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乡 孑与2

第三十四章回家(2)

    第三十四章回家(2)

    很幸运,悉勿起他们家不仅仅有两匹马,还有三条狗。

    匈奴人很彪悍,悉勿起虽然是所有人看不起的一个废物,当他发现狗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家门前的时候,还是勇猛的扑了上来。

    被何愁有调教过的狗子很善于杀人,尤其是面对面的杀一个匈奴人,对他来说非常的容易。

    只是他要分出一多半的精力去防范悉勿起家里的三条狗,草原上的牧羊犬可以与野狼搏斗非常的凶悍。

    在牧羊犬的狂吠中,狗子轻易地将匕首插进了悉勿起的脖子。

    可能是因为悉勿起对这三条狗以及他那个年纪很老的老婆不好的缘故,狗子在杀死悉勿起的时候,他家的狗没有咬狗子,他那个年纪很大的老婆似乎很兴奋。

    匈奴人在荒原上谋杀匈奴人的事情不算罕见,最多的原因是人家的老婆可以生养,或者是别人家的老婆比较能干。

    老女人认为狗子就是看中了她比较能干,所以才杀死了悉勿起好抢走她。

    狗子只想拿走马,以及不多的一点肉干,原本还想拿走那三条狗的,结果,那三条狗紧紧的保护着那个老女人虎视眈眈的看着狗子。

    “你想要我吗?”老女人满怀期望的问道。

    狗子摇摇头道:“悉勿起总是殴打你,还不给你吃的,这不是一个匈奴武士该做的事情,所以,我杀了他,拿走了他的战马跟武器。

    至于牛羊,我全部都留给你,如果你觉得我杀了悉勿起让你吃亏了,我还可以赔偿你四只羊。”

    听说能拿到家里的羊,还能获得四只羊的赔偿,老女人立刻就放弃了刚刚升起的爱情小火苗,坚定的告诉狗子,他必须拿出五只羊来赔偿她,只有这样,她才会告诉别人,悉勿起是被狼咬死的。

    趁着天色还没有完全黑,狗子带着老女人从他家的羊圈里牵走了五只羊,而挖坑埋尸体的事情,自然由老女人一力承担。

    兰英站在帐篷前面眼看着狗子跟老女人完成了交易,牵过原本属于悉勿起的两匹战马有些不高兴的道:“为什么不把那个没用的老女人一起杀掉呢?”

    狗子摇摇头道:“不能杀,我们要借助她的嘴巴告诉外人,我们被狼群吃掉了。”

    “她万一胡说八道怎么办?”

    “不会的,她现在是一个很富裕的老女人,告诉别人悉勿起被狼吃了,对她来说是最有利的。”

    “你帮她,为什么还要给她羊?”

    狗子叹口气道:“我们没有办法把这些羊都带着。”

    兰英眼圈红红的道:“这样一来,我们就变成穷人了,到了汉国我们就没有吃的了。”

    狗子拍拍兰英的屁股道:“只要到了汉国,你想吃什么都会有,会有永远都吃不完的饭。

    准备吧,尽量少拿东西。”

    牧人的东西本来就不多,兰英,兰乔很快就收拾好了,这时候不知为何,兰乔不说话了,就连一向话最多的兰英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趣。

    从明天起,他们就要投入到一种未知的生活状态中去,没人能够保证他们可以平安的抵达长安……

    狗子坐在帐篷口,因为云彩的缘故,天上没有星星,只有浓的化不开的黑暗。

    两里地以外的老女人同样没有心思睡觉,她带着三条狗坐在帐篷门口点着一堆火,保护自己已经到手的财产。

    天色微微亮的时候,狗子睁开眼睛,唤醒了兰英,兰乔,低声道:“想清楚,只要离开这里,我们就走不了回头路了。”

    兰乔看看怀里的孩子点点头道:“我不想我儿子将来跟别的匈奴人一样要上战场。”

    兰英反倒看的很开,张开双臂抱着狗子最后确认一遍:“在汉地,我们真的就不用吃野菜粥了?

