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娱乐香江 纪墨白

519【无毒不丈夫】

    听他这么一说,三个女人不禁一愣。

    原本她们觉得其实秦翰还是不错的,为一个女人能够守候那么长时间。如此痴情,实在很难得。

    但是听夏天这么一点评,她们又觉得秦翰这种做法,还真是有点矫情。

    他总这么守在那里,像座“望妻石”一样。林清霞理他不是,不理他也不是,的确给她造成了一定的困扰。

    林清霞原本就不知该如何面对秦翰。她这次回台湾之后,去琼摇家拜年时,再度遇到了他。得知他和妻子终于离婚了,而且现在还是单身一人。

    当时林清霞听到这则消息,心中也不免荡起波澜。因此当秦翰约她出去的时候,林清霞就真的去跟他见了一面。但是因为毕竟之前伤得太深,所以她并没有立刻原谅秦翰。

    秦翰则知道林清霞的性格,外刚内柔,优柔寡断,对感情一向是拖拖拉拉,藕断丝连。因此他才准备用水磨工夫,软磨硬泡,再次打动林清霞。

    林清霞见秦翰真的在片场守候自己四天四夜,心中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当叶瞳说那句话的时候,她真想当时就原谅了秦翰。

    可是听夏天这么一说,她的心思又不免有些动摇。的确,秦翰此举有些令她感到有些尴尬。当他站在片场门口的时候,剧组中人看向她的眼神都有些怪异,好像看猴戏一样,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他这样做,真的向夏天所说,是在“道德绑架”,给她带来了很多的困扰,“感动了自己,恶心了别人。”

    “那夏先生要是你泡妞的话,会怎么做呢?”叶瞳好奇的笑着问道。

    夏天嘿嘿一笑,锺楚红则露出害羞的表情。

    “要是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子,我会单刀直入,直接向她告白。”夏天笑着说道。

    锺楚红一听,娇嗔的白了他一眼。

    “那她要是拒绝呢?”叶瞳又问道。

    “在告白之前,其实已经试探过了,有把握才告白的嘛。”夏天笑着道,“你要知道,告白是最终胜利的号角,而不是发起进攻的冲锋号。”

    “哇!”叶瞳惊讶的叫了一声,“夏先生真不愧是才子,说话就是有学问。”

    锺楚红听他这么说,则是害羞的脸红起来。

    夏天当初向自己表白前,的确像他所说,已经试探过几次。得知自己对他也有意思,所以才会告白的。

    林清霞听夏天这么说,却也不禁赞同的点了点头,很欣赏他这种利落干脆的恋爱态度。相比起来,自己就实在太优柔寡断了,总是拖拖拉拉,拿不准主意。

    要问自己对秦翰还有感情么,当然有感情,毕竟当年彼此都深爱过。但若论是否愿意原谅他,再跟他在一起,林清霞心中却没有准主意。因为之前她的确被秦翰伤得太重了。

    夏天见林清霞脸上表情一会儿紧,一会儿松,笑一阵,愁一阵,就知道此刻她的心正因秦翰而左右摇摆。

    这不禁让他有些嫉妒。

    夏天前世就非常喜欢林清霞,今世遇到她之后,更是从心中发誓,要将这位东南亚第一美女收入囊中。但无论他秀才华也好,秀体贴也好,秀地位也好,秀财产也好,都始终不能打动林清霞的心。

    而秦翰,论才华,论家产,论地位,论名气,都远远比不上自己,却能够令林大美人牵肠挂肚,实在令他很是嫉妒。

    “青霞是我的,谁也不能将她夺走。”夏天暗暗发誓道。

    他已经将林清霞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秦翰竟然死皮赖脸要来跟他抢,那也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

    闲聊一番之后,徐可招呼再拍戏。

    众人只得暂停闲聊,继续投身到电影拍摄中。

    又加班加点拍了两天两夜,最后演员们实在撑不住了。每天都无法正常睡觉。只能够找旮旯眯一会儿,加在一起不超过四个小时。说实话,困得站着都能睡着。说着说着台词,就打上呼噜了。

    这种状态之下,自然没办法再拍戏。徐可只好宣布休息一天,第二天再来拍摄。

    夏天也得以回到家中,好好地睡上一觉。

    回到别墅,就见房子里依旧空空如也。

    王柤贤因为最近没有接戏,所以时间充裕,随意支配。这次回台湾,要到正月十五之后才能够回来,还有好几天呢。

    夏天没精力唱一首“寂寞沙洲冷”,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丢进床里,睡他个昏天黑地。

