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片场 豪饮地沟油

第1299章 扭曲的路

    钱仓一向雪白的墙壁倒去,有刚才千江月和小钻风的先例,他在发现这一点的瞬间,整个人已经朝反方向躲去。

    然而他这种行为就像跳到另一辆车上一样,在脱离某一点后,开始方向朝另一个方向倒去。

    空间的加速再加上他自己的加速,几乎无法制止。

    现在即使他用光阴冢的领路人也没办法阻止,因为在时间被杀死的情况下,他依然有惯性,依然会受重力影响。

    他的左手即将碰到千江月的右手。

    千江月注意到了这一点,随后,他的右手从手肘处断开,让手肘前半部分落下,这样一来,钱仓一的左手不会和他的右手碰在一起,也就不会发生之前的事情。

    一旦两人不做些什么来阻止刚才的事情发生,结果可能是两人的手都直接废掉。

    钱仓一稳住身体之后,又向下走了一步。

    此时,每一步都相当艰难,一共10步,可是他却不敢加速。

    宣纸如此有恃无恐,这说明他根本不怕。

    即使知道钱仓一的技能与时间有关,他依然信心十足,再加上宣纸一直以来表现的实力,这说明他必定有十足把握。

    贸然冲过去的结果一定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前面肯定有危险,我帮你探路。”千江月的左手为了躲避扶手,向上甩了下,左手从手腕处断开,由锁链连接在一起。

    锁链与扶手碰撞,缺失了一块,但是千江月并没有受到影响。

    他的手腕落下之后,锁链断开的部分直接被消除,手臂断点处的锁链与手掌断点处的锁链重新结合在了一起。

    这么一番操作,成功让他暂时化解了危机,接着,他右手甩出,右手掌飞了出去。

    钱仓一将注意力放在飞出的右手上,只见千江月的右手在前进的路上不停转变方向,时而飞向右下角,接着忽然向上窜,再飞向左下角,随后向千江月的方向飞去。

    而这,并没有结束。

    手掌在空中划过一个半圆之后,再次朝宣纸的方向飞去。

    黑色的锁链在空中缠绕,拧成一团,像是打了死结的绳子。

    “这条路,不好走。”钱仓一眉心都扭成了一个“川”字。

    前方的空间已经完全扭曲,刚才如果直接走过去,身体或许会变成此时锁链的模样。

    小钻风的伤势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钱仓一左手握拳,还剩下8级台阶,但是中间却隔了天堑。

    千江月的手掌在空中飞了很长一段路,最后终于从右下角到达了宣纸的位置,但是却被宣纸轻松抓住。

    如此长的反应时间,即使宣纸想不抓住也不行……

    “有用吗?”宣纸嘲讽一句。

    “没用吗?”千江月右手手指独立飞出,手指的断开部分被一条更加细小的锁链连接。

    五根手指加上锁链,如同手掌的延伸,将宣纸的头抓住。

    “什么?”宣纸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

    火焰从放大版的手掌中出现,刚开始只是打火机一般的火苗,接着猛地暴涨,变成柴火那么大。

    热浪席卷宣纸的头部。

    宣纸闭上双眼,右手挡住眼睛,接着拉开距离,躲在楼梯拐角的角落处

    随着距离的拉开,火焰的温度也迅速降低。

    这是燃火之戒制造的火焰。

    相较于普通的照明手段不同,燃火之戒制造的火焰明确说明可以当成真实的火焰,对人造成伤害。

    当然,实际上依然是偏向于保命的手段,例如钱仓一之前的几次逃生都是用火焰灼烧鬼魂,让鬼魂不再缠着自己。

    宣纸的左脸已经变成红黑色,面颊隐隐有红肿的迹象,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千江月知道这一招不可能对宣纸造成致命伤,但是他依然毫不犹豫做了,原因很简单,有必要挫一挫宣纸的锐气,另外,试一试说不定可以发现更多的线索。

    “我很意外,连这种都能伤到你,看来二线演员也就那样,比普通人更强一点,和其余的演员差不多。”

    说完,他将右手收回。

    如此长的锁链,他的生命力也支撑不了太久。

    宣纸冷着脸,右手再次拨动,做完简单的动作之后,空中扭曲在一起的锁链开始碰撞,全部朝中心挤压。

    黑色的锁链碰撞之后开始破碎,碎屑在空中飞舞,零星的光点飘散开来,逐渐变淡,直至消失。

    千江月因为痛苦闭上右眼,大量的黑色锁链相互抵消的让他的生命力极速下降,不过他的手掌并没有因此而脱离掌控。

    锁链断开的部位重新接在一起,他的手掌在空中如蛇形般摆动几下之后回到手臂上。

    细密的血珠从手腕处的毛孔渗出,将手腕染红,形成一个红圈。

    钱仓一再次踏下一级台阶,他的裤腿已经出现不正常的扭曲迹象。

    “有收获吗?”千江月甩了甩右手。

    钱仓一小心翼翼前进,防止宣纸再次发动攻击,他开口说道:

    “很奇怪,为什么必定有一个出口?”

    “如果是我,一定会封死,显然宣纸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所以一定是他技能的限制导致。”

    “再结合他之前的表现,我想他的技能效果应该是能够改变两点之间的任意路径。”

    “以电子门为例,选取电子门上下两点之后,将门锁上移,让附着于空间上的门弯曲,实际上,从始至终,电子门都没有遭到任何破坏。”

    “原因在于宣纸根本没有破坏电子门的结构,而是改变了空间的路径,制造出了物理层面上的漏洞。”

    “同理,现在的情况也一样,他选取我们所站位置的空间和他所站位置的空间为两个基点,任意扭曲两点之间的路径,从而达到拉长的效果。”

    “我与他之间的直线距离只有7步,但是实际上我可能需要走3、40步才有可能到他站的位置。”

    “不过,无论我走多久,最终我依然会到达出口,而且无论我的身体看起来扭曲得多么夸张,实际上我都不会受到一点伤害,因为电子门也毫无损伤。”

    “当然,这只是他技能的使用效果之一,第二个效果,正是在第一个效果之上的进阶,让扭曲的路径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