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乡 孑与2

第一一一章缘分,妙不可言

    第一一一章缘分,妙不可言

    伊秩斜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半。

    乱糟糟的披在肩膀上,很有一种烈士暮年的样子。

    银壶里倒出来的酸马奶冰凉彻骨,伊秩斜却非常的享受,马奶里细碎的冰滑过喉咙的那一瞬间让他的感觉好极了。

    “里面还添加了一些蜂糖,大王应该多用一些去去暑气。”

    刘陵见伊秩斜用的舒服,就重新给他倒了一碗。

    同样的酸马奶,就因为装马奶的器具不同,所以彰显的地位也有了很大的差别。

    即便是跟伊秩斜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刘陵也坚持使用符合自己身份的铜壶。

    去年因为抢劫失败了,因此,匈奴今年能用的好东西不多,即便在单于的夜宴上,也只有简陋的牛羊肉,没有过多的花样。

    今天的族长会议的议题是今年抢劫的方向。

    有人提议去西域,有人提议去北方,只有一位大将认为只有抢劫汉人才能获得足够多的补给。

    然而,这个提议很快就被其余族长们七嘴八舌的给否定掉了,两年的功夫,大匈奴在汉人身上受到的损伤太大了。

    刘陵惯例是不说话的,只是笑吟吟的指挥侍女们给各位族长添肉倒酒,在谈论一段时间的国事之后,她就会命令从西域弄来的舞姬,乐师们演奏音乐,跳一段美妙的歌舞。

    直到大巫师问刘陵,对于现在的汉国有什么看法的时候,刘陵才看了伊秩斜的脸色之后回答道:“汉国举倾国之力来防范我们,此时并非一个好的进攻机会。“

    刘陵的话音刚落,那个提议进攻大汉国的大将就跳起来质问道:“你还心向母国吗?

    不要忘记,你如今是我大匈奴的阏氏,是我昆仑神的仆婢!”

    刘陵并不争吵,反而谦卑的缩到伊秩斜的背后。

    伊秩斜只是笑笑,示意将军坐下,然后低声道:“我准备带着部族去大漠的北方。

    今天就讨论这件事吧。”

    伊秩斜的话音落下,偌大的军帐里顿时鸦雀无声。

    “我们要放弃漠南吗?”有人颤声问道。

    伊秩斜痛苦的道:“我们防御不了汉人的进攻,这些年,我大匈奴的战士损失惨重,我们需要休养生息。”

    大巫师咬牙道:“漠北苦寒之地……”

    伊秩斜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那里也是我大匈奴龙兴之地。”

    屠耆王蒙查并没有资格进去开会,他的领地乃至属民,依旧在伊秩斜的手中,按照伊秩斜的说法,只有当蒙查成为男子汉之后才会把封地交给他。

    至于什么才是男子汉的标志,伊秩斜从未说过。

    每当大单于召集部族头领们开会的时候,蒙查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闲逛,没人准许他靠近大单于的军帐。

    狗子从不允许别的匈奴人进入他的帐篷,他不是害怕寄生虫一类的东西,而是担心匈奴人层出不穷的疫病。

    给牲畜吃的药大部分来自于草原,包括盐碱,卤水,这些都是药物,遇到牲畜肚子长虫的时候,还需要一些有毒性的药草。

    所以说,狗子一天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带着两个女人在草原上寻找药物。

    无所事事的蒙查很快就加入了这个队伍。

    蒙查之所以喜欢跟狗子亲近,完全是因为狗子是他见过的人中除过刘陵之外最干净的一个。

    “你是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干净的?”

    蒙查自草丛里拔出一颗蒲公英丢进狗子的背篓问道。

    “煮,用开水煮衣衫,用开水烫头发,然后用盐碱水洗澡,如此三五遍之后自然就会干净。”

    蒙查摸摸自己油腻腻的毛毡一样的头发若有所思,又低头嗅嗅自己身上的味道,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

    刘陵,如意,银屏,阿莹她们都很干净,即便是生活在草原上,她们依旧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这让所有的匈奴勋贵们对她们的身体非常的感兴趣。

    蒙查很喜欢刘陵,堪称喜欢到了骨子里面,少年人的春梦里,刘陵是永远的主角。

    “听说你到现在都没有拿到你的封地?”狗子从草丛里挖到了一颗锁阳,仔细的观赏一下就放进了背篓。

    “等我成为男子汉的那一天我就能拿回封地了。”

    狗子大笑一声,指指胯下道:“从我出生的那一天,我就是男子汉了,你难道跟我不一样?”

