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崛起一万年 宝巨

第444章:他的老师

    昏暗的空间之中,李真看着手中这个破布包。

    千万次的想要打开,却又忍耐了下来。

    “这个布包里,你到底留了怎样的字?”

    “为什么一定要三年后才能打开?是三年后会出现其他什么变故么?还是说你预感到了三年后世界的格局将出现巨大变化,需要我去做什么?”

    “曾经那个阿姨说,我要去做有意义的事情。而你似乎也在暗示着我什么,为什么你们所有人有话都不能明说呢?”

    李真呢喃着,心中实在是恨急了这些爱打玄机的人。

    为什么说话就不能好好的说?为什么不能说一是一说二是二,非要用这样的方式让人自己去参悟,心里不上不下的。

    但其实李真还真的误解了,一些大智若愚之人说话之所以打机锋,便是因为他们看得比谁都透彻。

    说一是一,说二是二,那是一种‘现实感’的说话方式。

    而很多机锋,其实说的是‘未来感。’

    一些人能够看透你的过往和一生。他看透了,但是他不能明摆着告诉你。

    因为你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心态下,得到了同一个答案,你所产生的化学反应是不一样的。

    就好比一个算命先生看透了你明天要死,他便不会去直说你明天要死,因为告诉了你,你更加的痛苦,你提前知道了自己要死,那就是等待死亡。在等待死亡之中恐惧着。

    就好比一个算命先生看透了一个少年未来必定功成名就,那么他现在不会告诉你未来到底有多么厉害,也不会告诉你要怎么怎么才能更好的去做什么。这个时候就需要给你一个锦囊了。

    因为现在告诉了你,你的心态就会出现变化。心态的变化会催生事情的进程出现化学反应,也许只是一个微小的蝴蝶效应,你的人生便不再是原先的轨迹了。

    但是他却看出了你以后会遇到什么障碍。所以他告诉你,一个锦囊要在遇到一件事情的时候在拆开。

    在不同的时间,得到不同的答案,效果一定是不一样的。

    这是注重唯物科学的李真,不曾理解到的另一个角度。

    事实上这个世界是多元的,李真相信科学,比较排斥一些神神鬼鬼和各种玄机,他觉得那些很迷信。但其实,迷信科学也是一种迷信。

    围着锦囊转圈,却堪破不了玄机。

    李真放弃了。

    “唉。”

    叹口气,将布包重新放在那个木盒子之中,然后放在自己的床下,在纸上记了一笔:“如今新历10002年,七月。”

    “那么这个锦囊,就需要在10005年的七月拆开咯?”

    “三年啊。”

    “……”

    放弃了放弃了!

    如果这个锦囊是别人给的,李真懒得搭理你这些机锋,也懒得搭理你这些时间啊,等待啊之类的。

    但偏偏,这个老瞎子是李真琢磨不透的人,一个能说出自己内心真相的人。这让李真不敢小觑,他也有所怀疑,这个世界上是否有很多神秘?

    但是本能的不愿意去相信这一切。

    一切唯物!

    而李真并不知道的是,自己放下了。随着老瞎子尘归尘土归土,所有谜团和线索又全部断掉之后,李真本人放下了。不再去纠结那些所以然了。

    但是,贾立平柳惊鸿,包括杜太平却没有放下。

    随着老瞎子的死去和厚葬,李真放下了,他们更上心了。

    只因老瞎子的一句“你是历经过沧海桑田的人,你是天选之人。”让贾立平和柳惊鸿入了魔。

    而这时,不仅仅柳惊鸿去猜测李真的学问究竟哪里来的了。贾立平也开始猜测了。

    甚至,杜太平也反应了过来。李真的学问哪里来的呢?

    这是一个未解之谜啊。

    一个从来没有走出过杭城郡的少年,走出杭城郡的那一刻起,便一朝成名天下知。之后,短短几年,做出的事情单拉出来,每一件都是震惊一个世纪的革命性事件。

    是啊,仔细的回想。

    他让蒸汽机从无到有,亲手造就了一个交通时代的改革。

    他建立了九州科学院,亲手造就了一个全世界科学热潮的到来。

    他提出了高数,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数学。

    他提出了生物学,于是,出现了杂交水稻。

    他提出了工业,于是,如今新九州的生产力是世界总和的三分之二。

    他提出了飞行器,于是航天时代到来了。

    他提出了以党治国,于是,新九州,九州党建立了。

    细数这些发生过的事情,仔细的回想,每一件如果单独拉出来,必定是震惊一个世纪的大事件。必定是一个世纪中的标志。

    但这,却在短短几年内,在一个人的手中出现了。

    刚开始没有人注意过,因为来不及注意,因为全世界都当局者迷了。都在感慨,李真怎么这么厉害。

    但是现在,柳惊鸿,贾立平,杜太平却醒悟了。回过头来看本质,那李真究竟为什么能够创造这么多奇迹呢?人力有时穷啊,但他一个人就真的如同天神一般。

    柳惊鸿和贾立平没有恶意,只是一种好奇心,一种科学家该有的好奇,想要去看透所有看不透的事情。

    但是杜太平却想觊觎,他太想知道李真从何而来,国家是否可以大批量的模仿?

    是教育的问题呢?是经历的问题呢?还是其他的问题呢?

    杜太平想知道。也不算恶意,毕竟他掌管着这个国家。

    “天子,近十年来的死亡登记也全部翻遍了,查无此人。”

    杜太平急忙问道:“旧朝廷的户籍呢?”

    “旧朝廷的户籍,现在只查到了新历9998年。”

    “继续往前查。”

    “再往前查的话,就要耗费更多人力物力了。”

    杜太平一咬牙:“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得查。”

    “是。”

    “对了,死亡登记也继续往前查。”

    “天子,死亡登记再往前查,那可就是十年前的了?就全部都是9992年之前死去的人了。不是说李院长的相好么?那年龄也就太大了吧,有可能就要错差二十岁了。”

    杜太平呢喃一声:“也不一定是相好啊。”

    “嗯?”

    “你去办吧,别问了。”

    “是。”

    杜太平心里喃喃一句:也许,是他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