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乡 孑与2

第七十三章漂亮的鼻子

    第七十三章漂亮的鼻子

    阿娇透漏给云琅的信息非常的珍贵,于是,云氏就必须在茶酒专卖的法度出台之前,赶紧储存更多的茶,更多的酒。

    消息的不对称性,就是为什么富人想上天堂,要比骆驼穿过针眼还要难的原因所在。

    喝酒是大汉人坚持了几千年的爱好,这个爱好还将延续几千年,估计几万年之后酒精带给人的原始快感依旧让人难以忘怀,所以,这是一门长久的生意。

    至于茶,完全是因为云氏的推动。

    当平叟递给云琅一杯添加了无数东西的茶水之后,茶叶这东西很快就因为云琅的改良,变成了勋贵们最喜欢的一种饮料。

    任何东西只要被勋贵们喜欢上了,盛行起来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尤其是皇帝跟阿娇整日里开始喝茶之后,饮用这东西的风潮就像风一样在大汉的国土上漫延开来。

    到如今,虽然还有很多人喜欢在茶水里添加奇奇怪怪的东西,不可否认的是,茶叶已经变成了很多人每日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毕竟,因为人类身体构造的缘故,这东西也有成瘾性!

    大汉国的商品特卖,有着很强的地域特点。

    比如,只要控制了关中以及蜀中,关东,中原的几座大城市,茶酒专卖的政策就等于得到了实施。

    至于荒野野人们随便酿酒,制茶那是不受限制的,也没有法子限制,刘彻的国策直到今日,也最多能下达到县这一级,至于乡下,还有很多人认为统治自己的皇帝依旧是始皇帝。

    平叟在接到云琅要求他弄更多的茶叶回来,并且要求他把茶叶在产地轻轻地蒸一下,然后压成茶饼,或者茶砖再运来长安,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消息是云音带来的,因此,当平叟见到卓姬的时候,就发现云音正腻在母亲的怀里讨价还价。

    她想去长安,因为霍光被刘据邀请去了长安,据说正在开一个叫做少年大会的会议,她也想去。

    卓姬一面给女儿梳弄着头发一边轻声道:“那是男孩子们闲的没事瞎胡闹呢,你一个闺女家去算怎么回事?”

    “耶耶说,人的心性是在少年时期形成的,刘据这样做好处多多,一来可以壮大自己的力量,二来呢可以提前熟悉很多人的本来面目,是在为他以后执政做准备,毕竟,用生人,不如用熟人。”

    卓姬很快就把两个黑色的竹环裹在闺女黝黑的头发里,编上五彩丝线之后弄了两个环髻,再把几朵细碎的宝石编织的花插在环髻上,搬着闺女的脸蛋左右打量一下满意的道:“这才是我闺女该有的样子,云氏就没有几个人会装扮我闺女!”

    “阿娘,我要去长安!”云音并不在乎装扮,只是一心想去长安。

    卓姬宠溺的在女儿额头点一下道:“那就去。”

    “现在就去!”

    卓姬瞅瞅窗外的天色,觉得只要路上快一些,在日落之前抵达长安还是可行的,就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她可不想惹闺女不高兴,一个月才见闺女一次呢。

    平叟见她们母女似乎要出门,连忙进来禀报道:“大女带来侯爷的话,说朝廷马上就要施行茶酒专卖了,我们家到底要储存多少茶叶,还没一个数呢。”

    卓姬瞅瞅闺女道:“你父亲怎么说?”

