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片场 豪饮地沟油

第1290章 自由支配时间

    此时,钱仓一再次问出了之前的问题。

    先前姚天海听到这个问题之后,也选择直接用黑卡将女员工收买,然而继续进行抽奖。

    围绕着圆桌的员工各个面露疑惑,他们左右看了一眼,想从身边的人脸上找到答案,但是一无所获。

    这个问题究竟有什么魅力?

    所有的员工都将目光放在钱仓一身上,希望能够从后者身上得到答案。

    面对钱仓一的问题,姚天海没有回答,而是放狠话:

    “你猖狂不了多久。”

    “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跪下来舔我的鞋子。”

    说完,姚天海冷哼一声,仿佛胜券在握。

    钱仓一没有理会姚天海的威胁,接着刚才的问题继续向下说:

    “一天有24个小时。”

    “人要睡觉,除去8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之后,还剩下16个小时。”

    “剩余的16个小时中,人不可能不吃饭对吧?上不上厕所?午休呢?将这些碎片时间加起来,花费2个小时应该没问题。”

    “还剩下14个小时,再算上上班下班的时间,当然,考虑到远近的问题,我估算一个平均数,1个小时。”

    “再扣去这1个小时,还剩下13个小时。”

    “以13个小时为基准来计算,最后减去8个小时工作时间,最多还剩5个小时自由支配的时间。”

    “注意,是最多!实际上,自由支配时间通常都会少于4个小时。”

    “我说到这里,相信大家都已经明白我想说什么。”

    “你每加班1个小时,并不是在8的数字上加1,而是在5的基准上减1。”

    “双休日每加班一天,不仅仅意味着上班的天数从5上升到6,而且意味着休息天数从2减少到1。”

    “各位!”

    “仔细想想。”

    “这19个小时究竟代表着什么?”

    “代表生存,在每天的24个小时中,你必须花费19个小时让自己能够在可预见的未来活下去。”

    “你需要钱,你需要钱换来的资源。”

    “姚天海他一直想从你们身上获得东西是钱,但是本质上,他掠夺的是你们的时间。”

    “为什么我这么说?”

    “仔细想想,如果你们每天只要花费19个小时就能让自己存活,那意味着你们还有5个小时的时间能够被掠夺。”

    “按照利益最大化原则,让员工每天花费24个小时来获得让自己生存的物资,才是最优解。”

    “你们这个月花费所有的时间去工作,都是为了让自己能在下个月活下去。”

    “同理,你们下个月花费所有的时间去工作,也是为了让下下个月能活下去。”

    “永远的死循环,直至死亡。”

    “你们的时间,都被他偷走了。”

    说到这里,钱仓一微微摇头,左手指着姚天海,接着跳下圆桌,向姚天海走去。

    大厅中鸦雀无声,光柱跟随钱仓一而移动。

    钱仓一扫视一圈,看见了一名戴眼镜的青年,他走过去,开口询问:

    “你喜欢玩游戏吗?网游?单机?手游?”

    问完后,他将话筒放在青年的嘴边。

    “偶尔玩玩网游,不过……时间不多,每天大概……3、4个小时。”青年说话吞吞吐吐。

    “你每天的工作需要几个小时完成?”钱仓一继续问。

    “看情况,忙的话,12个小时,不忙的话,3、4个小时,平均下来,8个小时应该差不多。”青年说话的同时目光看向演讲台上的姚天海。

    “你平时工作几个小时?”钱仓一问了一个差不多的问题,然而,意思却大不相同。

    “12个小时。”青年咽了口唾沫。

    “熬夜是吗?”钱仓一追问。

    “有点,晚上睡不着。”青年的回答利索起来,仿佛对钱仓一的问题越来越感兴趣。

    “早上也起不来?”钱仓一转头看着姚天海,此时姚天海也正望着他。

    “你……你怎么知道?”青年有些惊讶。

    “你回到家大概9点左右,为什么不睡觉呢?”钱仓一嘴角微笑,声音逐渐轻柔。

    “我……”青年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我就是想放松下,我也想睡觉,但是有点……不甘心。”

    “我很累,很焦虑,每次下班之后都想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我想,活得更好一点……”

    “别问了好吗?我知道自己是个废物,是个失败者,既没天赋,也不够努力,我也不想这样……”

    “可是……”

    青年欲言又止。

    钱仓一左手放在青年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接着问道:

    “可是你总是忍不住。”

    说完,钱仓一拿开左手,继续向姚天海的方向走去:

    “想必各位还记得我说过自由支配时间是5个小时,实际上,你们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支配时间,已经是0。”

    “刚才这位小哥说的各位也已经听见,他忍不住去玩。”

    “玩网游也好、运动也好、看电影也好,都是放松的方式,人,一定需要时间放松。”

    “各位可能不太理解,我再举个例子:结婚生子。”

    “这与‘放松’相比,应该称得上是‘必须’吧?”

    “试想一下,如果你们的5个小时都被工作占据,你们还有心思做这种事情吗?”

    “即使有,我想也会和刚才的小哥一样,只能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去完成。”

    “当然,也有许多人选择保留睡眠时间,放弃‘必须’,毕竟,相较于繁衍来说,生存更为重要。”

    “这就是为什么当你们的自由支配时间被掠夺时,会感到无比焦虑的原因,因为你们已经到达极限。”

    “在此之上,所有的努力与奋斗,都是极限中的极限。”

    “如果将人比喻成弹簧,此时你们已经被拉到最长,而……你们的兄弟仍然不满意,他还想再拉开一点。”

    “接着,微小的裂痕出现在你们身上,刚开始的时候毫不起眼,无人在意。”

    “随着裂痕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终于,喀嚓一声,弹簧断裂,而你们,也就不再是他的兄弟。”

    “我说的对吗?姚天海。”

    钱仓一双手放在身体两侧,直视已经怒不可遏的姚天海。

    “可是……我们该怎么做呢?”刚才被提问的青年满脸困惑。

    钱仓一将话筒拿起,答道:

    “你们已经在反抗了不是吗?你们一直在尝试夺回属于自己的自由支配时间。”

    “‘偷懒’、‘放羊’、‘摸鱼’、‘划水’。”

    “将这种反抗精神发扬光大吧!”

    “拿多少钱,做多少事。”

    “多出来的时间,做自己的事,时机合适之后,炒掉他!”

    说到这,钱仓一左手食指指着姚天海。

    啪、啪、啪!

    姚天海鼓起掌来,丝毫不以为意,接着,用轻松的语气说道:

    “说得好,你的计划成功了,我的钱少了很多。”

    “不过你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一直都在交保护费!”

    忽然,演讲台右侧的双开门忽然打开,十几名头戴白色面具,身穿黑色制服,腰间别着亮银色手铐的人冲了进来。

    姚天海左手指着钱仓一,说道:

    “就是他还有他的同伙在扰乱秩序,并且想要杀死我。”

    “这是证据。”

    说完,他从手中上衣口袋当中掏出几张照片,扔到空中。

    照片在空中飞舞,向门口飞去,上面的内容赫然是钱仓一等人杀死姚天海的场景。

    这,就是姚天海的杀招。

    无敌的盾,无敌的矛!

    “动手!”千江月眼神一凛,整个人窜了出去,目标,正是姚天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