如一个比拼勇气的生死赌局。

    参与赌局的人分别开着两辆车,这两辆车会驶向悬崖,谁先停车,谁就被判负。

    此时,钱仓一就是那辆油门踩到底的人,至少在人蛇白练与董安的眼中是这样。

    董安见状想上前拉住钱仓一,不过他也知道,现在是测试的关键时刻,他帮手反而会打乱人蛇白练的计划。

    面对直冲墙壁的钱仓一,人蛇白练只是静静地看着。

    这是心性的考验,谁不能够承担后果,谁就会失败。

    一秒钟过去,钱仓一与墙壁只剩下一米的距离,而这时候,他非但没有减速,反而用力跳了起来。

    单看此时钱仓一的行为,似乎是一心求死,实际上恰恰相反,他必须这样做才能抓住那不到一成的存活可能性。

    如果他暴露自己并没有疯的事实,以人蛇白练阴晴不定的暴虐性格,一定会想尽办法继续折磨,到时候能否撑住,完全是未知数。

    相反,如果他没能暴露,人蛇白练依然认为他已经陷入疯癫当中,再加上他所使用的借口,自然不会将其抓起来折磨,而是会选择诱导他寻找所谓的‘记忆’,也就是鬼镇本体。

    生与死的路,都披上了对立的伪装。

    人蛇白练转过头去,似乎完全放弃。

    到这一步的时候,董安即使想拉住钱仓一,他也没有本事。

    一条纯白的尾巴没有任何征兆弹起,打在钱仓一胸口,均匀传递过来的力道没有对钱仓一的身体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却成功阻止了钱仓一的头部撞在墙壁上,不过,毕竟时机已经太晚,即使没有造成致命伤,依然砸中了头部。

    钱仓一落在地上之后,视线越来越模糊,眼中的一切都出现了多个重影。

    头晕目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接着眼中完全漆黑。

    他闭上眼晕了过去。

    梦境中长时间忍耐造成的心理压力,伪装消耗的心力,再加上这次外伤,这一切累积在此刻同时爆发出来。

    董安跑上前去查看,接着转头对人蛇白练说道:“他晕过去了,我们怎么办?”

    “你说过你能够找出来。”人蛇白练瞥了董安一眼。

    董安咽了口口水,不敢接话。

    “带他回休息长屋,我需要好好想想。”人蛇白练看向远处。

    ……

    休息长屋中。

    皮影戏与梧桐依旧盯着已经成为怨鬼的王清芬。

    此时王清芬房间中的建筑已经被吃掉大半,而王清芬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

    两人曾尝试过呼唤王清芬,毕竟鬼镇中的许多怨鬼都能够进行基本交流,不过,王清芬却没有任何回应,只是独自吞食鬼镇的建筑。

    “这一定意味着什么……”梧桐的语气非常肯定,可是信息不足的她也无法给出合理的猜想。

    “昨晚那场雨,应该是谁在行动。”皮影戏目光看着王清芬。

    “的确,我们可以从这方面思考,人蛇今天会出现的原因恐怕是徐宿已经露面。”梧桐顺着这条线索思考下去。

    “徐宿为什么会出现?鬼镇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时机完全莫名其妙,而他又是非常有耐心的人。”皮影戏提出问题。

    “我想,可能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发生了许多改变,王清芬和程星渊都在改变的漩涡中心。”梧桐长吁一口气,接着低头看着地面。

    “你说徐宿昨天故意出现是不是为了吸引人蛇白练的注意力?毕竟他故意弄得声势浩大,根本不像是在暗中安排的时候被人蛇白练发现,更像是为了掩饰什么事情而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蛇白练眼前。”皮影戏更倾向与这一点。

    “很有可能,再加上今天人蛇白练的做法,我们可以相信双方都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人蛇白练杀死了徐宿,而程星渊也做到了他想做的事情,换句话说,他现在的处境极度危险,只要有任何失误,必定会被人蛇白练杀死。”梧桐点头,同意皮影戏的看法,也依据今天的结果来逆推昨天事态发展。

    “有没有可能……”皮影戏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犹豫,接着她继续说道:“程星渊拿到了鬼镇本体?”

    “鬼镇本体?”梧桐刚问出口,门口就有人走了进来。

    这些人正是出去寻找钱仓一等人的演员。

    因为鬼镇中联络不方便的缘故,所以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皮影戏将休息长屋中发现的事情复述了一遍,顿时引起了一阵讨论。

    彭天偷偷走到皮影戏身边,小声问道:“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你们知道吗?”

    “我也不清楚。”皮影戏的眼神带着歉意。

    这时,门口又有人走了进来,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一人一鬼。

    没能利用自身能力找到鬼镇本体信息的董安被人蛇白练打上了无能的标签,他背着正处于昏迷中的钱仓一回到了休息长屋。

    皮影戏等人连忙走了过去。

    属于程星渊的房间中,钱仓一又躺回了床上。

    他需要好好休息。

    彭天站在皮影戏旁边,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于是对皮影戏说道:“有一件事我忘记告诉你,侯文耀好像不见了……”

    “侯文耀不见了?”皮影戏眨了下眼:“你说的是需要参演的侯文耀?”

