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片场 豪饮地沟油

第1701章 幸福晚年

    千江月将寓言带回自己梦境中。

    码头上,小钻风坐在一条长椅上,长椅上方还有挡雨棚。小钻风见到千江月和寓言后,站起来,走入雨中。

    “我走了多久?”千江月问。

    “大概两、三个小时。”小钻风答道。

    “你做了什么梦?”寓言右手轻轻拍了拍小钻风的肩膀。

    “呃……其实我没有做梦。”小钻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里什么时候有个雨棚?”千江月有些好奇。

    “我弄的。”小太

    “你们待在这叙叙旧,我去找其他人。”千江月转身向游艇走去。

    “不需要休息下吗?你的脸色不太好。”小钻风视线越过寓言,轻声问千江月。

    千江月回头看了一眼,不过目光并未落在小钻风身上,而是落在偏安岛的树林内,虽然从码头上看不见别墅,但他知道先前易寸龄生活的别墅在什么地方,“不用,我已经休息得够久了。”说完,他转头离开,再次登上游艇,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小钻风和寓言回到雨棚下,各自落座。

    寓言倍感无聊,左手手指轻轻敲了敲椅背,接着,他眼前一亮,转头问道:“我说,你说你没有做梦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之前我濒死的时候,地狱电影给了我一个选择,可以和镜鬼交易一半灵魂,而梦花的梦境世界又和灵魂有关系,所以,我的梦就是镜鬼的领域,我只是待在里面而已。”小钻风想了想还是决定说清楚,毕竟,他现在也没有别的事情做。

    “哇哦。”寓言点点头,“那你现在岂不是……半人半鬼?”他眉头微皱。

    小钻风右手挠了挠后脑勺,答道:“算是吧,但我至少还活着。”

    “我倒是做了个很奇怪的梦。”寓言抬头看着逐渐远去的游艇,梦中的场景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你想听吗?”

    “其实不是很想。”小钻风果断摇头。

    “我居然是一座城市里面的大佬,那座城市可不普通,里面的人都是……”寓言自顾自说了起来。

    小钻风左手扶额,叹了口气,但没有出声打断。

    细雨淅淅沥沥打响雨棚,像是在弹奏一曲舒缓的乐章,再配上偏安岛的靓丽风景,仿佛坐在长椅上的两人是在旅游闲侃休息,而不是即将迎来生死决战的演员。

    ……

    另一边,千江月在一番搜寻过后,终于又找到一名队友,然而,他却不太敢进去。

    “会是谁?皮影戏、鹰眼还是苍一?”小太似乎不打算放过任何能够嘲讽千江月机会,“一个寓言都让你吃瘪,如果是他们的话,你会翻车吧?”

    千江月很想反驳,但确实没有找到很好的角度。剩下的三人中,无论是谁,本身实力在战斗方面都不弱,再加上技能强力,除非是他设局让对方钻,否则,获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想要唤醒三人,肯定不能杀死,而是要维持一定时间的接触,再加上这一条,几乎将胜率降低到0。

    “其实也未必,你想过没有,梦和现实相反,寓言是实力不强,才会做自己是强者的梦。”小太话锋一转,又开始鼓励起千江月,“说不定他们在梦里是菜鸡呢?”

    “希望如此。”千江月犹豫两秒,钻入梦花内。

    黑暗出现,不久褪去。

    千江月打量周围,没有发现太多特别的地方,他正坐在公园长椅上,无论是周围的人和他,都十分正常,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为了验证,他还特地去公厕的盥洗池看了看自己的脸,镜中的他,是原来的样貌,没有任何改变,不是熊猫,也没有长满脸毛发。

    “还行。”他点点头。

    “唔,有定位了,你过去吧。”小太的声音响起。

    千江月闭上双眼,感受地狱电影提供的地图,与在寓言的梦境不同,这次给出的地图细节十足,而图中的绿点离他并不远,只隔了几条街道。他马上赶向绿点所在的位置,到达目的地后,发现目标是一栋二楼独栋房屋,门前带着一块草坪。

    “我是偷偷溜进去还是按门铃呢?”

    千江月右手摸了摸下巴,略微有些犹豫,他想了想,决定走正道,于是穿过草坪来到门前,轻轻按下门铃。

    叮咚、叮咚。

    门铃声轻轻响起,门后迅速传来疾速的跑步声,很快,门下方打开一个缝隙,缝隙后,男孩明亮的眼睛透过缝隙盯着千江月。

    “你是谁?”稚嫩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让我看看。”一个女孩将男孩推开,同样透过缝隙打量千江月。

    千江月脸上堆起笑容,弯腰双手撑着膝盖,“我是”然而,还没等他想好合适的身份,女孩却出声打断了千江月。

    “你不是奶奶照片上的人吗?”女孩惊呼。

    “什么?让我看看。”男孩挤了过来,和女孩一同打量千江月,“好像是诶。”

    奶奶?照片?

    千江月眼珠转了一圈,对梦境的主人有了大概的猜测。

    “奶奶不在家,你先进来坐吧。”男孩说完,啪嗒一声,门被打开。

    千江月有些意外,门后小孩的戒备心很强,但是,在看见他的脸之后,却完全放下戒备,虽然心中不解,但他也没有客气,道了声“谢谢”后,大步走了进去。

    客厅的布局并无特殊地方,沙发、茶几以及电视墙占据中间部分,右侧,是一条通往二楼的楼梯。

    男孩一路小跑到楼梯,接着转头对千江月说:“奶奶一直和我们说你们的故事,实在是精彩,你们是英雄!”说完,他爬到二楼。

    “等等我。”女孩连忙跟着男孩上楼。

    英雄?

    千江月耸了耸肩,没有多说,跟着男孩上楼,然后右拐,走进卧室。

    “你瞧!”男孩手里拿着相框走到千江月身前,接着将相关正面对着千江月,左手食指指着照片上的人,“你真的可以从掌心发射铁链出来吗?奶奶说她可以融入影子里面,不过好像被收回了。”

    果然是皮影戏。

    千江月看着相框中的照片,伸手接过。

    照片里的内容,是地狱归途六人的合照,六人站在一条石制的黄龙前,从左至右,鹰眼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不苟言笑,苍一右手比着剪刀手,皮影戏双手搭在苍一右肩和千江月左肩,千江月右手举起,大拇指指着右侧的寓言,神情不屑,而寓言右手从后方一把勾住小钻风的脖子,小钻风则忙着将寓言的手拿开。照片的背景曾经参演过的小电影,当时,由于小电影难度偏低,而且需要调查的人又喜欢旅游,所以六人干脆来一次贷款旅游。

    千江月摸了摸相框,指肚没有一丝灰尘。

    哐的一声,关门声从楼下传来。

    男孩和女孩兴奋地跑了出去,嘴里大喊着:“奶奶,奶奶,你的朋友来了!”

    “是谁啊?”皮影戏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但气息似乎略有不足。

    千江月将相框放下,跟着走了出去,他站在楼梯边,看着从玄关走来的皮影戏,而皮影戏,也正抬头看着千江月。

    “千江月?”皮影戏呆立当场,手中的布袋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