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娱乐香江 纪墨白

936【巩利】

    “咦?!还真的是巩利?老谋子还真把她选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天注定的缘分?”夏天一见到巩利,忍不住想道。

    前世张义谋就是选中了巩利,没想到这一世依旧选了她,看来历史的惯性还是相当强劲的。

    即使有自己这只蝴蝶不断煽动翅膀,它还是依照原来的轨迹向前发展。

    “张导,这边~”夏天招招手道。

    陈义信和王宝燊也打出了“热烈欢迎张义谋导演来港”的横幅,引得机场众人纷纷侧目观望,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张义谋见到欢迎横幅,也不禁喜出望外,大为感动。

    他在内地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导演而已,一没名气,二没资历,根本当不起这么隆重的欢迎。

    可是夏天却对他如此之好,完全是国宝级导演的待遇,实在是让他感动莫名。

    “张导,欢迎,欢迎~”夏天迎上前去,同张义谋双手紧握道。

    “谢谢您,夏先生!”张义谋也激动地说道。

    “啊,这位小姐是……”夏天又看向了一旁的巩利。

    她一直紧紧跟着张义谋,唯恐走丢了,脸上露出怯怯的表情,眼睛则小心翼翼的四处观察着,透着些许的好奇,些许的不自信。

    “夏先生,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这部戏的女主角巩利。”张义谋介绍道,“小巩,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香港最具实力的电影大亨,夏天先生!”

    “夏先生,您好。”巩利连忙问候道,心中却是有些奇怪。

    这位夏先生戴着帽子、墨镜、口罩,把自己包裹的严严的,看起来就像是个接头的特务一样,鬼鬼祟祟,藏头露尾,不像好人呢。

    “巩小姐,你好,欢迎你来到香港。”夏天笑道,“这位是我的好兄弟,陈义信,天下集团的副总。”

    “陈先生,您好。”巩利又连忙问候道,心中则更是惊讶不已。

    这位陈义信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样子,好像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竟然就是集团副总,实在是太厉害了。

    “你好。”陈义信淡淡的点了点头道。

    他见这位巩小姐长相土气、穿着土气、打扮更土气,简直就是一个小土妞儿,比新界的乡下妹还不如。

    这样的人也能做电影女主角?!他很表怀疑!!

    巩利敏感地察觉到陈义信对自己的冷淡,顿时脸色一僵,很是难为情。

    “张导、巩小姐,现在都六点半多了,我看咱们还是先去吃饭,等下再去酒店,如何?”夏天提议道。

    “客随主便,当然听夏先生的了。”张义谋点点头道。

    “好,上车。”夏天笑道。

    ……

    出了机场,上了夏天的车,众人一起前往福临门海鲜酒家。

    进到车里,夏天才将帽子、墨镜、口罩全部除去。

    巩利扫了一眼夏天,顿时惊得一愣。

    “我的天哪,这位夏先生也太年轻了吧,看起来好像比自己还要小呀。”她心中震撼道。

    “怎么了,巩小姐,你看我有什么不对么?”夏天见巩利呆呆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道。

