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娱乐香江 纪墨白

1184【第一印象,危机公关】

    安抚住了张慜的父母之后,夏天又来到她的病床前。

    “怎么样,张小姐,现在感觉好点了么?”他微笑着问道。

    “谢谢夏董事长,我感觉好多了。”张慜连忙点点头道,“对了,夏董事长,谢谢您救了我。”

    “哎,别那么说,我才要跟你说声对不起呢。”夏天摆摆手道,“都怪我,对训练班的重视度不够,结果培养出这么一群素质低下,道德败坏的学员,害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张小姐,真是对不起。”

    “夏董事长,这不关你的事的。”见他这么说,张慜顿时感动的说道。

    “夏先生,那么多人欺负我女儿一个,实在是太过分了。您可一定要为她伸张正义,讨回公道啊。”张爸爸这时候开口说道。

    “是呀,夏先生,我们敏儿从小到大最老实不过了,向来都不敢惹事的。那些人就是看她好欺负,所以才联起手来欺负她。您要是不护着她,那她可就没活路了。”张妈妈也请求道。

    “张先生、张太太请放心,这件事我绝不徇私包庇,一定会追究到底,给张小姐讨还一个公道。”夏天点头说道,“实不相瞒我已经报了警,而那些人也已经被警方抓住,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法律的严惩。”

    “太好了,谢谢夏先生。”张爸爸一听,激动地说道。

    “夏先生,谢谢您!”张妈妈一听,也感激的说道。

    “张小姐是我非常看好的艺人,她的天赋很高,在娱乐圈一定会有很好的发展。你们放心吧,我会好好保护她的。”夏天又说道。

    “哎呀,夏先生,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总之,谢谢您!”张爸爸一听,感激涕零道。

    “夏先生,我也谢谢您,谢谢您!”张太太也激动地眼中泛着泪花,不停地说着谢谢。

    躺在病床上的张慜听夏天这么说,也不禁很是感动。

    人家那么大的老板,高高在上。而自己不过是一个最最普通的学员而已。却能蒙夏天如此关心,真的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哎,快别那么说。”夏天谦虚的笑道,“好了,就让张小姐好好养伤吧,今天我先走了,改天再来探望。”

    今天来这片刻,好感度已经攒够了,再待下去没什么可说的,那就尴尬了。再者说,张慜的父母都在这儿,想干点别的也难。还是改天等张慜一个人的时候,再来好一点。

    “夏先生,您要走呀?”张爸爸、张妈妈一听,都连忙挽留道。

    “是呀,不好意思,公司还有些事要忙。”夏天点了点头道,随后吩咐那位职员,“你在这儿好好照顾张小姐,需要什么就买什么,回头都由公司来报账。”

    “是,夏董事长。”那位职员连忙答应道。

    张爸爸、张妈妈见夏天已经安排妥了,便也都笑着将夏天送出门去。

    “两位请留步,不用送了,回去照顾张小姐吧。”夏天摆摆手道,随后由保镖陪着,进了电梯。

    等夏天走后,张爸爸、张妈妈回到病房。

    “夏先生还真是一个大好人。”张妈妈感叹道。

    “是呀,那么大的老板,一点架子都没有,真是难得。”张爸爸也钦佩的说道。

    他来香港,也都进了公司,但是遇到的老板个顶个王八旦,像夏天这样“爱民如子”,平易近人的老板,还真是第一次见,感觉真是舒服呀。

    “夏董事长估计是全香港最好的老板了,谁不知道他为人又大方,又热情,轻易都不发火的。张小姐能受他的器重,真是好福气。”那位职员也忍不住夸奖道。

    “是么?!那真是太好了。”张爸爸、张妈妈一听,都替女儿开心起来。

    张慜听他们这么说,心里也很高兴。虽然她跟夏天总共才见了两面而已,接触并不深,但是对他印象却非常好。

    他那么大的老板却没有架子,平易近人,而且还懂得照顾人,关心人,实在是很难得。更不要说他还那么帅,那么有才华。真不愧被誉为是“全香港最想嫁的男人”。

    “哎呀,他对我这么好,是不是也是因为对我有意思呢?”张慜忽然脸红红的想道,“哎呀,羞死人了!”

    ……

    夏天回到公司之后,将何超穹请了过来。

    “今天亚视发生的事情,想必你都已经知道了吧?”他开门见山的问道。

    “刚刚周梁女士已经跟我说了。”何超穹点了点头,随后一脸震撼道,“夏先生,真没想到那些人竟然会那么做,他们难道就不知道这是在犯法么?”

