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片场 豪饮地沟油

第1763章 梦醒时分

    乌有各式各样的拖延、嘲讽和挑衅,再加上通过声音位置营造出的无处不在的效果,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制造恐惧,让演员害怕,让人一听到他的声音,就会双腿发软,走不动路。

    “真没想到,居然被他耍了这么久。”千江月“啧”了一声,接着耸了耸肩,“不过,毕竟是殿堂级演员,更何况是本色出演。”

    “原来如此。”鹰眼右手插在口袋里,“不过,也只有苍一你能发现这一点。”

    “其实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其实你们也能够察觉,毕竟告诫会真正摆在明面上的人只有黄道,显然假年和乌有都知道暴露自己的能力会带来什么后果,一旦出现失误,即使稍纵即逝的机会,也极容易被抓住,毕竟,我们进入地狱电影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都是抓住活下来的机会!”钱仓一看着两人,声音铿锵有力,“还有……谢谢你们来救我。”

    虽然钱仓一的梦境本身十分离奇,甚至在潜意识的驱使之下,将梦境变为陷阱,但如果想醒来,没有外力介入依然无法做到。

    “其实,没必要谢。”千江月转头看着四周飘散的花朵,地狱归途中,只有他知道所有人的梦境,那些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愿望,在现实中几乎无法实现,而且,如果现实是地狱电影,未必虚假的梦会显得更坏,更何况,他叫醒队友的目的也不算单纯,“不恨我就行。”

    钱仓一深吸一口气,“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相信你。”

    鹰眼想到过往,而是伸出右手摸了摸钢铁之翼的头,用沉默表达自己的态度。

    梦花的七色花瓣在三人中飞舞,渐渐,花瓣的颜色完全褪去,只剩下一望无际的白,如同雪花一般。颜色的消退也意味着梦境彻底结束,这最后的白色,如同梦的尸体,在空气中腐化。上方亮起一道温暖的白光,白光缓缓下落,笼罩三人。

    钱仓一感觉天旋地转,他闭上眼,享受这片刻的安宁。

    ……

    在钱仓一等人结束梦境的同一时间,由经纪人小太所维持的属于千江月的梦境,也正发生着类似的事情。

    倒塌的别墅边,黄道满脸鲜血,左手垂在身侧,已经无法用力,他看着半蹲在身前不远处的皮影戏,眼中带着一丝惊讶。

    “你输了。”皮影戏眼神凌厉,甚至流露出少有的杀意,她的右手,按在了黄道的影子上,“在认识苍一他们之前,我们也是拼了命才活下来的,所以,就算他们有事赶不回来,我们也能活下去。”

    由于梦境中的时间接近黄昏,斜阳之下,黄道影子的长度,远超身体数倍。

    黄道看着自己的影子,神情复杂,他没有发动技能,不是不想,也不是另有打算,而是不行,他做不到,现在,他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他的技能被皮影戏封印住,“你说得对,我输了。”

    不远处,倒塌的墙面后方,一个巴掌大的镜块旋转飞出,在空中划过一个精巧的弧线之后,插在黄道脚边,而镜面,正对着黄道。

    “说吧,怎么才能破解乌有的保护机制。”墙面后方传来寓言的声音。

    在寓言说话的同时,镜面中伸出黑色枪管。这把枪的位置,是小钻风和寓言在镜中世界找到,然后在梦境世界拿到。

    “这里没有装备也没有特殊道具,你的技能现在被封印,与普通人无异,就算这把枪的准头再差,打死你应该不成问题。”小钻风的威胁从镜中世界传出。

    “我给的提示已经够多了。”黄道对小钻风的威胁不以为意,甚至都没有瞥一眼枪口,忽然,他满脸震惊,瞳孔收缩,像是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事情。下一秒,他的肩头绽放出梦花,在梦花出现的同时,他的身体也随之改变,血肉迅速转变成花朵。

    枪声响起。

    子弹穿过黄道的脚踝,但是没有任何血液流出,只有被击碎的花瓣。

    皮影戏见到这一幕,缓缓站起。

    “假年给的保险,居然被乌有触发,难道说,他也输了?”黄道转头看着皮影戏,沉声说道:“去做你们该做的事,乌有自然会现出真身,别忘了,这是‘电影’。”说话的同时,他的身体完全变为花瓣,七色的花瓣随着微风飘向远方。

    皮影戏眼神迷惑,她低头看了一眼右手,黄道的影子已经消失不见,她重重咳嗽两声,慢慢站了起来,不过她并未完全放松警惕,毕竟对手是告诫会首领,任何失误都有可能万劫不复。

    “怎么了?”寓言的声音传来。

    “黄道不见了,他刚才说……乌有触发了保险机制,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苍一那边也解决了乌有?”小钻风的声音有些兴奋。

    寓言从墙面后面探出头来,确认黄道消失之后,才一瘸一拐走出,“唉,活着真好。”他摸了摸头发,轻轻拉扯,让因为脚疼而昏沉的头脑更清醒一点。

    “那我们呢?”皮影戏走向寓言,“接下来怎么办?”

    “不知道,继续等?”寓言摇头。

    地面的镜子渐渐扩大,之后,小钻风从里面钻了出来。

    “现在我们也只能”他的话说到一半,天上下起七色的花瓣雨,整座岛屿似乎都被笼罩在一层朦胧的梦幻感中。

    三人下意识看着自己的双手,发现身体正在逐渐变化。

    “我们也要醒了。”小钻风喃喃自语,“如果千江月说的没错,梦境之外等着我们的会是……”

    “告诫会。”寓言接过话茬,接着,他右手锤了捶右大腿,“哎呀,麻烦了,我的腿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跑不了可咋办啊?”

    “刚才黄道是什么意思?”皮影戏抬头看着天空。

    “不知道,但我想他指的是更本质的事情,可能是我们存在的意义,为了让观众欣赏更精彩的剧情,所以地狱电影会安排一切,只是,有一件事我们肯定弄不明白。”小钻风若有所思,将一半的灵魂与镜鬼交换之后,他有了不同的视角。

    “嗯?你说什么呢?”寓言瞥了小钻风一眼,“怎么神棍起来了?不过……”他低头想了会,“你说的有点道理,所以究竟什么事情弄不明白?”

    “什么样的发展对观众来说才精彩。”小钻风视线从两人脸上扫过。

    三人的身体彻底变成花瓣,不知何处吹来的强风,将花瓣吹向高空,吹离梦境,吹向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