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乡 孑与2

第一四七章龙的本性

    第一四七章龙的本性

    每个人都在战斗,每个人都在跟自己的命运抗争,不论是阿娇还是张汤似乎都有胜利的希望。

    云琅这段时间就没干别的,通过曹襄这个百晓生,大量的搜集勋贵间争斗的消息。

    然后两人就躲在阴暗处变态一样的分析谁谁谁占了上风,谁谁谁这一次要倒霉。

    写好了这些论断,然后静悄悄的等着事情发酵到最后,看看到底是谁赢了。

    张汤的处境越发的艰难了。

    害怕他的人也越来越少。

    坊间关于他施行酷刑的传说却越来越多。

    张安世自从进了云氏之后,就非常的安静,读书,吃饭,去田野里散步,活的几乎没有什么烟火气。

    他唯一的朋友就是霍光。

    而霍光又非常的忙。

    霍光是真的很喜欢张安世,在云琅面前不止一次的提到这个新朋友,自从张安世到来之后,刘据就被霍光丢到脑海外面去了,很少提起。

    但是,在刘据来云氏的时候,霍光总是显得非常高兴,小脸上的笑容让人看不出假来,刘据非常的满意。

    观察人是个很有趣的事情,只要肯静下心来把自己放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上,就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很多人看不清别人的真面目,唯一的原因就是身在局中。

    这种世外高人的的生活仅仅维系到收割大白菜的时候,就被长平无情的给戳破了。

    “你最近什么都没干?”长平站在白菜地里心事很重的问云琅。

    “等白菜成熟,等印书技术成熟,等造纸作坊扩大生产,等太学开学呢,事情很多啊。”

    “上林苑的差事你还是没有拿下来?”

    “估计要黄了,陛下现在不喜欢阿娇了,看您好像也很不顺眼,张汤眼看就要倒霉,朝中帮我说话的人没了,这样的环境下,我估计抢不过内府监。”

    长平叹口气道:“就因为我们都说不上话,这个时候我们大家都靠你出头呢。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该你们顶门立户了。

    大将军下个月就要出雁门关去匈奴地界了,去病马上就要去河西,在大河边上修建金城塞。

    他们都走了,家里就要靠你跟阿襄了,这个时候怎么能混吃等死呢?”

    云琅皱眉道:“拿什么来打动陛下呢?上一次,就在这片白菜地里,陛下答应将上林苑交给我跟阿襄,后来就没有了任何消息,我猜陛下是在犹豫!

    上林苑太重要了,不仅仅是皇家宫苑的所在地,也是陛下最后的一道防线。就地理位置而言,也是我大汉朝腹心中的腹心,一旦上林苑有变,天下震怖。

    我上一次虽然说了不要军权,只要治权,陛下什么话都没说,看样子是不打算给了。”

    “你要权,要的没错,想办事就要有权利,办大事就要讨大权。

    事先说好,将来都未必可行,都说女子善变,却不知这朝堂上浪起潮落的更是变幻无常。

    既然陛下是在白菜地里答应你的,那么,你就该在这白菜地里让陛下给一个答复。”

    听了长平一番话,云琅迅速的四处张望,没看见皇帝的车驾,连忙道:“您邀请陛下来了?”

    长平笑道:“再不受陛下待见,我这张老脸还是有几分用处的。”

    长平话音刚落,云琅就对身后的霍光道:“召集全家人带上刀子都来白菜地,我们今天就要收割白菜!”

    霍光跑了,云琅转过身对长平笑道:“云氏现在也算是全副武装,不知陛下敢不敢来!”

    长平大笑道:“给你点脸面你还抖上了,怎么,对陛下冷落你非常的不满?”

