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诅咒之龙 路过的穿越者

第二千一百零七章 爆炸

    有些东西等到失去了才会后悔,比如当前的这件事,早知道昆克能够搞出来这种兵器,当初说什么也要好好的留下对方,有着深渊的支持,昆克肯定能够弄出来更独特的邪能具现,而不是现在保持着和他们对抗的状态。

    对付大陆不好吗?

    呃,对现在的昆克来说,对付大陆还真就不好,都已经打成这样了,自然不存在什么缓和的余地,即使这个时候昆克放弃了,别说是深渊主城的那些隐藏上级了,在这里的深渊主席也不会放过对方。

    稍稍留情一点也只是让他多活一段时间,之后将他掌握的所有知识全部给压榨出来后再弄死。

    眼下还是等结果吧,他是参与不到战斗里面,倒是能看一下别的地方,迷雾中还有一些深渊城主的存在,红玉只是其中的一个,所以不显得多么吸引人。

    至于那些深渊城主为什么在这里,一方面是靠近深渊主城这边的地方安全,另一方面自然是想要捡漏。

    轰

    冲天的蘑菇云将邪能巨像覆盖了进去,爆发的邪能撕破了尚未消散的蘑菇云,邪能巨像身上睁开的那些眼睛散发着独特的力量,

    让邪能巨像加速的只是其中一个魔女的力量特性,之外邪能巨像还有好几个魔女的力量特性呢,虽说那些力量受到了邪能和生命魔技的影响,跟原版的对比起来差距很大,但再怎么说也是属于魔女的力量。

    不完整的也有独特效果。

    轰到了邪能巨像身上的赤色冲击有一部分反射了回去,虽然反射回去的比例很低,不到百分之五那样,可这终究是巨像放出来的攻击,反射回去的部分直接将迷雾给烧出来了几个巨大的空洞,有一道细小的赤色流光落在了城墙上。

    直接将坚固的深渊主城城墙烧出来的一个窟窿。

    深渊主席脸色有些黑,昆克当初是魔命城城主,手里私藏了一些魔女的血肉实在是太正常了……现在那些血肉却被他给用到了这个邪能巨像上面,直接让这个邪能巨像多出来了一些独特的能力。

    深渊巨像的属性丰富,而邪能巨像虽然没有那么丰富的属性,主要的攻击就是邪能,可是那些魔女的血肉赋予邪能就想的特殊力量却能弥补他的不足。

    诚然这一次的反射比例很低,但邪能巨像耐揍啊,少许的反射回来一部分,那也是深渊巨像的攻击,落到了深渊主城上面依然能产生极大的破坏力。

    邪能巨像和深渊主城的距离还在拉近着,两个巨神兵一样的存在不断的远程对轰,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邪能巨像在刚才的大爆炸中已经变得萎靡很多了,身躯上的伤口难以愈合,邪能中混入了红色的深渊巨像力量。

    冒着的绿色气息内也混入了黑色的焦黑烟气,深渊巨像的刚才那一击已经伤到了邪能巨像的根本了。

    这影响到了邪能巨响的状态,让昆克不敢再冒进了,只能先拖延一下时间,等着邪能的质量强度进一步提升后,驱除掉这种异常状态。

    深渊主城那边的深渊巨像也不会给昆克这个恢复的机会,连续的轰炸让邪能巨像上面的伤势累计的越来越严重。

    为此昆克不得不放慢速度,后方的火球立即接近了过来,膨胀的力量让邪能巨像进一步的膨胀,本来就很臃肿的邪能巨像几乎液化。

    身躯上的那些眼睛也个水里的鱼于洋到处的‘游动’着。

    这种连续的轰击有相当一部分被反射了回去,深渊主城上面被轰的坑坑洼洼,受损严重,站在城墙上面的深渊主席已经很明智的跑了回去,放弃了在这里观战的想法了,万一有一道射线或者是黑雷,或者是狂风打到他所在的地方,他肯定是必死无疑的。

    换了一个地方观战也不影响,邪能巨像已经压制住了,那颗火球和邪能巨像的距离越来越近,而那边的邪能力量已经强悍到了让迷雾有近半被污染。

    昆克感觉到了自己的意识逐渐的混乱疯狂,邪能的增强已经超出了身躯的承受能力,身躯完全转变成了液化的邪能,他的灵魂都浸泡在了这种液化的邪能里面,邪能内还有宛若是火焰一样的魔石力量。

