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诅咒之龙 路过的穿越者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理由不需要完美

    “你一个魔女居然缺钱,不要面子吗?”

    郑逸尘微微的咧着嘴,果不其然啊,那三个人造魔女根本瞒不住芙丽妲的双眼。

    “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事,是我心里舒服不舒服的事。”

    “好吧,我同意了。”听到这里,郑逸尘没说二话,直接同意了芙丽妲的要求,关乎着心的事,花点钱值得,换成别人这么说,郑逸尘才不管那么多的,你说心不好就要给你钱,什么鬼况,换成魔女,那么他就现实很多了,魔女的价也值得他这么做。

    别说郑逸尘会这么做了,换成除了圣堂教会之外的任何地方,魔女开这个口,那么就有很多人想要这么做。

    “很好,那三个人造魔女的事交给我了,你不用多管闲事。”芙丽妲点了点头,郑逸尘这么不瞎哔哔让他很满意,在这件事上多计较,也就说他的目光也就这么一回事了,郑逸尘多说什么,芙丽妲就不会多说什么,更不会在提及这方面的事,之后该做什么还会做什么,就是以后有命运魔女头疼的地方。

    “那就麻烦你了。”

    两名魔女来的干脆,走的也很利索,走了之后郑逸尘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心里带着少许的窝草和无奈,这感觉怎么来形容?这么说吧,就是明明捡到了一张中了一等奖的彩票,然后被失主找上门了,对方还提供了一系列的高清无ps照片来证明,顺便带来了几十个黑又硬的壮硕保镖。

    这还能说什么?赶紧把捡到的东西换回去嘛。

    他的感觉就是这样的,明明可以……

    她们离开了没多久,奥斯等人也回来了,郑逸尘早就做好了准备,提前在桌子上放了几瓶魔药:“干得很好,先恢复体状态吧。”

    “多谢老板。”奥斯也没有客气,拿起了郑逸尘提前放好的魔药,对症下药,该解毒的解毒,该回血的回血,很快失去战斗能力的格林等人就恢复了一些状态,格林也不再四肢麻痹浑抽搐了,他脸上带着无以复加的苦难愤怒,有一次栽到了毒上面,他觉得毒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讨厌了。

    弗雷德只是虚弱而已,解毒之后也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甚至凭着强壮的体质,显得比格林更加有精神一些,郑逸尘的炼金化,做个样子就足够了。

    看他们的状态都给拉了回来,郑逸尘点点头,轻咳了一声开口:“这次的况的确是令人出乎预料,黑暗教会居然能够做到这种程度,我会支付额外报酬的,还有就是这一次的委托结束了,你们跟我来吧。”

    郑逸尘站了起来,带着奥斯等人来到了之前的库房,依旧是那个房间,只是这里面的装备经过了新的更新,奥斯等人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这里的东西少了很多花里胡哨的地雷之类的装备,多了一些粗大的大家伙。

    “这些都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增强后的,你们可以重新挑选,但是这一次每人最多只能选择三份,手雷之类的消耗品二十个算是一个单位,弹药的话根据武器的类型不同程度的附加。”

    听了郑逸尘的话,他们点了点头,将之前使用过的枪械魔兵全部拿了出来,郑逸尘的意思很简单,你们可以选择新的了,但是之前的那些也不用留下了,选更好的吧。

    在新武器的选择方面,这都不需要多考虑,给郑逸尘办事有一段时间了,期间他们补充过新的装备,对于这里的枪械有了新的了解,首先爆炎旋风这种远近兼备的手炮是不能少的,没有别的原因,太特么好用了,然后主战武器龙炎系列的霰弹枪也要带走一把,原因同样是很好用。

    像是那种正常的枪械,他们真不怎么需要呢,不管是哪一种都比不上喷子那种近战的时候砰砰砰的爽快感觉,弹容量不是问题,一攻击下去,没有多少对手能扛得住,第三种选择就和能随意了,选择消耗品就行了。

    “老板,你这是打算避难了?”挑选好新的装备后,格林问道,距离委托的时间结束还有一段时间呢,他们不能中断委托,郑逸尘这个甲方却没有问题,所以郑逸尘突然中断了委托,必然是有着某种原因的。

    “什么话,我这是战略转移,敌人那么猖狂,我一个技术职业者能正面硬拼吗?”郑逸尘啐了一声:“总之这是额外报酬之一,接着跟我走。”

