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寻宝全世界 行走的驴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请君入瓮

    古董钟表的相关收藏,在欧美各国拥有悠久的历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古董收藏门类。

    这些古董钟表沿袭古代科技,体现唯美的艺术品位,表达着丰富的历史文化,集多种独特工艺于一身,拥有无以伦比的魅力和无法再生的艺术价值。

    在二十世纪以前,古董钟表是皇室贵族的专宠,在设计、制作、用料上不惜工本,几乎每一件古董钟表,都称得上是一件艺术品。

    时至今日,这些流传下来的古董钟表,依旧是古董艺术品市场上的宠儿,被无数收藏家所狂热追捧,不时就会出现一些天价古董钟表。

    而这,正是叶天选择眼前这个铜鎏金座钟的原因所在。

    既然打算坑人,那就来把狠的,一次将某个蠢货坑到吐血,以后见了自己都害怕、做梦都打哆嗦!

    这样一来,也能吓退其余那些心怀叵测的蠢货,省得那些家伙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看着都烦人!

    当然,这势必会白白便宜眼前这位古董摊主,让他大赚一笔!这是避免不了的事情,只能说这哥们运气不错,让他抄上了!

    摆在叶天眼前的这座铜鎏金四明钟,是典型的巴洛克艺术风格,造型复杂、奢侈华丽、制作考究、通体錾刻着精美的纹饰,看上去甚至有些浮夸。

    在这台座钟的顶部,有一个铜鎏金的天使,人物雕刻细腻、形象生动,底座和四条科林斯柱上同样雕刻着一些精美的纹饰和图案。

    座钟的四面,为晶莹剔透的水晶玻璃,表盘为彩绘白色珐琅盘,上面刻着阿拉伯数字钟点,走针鎏金并雕花,钟摆也是白色珐琅质地!

    更重要的是,在这台铜鎏金座钟的表盘上,还镌刻着一位十九世纪著名钟表大师的签名,看上去非常逼真。

    第一眼看到这台座钟时,叶天就知道这是一台高仿铜鎏金座钟、是件赝品,但他还是为这台座钟的制造工艺暗自感叹不已!

    毫无疑问,这是一件非常不错的现代工艺品,可惜生不逢时!

    如果它的制造年代在二十世纪以前、而且是纯手工制作的话,那么流传至今,必定是一件价值不菲的古董钟表!

    叶天故作认真地将这台座钟里里外外彻底查看了一遍,然后才抬起头看向古董摊主,这就准备询问价格。

    就在此时,旁边终于传来了他期待已久的声音。

    “斯蒂文,能不能让我也看看这台座钟?我很喜欢巴洛克艺术风格的古董,既然碰上了这样一台座钟,我可不想错过!“

    说话者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白人男子,从身上的装扮来看,应该有点家底,单他手腕上那块限量版爱彼千禧,就价值七八万欧元。

    显然,这很可能是一位来尼斯度假的富豪,到萨雷亚广场淘宝来了,没想到遇上这么一场热闹,在贪欲的驱使下,也想捞点便宜。

    还有一种可能,这是一位古董商,但这种可能性很小,几乎不存在。

    转头看到这位的第一眼,叶天对其身份就判断了个**不离十,暗中透视的结果,也证明了他的判断。

    这就是一位来尼斯度假的德国富豪,也是一名古董门外汉,对相关古董知识和行内的规矩顶多知道点皮毛!

    非但叶天,那位古董摊摊主也看向了这位富豪,并迅速做出了判断,眼底立刻闪过一道狂喜之色。

    对于他来说,眼前这位自动跳出来的德国富豪,根本就是一只引颈待戮的肥羊,绝对不能放过!

    这位德国富豪的话音刚落,在叶天的另外一侧,又有人跳了出来。

    “斯蒂文先生,我也很想看看这台巴洛克风格的座钟,它看上去确实非常精美,令人心动!“

    说话者是一位三四十岁的日本男子,从那别扭至极的英语口音和九十度鞠躬上,就能得出最准确的判断。

    不用问,这也是一位来尼斯旅游、想顺手发笔横财的日本游客。

    跟之前一样,古董摊主的眼底再次闪过一片狂喜之色,甚至差点欢呼起来。

    此时,他早已不再恨叶天坏自己好事、让煮熟的鸭子从自己嘴边飞了,他反而开始暗中感谢叶天了!

    当然,前提是能将这台铜鎏金座钟顺利卖出去,而且卖个不错的价格。

    叶天看了看这两个不知死活的蠢货,然后面色一沉,冷笑着说道:

    “先生们,你们这样做不太地道吧?我正在欣赏并鉴定这台铜鎏金座钟,这就准备询问价格,你们这时候跳出来打断,不合规矩啊!“

    “非常对不起,斯蒂文先生,我并不是古董行内人士,不懂你们的交易规矩,冒昧了,但我确实很喜欢这件古董钟!“

    那位日本人言辞诚恳地说道,再次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眼中却闪烁着贪婪之光。

    至于那位德国富豪,则更加干脆。

    他直接走到叶天身边,低头看了看那台铜鎏金座钟,然后就开始向摊主询价。

    “伙计,这个铜鎏金座钟什么价位?只要价格合适,我有意收下这件铜鎏金古董钟“

    话音刚落,那个日本人也快步走来,看了看那台铜鎏金座钟,接着又看向了那位古董摊摊主。

    但是,那位古董摊摊主并没有立刻给出报价,而是看向了叶天,想看看他会给出什么反应。

    叶天却只是苦笑一下,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并没有多说什么。

    看到这种情况,那位摊主哪里还会等待,他立刻给出了铜鎏金座钟的价格。

    “先生们,这台铜鎏金座钟的价格是十五万欧元,如果你们都对这台座钟有意,那么可以公平竞价,价高者得!”

    “我去,十五万欧元,这哥们还真敢开牙,而且下刀也够狠,是个心黑手辣的家伙!”

    叶天暗自吐槽了几句,差点没笑出声来。

    给出报价之后,那位摊主立刻看向了叶天,眼神充满期待,隐约也有几分忐忑。

    非但摊主,现场所有人都看向了叶天,想看看他会给出什么反应,尤其是那个德国富豪、以及那个日本人,更是紧紧盯着他。

    叶天扫视了现场一圈,然后看向了那位德国富豪和那个日本人,对这两个蠢货说道:

    “先生们,对于这个报价,我不予置评,如果你们觉得物有所值,那么就可以公平竞价,或许我稍后也会加入竞争的行列。

    如果你们不愿意率先应价,想等我先出手,你们再跟进竞价,那你们恐怕就要失望了,我不会率先应价,那不是我的风格。

    假如你们退出,那么接下来我跟这位摊主谈交易之时,你们最好不要再次介入进来,那种做法非但不地道,而且非常卑劣!“

    现场安静了下来,没有任何声音。

    那位德国富豪、以及那位日本人,俱都愣在了原地,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应价还是不应价!

    其余人则都看着他们,等待他们做出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