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寻宝全世界 行走的驴

第三千零八十二章绝境和光

    沉思片刻,叶天这才说道:

    “看来这里并没有埋藏着什么金属物品,即便有,这些金属物品也埋藏的很深,超出了脉冲金属探测仪的探测范围。

    但我敢肯定,在这块花岗岩的后面,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想要发现这个秘密,只能把这块石头从墙壁上切下来”

    说着,他就指了指墙壁上的那块花岗岩。

    两位考古学家再次上前看了看,依旧没有什么发现。

    “这块花岗岩上刻满了各种涂鸦和文字,已将原本的图案和文字彻底掩盖了起来,你是怎么看出它有异常的?”

    叶天却笑了笑,故作神秘地说道:

    “暂时保密,待会儿你们就会知道答案!”

    接下来,他对身边的手下说道:

    “尼克,你出去通知一下约书亚和肯特主教他们、还有阿克苏姆副市长和方尖碑广场负责人,让他们到这里来。

    接下来的行动,需要他们在现场,尤其阿克苏姆副市长等人,咱们要想切割这块花岗岩,需要得到他们的许可!”

    “好的,斯蒂文”

    尼克点头应了一声,随即离开了这里。

    片刻之后,约书亚他们就进入了这片地下建筑,一个个小心翼翼的。

    进入这座古老的石屋后,他们迅速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

    紧接着,约书亚就诧异地问道:

    “斯蒂文,你们是不是在这里发现了什么?所以才让我们下来,在现场见证接下来的探索行动”

    叶天点了点头,随即解释道:

    “没错,先生们,我们的确在这里发现了一点东西,跟公元前犹太人在这片地方的生活有关,……”

    接下来,他和两位考古学家介绍了一下刚才的发现。

    随后,他就告诉约书亚他们,自己准备切开石屋东侧墙壁上的那块花岗岩,看看其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

    听着他的介绍,约书亚等人都兴奋不已。

    大家纷纷走上前去,查看刻在那张石桌上的古老文字和图案,并低声探讨着。

    跟叶天他们之前的判断一样,几名以色列考古学家很快就得出结论,石刻图案上那些祈祷或祭拜的人们,正是犹太人,而非黑人。

    这个发现让他们更加兴奋了,一个个双眼放光。

    几位提格雷人则走到石屋东侧的那面墙壁前,查看叶天准备切开的那块花岗岩。

    跟两位考古学家一样,这些提格雷人也没有任何发现,一头雾水。

    “斯蒂文,能不能说说你切开这块花岗岩的原因?还有一件事,你打算怎么切割这块花岗岩?这里是世界文化遗产,不能随意破坏”

    阿克苏姆副市长好奇地问道。

    非但是他,现场其他人也都非常好奇。

    大家全都看向叶天、看向了那面墙壁。

    叶天走到墙壁前,指着那块花岗岩说道:

    “我之所以要切开这块看似普通的花岗岩,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这块花岗岩是在公元前后某个时间被后砌上去的。

    也就是说,这块花岗岩原来并不在这里,是有人砸掉了原来砌在这里的那块花岗岩,然后用这块花岗岩来代替。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其中肯定有原因,这个原因可能就隐藏在这块花岗岩背后,或许是一个不为人知的重要秘密。

    这块石头跟墙壁上的其它石头虽然都是花岗岩,但质地并不相同,纹理有细微差别,大家仔细观察一下就能发现”

    话音未落,两位考古学家已拿着放大镜走上前去,开始仔细观察。

    也就片刻的功夫,他们已有所发现。

    “没错,斯蒂文,这块花岗岩的纹理更细,跟墙壁上其它花岗岩确实有所不同,应该产自不同的地方,但这种差别非常细微,很难发现!”

    “确实如此,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些!”

    随着两位考古学家给出肯定的结论,大家都变得更加兴奋。

    “正因为我发现这块花岗岩非常特殊,所以我打算把它从墙壁上切下来,看看背后隐藏的什么秘密。

    我们准备利用水刀进行切割,这样的话,能最大限度的保护好这块花岗岩和墙壁,不会造成什么破坏”

    叶天接茬说道。

    听到他准备用水刀进行切割,几位提格雷人都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异议。

    之前他们就曾见过用水刀切割石板的画面,知道这种切割方式非常安全,不会对这处世界文化遗产造成什么损害。

    随后,叶天就通知手下公司员工,让他们把便携式水刀送进这座地下建筑。

    很快,水刀就被送了进来。

    负责操作的公司员工,随即展开行动。

    大约十五分钟后,他们已做好准备。

    “伙计们,你们沿着这块花岗岩四周的缝隙进行切割,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切到周围的石块”

    叶天指着墙壁上的那块花岗岩,叮嘱了几句。

    “明白,斯蒂文,放心交给我们吧”