    蒙查阴沉着脸道:“只有英雄才是男子汉。”

    狗子咕叽一声笑了出来,最有学问的家主对男子汉三个字的理解可不是这样的。

    “很好笑么?”

    狗子眨巴一下眼睛道:“以前有一个聪明人告诉我,谁要求你变成男子汉,你就抽他大嘴巴。”

    “这是为何?”

    “我也不知道,后来慢慢长大了就逐渐明白了一些,虽然还是说不出道理来,总觉得那个聪明人说的话是对的。”

    “智者吗?”

    “应该是,他是我见过的人中最聪明的一个。”

    “那就是智者……”

    蒙查叹息一声,他也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的男子汉,这三个字自己说出来才有意义。

    下午的时候,草原上的蚊虫发疯一般往人身上扑,这时候就不适合劳作了。

    虽然在远离牛羊的地方,蚊虫很少,狗子却不愿意跑到那么远的地方,草原上的狼群正在那一带窥伺牧场,他不想拿自己的身体去喂狼。

    在两个女人的帮助下,蒙查也彻底的洗了一个澡,平生第一次看到自己皮肤的本色,蒙查非常的满意,穿上晒干的干净衣衫去见了刘陵。

    如意,银屏看到洗干净的蒙查非常的惊诧,如意甚至扑上去在蒙查的脖子上狠狠的嗅了一下,然后对银屏道:“看见没,洗干净的蒙查还是一个美男子呢。”

    银屏也凑过来,在手足无措的蒙查脖子里也嗅了一下,奇怪的道:“谁帮你洗的?这可是下了大工夫啊。”

    刘陵冷笑一声道:“是左吴吗?”

    蒙查连忙摇头道:“是左吴的仆人,那个会给牛羊看病的汉人。”

    刘陵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赶紧把你的汉人发髻给打散,蓝眼睛灰眉毛的梳这样的发髻看着怪怪的,小心大单于看见,剃光你的头发。”

    对于刘陵的话蒙查从未反对过,连忙把头发打散。

    刘陵起身来到蒙查身边,瞅着他被头发遮盖住的宽大额头,又伸手帮他整理一下乱发满意的点点头道:“匈奴人就该有匈奴人的模样,不要随便学汉人。

    知不知道,你们到底不是汉人,要是学了汉人那一套再去对付汉人,那是自寻死路!

    不过呢,以后洗干净一点还是可以的,至少让我知道我的蒙查已经长大了。”

    刘陵吐气如兰,温热的口气落在蒙查的脸上,这让蒙查心如战鼓咚咚的跳个不停,他很想把视线从刘陵雪白的胸口挪开,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只能局促的扭动身子不致当场出丑。

    蒙查的羞涩模样全被刘陵看在眼里,遂大笑道:“我忘记了,蒙查真的已经长大了,小马驹长成了公马,该去找母马了,你没有去找面孔红红,会唱歌的牧羊女吗?

    如果你想要别的牧女,我可以让她今晚去你的帐篷。”

    “我不要!”

    蒙查挣扎着说出三个字,然后就如同屁股中箭的兔子一般逃离了大阏氏的帐幕。

    蒙查跑了,刘陵脸上的笑容也就没有了,冷冷的对如意吩咐道:“去看看那个仆役,我总觉得那里不对劲!”

    如意笑道:“那个左吴才不对劲呢。”

    刘陵摇摇头道:“左吴的出现我并不奇怪,我们的一份文书就让大汉国勋贵人人自危,刘彻必然会有所反击,派左吴过来乃是情理之中。

    现在,我就想知道这个年轻的仆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到底是何方神圣,一出手,就击打在我的软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