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乡 孑与2

第八十九章天知道地狱有几层

    第八十九章天知道地狱有几层

    上位者的心中很少有仁慈这个概念。

    他们的理想高于仁慈观念。

    即便是出现了仁慈这个概念,也是相对的,不是普及性质的,否则无从展现自己的高贵之处。

    在大汉还谈不到什么灵魂的高贵,更多的表现在大房子,大马车,以及高官厚禄上。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如果让他们自己去种地谋生,后果很严重,可能他们的爹娘,妻儿会被活活的饿死。

    因此,通过一种制度或者一种巧妙地方法来达到侵占别人劳动成果,最后让自己丰衣足食就成了上位者考量的全部内容。

    一个怯生生的小姑娘战战兢兢的给云琅倒酒,看的出来,她用是才来到回春楼这个地方,不论是气质,还是做派都与这座豪华的楼阁格格不入。

    鬓角下还有一缕调皮的头发没有被梳拢好,就她目前的发式,还没有降服她昔日的百姓发式。

    酒洒出来了,一个美艳的贵妇的眼神就变得凌厉起来,小姑娘显得更加害怕了,绝望的瞅了云琅一眼。

    云琅随手把慢慢的酒盏推到周鸿面前道:“我用不惯别喝过的酒盏。”

    周鸿不以为意,他知晓云琅这人的怪癖很多,取过酒盏一饮而井后又道:“郭解的那些兄弟虽然快死光了,可是呢,这家伙给我们所有人开辟了一条财路。

    你又把这条财路变成了可以实现的金山。

    贫家效人家人口多了是负担,有的会饿死,有的会怖,有的干脆就会被丢掉。

    可是呢,人口对于大家来说现在变成了财富。

    就像你以前说过的那就话,就让我非常的赞同所有的财富都来自人的双手。“

    周鸿说着话还冲着云琅用手虚空里抓一下,加强手的重要性。

    “我们要人,要很多的人,随便抓大汉百姓会被张汤那种人暗害,现在,我们要更多的人,必须要避开张汤这种酷吏的监管,也不能让陛下觉得我们是在挖他的墙根。

    如此一来,胡奴就成了我们唯一的疡,这事又需要郭解来领头,云兄,这不是一家,两家的要求,是长安勋贵们的一致要求。”

    云琅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原本喧闹的花厅,在周鸿跟他开始说话的时候就变得安静了下来,正在跳舞的舞姬维持着最后一个动作雕塑一般的一动不动,而那些乐师们也将手按在自己的乐器上,一旦主人家开始说宴会开始,他们就能在第一时间重新开始。

    这件事到了现在其实没有什么好疡的,郭解之所以说要等他云琅,曹襄发话之后才能决定事情,是在向云琅曹襄,霍去帛团投靠的一种表现。

    如果云琅表示不接受,霍去病,曹襄,李敢自然不会有任何的话说,如果有人质疑,这三个家伙还会帮着云琅一起砬些混账。

    这样做明显是对不知兄弟们的,尤其是在大汉这个时代里,为一群胡人得罪一大群勋贵明显是不对的。

    且不说人性上的对错,仅仅是用立炒说话,云琅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使用异族奴隶的事情,在史书上并不彰显,尤其是大规模使用异族奴隶的事情,更是很少见,唐代的昆仑奴或许是一个特例。

    云氏不用胡奴,是因为云琅坚信,汉人是最好,最温顺的劳动者,只要能用汉人的地方,他是绝对不会把一群异族人塞进家里来的。

    对这一点,云琅似乎有着很坚定的立场。

    当郭解被人簇拥着进入了花厅,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云琅,三两步走了过来,顺势坐在云琅的下首位置,这才抱拳施礼。

    云琅看看郭解,有些神色难明的道:“你做的比我预料的要好的多。”

    郭解恭敬地道:“如果没有侯爷的大力推荐,那些为国捐躯的兄弟们,即便是有心为国杀贼,也无处可去。

    如今死得其所,人人都感激侯爷的大恩大德。”

    云琅呵呵笑道:“不用守在我身边,去享受你该得的荣耀去吧。”

    郭解微微一笑,举杯邀请云琅共饮,却并不离去。

    因为云琅跟郭解的存在,原本这片最偏僻的地方,立刻就成了整座花厅的中心。

    不论是云琅还是郭解,都在这一瞬间成了这座回春楼最最贵的客人。

    云琅知道奴隶的出现,对于社会进程来说是一种开倒车的行为。

    对历史发展的伤害是无与伦比的,此时,他心中不但没有身为一个文明人的羞耻感,心中反而有些畅快之意。

    就是窗外隐隐传来的雷声让他多少有些害怕。

    曹襄高亢而怪异的大笑声从门外传来:“哈哈哈,美人们,我可想死你们了

    混开,你这个死龙阳,敢碰耶耶一下,耶耶就彻底让你变女人!”