    “没有,没有,只是没想到夏先生这么年轻。”巩利脸一红,连忙摆摆手道。

    “原来如此。”夏天笑着点了点头。

    “小巩,夏先生虽然年轻,但却年轻有为。你还记得去年那部很火的电影么?就是由他编剧和投资的。”张义谋笑道。

    “哇,夏先生,你好厉害呀!”巩利一听,惊讶的道。

    这部电影,去年可是红遍了整个中國,故事感人,情节真挚,演到哪儿让人哭到哪儿。

    那么好的戏,没想到竟然是夏天这个年轻人写得,实在太了不起了。

    “一般,一般了。”夏天谦虚的摆摆手道。

    “天哥写得好剧本还多着呢,那个什么不过是他最一般的作品而已。”陈义信见巩利如此推崇那部电影,忍不住笑道。

    到底是土包子,一点见识都没有。那部电影在香港放映时,就没掀起什么波澜,根本算不上是夏天的得意作品。

    而这就已经让她感动成那样,回头她要是看到、、、、……那还不把眼珠子瞪出来呀。

    巩利听出陈义信语气中的轻慢之意,忍不住脸色一僵。

    “胡说八道什么。”夏天忙戳了陈义信一下。

    张义谋、巩利两个人都是他想招揽的人才,为此不惜屈尊降贵,亲自跑到机场接机,不就为了塑造自己平易近人,礼贤下士的形象么。

    这臭小子却是口无遮拦,态度傲慢,把自己的苦心都葬送了。

    “巩小姐,别在意,我这兄弟说话喜欢夸张一点,其实没恶意。”夏天又笑着向巩利道。

    “没关系,没关系。”巩利连忙摆摆手道。

    就算陈义信真的侮辱她,她也无力反抗。人家是集团副总,她只是一个内地学生而已。在人家面前,她连蝼蚁都不如。

    “不过夏天这人倒是蛮好的,虽然年少成名,年轻有为,但却没有什么架子,也不歧视她是内地来得人,真好!”巩利心中又感激的道。

    ……

    “夏先生,您又换了一辆车呀?”这时,就听张义谋笑着转移话题道。

    他记得夏天那辆车也没买多长时间,应该还不到一年时间呢。

    “是呀,张导好记性。之前那辆车空间太小了,所以我就换了一辆。”夏天点点头,“怎么样,觉得这辆车如何?”

    “当然好了。”张义谋点头道。

    心想有钱人就是奢侈,动不动就换车。其实夏天原先那辆车他坐过,感觉已经非常宽敞了,起码比他在内地坐得车要大多了,没想到他竟然还不满足。

    “张导要是喜欢的话,回头我送你一辆。”夏天笑道。

    “别,别,别~”张义谋连连摆手道,“谢谢夏先生的好意,不过这么好的车,我可开不起。”

    他一个月工资不过几十块,根本花不起那汽油钱。

    再说香港都是水泥路,车开起来又平稳又舒适。内地现在则都还是土路,坑坑洼洼,这辆车跑不了几公里就坏了,到时候维修又是一大笔钱。所以就算夏天送得起,他也受不起。

    夏天听他这么说,笑了笑,不再强送。

    一旁的巩利听到夏天一开口就要送张义谋一辆车,却是吓了一跳。

    她是第一次坐这么好的车,感觉真的是太舒服了。而且这车又大又漂亮,内部装潢也大气美观,相信一定是价值不菲的。

    这么好的一辆车,说送就送,而且听他说话的口气,就像送个地瓜送个土豆一样。

    “天哪,他得多有钱!”巩利心中无比震惊道。

    ……

    来到福临门海鲜酒家,众人一起进到包厢之中。

    “张导、巩小姐,想吃什么,尽管点好了。”夏天笑着将餐单递给两人道。

    巩利好奇的打开一看,就见餐单上印得都是鲍参翅肚、生猛海鲜,一份天九翅就要五千多港币,一只四头鲍鱼就要一万多港币……吓得她连忙把餐单放下了。

    她现在在中央戏剧学院就读,每月学校发餐补才不到二十元人民币。这一道菜,就比她一年的餐补还多了。

    八零年代,万元户都还是一个稀有名词的时候,这一道菜就价值过万。相当于人家一道菜,吃掉一个中产之家了。

    “我的天哪~”巩利惊讶的瞠目结舌道。

    之前看,刘姥姥去贾府,听说吃螃蟹宴,吃去几两银子,不住叫阿弥陀佛。当时看了,并没有太深的感受。

    不过如今,见到这一道菜就要吃掉一个万元户,她终于和刘姥姥感同身受了。

    “怎么,巩小姐为何不点菜?”巩利正在惊叹之际,却听夏天笑着问道。

    “我……”巩利脸一红,实在不知该怎么说。

    人家请客的都没嫌贵,自己倒替人家担起心了,未免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

    “天哥,她从内地来的,知道点什么菜好,还是别问她了。”陈义信见巩利这样子,就知道她没见过什么世面,不禁撇撇嘴道。

    巩利听他这么说,知道自己小门小户小见识,让人笑话了,心里顿时有些不好受。

    “少胡说。”夏天呵斥了他一声,“这样吧,巩小姐,还是我帮你点好了。”

    “好,谢谢夏先生。”巩利一听,如蒙大赦,连忙将餐单还给了夏天。

    “嗯,来一个花胶、一个海参、一个清蒸江瑶柱……”夏天依次点道,“这几道菜都富含胶质,美容养颜的。巩小姐这么年轻,这么漂亮,应该好好补一补。”

    “谢谢夏先生。”巩利听他这么说,顿时心中感激道。

    凡是女孩子,没有不爱美的,巩利同样如此。

    见夏天如此呵护自己,心中也不禁觉得暖暖的。

    “天哥,口味太重了吧?她也算得上是美女?”陈义信却悄悄凑到夏天耳边笑道。

    “闭嘴!”夏天白了他一眼……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