    那种力量随着火球的接近,强度越来越高,甚至已经超过了邪能,这一切昆克都不能细细的感知了,他的眼前都开始出现了走马灯,回顾自己的一生……他有更多的是不甘心,如果不是被红玉那个该死的女人算计了一把,他也不至于落到这种处境。

    不对,更长久的追溯起来是自己背叛的手下,可惜现在已经找不到对方了。

    不甘,暴怒,疯狂。

    身躯已经开始液化的邪能巨像变成了肉浪向深渊主城迫近过去,昆克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红玉那女人的确是赢了,不仅仅坑死了他,还顺带的坑了深渊主城一把,他有心让红玉的计划失败。

    可他这个时候什么都不做等死又太不甘心了,如果深渊主城背后的力量当初能接纳他,让他进入内层圈子,他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事到如今,他还想要挣扎一把,拿着深渊主城挡灾,只要能抵达那个地方,他就能活下来,能活下来,无论是当初背叛自己的手下,还是算计了自己的红玉,全都可以秋后算账。

    只要能抵达那里

    轰!

    一发青色的风柱轰入了邪能巨像的身躯内部,大量的液化邪能飞溅出来,那些液化邪能全部被吹向了远方,风柱将邪能巨像打出来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这一击就吹掉了邪能巨像五分之一的体积。

    透过被破坏的地方,可以看到里面融化残缺的巨大骨骼,一颗滴落着半融化身体组织的脑袋抬了起来。

    邪能巨像身躯上的那些眼睛迅速的汇聚到了这颗脑袋上面,那些眼睛散发着让人感觉密恐的死灰色光芒。

    邪能之中也充斥着一种淡灰色的颜色,这种颜色就好像是陨石上面的衍生物稀释之后的色彩,一道直径超过近百米的邪能光炮轰了出去,这一击让邪能巨像脑袋上半融化的肌肉组织直接变成了液体。

    迷雾碰触到了邪能巨像之后,大部分都变成了墨绿色,高浓度的邪能从迷雾中散发了出来,红玉微微的皱着眉头,在情况不对的时候,他就和郑逸尘来到了深渊主城的城墙处了。

    但邪能巨像这一击依然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在这个地方也能感觉到邪能的影响,她身上还沾染着邪能呢。

    受到了现在的影响,她身上已经被抽离将近一半的邪能直接超出了原来的水平,让她的伤更严重了。

    深渊主席睁大双眼看着那一道邪能光炮,光炮和深渊巨像放出来的风柱碰撞在了一起,不同于之前那样,这一次的光炮竟然没有被直接吹散,邪能被打散了,但是打散的邪能则是分散在了附近的环境里。

    让整片环境里下起来了一场不详的邪能之雨。

    脑袋已经融化的只剩下骨头的邪能巨像背负着火球,他还在移动着,保持着和火球相对的速度,骷髅脑袋里的眼窝中涌动着邪能气息,宛若是燃烧的火焰一样。

    昆克感觉自己的视界已经脱离了身躯,四周的环境宛若是鸟瞰图一样,尽数被他掌控,他现在所在的高度就是在火球这边,四周的时间好像被扭曲了一样,额外的缓慢,他已经显得有些疯狂的思维正在加速……

    透过被邪能污染的迷雾,他清晰的‘看到’了迷雾中的一切,包括被他安排出去的一些还活着的魔物,一些属于深远的正常生物,受到了邪能的影响,正在疯狂和清醒中挣扎的深渊生物,透过了深渊主城城墙上的窟窿,更是看到了里面大量的深渊生物。

    包括正在观战的深渊主席,城墙下方的红玉和那个炼金师,甚至他连附近隐藏着的两个魔女都发现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世界好像都完全被他所掌握了一样,这种神一样的感觉让昆克稍稍的迷茫了一瞬,随后内心就被涌动疯狂替代,如此的力量,他何不好好的使用?原因?等之后在弄清楚好了。

    “为什么一切会这么缓慢!!”昆克内心怒吼着,他想要用这种绝对的力量支配者邪能巨像的身躯干掉红玉,拆了深渊主城,污染深渊巨像,在这种状态下,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邪能被自己轻而易举的操作着。

    让他可以放出来是刚才威力数倍的邪能光炮,甚至多用点时间,威力还能成倍的提升,深渊巨像的光炮他也能尝试正面击溃,可这一切真正开始操作的时候,他才发现快的只是自己的意识变快了。

    无论是邪能巨像调动力量,还是做出来相关的移动操作,全都是龟速的,在这种龟速的操作状态下,他的确是能让自己所有的操作以超高精准度的形式展现出来,但问题是想要完全生效之前他就要死了吧?

