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万历1592 御炎

七百七十八 最后一步

    沈一贯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想说什么?

    中流砥柱们每一人都是不解的。

    而沈一贯则充分体会到了中流砥柱们疑惑的心情。

    “不要急,老夫还没说完,此事啊,说来话长,这要从三年多以前,前首辅王锡爵回朝开始说起,当时内阁里面,是王锡爵和张位主政,那时候,朝鲜战事快要结束,为了立太子,咱们君臣闹得是不可开交。

    这些事情诸位都还有所影响吧?事情就从这个时候开始发生了,张位实在是太过分,屡屡率领你们群臣逼宫陛下,陛下心中有火也是难免的,于是,数次逼宫之后,陛下忍无可忍,做了一个决定。”

    沈一贯顿了顿,开口说道:“密诏当时率领凯旋大军抵达天津卫港口的秦国公萧如薰带兵回京师勤王,目的是控制京师,控制朝臣,发动兵变!”

    所有官员被沈一贯突如其来的话语惊得目瞪口呆。

    这还不算,沈一贯是不打算停下来的,他将王锡爵是如何联合李太后阻止了皇帝的作为并且勉强维持了现有的状态,然后萧如薰是如何抵达缅甸脱离中央,这一次又是如何被召回,召回的时候是如何将山西的真实情况上报皇帝,然后使得皇帝不再信任群臣,并且准备发动第二次兵变的事情全都给说了出来。

    把群臣给惊吓的是宛如石像动弹不得。

    “此情此景,若是老夫坐看萧如薰执掌京营兵权,将京师兵权拿在手里,然后将我等一网打尽,再去查,这一查之下,上至老夫,下至诸位,几人能活啊?”

    沈一贯阴森的打量着自己所能看到的每一个人的表情,尤其是温纯和徐作。

    两人感受到了沈一贯的注视,浑身一抖,立刻低下头去。

    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害怕。

    “此事,多亏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骆指挥使深明大义,将此事告知老夫,老夫才不至于一无所知,以至于落得个晚年凄凉的下场,诸位也不至于落得个被砍头抄家的下场。

    所以,老夫隐忍不发,答应陛下将萧如薰晋封为秦国公,让他提领京营,为的就是让他们放松警惕,然后于昨夜,成功将萧如薰和内廷太监的势力连根拔起,御马监,东厂,腾骧四卫,勇士营都已经覆灭。

    城外,萧如薰的镇南军覆灭,西山,陛下秘密招募的三千死士覆灭,御马监三太监已死,提督东厂张诚已死,萧如薰虽然一时侥幸逃脱,但其人就在内城之内,三日内必定被我擒杀,大局已定!诸位,你们都安全了,呵呵呵呵呵……”

    沈一贯阴揣揣的笑了出来,这声音听得仿佛是从地狱中窜出来的老魔一般渗人,听得所有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不一时,沈一贯不笑了,又开口道:“那诸位可能有所疑惑,老夫为何要将你们召集到这里来呢?呵呵,其实很简单,诸位,老夫为你们解决了大部分的心腹大患,而眼下,只差最后一步就能竟全功!”

    沈一贯深吸了一口气。

    “我等一同面见陛下,恭请陛下退位,禅位于皇长子常洛!”

    沈一贯的声音一直都不大,甚至躲在后面的某些人都听不太清沈一贯某些咬字不清的话,但是这一句,无论是谁都听到了。

    请皇帝退位,禅位于皇长子朱常洛。

    不少人顿时感觉自己的大脑不太够用,而且心脏好像也不是很能承受得住这句话的重量。

    其实只要皇帝封朱常洛做太子,然后安安稳稳的在宫里面过自己的日子,把天下交给他们,这样的话,他们就很满足了。

    但是人生变幻莫测,总有想不到的事情会发生,他们万万没想到,沈一贯不仅完成了他们的心愿,还强行把这个心愿给扩充了好几倍的强度,以至于现在他们都不太敢相信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

    沈一贯……

    这个遇人遇事总是一副笑眯眯的脸庞,以一种波澜不惊的态度应对一切的老人,在此时此刻,忽然幻化成了一头择人而噬的恶虎,正对着他们呲牙裂嘴,准备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很多人甚至觉得这个人很陌生,很奇怪,仿佛是一个顶着沈一贯的外壳的异人。

    他真的……是沈一贯?

    “站在老夫身侧的,都是愿意与老夫共同进退之人,我等铭誓,让无道之君退位,拥立有道明君登基,再创大明盛世,诸君,你们呢?你们愿意与老夫共同进退吗?”

    你们呢?

    你们呢?

    你们呢?

    沈一贯问过话,骆思恭一挥手,数百锦衣卫纷纷拔刀出鞘,虎视眈眈地看着这些朝官。

    本来就在发抖的某些人顿时就跟打摆子一样抖了起来,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是发病了,要吃药。

    毫无疑问,这是一道送命题。

    沈一贯已经给出了标准答案,按照标准答案回答的,就是胜者,也是生者。

    不按照标准答案回答的,和沈考官唱反调的,就是败者,是死者,要下黄泉的。

    而犹犹豫豫的墙头草,在这种情况之下,貌似也没什么好下场,最多也就是不死,但是前途肯定是没了。

    沈一贯一但拥立新君,分赃的时候,肯定是铁杆拥趸能得到最大的好处,这些就是所谓的从龙之臣,而犹犹豫豫首鼠两端的,即使不死,也不会被重用,而会被彻底边缘化。

    历来发生政治斗争的时候,大家都会不由自主的站队,投资,以期利益最大化。

    而眼下,这场以天下为赌注的赌局当中,谁才能得到最好的待遇,得到最好的最美的那一块肥肉,显然是要拼心理素质的。

    儒家熏陶之下的文人士子们,当然是忠君爱国的。

    即使是当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他们也还是忠君爱国的。

    只是该如何给忠君爱国打折扣,就是个人的修养问题了,孔老夫子也没说,那就自己判断呗!

    有些人不懂变通,不打折,那就死,有些人不但免费送还倒贴,那就活。

    所以世上没有不忠君爱国的文人士子,他们只是打折过了头。

    面对眼下这种情况,生活在国家政治中心、经历数次政治漩涡依旧屹立不倒的众多中流砥柱们,似乎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决断。

    只是沈一贯没想到,最早站出来表态的,居然是温纯和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