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乡 孑与2

第一六零章牵着鼻子走

    第一六零章牵着鼻子走

    自从夏侯静暗示梁赞去偷印书作坊的秘方,准备自家也开一个印书作坊之后。

    梁赞就很难再把夏侯静当做一位道德之士来看待。

    云氏没有家训,学堂里也没有学训,所以,云氏出来的每一个人都有很强的主观判断。

    梁赞是一个没有名堂的孩子,所谓没有名堂的意思就是说,这孩子是一个只有母亲,没有父亲的孩子,连他的姓氏都是借别人的,这让他很难对除过家人之外的人产生什么好感。

    云氏就是他的家,是他赖以茁壮成长的温室,都是很聪明的孩子,如何会不知晓如果没有云氏,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可怕的未来。

    如果夏侯静真的是一位道德大儒,梁赞并不在意以师傅之礼来对待夏侯静。

    既然夏侯静看中的不是他的品行,他的才学,而是想利用他对云氏不利,梁赞就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完成家主最初的想法。

    做好人其实很难,真的很难,一旦决定准备做一个好人了,那就要做好迎接苦难的准备。

    上苍对好人的要求很高,对坏蛋的要求却低的令人发指。

    好人变坏人会被千夫所指。

    坏人变好人却会交口称赞。

    用坏人的法子来达到一个好的目的,梁赞并没有什么心理隔阂,这样做更容易达成目标。

    有霍光这样的大师兄,出现梁赞这样的师弟就毫不奇怪了,一路不通,换一条路走就是了。

    傍晚的时候,陈铜终于想明白了梁赞为什么骂他是傻子,暴怒之下,红着眼睛提着刀子满世界的找梁赞,准备与他同归于尽。

    他的心都在痛苦的抽搐,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被梁赞这个狗才,趁着他喝酒微醺的时刻,把他最重要的秘密从嘴里掏出去了。

    即便是云氏家主也仅仅知道最初的秘方,至于在工作中总结出来的珍贵秘方,陈铜打定了主意,只要云琅不问,他准备一辈子都不说出去。

    为此,只要能不见云琅,他都尽力的避开……没想到,全完了。

    云氏内宅陈铜是不敢进去的,不是不能进,而是真的不敢进去,云氏仆妇的彪悍之名,早就传遍了长安。

    他如果这样冲进内宅寻找梁赞的麻烦,能在那群仆妇们的手下完整走出来的机会不多。

    “把条子肉吃了。”

    梁赞抬起头冲着妹子吼了一声,然后就从盘子里夹起一大块肥腻的条子肉塞嘴里,活着米饭吃的香甜。

    “我不想吃,不想吃成丑庸那样。”

    梁赞的妹子咕哝一声,还是把条子肉放在哥哥的饭盘里。

    梁赞叹口气道:“身子康健才是最好的,至于长相,只要你哥哥我将来混起来了,你长成什么样并不重要。”

    小女孩不愿意听哥哥说教,三两口把饭盘里的一小撮饭吃完,丢下饭盘留给母亲洗,自己一溜烟的跑了。

    冯婆今日手气不好,输了六个云钱,心中不痛快,本来想跟儿子闺女抱怨一下。

    见儿子脸色不好看,就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只是吃饭,不想说话,生怕起了话头,又被儿子就她打麻将的事情被说教一番。

    梁赞吃完了饭,推开饭盘对母亲道:“这几天不去食堂吃饭,就在家里做,等我离开了家,你们想要跟我一起吃一顿饭都难。”

    “不是在高陵吗?快马一天就回来了。”

    梁赞叹口气道:“孩儿要是去了高陵,就是一个仆妇的儿子,您觉得谁家仆妇的儿子有快马?”

    “咱家就有啊,马厩里的马多的是,前些天家主嫌战马费草料,才送出去了一些,我儿骑走一匹谁会在意?”