    他和火球似乎融为一体了,但是也因此受到了火球的束缚,他无法影响火球,火球和邪能巨像的距离依然在拉近着。

    这一切在他眼里显得额外的缓慢,也就是……只能等死了。

    “怎么了?”注意到了红玉的状态有些不对劲,郑逸尘开口问道。

    红玉一脸严肃:“那个远古陨石有别的秘密。”

    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随着远古陨石和昆克之间的接近,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显现在了她的身上,让红玉无法克制住这种源于本能的忌惮,同时又有一种向往……

    “我们好像暴露了。”调合魔女塔薇尔说道,就在刚才,她感觉到了四周的环境出现了细微的变化,四周的环境被处理过了,可刚才有一道视线穿透了被调整过的环境。

    “……谁发现的?”

    “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但是发现的好像是那颗火球,或者说是火球上的什么东西。”塔薇尔解释道,她看向了那颗大火球,随着大火球的接近,开始液化的邪能巨像又产生了变化,液化的身躯部分开始蒸发。

    但是那些邪能却异常的集中了起来,显得很不自然的强行汇聚出来了一个形体,不过这只是最后的挣扎了,邪能巨像的人速度越来越慢,深渊巨像的攻击又特别的强力,每一次都能削减掉邪能巨像超过十分之一的体积。

    虽说这个比例正在降低,但塔薇尔发现了一个特殊的重点,似乎这不是深渊巨像的输出不足,而是深渊巨像的攻击强度刻意的降低了,好像是为了避免彻底的轰死邪能巨像,从始到终深渊巨像都没有主动的攻击过火球。

    “结束了。”红玉说道,勉强汇聚力量的邪能巨像准备放出一次超强的攻击,那强烈的波动令深渊主城里面的深渊生物都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可这一击终究是没有放出来。

    火球碰触到了邪能巨像的同时,邪能巨像的身躯就停止了一切的活动,轻微的碰触,整个邪能巨像的残骸便彻底的崩溃,破损融化的骨骼瞬间灰飞烟灭,地面的存留的高浓度邪能被火球完全的吞没。

    爆炸中心浮现出来了一颗太阳,照亮了地下世界,冲击向四面八方扩散了出去,强横的冲击吹散了大部分被邪能污染的迷雾,表现的效果比起深渊巨像都要夸张,这个时候深渊巨像展开了一层土黄色的防护,防护将整个深渊主城覆盖了起来。

    冲击让这层防护剧烈的波动着,而别的地方则是被那种冲击破坏的一塌糊涂,扩散出去的邪能也受到了影响,被冲击吹散了很多,但剩下的邪能却更加强烈。

    “咳咳……没事吧?”灰头土脸的芙丽妲问着身边的魔女,冲击波到来的瞬间,她就迅速的做出来了转移,但是那冲击波的速度太快了,即使迅速的回避了,依然被边缘的冲击扫了一下,现在芙丽妲感觉身体就好像是烧起来一样。

    魔力都在沸腾着,她似乎因此变得更强了,可这种魔力都燃烧起来了感觉并不好,还影响到了她对力量的细节操作。

    至于这种状态什么时候才能平复,那等之后再说吧,她放出去了数道虚幻之影,将附近的一切尽收眼底,深渊主城附近的环境已经完全改变了,爆炸中心有着一个数公里的大坑,远处则是被冲击波荡成了平地。

    被迷雾遮挡的深渊主城这个时候也完全显现了出来,只是没有了最初的宏伟,面对邪能巨像的那一面城墙上,坑坑洼洼的,有着很多都能看到城内的巨大窟窿。

    在远处一些被冲击波及到的深渊生物还能运气好的留下一些尸骸,不过也只能下骨头了,那些骨头上面还存留着严重的燃烧痕迹,轻轻一碰就会变成骨灰。

    爆炸改变了地形,但也让邪能强度最高的区域给彻底的清空,看不到了邪能的痕迹,倒不是说邪能不行,只是后球的威力更大,彻底的碾灭了邪能。

    “还行,身体里的躁动是火球残留的力量,等会我给你梳理一下。”塔薇尔轻轻的呼了口气说道,塔薇尔的感觉她也有,只是根据自身的能力,她对这种火焰一样的力量有着更加确切的判断。

    这力量能让她们的魔力沸腾燃烧,变得更强,却不是没有代价的,魔女也会因为这种力量而上瘾,让魔力维持着这种状态的力量不是一直存在的,消耗殆尽之后,魔力恢复了正常,她们必然会产生一种渴望的空虚感。

    那样的话,恐怕会因为承受不住这种力量而直接向陨坑中心接近过去吧?