    说完带着他们来到了地下工房,让他们再选择三份魔药,这一次他们选择就慎重了很多,虽然那个存放测试品的柜子依旧不靠谱,但是另一个靠谱就行了,甚至那个靠谱的柜子还有了额外的补充,比如说新型号的固化魔药他们都看到了几瓶,这还用客气吗?全部卷走,一个人的份额不够就个均摊,弗雷德那仗着固化魔药维持精神状态的深度狂化太有震撼力了。

    之外格林带着一种复杂的心选择了两瓶解毒魔药,他已经因为毒的原因拉裤里两次了,不想要再有第三次,自然选择这种经过郑逸尘的介绍,据说是很牛叉,能够清除绝大部分的疑难毒素的魔药,不仅如此,使用了之后在短时间内还能极大的提升自己对这种毒素的相关抗,避免二次中毒。

    总结的来说就是两个字给力!

    “然后是报酬的清算,好了,委托结束,你们现在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弹药用光的话可以在我的网店进行购买,我会给你们开一个特别的购买通道。”清算掉了最后的报酬后,郑逸尘挥了挥手,准备来一个表面上的战略转移了,至于艾米丽怎么安置,这个很简单,把秘密的送回去就可以了,至于在这个地方如何活动?炼金化啊,谁都知道郑逸尘做的这种东西很厉害,弄出来和真人无异的炼金化也是轻轻松松的。

    艾米丽回去之后用一个炼金化在这里活动也可以,只要不暴露本体的位置就行,郑逸尘同样如此,以前不是没有这么做过的,知道了他这边已经本体转移了,黑暗教会对他的注意力必然直线下降,再怎么折腾郑逸尘,找不到他的本尊也是毫无意义的。

    同样对艾米丽也是如此,郑逸尘这边下不了手了,那么黑暗教会的注意力肯定要集中到奥斯等人上,实在是太黑暗了。

    第二天在,一个公告贴在了郑逸尘的家门口,内容很简单,就是郑逸尘本尊觉得卡加最近风波有点,昨晚还出现了相当吓人的力量,决定暂时外出取材,这边就让一个安置的炼金化负责了。

    总结一下就是‘特娘的你们欺人太甚,劳资现在连夜跑路了!’,意思简单明确,让一众关注郑逸尘的人默然无语,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条龙竟然会这么怂,边稍稍的出现了一些问题,二话不说连夜跑路,连那三名人造魔女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很显然这条龙给自己准备了秘密通道,他都跑了在,估计还活动在那边的艾米丽也是假的了。

    这样的结果让黑暗教会也很无奈,本次的行动失利就会有这样的结果,好在三名人造魔女没有暴露,郑逸尘连夜跑路了也没关系,等之后寻找机会吧,让她们继续潜伏着,有着支配者的协助,她们已经可以隐藏自的力量了。

    等今后郑逸尘再次出来浪的时候直接暴起把人拿下,让他了解一下什么叫做黑暗不会轻易的结束,同时那个叫做巴隆的魔剑教徒是绝对要拿下的,昨晚行动失利了没错,关于对方的报更加的充分了。

    看看人造魔女上留下的战斗痕迹就知道,那个魔女力量下位替代品究竟有多么的强大,对方的重要远远超出了奥斯等人,可以说是那条龙之下的最优先的目标了,现在那条龙连夜跑路了,最优先向就是‘巴隆’。

    “这条龙……”芙丽妲也知道了郑逸尘连夜跑路的消息,不由的嗤笑了一声,所以说这到底是真的怂还是故意的呢?她没有生气的意思,郑逸尘这么做了纵然有着影响到了那三个人造魔女的潜伏,对方没有了郑逸尘这个目标后很有可能直接离开。

    只是离开就算了,那个饵在郑逸尘连夜跑路之后,重要就完全的发挥出来了,接下来就是围绕着那个饵的纷争了。

    郑逸尘的跑路没有对卡加的局势带来任何的影响,他还有远程āo)作端运作呢,所以人在不在卡加其实都没有关系,那边有他的存在就行了,卡加该做的事还是能做,传说卡牌游戏依旧被人了解着,相关的魔石币信息也逐渐的扩散了出来,了解到这方面信息的各大帝国的国王对此表示关注。

    但也就是关注了,毕竟弄出来了魔石币,也不会影响到大陆的货币体系,最多就是在货币的流动方面更加的方便快捷,别的?没了……

    所以关注的同时,他们更多的是一种期待,看看这种魔石币的加密技术究竟有多厉害,若是被不厉害的话,他们就可以尝试破解,狠狠的捞一笔,榨干魔石币的后续价值,废掉也没有关系,反正废掉了也就是保持现状原有的货币体系而已,能有什么影响?