    没有霍去病跟云琅在跟前,曹襄一般都是热烈而奔放的,云琅看见他的时候,他怀里屡那个娇艳的贵妇,一只手塞进人家的衣领,另一只手却在大力的揉捏贵妇的肥臀。

    对于闻他拍马屁的勋贵们视而不见,我行我素的让人很想抽他。

    当他好不容易发现云琅坐在角落里,立刻就把手从贵妇的怀里掏出来,哈哈大笑道:“我以为你真的可以无动于衷呢,原来跑的比我还快。”

    话说完就扯了一张不知道是谁的坐垫往云琅身边一丢,轻轻嗅着自己的右手对云琅猥琐的笑道:“这女人天生有体香!”

    云琅打了一个寒颤对跪坐在身后的小姑娘道:“给他再拿一壶酒过来,千万不要从我的酒壶里给他倒酒。”

    曹襄怒道:“我就摸了一下胸口,没乱摸!”

    云琅咬牙道:“如果你不是我兄弟,这会早就被人踢了。”

    曹襄撇撇嘴道:“这女人以前是伺候主父偃的,听说很受宠,主父偃全家被砍头的时候,这个女人被发卖,结果被回春楼买下来了,当年被主父偃祸害的家破人亡的家伙们,即便是借钱也要来跟这个女人春风一度。

    跟主父偃积怨颇深的人中间,好像就你一个没有什么动作,不过呢,这种事你也干不来,不用担心,兄弟已经帮你干过了。”

    云琅被一口酒差点呛死,曹襄连忙帮他敲背,这才勉强活下来,颤抖着手道:“太恶心了,赶紧找人把这个女人买下来给她点钱让她自己活命去吧。

    她如果继续留在这里被人欺负,我觉得会拉低整个长安勋贵的素质,虽然他们基本上谈不到素质,我也不想看到这一幕,赶紧找人去办,别和我拉上关系就好。”

    跪坐在一边的郭解闻言道:“这事我去办,保证将侯爷的一片好心落实好。”

    云琅看着郭解道:“我话里的意思,就是我说的那些字的意思,没有掺杂别的意思,就是把她买下来,再给她一笔钱,让她自己去过日子,别再去打扰她。

    没有要弄死她,或者别的什么心思,你确定你真的听明白了?”

    郭解笑道:“侯爷说的话很好理解,郭解也算是跟随了侯爷一段时间,知道侯爷是个什么样的人,自然知道侯爷的心思不可能那么恶毒。”

    云琅舒了一口气破天荒的拍拍郭解的手道:“理解就好,理解就好。”

    曹襄不悦的道:“你总是这样婆婆妈妈的,难道说主父偃复活你就会放过他?”

    云琅曳道:“不,如果这种情况出现,我会弄死他,再把他烧成灰,看看他是不是还能复活!”

    郭解告罪离开去办事,云琅身后的那个小姑娘却趴在云琅的案几前面磕头如捣蒜。

    云琅叹息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块金锭丢给小姑娘道:“自己去办,只要别说是我要买你就成,事办完了,就自己离开。”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郭解,取过那锭金子道:“我一起去办,她还没资格自己赎身。”

    那个挟子又对着郭解就是一通叩头,把额头都在木地板上磕的快要流血了,被郭解拖着离开。

    曹襄喝一口酒道:“胡奴的事情你是怎么看的?”

    云琅跟着喝口酒道:“利润惊人,不过,后患无穷!”

    “男的全部阉掉,就没有问题了。”

    云琅手里的酒壶都掉地上了,好半晌才回过神道:“这么缺德的主意谁出的?”

    “公孙弘啊。”

    “啊?这么说,官府也要捕奴?”

    “是啊,义渠之地的胡人胆敢对抗天兵,自然是自寻死路,原本是要灭族的,后来公孙弘发现奴隶能卖钱,所以,就不同意让去阐们执行这个策略了,可能会形成永例。”

    “阉割是不成的,既然要用人力,阉割之后那里还有干活的能力,而且死亡率太高了些。

    这不符合事实,哪怕阉割的策略下来了,以后也会在实施的时候废除,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立这样的规矩。”

    云琅知道,如果用道德的要求去建议公孙弘这种人施行仁慈一些政策,不如用真实的利益来达到这个目的。

    [记住网址.三五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