    操作水刀的手下员工点头应道,立刻行动起来。

    随着切割开始,一道蕴含着大量金刚砂的高压水流,立刻从水刀喷口激射而出,一点点切入了那面墙壁里面。

    这幅花岗岩的个头不大,长二十厘米左右,高约十五厘米左右,切割起来并不难。

    没一会功夫,这块花岗岩四周的缝隙就已被切开,跟周围其它岩石脱离开来。

    切割停止,操作水刀的员工退到了一边。

    叶天随即走上前去,查看了一下墙壁上的情况。

    确定安全之后,他就拿过一根撬棍,将撬棍较细的一端插入墙壁缝隙中,将那块花岗岩一点点撬了出来。

    等那块花岗岩被撬出大约十厘米左右,他才放下撬棍,双手抓住那块花岗岩,将其缓缓从墙壁里拉了出来。

    这块花岗岩四周非常平整,上面虽然挂满泥土和沙砾、还有大量水渍,但大家一眼就看出,这块花岗岩被人刻意修整过。

    看到这里,每个人顿时都双眼放光。

    说话间,这块花岗岩已被完全拉出,墙壁上随即多了方形的洞口。

    那个洞口里面并没有什么机关陷阱,非常平静。

    取出这块花岗岩的同时,叶天往那个洞口里看了一眼,却什么也没发现。

    紧接着,他就将这块沉重的花岗岩放到那个石桌上,开始研究起来。

    他让手下员工拿过几瓶矿泉水,冲掉了附着在这块花岗岩上的泥土和沙尘。

    随着他的动作,刻在这块花岗岩上的一些古老文字和图案,立刻呈现而出。

    “天呐!这是古希伯来文,这些图案好像出自《旧约》,但这些古希伯来文好像有些特别,或者说似是而非!”

    “没错,这的确是古希伯来文,应该说是变种古希伯来文,它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会被刻在这块花岗岩上?太不可思议了!”

    现场众人纷纷惊呼起来,大家都感到非常惊讶。

    尤其几位以色列人,更是满面惊喜。

    这个大家惊呼不已之时,叶天已冲去花岗岩背面的沙土。

    “咦!这里刻着一个大卫星,还有一行古希伯来文,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话音未落,大家已看向这块花岗岩的背面。

    这块花岗岩的背面很平整,而且的确刻着一个大卫星标记,图案非常清晰。

    在那个大卫星下面,还刻着一行古希伯来文,不知道什么意思。

    看到这一幕,大家顿时都愣住了。

    几位对古希伯来文有所研究的考古学家和古文字学家,更是满眼震撼,以至于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他们似乎看到一些敏感的文字,所以才有这种表现。

    愣了片刻,大家这才清醒过来。

    紧接着,现场就沸腾了。

    “很显然,这块花岗岩是一位犹太人、或者某个犹太部族埋藏在这里的,在这块花岗岩的背后,必定隐藏着非常重要的秘密!”

    “如果这块花岗岩真是公元前被埋藏起来的,那就足以说明,在公元前,犹太教就曾在阿克苏姆附近传播,这些出自《旧约》的石刻图案就是证明!”

    现场响起一片议论声,每个人都兴奋不已。

    叶天看了看这些家伙,然后微笑着说道:

    “先生们,哪位能给大家翻译一下,刻在大卫星下面的这行古希伯来文,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很想了解一下!”

    话音落下,一位以色列考古学家和一名古文字学家,不约而同地站了出来。

    “斯蒂文,这些古老的文字跟正统古希伯来文有所不同,准确一点说,它们是经过埃塞俄比亚本地化了的古希伯来文,比较晦涩难懂。

    不过我们相信,只要给我们一点时间研究,就能搞明白这些古希伯来文的含义,搞明白这行古希伯来文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那位以色列古文字学家兴奋不已地说道,满怀期待。

    “那就请吧,先生们,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大家都想知道这些文字的含义!”

    说着,叶天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话音未落,几位考古学家和古文字学家就一拥而上,开始研究刻在石头上的古老文字和图案,解读隐藏在这些文字和图案背后的秘密。

    叶天则退到一边,跟约书亚他们低声闲聊起来。

    “斯蒂文,你这家伙真是太神奇了,这么隐蔽的秘密都能被你发现,简直不可思议!”

    肯特主教感慨地说道。

    同在现场的其他人,都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斯蒂文,你说这些埃塞俄比亚本地化了的古希伯来文,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太令人期待了!”

    约书亚接茬说道,双眼却紧盯着放在石桌上的那块花岗岩。

    “不管这些古老的文字和图案隐藏着什么秘密,既然被咱们发现了这块花岗岩,就一定能解读出来!”

