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乡 孑与2

第一零八章不做无用功

    第一零八章不做无用功

    “女娲抟土造人,炼石补天而成神,伏羲演八卦,明婚配与女娲共成社稷正神。

    黄帝除恶兽,驱毒虫定天下而成神,炎帝起耕种之源,尝百草,开集市互通有无而成神。

    杜康因酿酒成神,易牙擅盐梅而成庖厨之祖,鲁班明木器制作而成工匠之祖,孔丘长于教化成神,孙子成兵天下无双成神,李耳骑青牛出函谷留道德眞经而成神……

    既然如此,我云琅造水车,冶金铁,造纸张,开印刷之先河,而今又有火药之术,为何就不能自喻为神呢?”

    一口气摆出来了无数的例子,让何愁有涨成猪肝色的面孔终于恢复了寻常颜色。

    跟人一起走路这太正常了,要是身边人突然告诉你他变成神了,这种感觉就很差了。

    苏稚抱着丈夫的手臂忽闪着大眼睛崇拜的道:“夫君功在天下,将来一定会成神的。”

    云琅笑道:“只要不被陛下砍头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何愁有嘲笑道:“神也怕死吗?”

    云琅大笑道:“只有活的时间长的人才会成神。”

    何愁有跟着笑了一声,却突然停下脚步,看着云琅道:“为什么一定是我?”

    云琅道:“你知道我的秘密知道的最多,你跟陛下的关系最是亲近,我还知道,云氏这几年之所以没了监视的人手,都是拜你所赐,有你在云氏,陛下至少不会怀疑我做出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情。”

    何愁有皱眉道:“陛下已经不待见我了。”

    云琅摇头道:“错了,以陛下的性子,如果不待见你了,他会将你除之而后快。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陛下轻易地放过了你,我只知道陛下不是一个念旧的人,更不是豁达的人。

    现在,能告诉我原因吗?”

    何愁有没有回答,只是叹了口气道:“时隔多年,我自从被留侯恫吓过之后,现在又被你恫吓一次。

    偏偏这两次恫吓我都要乖乖的接受,而且一次比一次恐怖,如果老夫活的时间再长一点,说不定还要接受霍光的恫吓……

    老夫的聪明才智不算最顶尖的,在你们这些人面前,即便可以随手捏死你们,却不得不处处受制于人,这可能就是老夫的命,就这一点来说,老夫认命了。”

    听何愁有这样说,云琅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火药炸响,惊跑的可不仅仅是山里的野兽而已……天知道这东西会在哪里炸响!

    火药最可怕的不是炸响的那一刻,而是他将要炸响的那一段时间。

    “很久以前,有一座山庄叫做孔雀山庄,孔雀山庄里有一种可怕的武器叫做孔雀翎。

    据说这种武器一旦出现,中者必死,从无例外。”

    “所以那个孔雀山庄就永远平安了吗?”

    云琅苦笑道:“听说没有。

    没有使用之前,他们家族平安了好多年。

    当他们家的一代子孙用了这东西杀死了敌人,很快,他们家族就完蛋了。”

    何愁有冷笑道:“不出手别人还畏惧三分,没人愿意当第一个死人,当第一个死人出现之后,天知道谁是下一个,这时候自然要群起而攻之。

    你云氏的火药不会当孔雀翎用吧?”

    “如果你愿意保密,我想让这东西出现在捕奴团中,反正捕奴团的武器装备已经远远超越了大汉甲士,听说钢制折叠连弩都出来了,就放在他们中间出现,我觉得很合适。”

    “你就这么恨郭解?”

