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乡 孑与2

第四十八章好久不见的故人

    第四十八章好久不见的故人

    自从匈奴人绝望的吹响了号角之后,宫墙上的官员们脸色就变得很难看。

    全大汉国最顶尖的人精都在这里,很多事情根本就不用过脑子,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霍去病都到场了,只能说明一件事,长门宫前发生的这场闹剧就要落下帷幕了。

    这些人以前对云琅突然表现出来的暴戾行为百思不得其解,董仲舒甚至上本弹劾过云琅两次,觉得云琅这样灭绝人性的做法与儒家道义格格不入,充满了烟火气,不如儒家做法来的优雅。

    给后世子孙开了一个很坏的头。

    他的弹章自然如同泥牛入海一去无踪。

    而云琅在上林苑做的事情越发的没有头脑,越发的暴戾,视上林苑地方官如同无物。

    率领大军从北向南一路这么捋下来,不但起不到整肃上林苑逃奴的事情,反而会将心存妄想的匈奴人从北向南挤压下来,最终聚集在一起酿成大祸。

    昔日英明的皇帝似乎很满意云琅的做派,不管朝中官员如何诋毁云琅,所有弹章都被留中不发,杳无音讯。

    祸害终于在所有官员的袖手旁观下出现了。

    就在众人准备围观云琅倒霉场景出现的时候,匈奴人要求援兵出动的号角声吹响了。

    直到这个时候,这些人才发现,云琅至始至终都没有针对匈奴人的意思,他真正针对的是他们这群高高在上的人。

    或者说,皇帝真正要整肃的不是那些可怜的匈奴奴隶,而是他们朝堂上的官员。

    此时此刻,众人才弄明白,要整肃匈奴奴隶,遣发一介狱吏就能完成,为何要出动云琅,霍去病这样级数的将军了。

    王温舒单膝跪地向皇帝请求道:“城下战事即将完毕,微臣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可以斩匈奴人首级,获得一丝半点的功绩,以告慰列祖列宗。

    还请陛下恩准!”

    被众人围住的刘彻笑道:“爱卿有此志向,殊为难得,准了!”

    王温舒大喜,匆匆的套上甲胄,下了宫墙,就招呼家将随他一起出城。

    刘彻笑着问满朝文武:“还有那位爱卿想要猎获军功,此时正是好时候。”

    公孙贺拱手道:“微臣本就是武人,且让陛下看看微臣神射!”

    说罢亲自操持床弩,嗖嗖嗖,就发射了三枝弩枪,弩枪掠过长长的空地,两支射空,其中一枝弩枪却射穿了一个匈奴人的身体,将他牢牢地钉在地上。

    有了公孙贺带头,这种一点都不危险的向皇帝表达忠心的方式就被很多人效仿。

    在大汉国,不存在纯粹的文人,即便是司马迁这样的人跟云琅比剑也不一定会输,要知道,他少年时就曾仗剑走遍了楚国,如果没有一点防身的本事,在盗贼横行的大汉国边地,根本就活不了多久。

    刘彻的笑容已经很勉强了。

    云琅,霍去病准备的这一切都白白浪费了……无论谁是奸细,都不会再暴露出来了。

    他知道奸细不愿意暴露的原因是臣子们将他护卫的太好,让敌人没有得手的机会。

    看来,只能再另想它法。

    霍去病穿过长长的战场,准确的捉到了一个精瘦的匈奴人,他看的很清楚,就是这个匈奴人在主导整个战场。

    这个匈奴人被活捉之后,并没有表现出太惊慌的神情,丢掉了自己的手里的号角,抓住霍去病套在他脖子上的大戟用力的争夺,眼见如此,霍去病只好轻轻地将大戟往回收一下,锋利的大戟横枝就斩断了匈奴人的双手,大戟翻转一下准确的击打在这个匈奴人的脑袋上将他击昏。

    随霍去病一起冲锋的护卫,立刻俯身抓住此人,横放在马背上,斜刺里扬长而去。

    掉地的号角又被一个匈奴人捡拾了起来,不顾甲士们的威胁,再一次将号角吹得唔嘟嘟作响。

    霍去病用大戟挑飞了一个凌空扑过来的大汉甲士,再一次用大戟击昏了这个匈奴人,这一刻,活着的匈奴人比死掉的匈奴人更加的有用。

    云琅的眉头拧成了疙瘩,他从未想过,一群汉人模样的人会向汉军发起如此过觉得冲锋。

    即便是身后有骑都尉的骑兵们在不急不缓的驱赶他们,他们似乎更加在意城墙上的大汉皇帝。

    这些人就该是鬼奴军了,应该是刘陵仗以统治匈奴的基本力量。

    云琅忽然从鬼奴群中发现了一个熟人……

    很明显这位熟人也发现了云琅,她尖叫一声,簇拥在她身边的鬼奴突然停止向前,而是向云琅所在的方向冲杀过来。

    李陵看了云琅一眼,因为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听到云琅下令弓弩手射击。

    “把那个女人给我活捉过来。”

