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火影之水遁最强 观水楼

第三百七十三章 鬼鲛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在宇智波兄弟这边,战斗才刚刚热身。

    而在另一边的战场上,春野樱与干柿鬼鲛的战斗甫一开始,便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或者应该说,在宇智波兄弟眼里,是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吧?毕竟已经使出这种程度的招式。

    但是在另一边,忍术对轰结束后,无尽的水花开始从空中散落下来,形成一场水帘厚重得伸手看不清五指的大雨,站在雨中的两个水遁忍者却不这么认为。

    甚至可以说,在他们看来,这仅仅是开战前试探的忍术、大餐开始前的开胃菜而已。

    干柿鬼鲛的呼吸只是微微急促几下,很快便平缓了下来,仿佛刚才那记毁天灭地的水遁-大瀑布之术没有消耗他多少体力,不过是热身而已。

    磅礴的大雨从空中泼下来,浇在他身上,很快将鬼鲛身上的黑色披风打湿,将其变得沉重欲坠。

    鲨鱼脸的忍者随手把披风扔到一边,露出他魁梧健硕的身材,水流从他脸颊上流过,越过那双橙黄而阴厉的眼睛,他却眨都不眨一下,只是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少女。

    厚重的水帘落在她的头发上,沿着那头柔顺的粉发流下来,浸湿了忍者轻薄的短衫,服帖地黏在少女身上,显露出她窈窕纤细的身段春野樱全神贯注地盯着她面前的敌人,以至于连平时常做的拦雨的功夫都没有分心去进行。

    鬼鲛的视线落在樱的脚上。

    忍术对轰制造出来的雨水顺流而下,在她的脚下迅速形成一洼水滩,浅绿的清水漫过草地,水波盈盈地浸过少女的精致凉鞋,带着白花花的泡沫,一波一波地拍在她的纤巧脚踝上。

    他无意识地把目光停在这里,是因为从刚才那招试探中感觉到了来自对方的压力。

    与宇智波鼬同行多年,干柿鬼鲛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战斗时不去看敌人的眼神和手。

    无论鬼鲛嘴上怎么说春野樱实力不强,显然此刻他已经把少女当作鼬这一级别的人物,是以他下意识地做出了防范鼬的动作。

    眼神盯着少女白生生的小腿足足一秒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对手并不是鼬,不是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怪物。

    而是精通水遁的怪物。

    “有意思。”鬼鲛冷笑一声,眼神从地上拉到春野樱脸上,沉声说道。

    刚才那一招对轰,他是先手抢攻的一方,对手的后手反应却极快,水遁甚至后发先至,压制住了他的进攻。

    即便是他,使出这种程度的大瀑布之术,也重重地喘了几口气;但春野樱却仍然一副风轻云淡的平静模样。

    试探的结果,是他的水遁略逊一筹。

    头发被水打湿后贴在头上,这使得春野樱一直号称有165m的身高又短了两公分;看起来又矮了一些。不过,无论是号称的165还是淋雨后缩水的163,在鬼鲛接近两米的身高面前,都是小不点的一个,没有多大的区别。只是身高或体形的巨大差距,却没有反应在实力和查克拉上。

    从忍术的架势上看,樱的查克拉量甚至比他还要庞大。

    是阴封印的效果……

    鬼鲛心中凛然。

    情报中看到的冷冰冰的文字永远没有面对面碰上时的感觉生动有力,直到直面春野樱,鬼鲛才意识到阴封印这个忍术意味着什么。

    她到底在阴封印储存了多少查克拉?

    不仅仅是查克拉,在水遁方面上,这个年轻女孩的忍术造诣也隐隐高出他一筹。

    这还是鬼鲛第一次遇见在忍术对轰中,水遁能与他抗衡甚至比他更强的忍者。

    一个棘手的对手。

    “你的水遁确实很强……”鬼鲛冷冷地说着,“不过,在我的鲛肌面前,你的忍术毫无意义。”

    说话间,他咧嘴狰狞一笑,露出了满嘴暗黄森然的尖牙。

    “鲛肌……吸收查克拉的能力吗?”春野樱淡淡地应了一句,眼神落到鬼鲛手上的大刀上。

    “看来你对我的情报了解得很详尽啊。是雾忍村告诉你的吧?哼……那些死脑袋的家伙也开始学会跟外界合作了吗?”鬼鲛不屑地唾了一句,粗大的鼻子中冷哼一声,说道,“不过这也没什么……无非就是情报方面扯平了而已。你的情报我也一样很清楚!真正决定胜负的,是你我的实力差距……”

    他提着鲛肌大刀,指向春野樱。

    刀面上原本缠着一圈又一圈密集的绷带,将大刀紧紧包裹在内;这会儿,刀上发生了变化。樱仔细望过去,只见刀身在不停蠕动着,像是有生命一样严格说来鲛肌就是一个生命体接着绷带迅速解开,露出了深蓝色的布满倒刺的刀身。刀尖上裂开了一个长满利齿的大嘴,一条暗红的舌头隐隐在鲛肌的口里游动,发出了嚓嚓的怪异声响。

