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乡 孑与2

第九十九章论见识的不对称性

    第九十九章论见识的不对称性

    (章节顺序重复了一章,礼拜一请编辑修改)

    长平说这些话的时候,眼中浮现泪光。

    人世间最寂寞的莫过于大军凯旋却无人庆贺。

    龙城之战,虽然以大汉军队的胜利告终,然而,还是让匈奴远遁漠北了。

    或许是因为是一场惨胜的缘故,大军回归的过程中悲伤压过了胜利带来的喜悦。

    这也是皇帝宁愿让参与龙城之战的大军屯驻在长安外边整整四天,也要先等霍去病大军首先进城的原因。

    无论如何,皇帝都要让百姓们知道,大汉军队是无敌的存在,是皇帝手中最锋利的宝剑,是可以荡平四夷的虎贲之士。

    四万九千人战死,这对大汉帝国来说是一场灾难。

    也就是因为龙城之战损失太大,大汉帝国不得不停下他征伐的脚步,休养生息。

    卫青的犒赏,不会很丰厚,云琅早就有风闻……

    征伐龙城的大军不会有太好的赏赐,云琅也早就有风闻……

    从李广战死而不得哀荣就能窥见一斑。

    霍去病不敢违抗皇帝的命令,否则,他一定不会以偏师的身份先入长安。

    龙城之战进行的艰苦,一战之后,匈奴远遁,大汉国在十年之内再无匈奴之忧,云琅不觉得这场胜利有什么水份,很明显,皇帝不这样看。

    云琅的手包着麻布不方便写信,只好由霍光代笔。

    霍光写完了信,吹干了墨迹拿给师傅道:“我们真的要箪食壶浆迎接大军吗?”

    云琅笑道:“大军百战归来,笑脸还是需要给一个的。”

    “陛下不高兴怎么办?”

    “那就没法子了,我们迎接的是大汉将士,又不是迎接匈奴大军,他不高兴就忍着,了不起我们以后遭罪一些,先莫要冷了凯旋而归的将士之心才是最重要的。”

    “也是,反正他不喜欢我们师徒,再坏能坏到哪里去?”

    云琅摇头道:“你明日一早就去未央宫陪伴刘据,迎接大军的事情就莫要参与了。”

    “这怎么成?”

    “怎么不成?师傅又不是毛头小子,热血上来了就不管不顾的去做,要去做危险的事情,自然要留下一条后路。

    很多人喜欢跟项羽一般破釜沉舟的做事情,结果呢,赢的时候不多,输了以后却什么都没有了。

    我们是要走长路的人,没事干多注意一下周遭以及脚下没坏处。”

    “可是,师傅您以前没打算去迎接司马大将军啊。”

    云琅尴尬的用麻布包着的手挠挠鼻子道:“不去自然是最好的,可是,你哥哥是死心眼,他要去,你师父我身为他的兄弟,就算是刀山火海也要走一遭了。”

    “我哥哥为什么不懂得回避?”

    “因为他是一个将军,遇到困难的时候喜欢迎难而上,你师傅是一个读书人,遇到困难就喜欢绕着走,这是两种不同的理念。

    总归,混成兄弟了,就要共进退,这是做人的基本要求。“

    “我以后遇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比如张安世一定要拉着我干我不愿意干的事情?”

    “如果是真的兄弟,他就不会这样做。”

    “可我哥哥干了。”

    “所以说,他就是一个混蛋,我上辈子欠他的。”

    话说到这里就很难说下去了,云琅也没有别的办法,倒是霍光幽幽的道:“如果……如果我跟张安世的交情到了你跟我哥哥的交情,遇到事情的时候,我大概也会站在他那一边吧!”

    云琅很不想点头夸赞徒弟,这种不理智的行为按道理来说不该出在智者的身上。

    他却不能说徒弟的选择是错的,牵涉到情感,就很难以对错来论断了。

    张连的脑袋肿的如同猪头,见到云琅的时候,还知道坐在轮椅上作揖。

    云琅吞咽了一口唾沫,上前亲热的拉住张连的手摇着道:“来到长安没有去拜望张兄,死罪,死罪啊。”

    张连笑道:“都是兄弟,客套什么,我来看你也是一样,也是一样,哈哈……

    哎呀,云兄的手这是怎么了?可曾伤到筋骨?”