    真的有蜜糖给我吃吗?”

    狗子紧紧的抱着兰乔道:“一定的!”

    兰乔,兰英上了战马,狗子用绳子绑好绑腿,将所有的武器挂在自己身上,打开羊圈,羊圈里仅剩下十二只羊,在两只牧羊犬的驱赶下离开了牧场。

    昨夜可能下了一场小雨,夏日里的草原碧绿的令人心醉,小河里的水清澈透明,蓝天如同一只巨大的锅扣在头顶,狗子取出指南针再一次确认了方向,然后就跳下土坡,高声的驱赶着羊群向南出发。

    这一刻,狗子胸中隐隐升起一股子悲壮的意味,不过他一点都不害怕,毕竟这是在回家。

    羊群被急躁的牧羊犬撵着一路向南,兰英,兰乔的战马也快速的向南走。

    这又让狗子觉得很幸福,他很想把小狗子抱给脾气不好的家主看看……

    云琅心神不宁,坐立不安。

    何愁有永远的退出了权力中心,那么,狗子必定是被抛弃的命运。

    两年时间,没有关于狗子的任何消息,如果说以前狗子还能依靠他与刘陵的一点微薄的情分活下来,那么,现在就完全不同了,不论是卫青,还是这次被皇帝重用的李广都没有打算轻易地结束这场战争。

    皇帝在国内横征暴敛,为了凑齐他们所需的钱粮,牲畜,甲胄,已经做到了极致。

    如果此战不能给皇帝一个满意的答卷,不论是卫青还是李广都只有自杀以谢天下这一条路了。

    疯狂的皇帝,疯狂的将军,武装到牙齿的军人,云琅相信这一战对大汉与匈奴两国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大汉大胜,匈奴必然远遁漠北,大汉国内十年之内就可以不动刀兵。

    如果匈奴大胜,那么,从战败的那一刻起,每一个汉人就要做好上战场的准备。

    再这样严苛的环境下,匈奴人清除身边的汉人,就成了必然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刘陵不可能为了一个汉人,就放弃自己在匈奴人中间刚刚建立的威信。

    杀死狗子对刘陵来说没有多少心理障碍。

    平遮从外面进走进来,点燃了蜡烛,于是坐在黑暗中的云琅一下子就暴露在光明中。

    “给李广军中的信件发出了吗?”

    平遮施礼道:“已经发出!”

    “给大将军的信递交给长公主府了吗?”

    “已经递交了。”

    “那就再递交一份,将救援许良的赏金从百金,提高到五百金!”

    平遮犹豫一下还是拱手道:“一个弃子,家主不该这样做,无论如何许良都是绣衣使者,如果这样正大光明的救援,对云氏极为不利。”

    云琅瞅着平遮道:“如果换成你呢?”

    平遮站直了身体朗声道:“每一个家臣都有价格,如果家主救助平遮的代价超过了价值,而平遮在这个时候又会给云氏带来灾难,家主就不用理睬平遮的生死了。

    平遮死而无怨,这就是平遮身为家臣的自觉,不能给家里带来利益的家臣,不要也罢!”

    “这就是你父亲交给你的处世之道?”

    平遮沉声道:“做大事者不拘小……”

    平遮话音未落,脑袋上就重重的挨了一记重击,眼前金星乱冒的时候,有感觉到有无数只拳脚落在他的身上……

    过了很长时间倒在地上的平遮不解的看着家主,他并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错。

    云琅从地上捡起竹简,放在桌子上道:“今天给你一个教训,让你明白一个道理云家的人论不起斤两。

    别拿你父亲那套狗屁的阴阳论来跟我说大道理。

    现在去办事,就按照我刚才说的去办,狗子哪怕真的变成了一只狗,也要把他带回来。

    事情能做的隐秘最好,如果做不到,那就不要遮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