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片场 豪饮地沟油

第1260章 黑卡(大章)

    千江月左手逆时针绕一圈,握住锁链,肱二头肌收缩,左手用力将锁链朝自己身边拉。

    青年感觉自己脖子被勒紧,呼吸不顺畅,仿佛得了哮喘。

    钱仓一已经跑了过来,他看见青年的同时,鬼工人浪潮已经拍打过来。

    虽然鬼工人人数众多,但是能够碰到钱仓一的也不过两、三个。

    鬼工人双眼冒着红光,动作呆滞,阴冷的面容上毫无生命的气息,如同失控的仿生人,反而更让人感到害怕。

    钱仓一抬起左腿,一个侧踢踢向左方的鬼工人,中脚的鬼工人向后倒去,但是却被身后的鬼工人拖住,并未倒在地上。

    力竭的空隙当中,钱仓一收回左腿,但是却被另一名鬼工人抓住。

    “救救我!”

    鬼工人双手抓住脚踝,眼神中充满怪异的乞求。

    钱仓一收了收腿,惊讶地发现无法抽回。

    瞬间,冰凉的触感从脚腕处传来,仿佛刚从冰库中拿出来的冰块粘在脚上。

    鬼工人抓住脚腕之后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有抱住的趋势。

    情急之下,钱仓一深吸一口气,右脚用力踩地,左手撑住身边人的肩膀,腾空而起。

    当右脚到达左脚高度的时候,膝盖开始弯曲。

    钱仓一左手用力,将身后的人压在了地上,接着,左手的反作用力沿着手臂传到腰腹,腰腹旋转,再将力道传到右脚。

    全身的力量在这一刻集中在右脚。

    右脚重重踢出,目标正是鬼工人的头部。

    鬼工人下巴处被踢中,面部产生轻微的变形,随后,双手松开,向后倒去。

    钱仓一的身体顺着踢出的力道翻转过来,变成脸朝下,背朝上。

    他的双手与左脚同时落地,双手将上半身撑住,但是左脚却传来一阵无力感,直接落在地上,并没有踩住,不过右脚紧随其后落在地上。

    天花板上,血红色的灯光闪烁一下。

    下一秒,钱仓一站起,向人群中挤去。

    现在是生死关头,已经顾不上什么照顾电影世界中的普通人。

    越过两人之后,钱仓一将裤脚拉起,看了一眼左脚腕,一双血手印正印在皮肤上面。

    冰冷的感觉虽然已经在减弱,但是依然有残存的影响。

    刚才的过程发生在短短的1、2秒间,丝毫没有引起周围员工的注意。

    钱仓一眉头紧皱。

    鬼工人的确不强,但是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弱。

    因为无法消灭,再加上人数众多,只要给它们机会,也能够轻松夺走人命。

    更让钱仓一担心的事情是鬼工人真的只有这样的本事么?

    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鬼工人会变得越来越可怕?

    钱仓一不敢再想下去,他必须马上结束这一切。

    不远处。

    千江月已经将两人的距离拉得足够近。

    右手也已经恢复知觉。

    于是他再次伸出右手,只不过这次不再打算直接抓住青年,而是瞄准了青年拿黑卡的右手。

    青年被锁链限制住,双眼圆睁,头部不停摇晃,想要摆脱窒息的感觉。

    此时,对青年而言,千江月远比鬼工人更加恐怖。

    拥挤的人群根本没有注意到千江月与青年的奇怪动作,他们眼中只有已经挤满人的出口。

    人群外围部分,惨叫声不绝于耳。

    不幸被鬼工人抓住的员工虽然没法逃脱,但是也并没有马上死去。

    随着距离逐渐接近,青年看着千江月的眼神逐渐惊恐,甚至双腿都开始打颤。

    这普工究竟是什么人啊!

    青年在脑海中怒吼。

    当千江月的右手逐渐靠近黑卡的时候,青年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忽然,他的体内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驱使着他挪开自己的右手。

    青年不打算放弃。

    当他的右手接近左手的时候,一个黑色的卡槽出现在他左手手侧。

    青年捏住黑卡的右手微微颤抖。

    插进去,插进去啊!

    黑卡碰到卡槽的边缘,接着,划过卡槽,到达卡槽中间部分的时候停留了大约1秒钟,再从卡槽末尾离开。

    成……成功了!