    一柄被绷带裹住的厚实大刀,霎时间变成一头蠕动的狰狞巨鱼。

    “你是绝对没有胜算的!”鬼鲛冷笑着说道。

    “废话真多……”樱眉头微微一皱,冷着脸说道。

    似乎很多忍者都有这种话痨的倾向,越是实力高强的忍者越是如此。前世看漫画时还以为只是漫画的表现手法,通过人物对话来展开设定和故事,但是这一世的她亲眼见识到,很多忍者确实话很多。

    这跟她想象中的总是一脸酷酷的忍者形象有点不同;按说,忍者这么残酷的职业,对应的从业人员应该是一脸严肃、沉默寡言的那种人才对。

    这是她想岔了的地方:忍者的气质对应的不是军队,而更像是雇佣兵,精锐、强大,但是散漫、充满个性。下意识的话多是为了缓解朝不保夕的生存和作战压力,越是实力高强的忍者越容易如此,像鼬那样喜欢闷着的忍者反而是少数。心理压力过大、长期得不到释放的忍者,在战场上、战斗中出现状况的可能性更大也就是死得更快、更多。

    也有人是想通过话术还向敌人施压;作战人数较少时,这种小伎俩颇为有效。

    鬼鲛属于第一种类型。

    从前世的漫画或者这一世的情报中认识到的鬼鲛,是一个单调的、苍白的形象:那种失去了信念和荣耀,叛逃了国家和村子,没有亲朋故友,一心只为活下去的纯粹的恶人。但是从开场的忍术对轰中、从鬼鲛稍显絮絮叨叨的话语中,这种叛忍的形象在春野樱眼里渐渐立体起来那是仅从文字和图像中绝然感觉不到的,非得亲眼去看、亲耳去听、亲手与之对战之后才能隐约体会到的一种感觉。

    春野樱就有这样一种感觉:眼前这个人绝非资料中那种叛逃了一切、失去了信仰的叛忍,他的眼神凶恶、残暴,但是同时很坚定。

    似乎在坚信着什么。

    一个行走在黑暗中,却没有迷茫的人。

    樱却没有继续搭话的意思。

    另一边佐助还在拖住鼬,她可没那个闲工夫跟鬼鲛耗下去、玩什么战斗前的嘴炮。春野樱眼下没有任何兴趣了解他还保留着什么信念。若鬼鲛只是单纯的打手,那么他是一个凶恶的敌人;若鬼鲛坚信他和晓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那么他就是一个凶恶而坚定的敌人。

    区别仅仅在于,后者更难打败而已。

    少女取出一双黑色手套,仔细地戴在手上。这是特制的忍者手套,韧性极强,是用强度极高、与查克拉契合度极好的丝线所编织,自然的,也是极贵的一双手套。在木叶的上忍当中,也算是稀罕玩意,非是春野樱这样的实力和地位,都用不起这等玩意;能很好地保护手部,防止手上被利器切割所受的伤害,对于春野樱常用的怪力术也有极好的保护作用。

    只是到了春野樱这种层级之后,一般的外物能提供的帮助已经是寥寥无几。手套再好,增加的那点防御力还不如她在手上加持一层查克拉。妙至毫巅的查克拉操纵技巧,能够把这种查克拉加持的效果发挥至不可思议的程度,看起来娇嫩柔软的肌肤,能够在她的操作下变成比钢铁更坚更韧的材料!

    是以,与原著后期的那个春野樱不同,在面对一般的敌人时,她甚至懒得使用这种装备。

    只不过,要以最快速度打败鬼鲛的话,这一点帮助也算是聊胜于无了。

    更何况……

    少女眯着她浅绿色的眸子望向鲛肌大刀。

    这把大刀,看着吓人,真正的作战方式却不是拿来砍人,而是拿来削人的。更确切地说,是削查克拉的。

    用查克拉加持肉体,使之强度大增,令血肉之躯能与钢铁武器抗衡的把戏,在对付它的时候不管用。

    因为它会把查克拉连同血肉一同削去。

    若是其他地方还好反正最多肉的地方也没几两肉,呸,是反正能用阳遁医疗忍术补回来但手掌却是医疗忍术结印的地方。有一层手套保护,无论如何,也算是多少起个安慰作用。

    春野樱戴好手套,活动了一下手指。黑色手套极是轻薄丝滑,戴在手上时甚至完全感觉不到它的阻滞感,对结印的动作没有丝毫阻碍。樱看了一眼双手,纤长细腻的十指灵巧地做着各种动作,若不是看在眼里,简直会误以为自己戴上的只是空气而已。

    她一边做着这些动作,一边却在默默地调动着查克拉。

    阴封印里储存的巨量能量,在少女的刺激下,疯狂泄出,但在她的极力控制下,外表竟是波澜不惊。

    趁着说话的间隙,她悄然准备了一个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