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红警之超时空兵团 华丽的虚伪

第522章 会面马哈茂德

    摩加迪沙,持续了一个晚上的腥风血雨之后,当朝阳升起,这座城市再一次平静了下来。

    摩加迪沙的人,哪怕和平了快一个月,但也没有忘记这种腥风血雨的日子,表现得相当的平静。

    当天晚上,所有活跃的潜伏人员,全都被抓捕,或者反抗遭到击杀,但是第二天早上,摩加迪沙内的居民,依然该做什么,还是继续做什么。

    因为他们需要赚钱养活自己的家庭。

    樊奕泽的到来,犹如一颗巨大的石子投入了平静的湖面,荡起了涟漪,也让平静下很多人冒出了头,这也正好给维和部队明确打击的目标。

    此次行动之后,摩加迪沙内的潜伏武装,数量也是急剧减少,就算还有,也难以造成太大的破坏力。

    清晨,在樊奕泽走下酒店套房的时候,酒店内的血腥味也消散了很多,套房门口的走廊,也进行了重新的修缮,将爆炸产生的破坏修复成原来的样子。

    整个酒店,也被禁.卫彻底掌控,内外保护级别,连一只苍蝇都别想靠近。

    摩加迪沙的街道以及各个路口,出现了更多的警卫一号机器人,担负街道安全保卫工作。

    索马里政府已经重新进驻摩加迪沙,摩加迪沙内的政府机构,正在重新发挥作用。

    早上八点,摩加迪沙总统府的车队,在维和部队的保护下,抵达了半岛酒店。

    索马里总统马哈茂德,在几个保镖的护卫下,走入了酒店之中。

    马哈茂德严格来说,也是索马里各个军阀之中的一个,只不过他拥有联合国承认的合法身份,也是外界不少国家承认的索马里总统。

    事实上,马哈茂德是军人出身,他虽然不是依靠政变上台,但是能够当上总统,也与他所掌握的军权有直接关系。

    虽然索马里政府也不属于军政府,但与军政府也有很多的相同点。

    政府的所有收入和开支,都与普通人没有太大的关系。

    政府的税收、关税等财政收入,主要也都是支出到军队之中,根本没有进行什么民生建设,这也是导致最终军阀混战,部落人人自危的原因之一。

    对于这样的一个总统,樊奕泽说不上有什么感觉,马哈茂德的执政手段,也算得上是顺势而为。

    因为如果马哈茂德真的将每年财政收入的几亿美元,全都投入到所谓的民生建设,那他的脑袋,早已经被砍下来了。

    索马里这样的国家,不是任何一个总统,能够凭借自己的信仰和能力,就能够根本改变的。

    因此,樊奕泽对于马哈茂德这样的人,也算不上有什么看法,没有好感,也没有任何不满。

    当然,最终的态度,也要取决于接下来马哈茂德的态度,如果马哈茂德能够合作,樊奕泽不介意此人继续作为索马里的总统。

    但要是马哈茂德不继续合作,那他也不介意换一个索马里的总统。

    在马哈茂德的麾下,多的是人想要成为这个总统,索马里政府机构内,比马哈茂德更有能力和才学的人,多得是。

    马哈茂德虽然是总统,但实际上,并不具备什么高人一等的才学,论起学识也是相当的普通,反观他的麾下,有不少都是到欧美国家留学回来的硕士和博士。

    因此想要在马哈茂德的麾下,找到一个替代的人,实在是太简单了。

    两人在半岛酒店的会议室内见面。

    马哈茂德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传统的非洲人,嘴唇很厚,身高将近一米九,外表就具备很强的压迫感。

    在见到樊奕泽的时候,马哈茂德露出了较为真诚的微笑,动作神态也较为恭敬,虽然不至于卑躬屈膝,但也将姿态放得很低。

    当人右手轻轻一握,分别落座,马哈茂德便马上说出了一连串感谢的话,奉承的意味十足。

    现在的索马里,还有大量的叛乱需要镇压,而政府军的武装,也只是能够勉强自保,索马里政府想要恢复对整个国家的统治,唯一能够依靠的便只有樊奕泽了。

    事实上,在索马里寻求未来军事资源公司帮助之前,美国就曾经对马哈茂德伸出橄榄枝,愿意帮助马哈茂德平叛。

    但是马哈茂德注定不可能选择美国,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美国给出的条件,马哈茂德无法接受。

    第二个条件,是索马里长期与美国断交,美国军事干预,最终只能引发索马里政府站在整个索马里人民的对面。

    这一点马哈茂德十分的清楚,因此是完全不可能与美国合作的。

    联合国虽然也有意帮助索马里政府,但是联合国非洲维和部队限制多,能力有限,加上索马里基层社会对联合国的普遍误会,最终联合国部队灰溜溜的从索马里离开。

    而其他国家,对索马里这种没有良好资源,又没有什么地缘政治利益的国家,更不可能花费巨大的代价提供帮助。

    所以索马里内战到现在,也没有国家干涉,索马里政府也是寻求帮手无门。

    未来军事资源公司的出现,如同将一根救命绳索扔到索马里政府的面前,索马里政府也第一时间伸手紧紧抓住,希望这根绳索,能够拯救自己上岸。

    马哈茂德虽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人,但他却是一个洞悉政治的人,更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拥有着多么可怕的能量。

    别说他现在只是一个连政权都不完整的总统,就算是整个索马里团结一致,也比不上眼前这个年轻人一个微不足道的举动。

    特别是摩加迪沙的战争之后,马哈茂德对未来军事资源公司的敬畏之心,快速的膨胀起来,简直连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他深深的感受到,人家要是想要弄死自己,简直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没有表现出足够的谦恭之色,已经是马哈茂德这个总统为了维持自己最后尊严的坚持了。

    在马哈茂德夸赞声中,樊奕泽问道:“总统先生,这一个月来,对于我们部队在索马里境内的行动,您有什么宝贵的评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