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乡 孑与2

云氏剥皮术

    第二十一章云氏剥皮术

    皇帝总想要好臣子,同样的,臣子们也想要一个好皇帝。

    好臣子难得,好皇帝更是难得。

    不过呢,好坏这种东西往往是因人而异的,比如云琅现在就很希望自己脑袋上坐着的这位皇帝最好是一个荒淫无耻的皇帝。

    一个人的花销其实是有数的,哪怕这个皇帝一时兴起要酒池肉林,要摘星楼,要开凿运河,要修建万里长城,只要他的军队足够强悍,可以捉来足够多的奴隶,云琅觉得都不是什么问题。

    哪怕头上的这位皇帝是何不食肉糜的傻子,喜欢躲在皇宫里做木匠活,或者开个豹房整日里胡天胡地,云琅觉得这种不理朝政的皇帝就是好皇帝。

    如果可能,云琅一定会让这样的皇帝长期待在皇帝的位置上,享受人世间所有的荣耀,并且不容许任何人去伤害他,让他的皇位坐的稳稳当当,就连死后的谥号,也给他挑最好的,他的皇陵一定是最奢华高大的。

    前提,就是不要像刘彻这样英明神武!

    两个聪明人关在一个笼子里,最终的结果一定是要死一个的。

    只要有刘彻在,云琅不认为自己能过随心所欲的日子。

    当云琅需要用计谋去达到自己目标的时候,闪转腾挪的余地就很小了。

    “您以前觉得我们家应该韬光养晦,现在,您却认为皇帝应该给云氏更大的自由。

    到底是您的野心膨胀了,还是您现在发现自己的力量已经足够大,可以抗衡皇帝了?”

    云琅靠在澡桶里,宋乔卖力的用刷子刷云琅的身体,她今天一定要把卓姬沾在云琅身上的臭气清洗干净。

    “都不是,我只是亲眼看到大汉国有了好的变化,准备让这种好的变化延续下去。

    好了,不要再刷了,我已经很干净了,再弄下去,我身上的皮就破了。”

    “还有一股子狐媚子味道,骚臭,骚臭的。”

    宋乔在云琅的颈项间用力的嗅嗅,继续往澡桶里添加了温泉水,用力的搓洗云琅的脖子。

    这就是惩罚!

    云琅很清楚,也很愿意,自己弄了四个女人,宋乔早就心有不满了,只要不被弄死,云琅随宋乔的心意。

    他实在是做不出曹襄那种怀里抱着美女,还大肆指责老婆没有伺候好他的那种做派。

    第一次,云琅开始怀念军营了。

    左拥右抱的日子并不好过,尤其是太在乎这些女人的人,这样的日子哪里有快活可言。

    不情不愿的,即便是床榻之上也味同嚼蜡。

    扶荔宫如今变成了扶荔城,那些装饰性的建筑已经不见了踪影。

    只有城墙在不断地加高,不断地有马面墙壁在向外延伸。

    曹襄干活还是很靠谱的,云琅不在的日子里,扶荔城里的一切事物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最让云琅欢喜的是,李陵训练的那些军卒,已经开始有点模样了。

    酷暑的天气里穿着皮甲站在没有遮掩的空地上,对人来说就是一种煎熬。

    如果不是有人不断地用水柜将清水压上高空给他们降水,这些人这时候早就昏死过去一大半了。

    李陵,李勇,李绅,孙大路四个人站在满是彩虹的校场上声嘶力竭的朝这些军卒们嘶吼,一遍又一遍的的将他们想要传达的信息装进这些人的脑子里。

    “你说,水柜喷水,为什么就会产生彩虹呢?”

    曹襄纠结于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云琅到来之后,他就立刻不耻下问。

    云琅道:“那是因为太阳光跟水雾接触之后,被空中的水雾折射了阳光,然后就出现了彩虹。”

    “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没有什么彩虹神在作怪?”

    “我没有听说过什么彩虹神,你现在站到太阳底下,含一口水朝天喷一下,也会出现彩虹,如果你想做彩虹神,那么,你就是!”

    曹襄闻言,立刻就含了一口清水,跑到太阳底下用力的喷,然后,这个弄彩虹的游戏他就整整玩了一下午,直到腮帮子没知觉了,这才消停。

    “张安世去少府缴纳了两万金的赔偿,你是在替谁赔?”