    叶天微笑着点头说道,充满自信。

    说话间,二十几分钟就已过去。

    经过一番认真研究与探讨、并跟以色列国内一些贝塔以色列籍的专家学者视频连线,那些考古学家和古文字学家终于得出结论。

    说的更准确一点,他们得出了一个可信度相对比较高、彼此都认可的解释。

    但这个解释是否正确,一时之间,他们不敢肯定。

    接下来,一位以色列古文字学家激动不已地说道:

    “约书亚、斯蒂文、肯特主教,经过一番探讨与研究,我们大致搞明白了这行变种古希伯来文的含义,即便有出入,误差也很小。

    刻在大卫星下的这行古文字,其含义为‘当你走到绝境时,就会看到上帝的光’,这里大部分文字都跟原始的古希伯来文一致!

    这行古希伯来文的字面含义就是这样,但它肯定有引申含义、有更深层次的意义,或许是一种隐喻,这就需要再做研究了!”

    话音未落,现场直接炸锅了。

    “哇哦!这行文字里的绝境是指什么?是人生绝境,还是道路尽头?上帝的光又是指什么?是圣光,还是其它什么东西?”

    “这行文字所指向的,会不会是隐藏着所罗门宝藏的地方?所谓上帝的光,会不会是指约柜?”

    大家纷纷议论起来,每个人都激动不已。

    约书亚和肯特主教等人更是两眼放光,瞬间已放飞想象的翅膀,开始猜想起来。

    同在现场的那些提格雷人和埃塞俄比亚宗教界代表,表情却非常凝重,每个人都满眼担忧之色。

    很显然,他们也联想到很多。

    其中相当一部分联想,对他们都很不利。

    而发现这个秘密的叶天,却像是局外人,面带微笑,观察着其余人的表现。

    探索行动仍在继续。

    接下来的时间内,三方联合探索队伍陆续发现了一些埋藏在地下深处的金属物品、还有两处非常隐蔽的地下密室!

    但是,它们都跟宝藏无关。

    其中一处埋藏比较集中的金属物品,经叶天和几位考古学家研究分析,一致认为那都是一位埃塞俄比亚古代国王或贵族的陪葬品。

    跟之前一样,叶天让手下员工探索清楚那座国王陵墓的情况,然后将相关数据交给了埃塞俄比亚人。

    至于埃塞俄比亚人是否会挖掘那座国王陵墓,就不得而知了!

    已是傍晚时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方尖碑广场周围的那些提格雷人村庄,已升起袅袅炊烟,

    当最后一抹夕阳从天边消失的时候,三方联合探索队伍在方尖碑广场的探索行动,也正式宣告结束!

    在这里,大家并没有发现传说中的所罗门宝藏和约柜,却不是一无所获!

    最重要的收获,就是那块刻着古希伯来文和《旧约》图案的花岗岩石块,就是那句充满玄机的话!

    离开方尖碑广场时,但凡看到那块花岗岩的人,每个人都在琢磨那句充满神秘色彩的话!

    看到叶天他们从方尖碑广场里出来,那些聚集在广场大门口,已经守候一天的媒体记者,立刻潮水般涌了上来。

    “晚上好,斯蒂文,我是《耶路撒冷邮报》的记者,请问一下,你们在方尖碑广场有什么重要发现没有?能否给大家介绍一下情况?”

    “你好,斯蒂文,我是《纽约时报》的记者,请问一下,今天下午发生在方尖碑广场北面山丘另一侧的交火事件,是否跟你们有关?”

    众多媒体记者纷纷扯着嗓子高声提问,一个个争先恐后。

    叶天看了看这些无冕之王,然后微笑着朗声说道:

    “晚上好,各位媒体记者朋友们,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并没有什么收获,没有从这座方尖碑广场带出来任何东西。

    相信这足以说明问题,在这座古老的广场里,我们没有发现什么宝藏,至于下午的交火事件,更与我们无关!”

    说完之后,他就登上了停在身边的防弹SUV,没再搭理那些高声提问的媒体记者。

    三方联合探索队伍其他人也相继上车,车队随即启动,离开了这座古老的广场。

    行驶出去没多远,大卫再也按捺不住好奇心,迫不及待地问道:

    “斯蒂文,刻在那块花岗岩上的古希伯来文,是不是指向传说中的所罗门宝藏?是不是指向约柜?尤其是‘上帝的光’,让人不得不联想到约柜!”

    叶天看了看这家伙,微笑着说道:

    “我也不知道,但我敢肯定,这句话肯定有非常深刻的含义,背后肯定隐藏着重大秘密,否则它也不会被人刻意隐藏起来,一藏就是2000多年。

    如果所罗门宝藏和约柜真的在阿克苏姆或附近,那这句话或许真有可能是指向宝藏的线索,我也一直在想,‘绝境和上帝的光’,指代的是什么?”

    说话间,联合探索车队已疾驰而去,再次驶入阿克苏姆城区。

    因为那块花岗岩的发现、因为刻在花岗岩背面的那行古希伯来文,此时的阿克苏姆,早已暗潮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