    梁赞无言以对,半晌才道:“全大汉境内,唯此一家而已。”

    太阳完全落山了,梁赞这才慢悠悠的从内宅走出来,陈铜准备找他算账的消息,早就有小伙伴告诉他了。

    眼见陈铜坐在大门外的柳树下,膝盖上还横着一柄刀子,这家伙看起来杀气四溢,只是看他口水流的老长就知晓这家伙已经睡着了。

    就走过去低头看着这个睡得不省人事的家伙,把刀子从陈铜手上拿走,陈铜这才醒过来。

    第一眼就看见了梁赞那张令人生厌的笑脸,张嘴喝骂道:“你这无……”

    一句话没说完,就觉得脖子上一片冰凉,一柄雪亮的刀子正架在他的脖子上,而梁赞正恶狠狠地看着他,似乎接下来就要把刀子从他脖子上抹过去。

    “小心,刀子可快!”

    别看梁赞人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他却是何愁有亲手教出来的学生。

    也是仅凭一柄短刀在骊山后山过了半个月野人日子的人,十三岁的少年人正是胆子奇大无比的年纪,云氏逢年过节时杀猪宰羊的主力。

    要说他们不敢杀人,说出去陈铜自己都不信!

    “你不是要杀我么?”梁赞阴森森的问道。

    “没有,我是来找你讲理的。”

    “你怕知道你秘方的人不够多?要不要我帮你大声地喊出来?”

    “我的小祖宗哟,都是一家人,你拿我练什么手啊。”

    梁赞冷笑道:“改良秘方的事情为何家主都不知晓?哦!我忘记了,你还不是云氏门下,听说你一向自认为是陛下的奴仆,看不起云氏也是理所当然。”

    “我没有!”陈铜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

    梁赞见夏侯静家的老仆已经离开了,就松开陈铜道:“知道打不过我,怎么还敢来找我,说你是傻子也不算冤枉你。”

    陈铜一个翻身站起来,朝着梁赞连连作揖道:“看在君侯的份上,小郎把秘方的事情忘掉成么?”

    “那要看家主是什么意思了,这事你说了不算。”

    梁赞见夏侯静老仆已经走远了,就把刀子丢给陈铜,快步追了上去。

    来到山居的时候,老仆正在伺候夏侯静用饭,梁赞打量一下桌子上的饭食道:“先生吃的饭菜素了一些。”

    夏侯静笑道:“云氏的小菜最是美味,傍晚之时喝点稀粥,吃几样素净小菜,正好调养一下脾胃。

    听说你跟印书作坊的那个杀才起了冲突?”

    梁赞笑道:“一些小小的误会而已,印书坊管事陈铜已经答应帮先生印书了,明日就开始排版,最多五日,就有一千册书刊印出来。”

    夏侯静笑道:“怎么,阳版雕刻添香一事没有谈妥?”

    梁赞摇头道:“不是的,再过八日,董公邀请的大儒就会齐聚云氏庄园,学生想要在大儒们到来之前完成刊印,好让先生的学说被每一个来参会的人知晓。”

    夏侯静放下手里的筷子叹口气道:“老夫知晓这些天你拿到的些许钱财还不够支应刊印《白鹿集》之需。

    不论是云氏,还是那个卑劣的印书坊管事,都只顾着与董公亲近,看不起我谷梁学说。

    你想要借助云氏之力达成目标殊为不易,明日就有夏侯氏管事送钱过来,如你所说,加紧印书才是正事,莫要再苦苦哀求他人。

    夏侯氏虽然算不得富裕,区区一万云钱还是能拿的出来了。”

    梁赞羞愧的低下头,冲着夏侯静深深一礼就转身出了山居,瘦弱的身形迅速的消失在黑暗中。

    夏侯静重新端起粥碗,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年轻人嘛,受点挫折也是应该的。

    在他已经努力过的情况下,适当的给一点帮助,才是一个敦厚长者的风范。

    唯有如此,才能更多的激发出门下弟子的办事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