    塔薇尔将自己的发现给叙述了一遍,这和之前郑逸尘带回去的魔石效果一样,魔石的相关信息,群里也有,听完了之后,芙丽妲有些不爽:“就算有副作用,这么大的一块地留给深渊生物……等会处理一下?”

    “可以。”塔薇尔想了想说道,处理的方式有很多,即便不能完全阻止深渊生物对这里的利用,可她也能用别的方式让深渊生物无法轻易的利用这里。

    “结束了。”郑逸尘看着火球砸过的地方有些纠结,这么大的一片被远古陨石的力量浸染过的区域,被深渊利用起来了,那画面简直太好看了。

    深渊主席也松了口气,陨石的爆炸效果太强了,那玩意炸出来的深坑看着只有数公里,可是爆炸产生的冲击若是在深渊主城里爆发,能直接摧毁整个深渊主城,好在邪能巨像在很远的地方就被拦截了下来。

    即便是火球爆炸了,波及到这里的冲击威力也大大的削弱,那些邪能更是被冲击吹散了大部分,这是好事。

    深渊巨像放出来的防护罩散去,特殊的外敌已经被消灭了,深渊巨像也没必要继续保持着显现状态,而在深渊巨像缓缓的没入地下的时候,一道暗色的流光迅速的接近,宛若是流星一样,通过了深渊主城城墙上的一个大洞。

    直直的撞向了深渊巨像。

    这是存留下来的嘲讽魔物,这个魔物不像是劣物王那样有着自己的想法,它就是昆克创造出来的生物兵器,昆克的命令就是让个魔物在邪能巨像的掩护下,接近深渊主城,找机会对深渊巨像发动同归于尽的进攻。

    嘲讽魔物的破坏力肯定干扰不了整个深渊巨像,可它的身体被昆克专门的调整过,它的身躯内有一块超高浓度的邪能肉块,就像是炸药包一样,昆克的就是让嘲讽魔物以这种自杀的方式污染深渊巨像。

    可嘲讽魔物还没有动手,他就先被干掉,昆克错估了深渊巨像的攻击强度和邪能巨像的强度,他死了,嘲讽魔物没死,依然遵守着昆克最后下的命令。

    既然是自杀式的偷袭,这个时候嘲讽魔物爆发出来的速度让在场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它毕竟有着闪光魔女的能力特性。

    在如此的全力移动下,嘲讽魔物的身躯都开始融化,在将近半部分的身躯都暴露出来骨骼的时候,它成功的撞在了深渊巨像上面,叮的一声……

    如同蚊虫叮咬一个成年人那样,可怜的口器带来的杀伤力几乎可以忽略,可这个蚊子携带了病毒。

    嘲讽魔物在这一撞下粉身碎骨,甚至因为深渊巨像的被动防护,连深渊巨像的本体都没有碰触到,但是那一块超高浓度的邪能血肉却爆发了出来。

    将深渊巨像的防护罩上面浸染了一大片绿色,如同砸在了窗户上的烂番茄,深渊巨像的表层也多了淡淡的绿色,至于那一层被隔离的邪能直接被甩到了一旁的地面上,让那边的地面变得绿油油的,深渊巨像继续沉入了地下。

    这里很快就有深渊生物来到了这里,地面上的邪能给清理了一下。

    “……什么嘛,就这?”回过神来的郑逸尘看着消失的深渊巨像,嘀咕了一声,他还以为那个让他都猝不及防的嘲讽魔物能带来点惊喜的,结果就这么啪叽一下没了。

    没破防。

    “你还想要怎么?先回去吧,我要治伤。”红玉说道,之后深渊主城这边肯定要开会,她要赶紧将自己身上的伤处理好才行。

    昆克的一切痕迹被火球消灭的干干净净的,深渊主城这边就没有受到多大的损伤,破坏的城墙之后重新填补就好了,之后深渊主席带人来到了火球爆发的区域,冲击波扩散出去的那种力量很快就消散了,而大坑这里的的特殊力量依然强烈。

    火球爆炸后的力量有相当一部分渗入了这片泥土里面,数公里的范围虽然不算太大,可他背后的上级却要求他这边必须要好好的盯着这个陨坑,不让别的任何深渊生物接近。

    对此深渊主席连恢复覆盖深渊主城的迷雾都没有,直接就来到了这个地方,新的迷雾生成在了这里,将整个陨坑给封锁了起来。

    陨坑边缘,芙丽妲看了一眼塔薇尔,在这样的环境都没有暴露,也亏了身边的调合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