    “他们怎么不知道这是在犯法,不过心存侥幸罢了。他们肯定之前就欺负过人,不过受害人没敢声张,他们也就没有受到什么惩罚,因此就越发骄纵,下手也就没轻没重了。”夏天摆摆手道。

    前世内地校园就爆出过不少这种事。那些半大孩子缺乏管教,家长溺爱或者是不在身边,学校和老师也不敢严加管教,出了事甚至帮他们打掩护,徇私包庇。

    因此令他们毫无顾忌,连群结党霸凌同学。甚至还拍摄视频发到网上,不以为错,反而觉得能欺负人很厉害,很光荣。人性扭曲到那种程度,实在是一种悲哀!

    “唉。”何超穹听他这么说,也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那些人欺负人欺负惯了,又一直没有人管教,就觉得地球是围着他们转了,越发无法无天。结果现在事情闹大了,夏天报警了,他们全被抓起来了。

    最次也要判监守行为,如果运气差一点的话,估计就得坐几年牢了。而他们今年才不过十七八岁年纪,留下案底,将来一辈子都会受到影响。何苦来哉!

    “好了,不必为那些人渣操心。父母和学校管教不好他们,自然有社会,有法律来管教他们。”夏天撇撇嘴道。

    他对那些人的遭遇没有丝毫可怜。不是他没有同情心,而是同情心也要分给谁。对那些犯了错,受了罚,勇于悔改的人,他也愿意伸出援手,帮他们重新做人。

    可是现在这些人还没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也还没表现出丝毫的悔改之意。现在就同情他们,未免同情心就有些泛滥了。

    古人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对付这些人渣,一味宽恕怜悯是没用的,那样反而让他们越发肆无忌惮,做事更加无法无天。

    相反,就应该让他们受到应有惩罚,让他们知道欺负人是不对的。这样他们才能够有所悔改。否则就会一直错下去,直到再想悔改都难。

    何超穹点了点头。

    ……

    “好了,不说他们了,越说越来气。”夏天摆摆手道,“这件事的危机公关一定要做好,注意舆论疏导,不要对亚视造成太坏的影响。”

    亚视训练班学员暴打同学,这种行为可是非常恶劣的。如果做不好危机公关的话,估计明年训练班再开招的时候,就没人敢来报名了。

    “我知道了,夏先生。”何超穹点了点头道,“我已经跟各大媒体都打了招呼,他们都已经答应不会报道这件事。”

    “一家也不报道,那是不现实的。”夏天摆摆手道。

    就算全香港的报纸、杂志,他都买通了。别忘了还有香港电台、香港商业电台,以及那个阴魂不散的无线电视台呢。

    这三家媒体很难收买的,尤其无线,巴不得亚视多出点事呢。现在传出这件事,它肯定会抓住不放。

    何超穹听他这么说,也不禁一愣。

    是呀,香港除了那些报纸、杂志之外,还有电台和电视台呢。香港电台是港府资助的,轻易收买不过来。而无线电视台则是亚视的死对头,巴不得它出事呢。所以这两家媒体一定会报道这件事,尤其无线还会大肆报道呢。

    自己还真是棋差一招。而棋盘上一子落错,就满盘皆输,还真是要糟糕了!

    “夏先生,要不我请我父亲出马?”何超穹随即想道。

    也就只有何弘燊出马,才能让邵艺夫给点面子。

    “那倒不必,我们不要怕他们报道,不过我们应该加以引导,让他们帮咱们说话,从正面进行报道。”夏天指点道。

    “虽然打人这件事是不对的,但是我们没有徇私舞弊,报警处理,而且对受伤学员进行了赔偿,这就是正面的消息。让他们多从这一点来报道,让人看到我们亚视有坦诚己过,承担责任,改过自新的勇气,这对我们大有益处。”

    “只要两两相抵,正面报道多过负面报道,那对我们就没有太大影响了。”夏天最后说道。

    “啊,有道理,有道理。”何超穹一听,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一脸崇拜的道,“夏先生,您真是太聪明了,跟着您真长学问呢。”

    夏天谦虚的笑了笑。

    这些东西,前世早就不稀罕了。不过对于八零年代的人而言,这些公关理论却都属于商业机密,只有少数大型的公关公司掌握。

    何超穹虽然聪明,但到底还年轻,经验比较少,所以还需要夏天时时提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