    青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接着,他看见自己脖子处有一条锁链正勒住他的脖子。

    这是……

    青年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但是神秘的力量马上将这股念头压下,并没有让他沿着刚涌现出来的念头继续思考下去。

    他,能够看见千江月的技能,但并不会去仔细思考背后的来源。

    逻辑屏蔽。

    地狱电影的力量维持着自身的神秘。

    青年惊恐的眼神顿时睁大,视线落在千江月马上将会抓住他的右手上。

    千钧一发之际,青年将右手的黑卡扔到左手上。

    黑卡在空中划出一条不太美观的曲线,但依然落在了青年左手上。

    同时,千江月的右手抓住了青年的右手,然而黑卡已经被转移。

    当千江月双手用力将青年拉到自己身旁的时候,青年的左手将黑卡塞在裤子口袋当中,接着,青年将左手掌心对准千江月。

    一条一模一样的锁链从青年的掌心飞出,目标正是千江月的脖子。

    青年打算以牙还牙。

    千江月表情惊讶,同时侧身闪避青年掌心飞出的锁链。

    锁链擦着头发飞向后方,并没有命中千江月,但是,锁链的力道结束之后,却缠在了千江月发出的锁链上。

    两条锁链缠在一起,剧烈的抖动让两人的手掌同时开始颤动,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正在激烈碰撞。

    两人脸上同时露出痛苦的表情,不约而同后退。

    下一秒,两条锁链完全消失,如同正负号抵消一般。

    千江月右脚向后跨一大步,稳住身体,微微喘气,接着抬头看向青年。

    眼神格外凌厉。

    这是杀人的眼神。

    如果钱仓一能够帮忙翻译的话,翻译过来大概是这样:

    你的骨灰是冲厕所里面还是施肥?

    忽然,千江月开口:

    “小心,不要被黑卡刷到。”

    “黑卡在他左边口袋。”

    “他可能会用我的技能。”

    钱仓一没有回话,左手将前方的人推开。

    青年,正在他前方一米处弯腰大口呼吸。

    光阴冢的领路人发动。

    现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一秒钟就是成功与失败之间的距离。

    熟悉的感觉传来。

    凝固的空气,静止的心跳。

    钱仓一左脚用力,迅速拉近距离,同时右手握拳,挥向青年的太阳穴。

    这一拳,钱仓一没有留力道,务必要让青年失去行动能力。

    拳头在凝固的空气中缓慢移动,泛起阵阵波纹。

    当骨节即将碰到青年太阳穴的瞬间,时间再次被填满。

    疲劳程度过高带来的身体虚弱,再加上技能使用后的后遗症,以及生命力消耗对身体产生的影响。

    三者结合在一起让钱仓一稍微迟滞了下。

    虽然青年现在无法躲避,但是却给了青年眨眼间的反应时间。

    拳头携带着十足的力道砸在青年太阳穴上。

    然而,青年并没有如他所想昏厥过去。

    意外发生。

    青年口袋中的黑卡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随后,青年头部被击中的地方开始裂开,但是裂开部分呈现出的景象并非血肉,而是黑色的未知空间。

    一条锁链将青年太阳穴上方的头部和头部下半部分连接在一起。

    随后,青年太阳穴上半部分的头向后方飞去,飞了一米之后,弯曲的锁链绷直,拉扯着下半身体飞向后方。

    原本应该将青年砸倒在地的一拳,反而被青年借助化为了推力。

    “什么!”钱仓一此时正处于力竭状态,根本无法再次追上。

    谁能想到对方竟然还有这样的应对招式?

    如果是情况紧急,钱仓一现在十分想回头看千江月一眼,他想看看千江月脸上是什么表情。

    刚才千江月与青年的交手,钱仓一有注意到。

    然而,此时青年竟然将千江月的技能用出了新的招式。

    钱仓一身后,千江月没有动。

    黑卡刷走的生命力,技能消耗的生命力,对抗时消耗的生命力。

    一时之间让千江月的生命力降低到了红绿渐变色附近,而生命力的突降本身也会对身体造成负担。

    如果是平时还好,但是现在,疲劳程度带来的影响根本无法忽视,所以千江月才会没有动。

    不过青年所展现出来的用法已经被千江月看在眼里。

    千江月面色平静,没有特别的表情,但是脸色却越发阴沉。

    一个喘息过后,力量已经恢复。

    钱仓一不再犹豫,将永眠的钟表拿出。

    金色的表壳略显斑驳痕迹。

    表盖打开,露出白色底面以及黑色指针。

    嘀嗒。

    唯一指向59秒的秒针开始缓缓移动。

    时间暂停!

