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娱乐香江 纪墨白

509【家有一老】

    赵雅芷领着夏天买了干果,糖果、春联、利是红包袋等等,林林总总,不下数十种商品。最后来到花市,帮他选了一棵漂亮的金桔树。

    “桃花我就不帮你选了吧,你现在桃花债欠得够多了。”赵雅芷又笑着向夏天道。

    香港民众过春节喜欢买桃花,因为桃花可以带来“桃花运”,旺爱情。

    夏天笑着点了点头,他现在的确欠了不少桃花债,是应该少点桃花运才好。不然桃花多了,就变成了桃花劫了。

    “有你在我身边,我当然不用再招桃花运了。”夏天笑着说道。

    “就你嘴甜,嘴巴像抹了蜂蜜一样。”赵雅芷听他这么说,心中欢喜道。

    买完年货,夏天领着赵雅芷开车,来到西贡的一处住宅楼。

    来到楼上,按响门铃,片刻之后,有人将门打开,正是夏树良。

    “你们两位找谁啊?”他疑惑的问道。

    “老爸,是我啊。”夏天将墨镜摘下来道。

    “……”夏树良顿时眼睛一亮,“阿天,你怎么来了?”

    “我来陪你过节呀。”夏天笑道,“怎么,不欢迎我呀?”

    “不,不,不!”夏树良激动地都有些结巴了,连忙将防盗门打开来,“快进来,快进来!”

    夏天领着赵雅芷走了进去,将买的东西放了下来。

    “这位是?”夏树良打量着赵雅芷道,印象里王柤贤似乎不应该这么矮才对啊。

    “是我,伯父,我是阿芝呀。”赵雅芷摘下帽子,除掉围脖来道。

    夏树良自然认识赵雅芷,见她竟然和自己儿子在一起,而且态度如此亲昵,不禁脸色一暗。随后笑了笑,“啊,赵小姐请坐,我帮你们泡茶。”

    “老爸,你坐吧,茶我来泡就好了。”夏天连忙道。

    “你知道茶放在哪里么,我帮你找。”夏树良随即跟儿子进了厨房,“臭小子,老实交代,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

    “谁啊?”夏天一愣问道。

    “少装糊涂,就是外面客厅坐得那位啊。你别告诉我你们两个没关系,纯属逛街碰上的。”夏树良认真的道。

    “噢,芝姐是我的女人啊。”夏天实话实说道,“这有什么好隐瞒的啊。”

    “臭小子,你找什么女人不好,你找一个二手的,而且还是两个孩子的妈!你这不是当人家的便宜老子么?”夏树良见儿子竟然如此不当一回事,不禁生气的道。

    “哎呀,老爸,这都什么年代了。火箭都上天了,人类都登月了,网络都发明了,眼看就天涯咫尺了,你还抱着老观念不放,真是的。”夏天笑了笑道,“离过婚又怎样,有孩子又怎样,只要她人好,就行了呗。她爱我,我爱她,这就足够了。”

    “臭小子,你真是气死我了你!”夏树良见儿子振振有词,一点都不听自己的劝导,不禁越发生气的道。

    “行了,别生气了,我的事我自己解决就好。咱们今天就快快乐乐过节,怎么样?”夏天问道。

    夏树良一愣,知道儿子从小就主意正,现在又是成功人士,脾气更倔了,劝他估计也不会听的。而且儿子好容易打开心结,陪自己来过年,自己要为这件事跟他吵架,以后他再不来看自己了,也是自己自讨没趣。

    “好吧,不谈这件事了。”夏树良只好退了一步道。

    夏天点了点头,和他一起泡起茶来。

    ……

    赵雅芷见夏树良刚才看自己时,脸色不佳,所以心中一直惴惴。见他追随儿子进了厨房,忍不住担心的跟了过去,偷偷站在厨房门口偷听。

    听到夏树良对自己的评价,还劝夏天要与自己分手,赵雅芷不禁心中一痛,担心不已。害怕夏天会听从老爸的话,抛弃自己。

    不过等她听到夏天振振有词的回答,明确表示不会和自己分手时,她心中的喜悦简直无以复加。

    “只要她爱我,我爱她,这就够了!”一席话,令赵雅芷感动得眼泪差点落了下来,“不错,只要他爱我,我也爱他,这就够了。”

    正在感动之际,夏天已经捧着茶壶走了出来,“芝姐,喝茶~”

    “啊,好,谢谢。”赵雅芷连忙擦净眼泪,笑着说道。

    “对了,老爸,今天怎么没有打麻将呢?”夏天笑着问道。

    “没人咯,都在家守着家人过节呢。”夏树良笑着说道。

    夏天一愣,“没关系的,我们今天不也陪您来过节了么。”