    李陵应诺一声,大军离开弓弩保护范围,挺着长枪准备接阵!

    “人上了战场就成了牲口啊……”

    曹襄的胆子很大,即便是面对敌人冲锋,也能镇定自若。

    “你看,他们在往长枪上撞啊,真是悍不畏死!”

    云琅指着军阵道:“不是他们悍不畏死,是被后边的人推着前进,人家的作战经验很丰富,就靠这一招破开李陵的防御呢。”

    第一排的长矛挂满了尸体之后,他们并没有抽回长枪给后边的鬼奴以进攻的机会,而是就地蹲下,他身后的长枪兵,踩着他们的背高高的跃起,再一次将如林的长枪刺了出去。

    三轮长枪兵前刺之后,李陵最为精悍的刀盾兵就空群而出,举着圆盾努力向前,而落后的长枪兵,总能在刀盾兵推出来的空隙中,刺出长枪,将鬼奴一一刺杀。

    鬼奴军中不多的骑兵也在那个女人的呵斥下冲了过来,不用李陵指挥刀盾兵们将圆盾连接在一起,而盾牌缝隙间全是长枪的锋刃,如同一个刺球一般继续前进,让骑兵不敢靠前。

    “李陵的本事不错,你以后对他好点。”曹襄对眼前的战事看的目眩神驰。第一次觉得战争也是一件很有趣味的事情。

    “这是陇西李氏最后的压箱子用的法宝,也是李陵坚持要跟阿敢分家的底气所在。

    这种传嫡的习惯很讨厌,你以后不要玩这一套。”

    云琅的目光没有离开那个看起来很熟悉的女人,随便应付一下多嘴的曹襄。

    战马终于装在刺球上,强大的冲力将刺球撞开,骑在马上的鬼奴连同战马已经被长枪刺的满身都是洞,血雾飙飞尚未落下,第二匹马趁机冲了过来。

    李陵冷笑着任由那些鬼奴骑兵冲撞他的军阵,在刺球被战马撞散之后,那些长枪兵已经将长枪的尾部抵在地上,长枪很快就形成了一道道带刺的拒马。

    前冲的战马停不下脚步,一头撞上了拒马,被长枪刺穿了胸膛,在长枪兵的上空翻转了一圈就重重的砸在地上。

    “银屏!”

    云琅终于想起这个女人是谁了,她居然就是刘陵当年带去匈奴的四个侍女中的一个,是刘陵在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之一。

    有了这个认知,云琅全身都兴奋了起来,咆哮着告诉李陵:“活捉她,活捉她,敢杀死她提头来见!”

    李陵不解的答应了,很快就形成了军令传达了下去,大军不再拦截向宫墙进发的鬼奴军,而是以那个骑马的女人为目标,以锋矢阵向前突击。

    “那个女人是谁?并不美丽啊!”曹襄非常惊讶。

    “刘陵的贴身婢女,我敢说,这一次来上林苑捣乱的匈奴人,鬼奴军一定以这个女人为首!”

    “啊?一定要捉住她!”

    曹襄听云琅解释之后,立刻就大喊大叫起来,还把驱赶护卫他的家将首领去活捉这个女人。

    同一时间,云琅身边的甲士在刘二的带领下也跳进了战团。

    卫将军所属大军的反常变化落在了刘彻的眼中,他指着云琅那边问卫青:“云琅在干什么?”

    卫青皱眉道:“他放弃了阻拦鬼奴军的打算,反而在向鬼奴军的中央突进,而且突进的速度很快。

    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刘彻低头看看城下几乎就要停息的战事,这样的场面,就算这一千多鬼奴军过来,也没有后患。

    霍去病是一个对战场极为敏锐的人,在一连活捉了三个吹号角的人之后,一经发现了云琅的异常,迅速从逐渐平息的战场上撤离,见云琅、曹襄两人身边只剩下六个胥吏,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