    哦,就是多一群不小心受骗的人,只是那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真正有关系的是弄出来魔石币的存在嘛,找麻烦也应该找对方才对。

    “怎么样,狂战士一族的潜力还是可以的吧?”郑逸尘让安妮看了看昨晚的录像说道。

    安妮点了点头,深度狂化的狂战士的确是很强,除了没有龙的体质之外,体质优秀的爆发出来的力量能和龙对抗也不是夸张的形容,只是对抗归对抗,被体型碾压了就是另一回事了。

    “潜力的确是不做,只是他们无法承受血脉的力量。”安妮说道,狂战士一族的狂化的确很厉害,这种源于血脉的力量让他们在体质方面就有着先天的优势,这都是狂战士一族的血统带来的血脉优势,安妮曾经对狂战士一族有过研究。

    狂战士理论上是可以保证清醒的狂化状态,但是他们的体质和精神强度承担不住血脉赋予他们的狂化能力,以至于一旦狂化就会陷入狂乱之中,弗雷德的那种发挥只是一种取巧的结果,但这样的取巧让他们真的发挥出来的血脉的力量。

    “你打算对狂战士一族的做点什么?”

    “你说如果炼金傀儡附带了狂战士的血脉力量如何?”

    “行得通,但会劣化很多。”

    安妮给出来了一个准确的答案,郑逸尘的意思无非就是改变炼金傀儡的那一层血层的原素材,狂战士一族的血脉纯度也足够充当原素材了,就是因为那是用生命魔技培养的,外加炼金傀儡不具有狂战士一族的灵魂,用一些方式能促成血的部分出现狂化的效果,但效果莫得灵魂。

    能有狂战士一族正常狂化的一半就很不错了,血脉力量啊,除了能在体上延续之外,有很多都能延续到灵魂层面上,比如说某种强烈的诅咒血脉,即便是用了更换体的秘法,换了一具新的体,但是延续到了灵魂上的诅咒血脉依旧能够通过灵魂反过来侵蚀新的体。

    所以莫得灵魂的狂化效果会弱化很多,至于深度狂化能不能做到还是一回事呢。

    “劣化没关系,狂战士一族能成为我们这边的隐友军就可以了。”

    “那你要注意一点,被人发现了,狂战士一族要出事。”萝丽丝开口提醒道,狂战士的数量并不算多,虽然狂化后的实力很强,但也没有多少人闲着没事针对狂战士一族,主要是他们疯起来太麻烦了,真不要命了一换一也会让一些人犹豫了。

    如果狂战士在深度狂化的时候能够保持清醒……出现几个例子还能让人接受,可全族都能这么做,而且他们还在给某个存在做事,他们就要被针对了,毕竟很多势力都不想要让这种不能为自己所用还特别破坏平衡的战力出现。

    想想吧,一个正常的狂战士,平里能够和常规高阶打的有来有回的,然后用了深度狂化,直接按着那种精英高阶暴揍,追着超越高阶的存在硬碰硬,用完了还不会死,休息一两天还能再来一波,这谁能忍啊?你说平常就算了,深度狂化后的狂战士就像是完全燃烧起来的薪柴,一旦燃烧就不可能熄灭,深度狂化结束了就是死。

    如此还能让人接受,顺便让一些人不会轻易招惹狂战士这种蛮子,毕竟他们那种强大是很强大,让人羡慕是吧?拿命换来的!这就没有让人羡慕的地方了,燃烧自我绽放出来端在的光芒听起来让人血沸腾的。

    可绽放的时候自己却不知道是怎么绽放的,甚至绽放出来的光芒是烧死了友军还是敌人都不清楚,这就没必要绽放了,郑逸尘若是用新版的固化魔药改变了这种结果,就等于是打破了平衡,自然会引来一大群得不到的人的抵制。

    “说白了就是我们这边不像是圣堂教会那样。”萝丽丝的话没有让郑逸尘打消原来的想法,虽然狂战士深度狂化还能保持清醒是破坏平衡的,但从中再次的平衡一下不就可以了嘛,他们能保持清醒也不是随随便便的来的,而是用了新版本的固化魔药带来的额外收益。