    云琅抬起自己用麻布包裹的如同猪蹄一样的胖手道:“不碍事,不碍事,教训徒弟的时候打墙上了。”

    张连特意看看云琅身后的霍光连连点头道:“不听话该收拾的就要收拾,年纪轻轻不学好,要是以后跑去当强盗可就白费了云兄一番心血了。

    小弟家中有祖传的降龙鞭,一鞭子下去皮开肉绽,最是厉害不过,小弟当年挨过两下,你看,直到现在,小弟就没敢当过强盗。”

    云琅叹口气道:“昨夜里小弟喝酒喝得烂醉如泥,如果有小弟在,定不教张兄受此磨难。”

    张连点点头道:“是啊,小弟这条命也算是云兄从匈奴人手底下抢回来的。

    云兄应该是爱小弟的,只是,昨夜那些贼人下手也太狠了,我嘴里还说着请他们喝酒的话,大拳头就抡上来了,可怜小弟行走不便,只能被贼人按在轮椅上暴打,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啊,更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几位贼人,让小弟白白吃了一顿暴打,不知云兄有何教导小弟之处?”

    “应该是误会,酒后乱性也是有的。”

    “没乱性吧,其中一个酷似阿襄的贼人明明是一个色中饿鬼,我大厅中**的美女正在欢歌,他不去找她们,偏偏找我,看清楚了没有,我的鼻子就是被那个贼人一脚踏扁的,惨啊!这世道算是乱了。

    小弟没招谁惹谁,就在家里喝点酒看美女跳舞,就遭此厄运,还有苦无处诉,这顿打算是白挨了。”

    云琅爽朗的大声笑道:“好说,好说,都是好兄弟,既然张兄遭灾,小弟帮你补上也就是了,人吗,只要快活,想的太多就辛苦了。”

    猪头张连习惯性的挑挑眉毛,却扯动了脸上的伤势,只好收起笑容,苦着脸拱手道:“既然如此,明日迎接司马大将军回京的盛事,可不能少了小弟啊。”

    云琅愣了一下,笑道:“张兄一定要去?”

    张连连连点头道:“司马大将军圣眷正浓,小弟不敢求站在前排,只求云兄去迎接大将军的时候能让小弟站在后面,向大将军自报家门问声好,也算是荣耀啊。”

    云琅一脸惭愧的道:“这样说就让小弟汗颜无地了,无论如何,迎接司马大将军凯旋的时候,张兄都该站在最前面,请容小弟附于骥尾如何?”

    张连大笑,连说不敢,不敢,却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这让云琅极为欣慰。

    “那六个被送到府上的贼人估计也是一时糊涂,还请张兄高抬贵手,放他们一条生路。”

    张连笑道:“长公主就把人送到我家,让我看了一眼,然后就把人带走了,再问起来,长公主府的谒者就说已经全部活埋了。

    云兄如果想要做善事,只能去找长公主,是挖出来再活埋一遍,还是放了,都遂云兄的意,小弟没意见。”

    云琅忍不住握着张连的手再次感谢一番,让张连也有些感动,毕竟,这么些年云琅跟他们这群人已经算不上亲近了。

    霍光推着轮椅送张连离开的时候,一脸惭愧的对张连道:“长辈说话,原本没有我这个晚辈插话的余地,不过,晚辈听说司马大将军最喜欢饮酒,如果您能在迎接大将军凯旋的时候多备一些酒菜,到时候与大将军对饮两杯岂不妙哉!”

    张连听了大喜,扭过头对云琅道:“还是这孩子有良心,知道伯伯被一个小贼用拳头掏了太阳穴打,这脑袋不太管用,帮伯伯出了这样的好主意,看赏!”

    说着话,一大把大秦国三扁四不圆的人头金币就被张连塞进了霍光的怀里。

    “买些吃食,没了就来伯伯府上再拿,莫要像那个小贼来抢,伯伯身子骨差,经不起折腾。”

    霍光羞惭的手下金币,头都不敢抬,这让张连再次爆发出一阵大笑,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云氏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