    云琅笑道:“如果陛下彻底冷落我,这对云氏来说可能是好事,就怕陛下一会冷,一会热的让我无所适从。”

    长平蹲下来,华贵的长裙拖在地上,她解开一棵白菜的绑绳,抚摸着白菜的叶片道:“到了你这个程度的人,就不该讲什么情义,那些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只有这东西才是实实在在的。”

    说着话就用腰刀劈开了这颗包裹起来的白菜。

    撕了一块淡黄色的菜心吃了一口,满意的道:“菜心很甜,很嫩,比葵菜好的太多了。”

    云琅抓过白菜撕下最外边的一张叶片从中折断,往两边分的时候,发现白菜茎上还是有密密的丝,就摇摇头。

    他不停地掰断菜叶,不断地查看那些丝,去掉六片叶子之后,再掰断叶片,上面的丝线才消失了。

    也就是说,这颗白菜有一半的叶片味道不会太好。

    不大功夫,云氏的白菜地里就到处都是人,他们用小刀子收割白菜,然后讲这些大白菜一颗颗的摞在干草垫子上,不一会,平原上就出现了一条绿色的白菜长城。

    刘彻来的时候,田野里的白菜长城就更加雄伟了。

    “白菜不错!”刘彻很开心,只要是大汉国土地上长出庄稼,他都开心。

    长平笑吟吟的将一棵最大的白菜放在杆秤秤盘上,称量之后朝刘彻施礼道:“贺喜陛下,这颗白菜足足有七斤重。”

    云琅凑趣道:“这里自白菜出现以来,最重的一棵。如果不是为了让陛下对白菜有一个清晰地看法,微臣不会砍这颗白菜的,而是好好保存,等待来年留种。”

    刘彻抓过白菜掂量一下就交给了身后的隋越,这东西算是云氏的贡品,不可等闲视之。

    “等不住了吗?”刘彻四处看看,终于开始正式谈话了。

    “农事不同于其他事,需要在秋收之后就开始准备下一年的耕作,而且,一旦开始了,就不能停,云氏耕作之法与常人不同,陛下如果想要一个丰收年,就万万不可等闲视之。”

    刘彻看看云琅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把你的耕作之法教授大司农儿宽,由他来施行。”

    云琅听皇帝这样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从袖子里取出一本书双手捧给皇帝,然后直起身子道:“这是微臣著述的《云氏农学》微臣所能,尽在书中。

    有儿宽老先生主持上林苑农事那是再稳妥不过了,微臣天性懒散,不适合为官,请辞司农寺卿!”

    刘彻懒懒的看了云琅一眼道:“准!”

    说完,就上了步撵,被四个宦官抬着去了车驾处,不一会,车驾就在侍卫的簇拥下滚滚向东,看样子是去了章台宫!

    长平担忧的瞅着皇帝离去的车驾,对云琅道:“陛下非常的愤怒!”

    云琅笑道:“这样子就对了,到底是陛下,任何时候都是冷静的,不会被私人感情所左右,国朝的稳定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我跟阿襄两人如果接手了上林苑,对陛下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不论是大将军,还是去病,都是手绾兵符之人,我跟阿襄也不是纯粹的文臣,如果真的要带兵,也能凑合。”

    长平凄声道:“我们没有反意。”

    “陛下也知道,可是,陛下不会去赌人心的,我们这一群人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

    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其实具备与陛下较量的能力。

    母亲,撒手吧,放弃手里的兵权,看得出来啊,陛下对您实在是太忌惮了。”

    长平一愣,目光立刻变得深邃,低声道:“你是说,陛下担心的不是你们,而是我?”

    云琅笑而不语。

    长平冷笑道:“连我都不信,他还有信任的人吗?”

    云琅没有安慰伤心的长平,他觉得女人只要开始跟人论感情了,对事情的本来面目就很难有一个清晰地认知。

    刘彻当然谁都不信,这是成为一代明君的基本素养,他是皇帝,要是对一个人言听计从,永远都对一个人好,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龙本来就是臆想出来的一种神兽,变幻无常就是他的本性,用常理去测度一位英明的帝王,得出来的答案一般都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