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乡 孑与2

第四十九章风吹云散

    第四十九章风吹云散

    云琅聚精会神的看着战场上发生的所有动态,这场战事在大军围剿之下,已经到了末期,云琅不想出任何意外。

    霍去病在不远处大叫,云琅并不在意,此时此刻,他更在意将要被武力超群的家将们捉到的银屏。

    一柄幽暗的短刀从左后方重重的刺进了云琅的腰肋处,看样子应该是一刀毙命了。

    很奇怪,中刀的云琅居然慢慢转过头,脸上满是讥诮之色。

    曹襄也把脑袋转过来,颇为玩味的瞅着那个依旧握着刀柄的胥吏。

    “我记得你叫农桑是吗?”

    云琅抓住刀柄轻轻一推,就把呆住的胥吏给推开了,其余胥吏呆滞的站在那里,直到此刻他们还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农桑眼看着云琅把那柄刀子从身上拔出来,刀子表面虽然暗哑无光,却非常的干净。

    他摸一下刀刃,转手就把刀子捅到曹襄的肚皮上,曹襄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一只手抓着云琅松开的刀柄抱怨道:“你捅的我肚子疼。”

    农桑打了一个激灵,转身就跑,跑了两步,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抽出长刀向云琅再次扑过来。

    一个年级很老的胥吏,探手就捉住了刀刃,单手捏着刀刃就从农桑手里夺过了长刀,顺势一脚踹翻了农桑,召唤过来一匹马,将昏过去的农桑放在马背上。

    又瞅了一眼剩下的四个胥吏对云琅道:“有两个贪墨了一些钱粮,一个在军中安插了他的侄儿,不算大错,对付匈奴也算不遗余力,教训一下就好。”

    最后又指着一个最年轻的胥吏对云琅道:“这个年轻人不错,身家清白,手脚干净,干活勤快,事实上,你有他一个胥吏就成了,反正所有的活计都是他一个人在干。”

    云琅并不理睬老家伙的胡言乱语,指着马背上的农桑道:“这人你不该拿走。”

    老胥吏抬头看着天上的白云,悠悠的道:“这些年过的太平静了,就像死了一样,今天走了一遭战场,有些技痒,把这人交给我,我帮你问出你想知道的一切事情。”

    话说完,就牵着战马慢吞吞的走了。

    那三个被点名的胥吏身体抖动的如同筛糠,双腿一软就跪在地上,只有那个年轻的胥吏把身子挺得越发直了。

    年轻胥吏很有眼色,见云琅冲他笑了一下,就自觉的将那三个胥吏绑了起来,弄到远处看管起来。

    曹襄把只剩下刀柄的匕首从肚子上拿开,抖了抖,刀刃又从刀柄里滑出来,随手揣袖子里,看着远去的老胥吏道:“现在也只有你能使唤动这个老家伙了。”

    云琅叹口气道:“云氏的人才实在是太少,否则我也不愿意打扰他的安宁。

    等小光跟狗子回来之后就好了。”

    曹襄跟着叹口气道:“这世上其实从来都不缺人手,值得我们信任的人太少了。

    我觉得你做的没错,宁缺毋滥挺好的,有一个就当一个人使唤也挺好的。”

    说话的功夫,霍去病终于赶过来了,刚才那一幕让他肝胆俱裂。

    “何愁有?”

    霍去病打量一下远去的老胥吏问道。

    云琅笑道:“如果不是因为有他在,我哪有胆子这么干?我以为你看到阿襄今天表现的如此英勇,就该想到我有安排了。”

    霍去病笑道:“下回把话跟我说清楚,怎么,你不愿意把那个人交给陛下?”