    “替霍光,账本是他做的,他就是最好的替罪羊。”

    “你生气了是不是?”

    “没错,我生气了,大家都在捞钱,为什么偏偏要我徒弟来背锅?”

    曹襄笑道:“好像你家没少赚吧。”

    “云氏赚的钱都是自己应得的,那些人赚的钱才是黑心钱,我听说那些老将们连兵血都喝,赚钱已经赚的没下限了,既然他们敢让我徒弟背黑锅,那就要做好自己挖坑埋自己的准备,我要他们连一个铜子都拿不走,甚至要倒贴。”

    “可是,我们两家似乎是赚的最多的两户人家啊。”

    “你曹氏付出那么多,只拿到半成的份子,你就觉得多了?”

    “哦,你是说缴获啊,那样算的话确实很少。”

    “曹文虎在偷你的钱。”

    “我知道啊。”

    “咦,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跟着皇长子去西南的两个曹氏族人,一个是曹文虎,一个是曹文原,他们本身就不是我的嫡系,而曹氏又必须正大光明的支持皇长子。

    所以,他们两个去最合适不过了,他们当然要偷钱啊,如果不偷钱,我将来没有好借口把他们撵出曹氏。

    你说,我现在是不是仁慈多了?”

    “我现在把亏空补上了,你准备补多少?”

    曹襄摇头道:“不补,我坐在一边看热闹,如果需要有人拿命去填,曹文虎兄弟就是很好地人选。”

    两人很快就达成了共识。

    查账这种事情总会查出问题来的,霍光的账本有问题,云琅快速的帮自己弟子给弥补上了。

    这让已经查过霍光账本却什么都没有查出来的桑弘羊极为惊恐。

    尤其是张安世带着两万金来到少府,一言不发的将金子交割给了少府之后,桑弘羊就寝食难安。

    当他得知张安世与少府交割金子的时候,两方都没有人说话,得到消息的桑弘羊就如坐针毡。

    明显的,这是霍光账本出问题了,才会有云氏赔钱这件事,少府收钱什么话都没有说,这说明云琅已经跟皇帝达成了默契。

    霍光的账本他没有查出问题,是他的无能,如果其余人的账本也查不出问题就是愚蠢了。

    事到如今,那些账本即便是没有问题,这时候也必须有问题,而且,问题不小。

    当经济问题变成政治问题之后,后果就非常的严重了。

    这才是云琅想要的结果。

    唯有如此,霍光才能从刘据身边脱身,也唯有如此,霍光将来才不会遭受刘据的怨恨。

    唯有如此,云氏才能在吃了无数好处之后,能安静的享受铜矿挖掘带来的丰厚利润。

    唯有如此,云琅想要推行云钱的大计,才能有足够的铜来供应钱币制造。

    西南之战,并非是一场可以写进史书的战斗,任何参与这场战争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名誉留下来。

    开疆拓土的战斗打成了劫掠,打成了贩卖奴隶的战争,以大汉国史官的德行,不会有什么好话说。

    傍晚时分,长平匆匆的来到扶荔城,见两个儿子都在,不等气息喘匀,就问云琅:“陛下可曾发怒?”

    云琅摇头道:“皇长子做的事情还在陛下的容忍范围之内,如果皇长子顺利的拿下夜郎国,就不会有事。”

    长平愤怒的道:“这个刘据,他就不能好好地把事情做完再胡闹吗?

    前段时间贪色,这段时间贪财,他要干什么?他难道就不知道,只要他入主东宫,想要什么没有?”

    听长平咒骂刘据,云琅就知道长平支持刘据的心思没有变化,冲着曹襄努努嘴。

    曹襄立刻笑嘻嘻的对母亲道:“犯错的是狄山,是霍光,皇长子并不知晓。”

    长平咬着牙道:“虽然他们两个比较无辜,不过,他们既然是皇长子的左右拾遗,就必须把责任承担起来。”

    云琅笑道:“母亲莫要恼怒,霍光已经认罪了,也赔钱了,至于狄山,那就是一个穷鬼,除了一身硬骨头之外,您也指望不上他。”

    曹襄笑道:“皇长子弄来的钱听说全部进了未央宫,想要拿出来恐怕很难。”

    长平道:“卫皇后还是有远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