    云音笑道:“父亲说,大军到了草原,就离不开这东西,所以,多多益善。”

    卓姬冲着平叟道:“听见了?大老爷都发话了,还问我做什么。”

    平叟拱手道:“既然如此,老奴就要亲自走一遭蜀中。”

    卓姬道:“你回去做什么,天高路远的你年纪也大了,没的折在路上,派年轻人去吧,多少就一点茶叶的事情,没必要看的太重。”

    平叟笑道:“也好,蜀中故人凋零的厉害,回去一次就伤心一次,不回去也好,就让卓福走一遭吧。”

    卓姬自从被云琅从长安拽回来之后,就不大管卓氏的事情了,大部分的事物都交给了平叟。

    很奇怪,人越老,就越发的能干,平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看着平叟越是干活就越是变得年轻,卓姬觉得应该让这个老家伙干更多的活。

    人从来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工作就会累死,相反,当他觉得自己比年轻时还要能干的时候,第二春就勃发了。

    平叟喜欢看着卓氏的人在他的指使下团团转,喜欢自己的每一句话都有人听,并且被忠实的执行。

    夜深人静的时候,平叟偶尔也会感慨一下,如果这偌大的家业是他平氏的就好了。

    然而,这个念头也仅仅是一闪而过,云琅那张笑眯眯的脸总会打消掉他不该有的念头。

    以前的时候,平叟或许还能跟云琅平起平坐的讨论事情,现在,他已经习惯垂手站立在云琅的身边等候吩咐。

    即便云琅跟他客气两句,他竟然隐隐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他亲眼看着云琅从一个浮滑小儿变成了大汉国的重臣,亲眼看着这个小子从一无所有变成大汉国有数的富豪,更是亲眼看着这个少年人从孤苦无依到知交满天下,直至成为皇族!

    这一切不过九年光景……

    有时候平叟也会回想一下自己二十余岁的在干什么,回想起来自己年轻时候走过的路,就让他对云琅更加的敬畏。

    阴阳家最大的特点就是对强者崇拜,他们笃信阴极阳生,阳极阴生,不管强者走的是什么样的强者路,最终都会自我完善,自我修补,只会变得越发强大……

    轻蝇之飞不过数武,附于骥尾可至千里,这就是平叟目前的劳动热情源泉。

    他坚信,只要忠心耿耿,平氏终究有一天会得到回报。

    卓姬自然是不知道平叟在短短的一瞬间会想这么多,在她看来,平叟的忠瑾之心本就该是她应得的。

    她不是没想过平叟会不会在执掌大权之后会对她不利,也曾经暗中提防过……从她生出云音之后,就再也没有过这种忧虑,她坚信,只要云音这孩子在,以云琅的性子,他不会允许任何人动他闺女的任何利益。

    车马粼粼,轻快的驶过陌上桑林,高大的马车车棚偶尔会碰到柔柔的垂柳,发出沙沙的声响。

    晚风从窗外吹进来,掀起了垂在卓姬脸上的轻纱,这一幕偶尔也会被路上的商贾行人看见,哪怕是一瞬间的惊艳,也足以让商贾行人啧啧赞叹。

    云音有些懊丧,她发现母亲好像比她美……

    卓姬拿开闺女点在她鼻子上的小手道:“总是看着我做什么?”

    云音收回指头点点自己的鼻子道:“耶耶总是说我的鼻子是扁的。”

    卓姬怒道:“你耶耶就长了一个蒜头鼻子,还有脸怪你的鼻子扁?”

    卓姬唯一不能容忍别人质疑的事情,就是云音的血统,云音出生的时候云琅不在她身边,这让她一直惴惴不安。

    好在云琅似乎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而且早就认定云音是他的亲生闺女,难道说他们西北理工还有可以鉴定血脉的不二法门?

    “霍光说耶耶的鼻子很好看,那叫悬胆!”

    “等到了长安,阿娘就给你找来很多猪胆,绿了吧唧的挂在那里让你看看悬胆是个什么样子!”

    云音努力想象了一下猪胆的样子,最终坚决的摇摇头,她不想把绿了吧唧的猪胆跟父亲好看的鼻子联系在一起。

    “你大娘,二娘没有嫌弃你的鼻子吧?”

    “没有,大娘总说我的鼻子小巧精致,二娘说等我成年了,要是还嫌弃鼻子小,她可以把我的鼻子割开,往里面填充一些东西,就会让我的鼻子变得挺拔。”

    卓姬听云音这样说,想想苏稚那可怕的解剖尸体的名声,就打了一个哆嗦,紧紧的将云音抱在怀里道:“我女儿的鼻子是世上最好看的鼻子,我们不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