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娱乐香江 纪墨白

1980【二清专案】(求订阅)

    台中市的帮派大乱斗随即轰动全台湾,许多民众对此大表震惊,怨声载道,沸反盈天,对岛内日益恶化的治安环境,以及无法根治的黑X会深表谴责。

    尤其台中市民更是走上街头扛议,要求当局严惩凶手,打击罪恶,根治顽固不化的黑X会问题,让台中市从此长治久安,再不必受黑X会之苦。

    李辉辉趁机发难,要推动二清专案,狠狠整治台湾黑X会。

    因为台中惨案就在眼前,台湾社会又民意沸腾,因此这一提案很快就被通过。于是原本应该九零年才推动的二清专案,提前一年开始施行。

    台湾軍方配合警方一起行动,按图索骥,不到十天时间,就已经将台湾各大帮派首脑抓捕一空。总共抓了近六千人,不经审判,就直接送去绿岛服刑。一时间,台湾社会的治安状况焕然一新,大小帮派都按兵不动,噤若寒蝉,谁都没敢顶风作案。

    台湾当局如此雷厉风行的整治措施,立刻换来民众们的交口称赞,认为它们做得非常及时,非常到位,真的是干的非常之好。

    而大力推动二清专案的“總统”李辉辉,也因此获得了民众的交口称赞,在岛内的声望达到了新的巅峰,风头一时无两。

    不过二清专案也有疏漏。因为台中惨案发生之时,各大帮派首脑都听说了当局要推二清专案的消息,而且也猜到这件事闹得这么大,当局一定会采取行动的。所以很多大佬事后马上离开台湾,前往香港、大马、扶桑乃至美国避难,恰好成了漏网之鱼。

    像竹聨帮的总堂主陈起礼、总护法吴墩,各堂口主要负责人等;四烸帮帮主蔡冠倫,元老陈永和等等;天道盟各分会会主等,都在其中。

    不过李辉辉推动二清专案,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那些黑X会大佬跑就跑了,根本不值得他放在心里,他真正的目标其实是蒋家一脉。

    在横扫了台湾黑X会之后,他马上便开始翻旧账,追查两蒋时代扶持黑X会一事。并以此为名,对蒋家一脉展开追殺,由此开始了台湾岛内新一轮的政治斗争。

    至于引发台湾黑X会大乱斗的野玫瑰歌舞厅血案,早就被大家抛在脑后,连提都没人提了。就连负责此案的台中警局,都没动力去查这个案子。

    他们因为处置台中惨案不力,集体遭到训斥,几位长官还被调离、被撤职,受到了一系列的惩罚。新任的长官自然不会傻到再碰这个案子,由此令这个案子彻底成为了一个悬案。

    ……

    台中事件之后,夏天知道当局不会再追查野玫瑰歌舞厅血案。

    因为这件案子已经引起了一次台湾帮派大乱斗,如果再查得话,那很可能还会引起新一波的动荡。因此最佳处理办法,莫过于就此封档,并将其束之高阁。这样的话,谁都不必再烦恼了。

    这件事如此处理,夏天感觉很满意。不过他还觉得有一点不足的是,谢双伍动手太快了,没能查出仇达闻背后的指使者,让他觉得有些遗憾。

    仇达闻之所以劫持王柤贤,在他看来,背后多半是有人在指使,很大可能就是香港的汇丰系捣鬼。

    当然也不排除他自己精虫上脑,胆大包天,要强行非礼王柤贤的可能。反正之前台湾黑X会一向是无法无天的,连林清霞都曾经险些吃了他们的亏。

    而究竟是哪个原因,现在随着仇达闻的死去,已经成了一个难解的谜团。不过夏天认为,是狐狸,早晚有露出尾巴的一天。他会瞪大眼睛看着,要是他们敢再伸手,他就把他们的狗爪子都给剁下来。

    ……

    台湾的事情告一段落,夏天开始将主要精力放在自己的新片《穆赫兰道》上。

    他将剧本拿给了苏菲·玛索去看。

    “这就是那个新的剧本么?”苏菲·玛索揭过剧本后,惊喜的问道。

    夏天笑着点了点头,“你先看一下吧,有什么疑问,我再帮你解答。这样便于你更好的理解人物。”

    苏菲·玛索点了点头,马上便翻阅了起来。

    她翻来覆去的连续看了四遍,用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最后无奈的放下了剧本,苦恼的道,“哈尼,你这到底写得是个什么故事啊,我怎么一点都看不懂呢。”

    说实话,安德烈·祖拉斯基是后现代主义的电影大师,他写得剧本就已经够晦涩难懂的了。但是苏菲·玛索看完夏天的这个剧本之后,感觉他的剧本比安德烈·祖拉斯基写得还要难懂。

    夏天的这个剧本,简直就像是把一个人的梦中呓语给写了下来。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也没有一个清晰地逻辑,甚至连人物身份都是颠三倒四,总之就像是个支离破碎的梦。

    “别急,让我慢慢讲给你听。”夏天笑着说道,随后将《穆赫兰道》的故事讲给了苏菲·玛索。

    苏菲·玛索听完之后,恍然大悟。

    她之前就觉得这个故事像是做梦一样,原来她的直觉没错,这个故事说得就是女主角的梦。

    不过能把人的梦境如此完美的呈现出来,夏天的创作才艺真的是了不起,让苏菲·玛索都不禁崇拜的五体投地。

    “哈尼,你实在是太棒了,这个剧本写得真是太好了。”她真挚的说道。

    人的梦境是最难描绘的,因为它是基于现实的虚幻,没有逻辑又充满逻辑,到现在为止,人类都没有完全搞清楚“梦”是什么。不过夏天却在这个剧本里,对梦境做出了完美的解析,实在是太有才华了。

    “那当然了,不然怎么能追到你呢。”夏天笑道。

    苏菲·玛索一听,顿时有几分得意,随即又好奇地问道,“那你让我演得是哪个角色呀?”

    “当然是女主角戴安和贝蒂了。怎么样,你有信心演好么?”夏天笑着问道。

    “我会努力的。”苏菲·玛索想了一下,随后说道。

    女主角戴安/贝蒂是一个很复杂的人物,尤其在电影中共有两个身份,而且还是完全不同的状态。

    在现实生活中,她是一个失败的艺人,被甩的可怜虫;而在梦中,她却是乐观开朗,运气爆棚……

    要完美的呈现出这两种状态,并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不过对苏菲·玛索而言,她非常乐于接受这个挑战。

    “嗯,那就行,那你努力吧。”夏天点点头道。

    “对了,那谁跟我演对手戏,谁演‘丽塔’呀?”苏菲·玛索又好奇地问道。

    “你还记得咱们在法国认识的那位美女模特莫妮卡·贝鲁奇么,我想请她来演,你觉得怎么样?”夏天笑着问道。

    “她么?!”苏菲·玛索一听是她,沉思了一会儿,忽然冲夏天咯咯一笑,“哈尼,老实说,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啊。你在这部戏中加入了几场我跟她的激情百合戏,是不是就是为了满足你的恶趣味啊?”

    “胡说八道!这几场激情百合戏是非常重要的,目的是展现两位女主角之间的关系,你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庸俗好不好。”夏天一听,断然否认道。

    “好,好,好吧。”苏菲·玛索咯咯笑道,看来并不大相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