    云琅道:“这人是怎么潜伏到我身边的要问清楚,这是私事,就不告诉陛下了。”

    霍去病道:“平静了两年多,只是表面平静,刘陵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扰乱大汉朝纲。

    我军中有一个厉害的长史聂壹,他从军中揪出来三个奸细,其中一个还是从钩子山就跟随我们到现在的老兄弟。

    问过才知道,他当初在钩子山被匈奴人俘虏过,在被匈奴人捉到之后就变节了,被我们用俘虏交换回来了。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既然回来了,只要告诉我们就没事了,偏偏被匈奴人用这个事情活活的捏了他好几年。

    最后让他自裁了,算是保住了他一家老小的性命,临走前哭得那个凄惨哟。”

    “说到底还是不信任我们的表现,没把我们当兄弟看。”云琅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长门宫钱的战事已经渐渐平息,倒是那个银屏却越战越勇,手持一柄长杆大刀,舞动的虎虎生风,竟然让刘二等一干家将近不得身。

    霍去病见云琅非常关注这个女人,就不屑的道:“她快不成了,再来几下就没力气了。

    女人就该躺在床上等男人,上什么战场啊!”

    霍去病对会武功的女人一点好感都没有,以前的时候,他想要上老婆的床,先要拿武器酣战一番,打赢了才能有一宵春色。

    现在,他老婆喊他上床都不愿意去。

    云琅连忙道:“你看好了,别让她自杀了。”

    霍去病冷笑道:“自杀?那也得有机会,刘二他们干的不错,逼得很紧,她没有机会自杀,如果真要杀她,早上弩箭了。”

    不得不说,霍去病看人看的很准,一个家将冒着被战马踩伤的危险滚进了马肚子底下,挥刀砍断了战马的两只前蹄,正在作战的银屏猝不及防随着摔倒的战马滚在地上。

    刘二丢掉刀子,一个虎扑就压在银屏的身上,第一时间就扯开银屏的嘴巴,塞了一根木棍,免得她嘴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其余家将也同一时间扑了上去按住了她的手脚,控制住了银屏之后,就打昏她,将她高高的举起来,快速的送到云琅面前。

    云琅松了一口气,再看看战场上稀稀落落的战斗,就对李陵道:“全杀了!”

    银屏被活捉,战场上的鬼奴齐齐的哀嚎一声,此时,想要逃走已经无路可走了。

    一些鬼奴丢掉武器,跪在地上希望能活命,而早就杀红眼的李陵则不管你投降不投降,他只要首级!

    战场上终于安静了下来……

    隋越却匆匆的跑来了,指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银屏对云琅道:“陛下有令,人犯交由常侍隋越审问。”

    云琅道:“此女乃是刘陵的贴身侍女,太重要了,无论如何也要问清楚之后再做处置,也要避免她自杀。”

    隋越阴声笑道:“如何处置女人乃是咱家的拿手好戏,卫将军多虑了。”

    眼看着一个宦官将一枚粗大的银针刺进了银屏的后颈,云琅知道,这个女人完蛋了。

    银屏被那群宦官如同对待贵人一般的将她塞进了一顶软轿抬走,曹襄吸着凉气道:“女人落在这群阉人手中,不如死了算了。”

    霍去病道:“好在以后不会再有汉女和亲的事情了。”

    云琅道:“是啊,是啊,如果不彻底打垮匈奴,这种事就不会停止……”

    霍去病瞅一眼长门宫道:“陛下意犹未尽,又把角斗士从后山撵过来了。

    这可能是大汉朝规模最大的一场决斗!”

    随着霍去病的目光云琅也看过去,果然,代表皇帝的龙旗依旧高悬,皇帝已经从巨盾后面出来了,打着黄罗伞盖端坐在一张椅子上,在他的旁边,满朝文武济济一堂。

    宫墙下,刚刚获胜的汉军正在搜寻任何一颗可能遗落的人头,无头的尸体,也被长门宫宫奴一具具的摞起来,很快就形成了六座巨大的尸山。

    血水从尸山中渗出,最终汇成六道血泉,从宫门高处倾泻下来,在低洼处渐渐形成了一汪湖泊。

    浓重的血腥味随风飘荡,将阳光明媚的长门宫渲染成了人间地狱。

    角斗士们沿着宫墙被骑都尉众人护送到了大门前。

    武器依旧在手中,角斗士们却唱着悲歌,排着长队,在一个体型极为魁梧的斯巴达武士的带领下,在长门宫前列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