    “是啊。”夏树良感慨的道。

    曾经他们父子形同陌路,现在却能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欢度春节,自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儿孙自有儿孙福,算了。”夏树良心中叹口气道,“赵小姐、阿天,过节了,送你们一人一个红包。以后你们开开心心的,我们做老人的也就没什么说的了。”

    “谢谢爸。”夏天笑着接了过来。

    赵雅芷听他这么说,分明是接受了自己,不禁喜出望外,连忙将红包接了过来,“谢谢伯父。”

    “不必客气,喝茶,喝茶~”夏树良招呼道。

    ……

    中午饭由赵雅芷帮爷俩儿操持。她的厨艺同样非常了得,三下五除二,一桌丰盛的酒菜便做好了。

    “恩,味道不错。”夏树良尝了一口,满意的道。

    “老爸,你儿子的眼光不错吧。”夏天得意地笑道。

    夏树良点了点头,“你自己喜欢就好了。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我们老辈人是不该粗暴干涉。”

    夏天笑了笑,“老爸,你想通就好了,来,我敬您一杯!”

    ……

    吃完中午饭之后,赵雅芷要回家带两个孩子。

    “阿天,我走了。”她有些依依不舍的道。

    夏天点了点头,“芝姐,路上小心。明天我去你家看你,好不好?”

    赵雅芷脸一红,“后天你再来看我吧。我们家的习俗,初一不能回娘家。所以明天宏仔、益仔在家,不方便的。”

    夏天点了点头,知道内地乡下的确会有这类规矩。说出嫁的女儿,除夕、初一不能在家过,娘家会死人等等。这种说法自然荒诞不经,没什么科学根据,在内地都渐渐不流行了,没想到赵家竟然还有这种规矩。

    “那好吧,那我后天再去找你。”夏天笑道。

    赵雅芷点了点头,开车离开。

    夏天随后回到了楼上,陪老爸一起看电视,闲聊天。

    “儿子,你和赵小姐的事,王小姐知道么?”夏树良笑着问道。

    “当然不知道了。”夏天摇摇头道。

    “那就糟了,她早晚会知道的,到时候跟你闹起来,怎么办?“夏树良一听,担心的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想那么多做什么呢。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夏天摆摆手道。

    “你呀,做事顾头不顾尾,都没有个长远的计划~”夏树良摇摇头道,“王小姐的脾气比较倔,从小就没怎么吃过苦,一直被家人当成宝。长大之后,事业又顺利,所以脾气自然刚烈。你想说服她是比较难的。”

    “依我看,她妈妈倒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取舍,你可以对她下下功夫。王小姐从小娇生惯养,离不开父母的照顾。你只要说服了他们,基本上这件事就成了。”

    “老爸,行呀,这都让你琢磨透了。”夏天惊讶的道,没想到老爸看事看人这么透彻。

    的确,王柤贤的性格属于比较刚烈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当年和林健岳谈恋爱,就因为被他的母亲骂是“当儿子叫鸡”,又被媒体骂是“小三”,所以便干脆退出影坛,一个人躲到加拿大去。

    其实若换做是李嘉昕、关芝琳、刘佳玲等人,你就算指着鼻子痛骂也毫不在乎,照样活得潇洒。

    “当然了,我过得桥比你走得路还多,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夏树良道。

    夏天笑着拱了拱手,“佩服,佩服。难怪人家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古人诚不欺我!”

    ……

    晚上时候,没人再来给爷俩儿做饭,爷俩儿只好就酒楼吃了。

    香港人很重视年夜饭,又称它为“团年”。通常都是在家里煮饭,买些参茸海味之类,犒赏一家老小。除此之外,还有萝卜糕、年糕,象征步步登高;煎堆、油角、糖冬瓜,金银满屋、甜甜蜜蜜。

    不过随着香港经济发展,社会观念也在改变。越来越多人喜欢在酒楼吃年夜饭,一则酒楼做的菜味道更好;二则也图个省事、方便。

    夏天就陪着老爸在酒楼吃饭,顺便打了个越洋电话,馋馋大洋对面的夏雪。

    “大哥,香港过节好热闹啊,这边什么都没有。”夏雪抱怨道。

    “那也没办法啊,学业要紧嘛。”夏天笑道,“不过别伤心了,等过些日子,我就去美国看你了。”

    “恩。你快来吧,好想你呀。”夏雪一听,急切的道。

    “放心,不用等多久的。”夏天点了点头道,“对了,那个女人还有没有找过你?”

    “没有。你让米歇尔帮我换了住址,又换了电话,她现在根本联系不到我了。”夏雪老实的道。

    “那我就放心了。”夏天点了点头。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