    新版本的固化魔药获取的难度调高一些就行了,不说价值是正常的固化魔药的十倍,弄个四五倍却没有问题,而四五倍的价格,在很多地方都能当做是传家宝了,同时这种魔药也不能稳定的制作出来,是有可能做出来的……

    如此的平衡一下,即使能让狂战士破坏平衡,也不会达到让人不能接受的程度,他们的确是能够通过新型的固化魔药进行超强的深度狂化,前提是他们能够得到那种固化魔药啊,普通的固化魔药没有任何用处,只有新型固化魔药才行。

    不能轻易得到的东西,他们自然就谈不上破坏平衡了,况且新型固化魔药除了狂战士一族之外,还有别的异族也能够使用的。

    比如说某些精通精神能力的异族,他们的血脉力量赋予他们超强的精神系天赋,代价就是他们使用精神系魔法的时候,自会掉san值,同样很厉害,但代价也不轻。

    萝丽丝担心的是郑逸尘心血来冲直接补足了狂战士先天缺乏的某些因素,让他们全族都有了破坏平衡的可能。

    “好啦,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一直在这里的,外边就继续用炼金化活动吧。”郑逸尘拍了拍双手,回到了自己很久没有坐过的工作台上面,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就要开始在这里折腾了,艾米丽的话,郑逸尘没有把对方带过来的想法。

    地下基地当前那算是属于魔女的秘地了,在这里的存在全都和魔女有关,以前这里人少的时候随便怎么做都没有问题,现在这里的魔女数量多了就不合适了。

    交付了任务的奥斯他们也遭到了卡加的驱赶,为了驱赶他们卡加甚至退还了部分的金币,理由也让他们反驳不能,那天晚上的战斗让卡加认为他们已经能够吸引魔女力量进入卡加了,为了卡加的所有住民和职业者的安全,他们必须离开这里,退还部分的金币意思是现在他们愿意好好的商量让他们这么做。

    如此奥斯等人还拒绝的话,那就是武力说话了,对此奥斯等人也没有说什么,他离开前找到了瑟希莉,把自己的专属魔兵交给了这名年龄不大的少女,那天晚上的战斗结束后,这武器出现了严重的损耗,现在只有瑟希莉能够完美的修复这把魔兵,至于之后怎么拿回来这把魔兵,通过魔兵召唤书的邮件发送就可以了。

    即使奥斯觉得这样有些不稳妥,但他们不能在卡加滞留了,也只能这么做了。

    离开了卡加,格林绷着的表立即露出了一个‘he~tui!’的不爽:“什么叫我们引来的魔女力量啊,不是帝国的龌龊,魔女力量能轻易的出现在卡加?圣堂教会能没有一点反应,我呸!”

    格林说着其他人的心里话,奥斯他们稍稍一想同样能想通里面的问题,卡加可是大城市啊,随着郑逸尘在这里的发展,外加另外三条龙也在这里活动,这里的防御力量益增加,如此的城市怎么可能灰轻而易举的被入侵?

    魔女力量?教会又不是瞎子,让他们看好这一块还能出问题?可这事偏偏就发生了,事后还推到了他们的上,用的理由让一群不明真相的人都觉得卡加这么做没有错,事进展到了这一步,那些不明真相的人里面有没有看穿一切的‘智者’都无所谓了,真正让他们认同的是利益啊。

    看出来问题了又如何?奥斯留在卡加对那些看出来问题的人来说有什么好处?相反他们被赶出了卡加之后,对他们的好处更多,魔女力量不会出现在卡加了,这还不是好处吗?不然他们留在那边,万一爆发出来魔女力量的地方后就在那些人边,他们不就成了被波及的倒霉蛋。

    所以卡加的那个理由不需要完美的掩盖什么,只要能让大部分的认为这么做对自己有利的人给拉到自己这边就够了,其他的细节根本无关紧要,至于郑逸尘……那是卡加没有能力驱赶他,他们这群臭冒险者能和那条龙比价吗?

    对不同的人用的方式也不同,对他们是找一个让他们站到所有人对立面的理由赶走就行,对那条龙,卡加那边只会想办法好好的商量一下,只是那条龙好像不怎么喜欢和帝国扯上太多关系的样子,当晚就连夜跑路了,根本不给卡加的那么一个机会。

    但他们都很清楚,即使郑逸尘不连夜跑路,也不会出现和他们一样的待遇,帝国的人多半会找他好声好气的商量,请他去帝国的主城做个客什么的……永久定居的那种。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