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乡 孑与2

第一七四章云琅的见面礼

    第一七四章云琅的见面礼

    当年孔子过鲁地,停车问童子:“汝为何家子?”

    童子曰:“家住南山坡,家父张连子,子何为?”

    孔子笑而遣之。

    当年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路遇樵夫问道:“檀檀而伐,可得饱呼?”

    樵夫曰:“一日两食,伐薪三担。”

    老子曰:“悲夫……”

    如今朱买臣过受降城,见云家子甚为可爱,遂停车问道:“云家子?”

    云家子大怒,撕扯朱买臣胡须下车,顷刻间在道左殴打成团!

    “这就是云家子?脾气甚大!”

    一个面白无须的胖大男子轻声问何愁有。

    何愁有面无表情的道:“受老夫压制太久,事事掣肘,有志难申,满腹怒火不得发,他人稍有忤逆,就会拔拳相向。”

    胖大男子瞅瞅暴怒如虎的云琅笑道:“孺子可教!”

    说罢,肃手邀请何愁有一同进城,居然对云琅殴打朱买臣一事视而不见。

    风仪素来无可挑剔的朱买臣冠冕全无,头发散乱且鼻血长流,怒视云琅道:“少上造何故如此无礼?”

    云琅笑道:“胸中郁郁不得志,见不得人小觑某家!”

    朱买臣瞅瞅摊开腿毫无形象的坐在泥地里的云琅又道:“有什么章程是老夫不知道的吗?”

    云琅从脑袋上抓下一根草芥怒道:“你来受降城,某家一半欢喜一半忧愁。

    欢喜的是终于又有一个废材来代替某家充当门面,忧愁的是,派遣你来充任受降城太守,有大材小用之嫌。”

    朱买臣用袍袖擦一把鼻血怒道:”即便如此,你也不该如此对待某家,你可听闻过还未上任就被人殴打的太守吗?”

    云琅忧愁的道:“这一场架必须打,我把这称之为杀威架,想我初来受降城,何尝不是满怀壮志,两年过后,几次经历生死,方知无为即是平安。

    早就听闻太守乃是人中之龙,忧心太守看不惯受降城杂乱无章的模样下死力整治,如此就大错特错了,还有性命之忧。

    太守初来,某家囊中羞涩,拿不出大礼迎接太守,思前想后,觉得报以老拳最为恰当,一来可以消除太守的骄娇二气,二来可以告诉太守受降城不是我们这些城守说了算,三来,希望太守能把这个传统传递给下任太守。

    如此礼物最是恰当不过了,区区薄礼谨为太守贺。”

    朱买臣听得云遮雾绕,云琅说的每一个字他都理解,可是这些字合成话语之后他就听不明白了。

    等他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就见云琅已经翻身上马,马后背着沉重的马包,看样子要走远路。

    连忙伸手道:“云郎且慢!”

    云琅大笑道:“但愿你我后会无期!”

    说完话,就拍一下游春马的马脖子,就一路狂奔了下去,在他身后,骑都尉的大队辎重,也开始前行。

    白面无须的胖子进城之后,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粮库,仔细查验了粮库,搜检了粮食之后,才松了一口气道:“果然是膏腴之地。”

    何愁有笑道:“太中大夫不必过于担心,陛下来白狼口所需粮秣,受降城一力供应毫无问题。”

    太中大夫黄朗闻言,有些歉疚的朝何愁有施礼道:“黄某岂敢不信何侯,只是太祖高皇帝被困白登山殷鉴不远,下官实在是不敢大意。”

    何愁有皱眉道:“小心些自然没有错,亲自点检粮秣也是应有之事,老夫很想问问你们,既然身为陛下身畔的言官,为何不劝阻一下陛下呢?”

    黄朗叹息一声道:“陛下龙虎之姿,行动坐卧自有章程,岂是我等左右所能劝阻得了的!

    说起陛下此次出行,长安城中知晓者寥寥无几,都以为陛下是去了龙首原狩猎。”

    何愁有怒道:“难道说陛下北游,竟然是临时起意不成?”

    黄朗又叹息一声道:“正是啊,头一日某家还陪着陛下在龙首原狩猎作赋,第二日就已经踏上了临晋道。

    此时,我等还以为是陛下游兴大发要去观河,等我们到了大河边,陛下竟然下令渡河,我等匆忙觐见,方知陛下本意。”

    何愁有恨恨的道:“起因是什么?”