    “是啊,他今天就没来过休息长屋。”彭天点头。

    皮影戏看着梧桐,两人不禁将这件事情与昨晚和今天发生的奇怪事情联系起来。

    从任何角度看,这几件事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

    人蛇白练回到等风阁当中,他沿着圆柱来当阁楼顶部。

    远处怡人的风景已经映入眼帘。

    刚才发生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无法理解的异样让他眉头紧锁。

    “我为什么会生气……关键一定不是在程星渊身上。”

    这是人蛇白练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上百年的隐忍,改变了他许多。

    他相信如果是几天前的自己,即使丢失了鬼镇本体,依然不会像今天这样。

    “这两天,最大的变化除了鬼镇本体丢失之外,还有一件事情……”

    人蛇白练轻叹一声,不得不去面对这个问题。

    徐宿已经死了,是他昨晚亲手杀死的,不会有其余的可能。

    他从阁楼上下来,回到房间内。

    原本用来供王清芬休息的木床已经被移走,现在放在房间内的只有一张小圆桌,圆桌上摆放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盒子,盒子内是徐宿的人头。

    人蛇白练围绕着圆桌转圈,一圈又一圈,仿佛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曾经的计划缓缓浮现。

    假死计划是他为了引诱徐宿从暗处到明处的计划,因为明星鬼魂被超度许多,所以他必须一劳永逸解决这件事情。

    即使他能够继续培养明星鬼魂,也必须花费大量时间,而这不是人蛇白练愿意看见的情况,他想要看到变化,而不是一成不变的鬼镇。

    假死计划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让拍摄进度按照正常发展。

    考虑到怨鬼的实际能力,根本无法主导这一计划,不然,人蛇白练也不至于必须亲自出场主导拍摄。

    为此,人蛇白练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提前安排好详细的计划。

    例如假死开始之后,无头将军需要做什么,白衣婆婆需要做什么等等,整个计划全部安排好。

    无头将军与白衣婆婆身为人蛇白练最信任的明星鬼魂,能力自然不会差,再加上人蛇白练会暗中指点,因此能够稳住一段时间,而人蛇白练也只需要他们稳住一段时间。

    拍摄部分,自从他假死以后,就全权交由王清芬负责,而王清芬经过惩罚之后,已经老实许多,再加上放出来的部分剧组工作人员,完全能够正常推进。

    身为《侥幸》真正导演的人蛇白练自然也知道演戏演全套的方针,他利用怨鬼对活人的渴望,营造出一场盛大的葬礼。

    这一葬礼并不是为了欺骗徐宿,而是为了欺骗拍摄《侥幸2》的演员,以及让演员能够光明正大出现在鬼镇内。

    如此一来,即使没有他坐镇,鬼镇的怨鬼也不会为了这么几个活人而大开杀戒,毕竟人蛇白练有答应计划成功之后让他们吃个饱。

    鬼镇外,人蛇白练也安排了一手,他通过自己的推断得出彭天是徐宿安排的人之后并没有将彭天杀死,而是利用彭天和徐宿的关系,假借徐宿的声音让千江月等人帮助他在网络上酝酿鬼镇的话题。

    一方面能够为《侥幸2》造势,同时吸引一批鬼魂来到鬼镇。

    另一方面也能够讲一个‘狼来了’的故事,等到世人都相信鬼镇存在的时候,再让符之遥等人出场公布当时早已经准备好的视频,制造出一个不算完美,但是能够骗过绝大多数人的谎言。

    鬼镇内外这么安排之后,徐宿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只有继续潜伏。

    徐宿如果一直潜伏下去,人蛇白练将会加速推进《侥幸2》的拍摄,等到拍摄完成的时候,无论徐宿是否出现都无所谓,人蛇白练的目的已经达到。

    假设徐宿如同之前一样继续暗中联系演员反抗,那么同样躲在暗处的人蛇白练将会抓住徐宿露出的马脚,一劳永逸消灭。

    这是阳谋。

    徐宿无论怎么选都将无法阻挡人蛇白练实现他的计划。

    而如今,徐宿的人头摆放在等风阁内,他选择了声势浩大的出场。

    昨天,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侥幸纪念馆外,徐宿头戴斗笠,身披蓑衣,静静地靠在青石巷中,等待着假死的人蛇白练现身。

    始终注视着鬼镇一举一动的人蛇白练在几秒钟后从青石小巷中爬了出来。

    “师父,好久不见。”一声招呼打破了小巷中的沉默。

    人蛇白练露出了属于胜利者的微笑。

    “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师父,现在就给我住手!”徐宿语气严厉,缓缓抬起头,深邃的眼眸中藏着一丝后悔。

    人蛇白练缓缓靠近,神情轻松,他说道:“住手?我是鬼镇的镇长,让鬼镇继续发展又有什么错?”

    “鬼镇的作用根本不是禁锢这些鬼魂。”徐宿出声反驳。

    “为什么?鬼镇是师父你建造的吗?”人蛇白练轻笑一声。

    徐宿暂时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