    钱仓一再次拉近距离。

    这次,他改变原先的策略。

    刚才的金色光芒,无疑是黑卡为了保护青年而发出的光芒,换句话说,想要制服青年,必须先将黑卡拿在手中。

    黑卡,被青年放在裤子口袋当中。

    钱仓一右手伸入青年口袋的同时,时间再次开始流动。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光阴冢的领路人再次发动。

    连续发动技能让生命力骤降一截,但是值得。

    钱仓一之所以没有使用新获得的技能,主要是赫泽拉克的凝视并不能区分友军。

    现在两人看似比较安全,但是那都是因为人群外围的人拖延了鬼工人的脚步。

    一旦千江月处于恐惧的状态中,即使反应速度再快,身体再敏捷,也不可能躲过鬼工人。

    鬼工人会被恐惧吗?

    钱仓一无法确定。

    因此,一旦使用赫泽拉克的凝视,便需要让千江月冒被鬼工人抓住的风险。

    况且,赫泽拉克的凝视究竟需要消耗多少生命力,暂时还不得而知。

    假如生命力的消耗超过王侯身体的承受能力,甚至可能会陷入短暂的昏迷当中。

    正因为如此,所以钱仓一依然选择使用光阴冢的领路人。

    钱仓一的右手抓住一张银行卡大小的卡片,接着抽出。

    技能效果结束。

    坚硬磨砂的质感从右手拇指传来。

    钱仓一低头,看着手中散发着金属光泽的黑卡。

    黑卡正面是人体图案和货币符号,背面的图案则是碳60的球形图案。

    三个镶金的大字刻在黑卡背面中间部分,以左中右的方式排序。

    努力卡。

    黑卡右下角签名的地方,“姚天海”三个字格外令人瞩目。

    姚天海。

    正是青年的身份。

    钱仓一回想起自己搜集过的情报。

    因为需要调查高层的办公室,所以他对百殿惠电子厂的职位结构做了一些了解。

    工厂负责人的名字正是姚天海。

    难道眼前的青年已经被姚天海寄生?

    钱仓一右手用力,将手中的黑卡折断。

    无论青年有什么目的,黑卡必定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折断黑卡,看似损失了拿到特殊物品的机会,但是也省去了后顾之忧。

    青年身体开始汇合,一秒后,恢复原样。

    当青年双手撑地,侧身坐起的时候。

    折断的黑卡正从钱仓一右手落下。

    青年的眼中顿时燃起怒火: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只要敢动我的钱,我绝对不会让你们活过今晚!”

    “你们,必死!”

    青年右手食指前伸,指着落在地上的黑卡,表情痛苦,一字一句念道:

    “紧急挂失!”

    落在地上的黑卡落在地面之后像墨水一样散开,接着以极快的速度朝青年的方向流去。

    钱仓一震惊无比,但是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青年右手手背放在地上,让化为液态的黑卡流到自己掌心,接着,黑卡重新凝固成银行卡的模样。

    折断的黑卡以完好的方式回到青年手中。

    青年用阴狠的眼神看着钱仓一和千江月,说道:

    “准备好你们的遗言!”

    他说完,右手捏住黑卡,朝地面挥去。

    原本白色的瓷砖上,顿时出现一条黑色卡槽。

    黑卡划过卡槽的同时,整个车间的灯光再次熄灭。

    钱仓一不敢追,因为青年的表现实在太过诡异,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普通人。

    当灯光重新亮起,青年原本的位置已经空出,人,消失不见。

    同时消失不见的还有鬼工人,所有的鬼工人全都失去踪影。

    地面一片狼藉。

    钱仓一开始后退,靠近千江月。

    两人一人守住一个方向。

    “下次直接弄死他。”千江月语气平静。

    “嗯。”钱仓一点头。

    忽然,轻声的呢喃在走廊上响起:

    “救救我……”

    惊恐员工看向同一方向。

    刚才的求救声正是从一人身上发出,但是这人脸上的表情却非常生动。

    “不,不是我说的!”

    这名员工非常紧张,只是他说话的时候有点大舌头。

    紧接着,他的嘴忽然大张,舌头伸出。

    “救救我……”

    让人恐惧的声音从舌头发出。

    原本平滑的舌头上,一张阴森恐怖的脸正张嘴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