    “不恨,只是他最合适,加上前段时间他彻底脱离了云氏,种种因果之下,出现在他手里很好。”

    老虎低声咆哮一声,何愁有冷漠的看向旁边的灌木林,一头肥硕的野猪受惊从灌木林中窜了出来,老虎的威胁对它来说太大了,大到了不敢继续隐藏的地步。

    老虎的两只前爪已经弹出来了长长的指甲,在野猪掠过身体的一瞬间,两只爪子就搭在野猪的后背上,就听见一声凄厉的嘶鸣,野猪的背上被多了七八道裂开的血口子,野猪的向前冲撞的气势不减,何愁有闪身避开,眼看着那头猪撞在树上,不等倒地的野猪站起身,它的脑袋已经被老虎的一只爪子抠在脸上,只是用力的撕扯一下,野猪一半面皮就被生生的撕下来了。

    扯掉野猪的一双眼睛跟半只耳朵之后,老虎就跳的远远地,他不喜欢让野猪血沾到他的皮毛上。

    云琅跟苏稚两人看的津津有味,一头野猪而已,打不过老虎也打不过何愁有,他们非常的安全。

    何愁有看看痛的发狂的野猪,再看看悠闲地站在一边看热闹的老虎,忍不住摇摇头,抬手就把手里的长刀丢了过去,长刀穿过野猪的脖颈,准确的刺破了心脏,这头硕大的野猪站在地上呆滞了片刻就倒在了地上。

    何愁有走过去抽出长刀,在野猪身上蹭蹭血迹,对云琅道:“吃不成了,肠子被老虎抓破了。”

    苏稚叹息一声道:“可怜的猪,别的猪都往深山里跑,就它往山下跑。”

    何愁有冷笑道:“又可怜这头猪的功夫,还是多可怜一下郭解!

    你夫君害人,从来都是不害死别人全家不罢休。”

    苏稚瞪大了眼睛看着何愁有道:“我夫君从来就不害人,只有别人害我们家了,我夫君才会反击。”

    何愁有看看云琅,云琅皱眉道:“云氏已经被排挤出捕奴团这个圈子了。

    云氏在蜀中的商队过长江三峡的时候,撞在暗礁上,船只撞得粉碎……穿上连管事带仆役十六人,只活着回来了两个。

    我开始以为只是行船事故,仆役回来之后才知道,郭解在蜀中已经很有地位了,从长江上上下的船只,一定要听他的调度,如若不然,就会船毁人亡。

    我家的管事不理睬郭解的那一套,于是,掌船的船老大就把船开到暗礁上去了。”

    “郭解敢这样做?”

    “应该不敢吧,如果管理船只的人是郭解自己,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

    “如此,这事就不怪郭解!”

    “所以啊,我也没有像你说的那样直接坑害郭解,我只是给了他一个选择,如果他能把火药管理好,只在域外使用,这东西会让他无往而不利。

    如果弄到了国内,或者被陛下知晓了,后果就可以预期了。“

    “你就不怕这头毒龙不受你控制?我是说这家伙有了火药之后?”

    云琅无声的笑了一声。

    何愁有咬着牙道:“你不会给他真正的火药是吧?”

    云琅笑道:“看起来像火药,炸响之后听起来也像火药,哪怕你闻味道也是火药的味道,你凭什么说他不是火药?”

    何愁有沉默片刻道:“谁能拿到真正的火药?”

    云琅道:“你说呢?”

    何愁有叹息一声道:“看来只有霍去病。”

    “陛下从不给去病足够的大军,自我骑都尉成军以来,面对的从来都是以少胜多的恶战。

    我当行军长史时的老兄弟如今剩下不足百人。

    如今,匈奴人跑远了,去病想要继续追击匈奴人,就要越过无数关山,在蛮荒之地与最凶恶的敌人作战,我不想让他们继续跟匈奴人肉搏,能用火药解决的就不再用兵刃。”

    何愁有长笑一声道:“被你恫吓的不冤枉啊,那个自命不凡的郭解,在你眼中就是这头可怜的野猪是吧?

    而霍去病就是你身边的那头被你当做自家兄弟的老虎是吧?

    丢出可怜的野猪让其余野兽啄食,撕咬,然后让你的老虎兄弟趁机张开爪牙,扬威于域外铸就他真正的不败战神之威。

    最终让陛下不能动,也不敢动你们这群人,这该是你最终的目的是吧?”

    “不是,你说错了,我们这样做都是为了大汉的江山,不是为了私人利益,此心天日可表!”

    何愁有抬头看看阴翳的天空,觉得云琅的誓言没有什么可信度,只能轻叹一声,率先大步流星的下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