    “白登山军报,伊秩斜去了右北平!”

    “这么说,是白登山的求援军报让陛下动了北游的心思?”

    “陛下以为,白登山救援右北平刻不容缓,我大汉又不能放任右贤王轻易地肆虐受降城,边地兵力不足,陛下认为他的一万两千亲军,正当其时啊。”

    “所以你们就来了?你们就这样顺从了陛下?”

    黄朗见何愁有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声音也越发的尖利,不由得低下头小声道:“徒呼荷荷啊……”

    何愁有冷笑道:“一群媚上的无用之徒!明日去河道看守巨木中的金银,老夫要亲自走一遭白狼口!”

    黄朗连连答应,一张白胖的脸却早就抽成了包子。

    朱买臣来到城主府,重新梳洗之后,就开始巡视受降城。

    霍去病带走了受降城里的所有军卒,云琅带走了受降城里的所有民夫辎重。何愁有守着受降城里的库房,以及河边的水寨,不让他进去。

    因此,朱买臣这个城主就只好先巡视一下这座边城。

    阴暗的巷子里秽气冲天,很多木头笼子已经长满了青苔,笼子里的囚犯,有的变成了尸骸,有的变成了白骨,还有一些早就没了人形,正在苦熬不多的岁月。

    朱买臣平定过东越的叛乱,对着一幕并没有感到有多奇怪,一座繁荣的城市角落里,总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腌臜事情。

    他只是很奇怪,这些人明明都是羌人,也只是被锁在笼子里,却看不到守卫,如果有人想要救助这些人,只需要帮着砸开锁头就可以了。

    可是,这里的木笼子空的不多,更多的木笼里面都有尸骸或者白骨。

    有些羌妇跟喂狗一样的丢给那些半死的人一点食物跟水,然后就转身离去。

    那些被关在笼子里的人也不求救,只会木然的享用自己难得的餐饭。

    朱买臣啧啧称奇,汉人虐待这些羌人,朱买臣丝毫不奇怪,问题是连羌人都不可怜这些本族人,这就很奇怪了。

    “军司马说过,这些人能不能活命要看城主您的意思。”一个陪同的胥吏见朱买臣对这些人很好奇,就连忙上来禀报。

    “这些人犯了什么罪?”

    “回城主的话,这些羌人都是当初配合匈奴浑邪王攻城的罪人,手上沾满了我大汉将士的血,不值得怜悯。”

    “羌人也不喜欢这些罪囚吗?”

    胥吏连忙道:“自从军司马来到了受降城,一心致力于繁荣受降城,从而让一座死城变成了如今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的富庶之城。

    这些罪囚却一心想着要赶走我们,让那些羌人头目重新执掌受降城,城里的羌人自然是把他们当做寇仇对待。”

    朱买臣回想起刚刚看过的热闹的集市,以及人头涌涌的胡商,不由得叹口气道:“吾不如少上造多矣!”

    准备离开的时候,又停下脚步,对胥吏道:“示威,示众之效已经过去了,就把这些人统统放掉,任其自生自灭。”

    胥吏迟疑了一下道:“这些人恐不能见谅于城中羌人。”

    朱买臣笑道:“那就更应该放掉。”

    说完话就离开了那条被受降城中人称之为“死巷”的后街。

    站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朱买臣笑眯眯的听着南腔北调混杂成的叫卖声,叫买声,兴致满满的从街道这头走到尽头,每一个摊子上的货物他都要仔细的看一看,问一问,有时候甚至还下手购买一些。

    等他回到城主府的时候,已是黄昏。

    何愁有的那张脸在烛光下显得极为阴森,那颗蛋头却熠熠生辉,两者形成剧烈的反差,让朱买臣不知道这个老贼到底是光明的,还是黑暗的。

    “萧规曹随!受降城里的典章制度不得有丝毫的更改,以前的城主全力支持羌妇,特意打压羌人男子,这一点尤为重要,更不得更改丝毫!”

    何愁有的话刚出口,朱买臣立刻觉得自己被云琅揍了一顿并不算是冤枉。

    就在这一瞬间,他心中已经起了打人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