    沾枕头就着,一口气睡足二十个小时,到第二天傍晚十分方才醒过来。

    醒来之后,神完气足,夏天感觉脑筋比之前都灵敏许多。

    这几天他拍戏,因为睡眠较少的缘故,感觉整个脑子都木了。想收拾秦翰都想不起好主意来,这会儿睡足了觉,脑袋清明,这主意立刻就出来了。

    “义信,来我家一趟。”他随后打电话道,“顺便帮我捎份外卖,多带点儿。”

    从昨天晚上睡到现在,水米未沾牙,饿得他前胸都贴到后背了。

    过了一会儿,陈义信就来了,拎了一份虾饺,一份蒸排骨,一份牛肉丸。

    夏天来不及跟他说话,先胡吃海塞了一通。

    “天哥,就算嫂子不在吧,你也不用饿成这样吧?”陈义信见他狼吞虎咽,好像三天没吃饭的样子,不禁惊讶的道。

    “你懂个……嗝……屁啊!”夏天骂了一句,继续往肚子里塞吃的。

    如长江流水,似风卷残云,片刻之间,三人份的外卖就被他一个人给吃光了。

    “啊,舒服了!”夏天一边品着茶,一边滋润的道。

    “天哥,怎么饿成这样了?”陈义信又好奇的问道。

    “别提了,这几天赶拍《刀马旦》,没白天没黑夜,把人都给累死了。我昨天一散工,回到家里就睡觉,一直睡到刚才才醒。”夏天摆摆手道。

    “天哥,不是我说你,你都已经是大老板了,干嘛还把自己折腾的那么累呢?有角色让别人演,有电影让别人导,公司又不是没有人才,至于把自己折腾的这么狠么?”陈义信撇撇嘴道。

    “这是兴趣,跟钱无关。你让我天天坐在办公室里享清福,我还觉得别扭呢。”夏天摆摆手道。

    人赚钱一是为了生存的更好,二是为了更好实现理想。要是有钱之后,都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赚钱还有什么意思呢?

    陈义信笑了笑,“对了,天哥,我有几件好消息要告诉你。一个是咱们的《八星报喜》票房一路领先,现在已经到两千七百万港币了,上座率依然还有六成,预计最后突破三千万都不成问题。”

    “一个是张爱嘉小姐已经将《妈妈再爱我一次》拍摄完成,现在正在进行后期制作。还有一个是李赛鳯到公司找过你,但是你没有在,所以她就离开了。”

    夏天一愣,脑中立刻浮现出李赛鳯那甜美可爱的脸庞,“她有没有说什么事,有没有留下电话?”

    “有留下电话,但没说什么事。”陈义信摇了摇头。

    “那你回头给她打个电话,约她再到公司一趟。”夏天想了一下道。

    “好。”陈义信点了点头。

    “对了,张小姐的《妈妈再爱我一次》拍得倒挺快啊,她请了谁做主演呀?”夏天好奇地问道。

    “吴静娴。”陈义信道。

    “那是谁呀,没听过啊。”夏天一愣,眨了眨眼睛道。

    “她之前主演过一部电视剧名叫《星星知我心》,取得了非常棒的收视率。这位女演员在电视剧中就是饰演一位母亲,非常轰动。”陈义信简单介绍道。

    夏天愣了一下。《星星知我心》这部电视剧,他记得小时候依稀看到过,据说当年红遍了大江南北,感动了不少的人。既然如此,想必那位女演员演技应该还是不错的。

    “好,等她先搞后期制作,我回头去跟银都打个招呼,到时候就可以发行到大陆去了。”夏天道。

    “天哥,你真的要进军大陆呀,难道就不怕会出事么?”陈义信一听,担心地问道。

    “出什么事?”夏天不解的问道。

    “听说那边乱的很呢,动不动就抓人,动不动就判死刑,根本没有法律可言,而且贪污腐化,非常严重啊。”陈义信道。

    夏天听了,一阵沉默不语。

    陈义信说得不完全是偏见,事实上,这些年北面的确不算太平。内地从八三年开始严打,香港传媒也经常进行报道。

    其中有些案件,在香港人看来简直荒诞绝伦,比如在街边撒泡尿就被判刑,结交多位男朋友也被判流氓罪等等。让香港人不禁兔死狐悲,惴惴不安,担心回归之后,有朝一日也会如此。

    “总要向前看的嘛。”夏天苦涩的一笑道,“香港当年不也一样黑暗,现在不也变好了嘛。再说咱们和那些人不同,咱们在香港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他们团结咱们还来不及呢,更不要说判刑了。”

    “我明白了,天哥。”陈义信点点头道。

    “对了,谈正经事,我找你过来,是让你对付一个人。”夏天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