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984之狂潮 再次等候

第922章禁足令

    在魏颖芝诧异的目光中,魏庭不慌不忙的在继续:“以我们现在的关系,我就托大一句,叫你一声阿建。阿建,呵呵,我认为你有件事做的不对。到了新加坡,咱们亲戚之间就应该多走动,如果你实在忙,我也可以登门拜访。如果那样,阿文的误会就不会发生。呵呵呵。”

    表面上,魏庭似乎说了一句屁话。如果事先拜访的话,魏家会知道荆建是哪根葱?被当场赶出门都不稀奇。然而此时说这句废话自由含义,很明白的表达了魏家的意思你很有用,魏家欢迎你!

    荆建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联姻这种工具历史悠久,自有其合理性。对魏家的做法也不予置评。就算在前世,当荆建发达起来后,不照样有许多“热心人士”为自己牵红线吗?然而荆建有着自己的骄傲,就算前世与赵霞的关系再不好,他也从不拿婚姻做交易。

    不过这样的好意倒也没必要直接拒绝,起码让一旁的魏颖芝高兴高兴:“魏少……”

    “不用那么客气,叫我阿庭。”

    “嗯嗯。阿庭,有些事可以放在后面谈,你也不是说过天长日久吗?我先想问问,罗家那边有个什么说法?”

    “这个……”魏庭犹豫了一下。今天虽然是罗铭海让魏书成出面,但真正主事的其实是魏庭。而这件事的处理并不是那么简单,关键是要双方都满意。于是魏庭就笑着反问,“阿建,你有什么要求?无论罗家,还是我们魏家,在东南亚都小有薄名,如果有什么该帮忙的地方,罗家和我们魏家绝不会推辞。”

    “那就好。”荆建笑了笑,“那个阿文很冲动,似乎心智还没发育完全。这样的人在外面不是招祸吗?为他好,让他一年内别出新加坡吧!”

    “啊?”魏庭大吃一惊,连魏书成和魏颖芝都惊讶不已。在他们的心目中,无非是收礼或者置酒作为赔罪,主要是为了捧起荆建的面子。没想到荆建居然这么狠,直接就要求禁足令。要知道,有这样底气的人可很少有。要么根本不怕与罗家结仇,要么罗家连结仇的想法都不敢有。

    “怎么?不行吗?”荆建似笑非笑的看着魏庭。

    “这个……”魏庭顿时为难起来。想了想,如果就这么把话传回给罗铭海,那么迁怒魏家的可能性就会十有**。再者说,相对于荆建,魏家和罗家毕竟都是东南亚的土豪,天生就比较亲近。如果罗鼎文被逼的太惨,怎么说都有种兔死狐悲之感。于是魏庭苦笑道,“阿建,这有点……,罗家肯定会管束阿文,可新加坡就是那么大一块地方?”

    “好吧,那就给你阿庭一个面子。”荆建嘴角微微勾起,“也可以去雪山那边,有高原,最接近天空,能洗涤纯净的心灵;有转世活佛,随便都能找到,多的和老鼠一样。还有亲近自然的女文青,裤带松的和没有一样。天堂一般的地方啊!一年之内,就这两处地方,这事就这样吧!”

    “……”

    ……

    表面上,这件事似乎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事实上,许多人还根本不知道这场冲突,更不知道罗家最宠爱的罗鼎文少爷已经被他父亲下了一年的禁足令。

    然而在华人圈的某些社交场合,这件事已经被传疯。大部分人相当惊讶罗家的软弱。要知道,就算是在华人的家族中,罗家一样是最顶尖的那一层。

    还有一部分就奇怪荆建这个突然出现的名字。这是何许人也?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以前没听说过啊?是不是真的也是华人?他到底是哪个家族的呀?

    终于还是有人知道荆建的一些情况,当他们口沫乱飞的说着这些“光荣事迹”,听者是连连点头,有许多还目瞪口呆,这才发现华人中有多了那么一位“猛将”。

    当然,这些传闻多多少少会传到香港的冯家。有些人就准备看笑话了。你家姑爷居然在外面挥拳买一笑?没想到冯家的对策却相当简单,反正冯标亭已经躺在病床上,封锁消息也挺容易。而冯倩玲大大方方的牵着洪洪公开亮相,暗示着我已经有了那个荆建的大公子。至于外面的女人?当她不存在好了。再怎么说,男人花心点没什么,可冯家早已经有牵住荆建心的神器。

    而这么一来,荆建终于在华人圈公开亮出了名声,在英雄谱上终于金榜题名了。

    反而是在离开去中国之前,魏颖芝倒是发了不小的脾气。并不是其他什么原因,那个理由很让人哭笑不得。谁让荆建嘴贱,提到那些雪山洗涤心灵的女文青?要知道,魏颖芝本质还是个女文青,尤其是现在女文青依然是个时髦标签。反正陪了不少笑脸,再加上承诺若干,这让荆建更是有所领悟,明白了祸从口出的道理。

    ……

    然而这一切都与目前还很封闭的国内无关。今天赵霞是到华清报到的第一天,接待她的正是升任院长的楚之问教授。

    “楚院长,我回来啦!”回到华清任职,又见到自己曾经的老师,赵霞显得特别高兴。

    “欢迎,欢迎。”楚之问同样显得很热情,“我们院领导已经讨论过,你第一年要多些接触学生的工作。除了正常的教学安排,你还需要担任新生班级的辅导员。我知道这可能对你有些大材小用,但这是院里对你的信任。”

    “没啥问题。”赵霞并不在意多些这样的琐事。反正这样的辅导员大多由留校的研究生兼任,对赵霞这样的安排,至多也就是一届,顶天就是新生毕业之前的四年。不过赵霞更关心的是自己的实验室,“教授,我要求的实验室,学校批下来了吗?”

    “这个嘛……”楚之问有点为难,“学校的资金还比较紧张,所以安排你和其他俩位新老师合用实验室。如果公共实验室有空,你同样能借用。就是你们时间方面要协调好。如果有冲突,就告诉给我,我们院里会给你们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