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黑兽

第588章,再见面的时候(二合一)

    香港,旺角,接近天后庙一带。

    这里小摊小贩林立,街头巷尾沿街摆摊,多数是算命先生与风水先生。

    此时,一处写有马氏风水堪舆,铁口直断的幡面下,带着一看就很有年头感的青铜兽头,姿态优雅的端坐在小马扎上看着摊子。

    与四周或是仙风道骨,或是胡子花白,或是戴着圆片墨镜的老先生们格格不入。

    在喧哗热闹的街边,手里捧着本漫画书,正入神的看着。

    “看什么呢?”耳边传来好奇的女声,问道:“哪来的?”

    头都没抬,合上了书本,戴着兽头面具的小姐姐感叹道:“现代好厉害的,连这种书都有啊。”

    “什么啊”透过指缝看了一眼,没看到书名,就是看见封面上俩个画的很漂亮的小姐姐貌似在KISS的样子,手里没停,递过了早饭,说道:“你怎么看这种书啊,作者肯定没谈过恋爱,女孩怎么可能喜欢上女孩。”

    你才是真正的没谈过恋爱。

    年纪一大,不管看什么样的男人就跟看小屁孩一样,觉得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接过热腾腾的早点,包子豆浆,掀起一点点面具,露出光洁的下巴,红润的水唇与白洁的贝齿小口轻咬着,本来还想藏一下的,既然看见了,索性大大方方的扔在身边的小桌上,藏在面具下的脸看不到表情,说道:“你这里根本就没有生意的嘛”

    “混口饭吃,只是副业啦”一点也不觉得羞耻的爽朗笑声,因为只有一个小马扎的关系,小姐姐蹲在兽头面具小姐姐身边,这次看见了漫画的书名,眉毛不由上挑后,说道:“第一场的比赛确定下来了。”

    “说好的购物呢?”小姐姐咬着包子,叹气道:“果然,不能信你的全部鬼话呢。”

    “不是给你买了衣服嘛。”小姐姐反驳。

    “可是,裙子太短了啦”小姐姐小声害羞抱怨着。

    “大姐你可真难伺候,那些东西可不便宜。”看着这位小姐一身T恤牛仔裤帆布鞋加兽头面具的造型,叹息道:“你高兴就好,真浪费呢,你的漂亮脸蛋,到底要怎么样,你才会摘下面具?”

    “遇见命中注定的真命天子时。”

    “这等待的时间可真够久的,说不定早就遇见了,只是没注意到对吧。”

    “大概吧,已经无所谓了,即便不出现也行。”

    “所以说,你这种不争随遇而安的性格才是根本问题,刚刚接到笔生意,城里有只小僵尸,皇家警察开价不低,今天就先收摊,下午就开始第一场比赛。”

    “小僵尸?不能的吧,这年头还有僵尸?”

    “又不是大陆,这里受到影响很小,偶尔还是会有的,没有火葬的人。”

    “哦~”知道的应了一声后,又问道:“你那孙子哪去了,好多天没见到了。”

    “他呀,先一步去日本刺探情报了,昨夜打电话过来,说是找到魔门老巢。”

    “挺能干的嘛。”笑了一声,说道:“我也有事告诉你的,之前联系了一下五百年前我布下的探子,然后有回应了,万妖宫有行动。”

    “什么样的行动?”

    “级别太低,探听到的有限。”

    “卧底了五百年还没当上高层,真没用。”

    “你以为谁都能跟我俩一样,随便就活五百年吗,我的部下受限于寄宿肉体的大限,会定期更换。”

    “这样啊,下午的比赛谁第一个上场?”

    “你还有战斗力吗,龙珠都送给后人了。”

    “小看人是吧,拳法我姑且还是有自信的。”

    “那剪刀石头布吧。”

    还真是随便的决定。

    “剪刀石头布~”

    “看来是我赢了呢。”戴着兽头面具的小姐姐笑道。

    “话说,因为是秘密行动,难得的取了假名参赛,你能不能把这出名的面具给摘下来,有点见识的都知道是你这个老不死的怪物吧。”

    “好的,马什么梅。”

    “是马冬梅啊,巫暮雨。”马千军说道。

    “名字是真的土。”巫朝云说道:“像朝云暮雨这样,有诗意点行吗?”

    早上是云,到了晚上就是雨。

    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

    旦为朝云,暮为行雨。

    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等君。

    “行行行,马君行了吧。”

    “马军?”巫朝云说道:“不就少了一个字嘛。”

    “是君主的君。”

    “真会偷懒的,要不还是叫乾君吧。”巫朝云轻笑道:“千军,乾君,乾为天,指男子,千军你很有男子的气概呢。”

    “名字什么的,随便怎么样都好啦。”马千军收拾着探子,说道:“大姐你高兴就好。”

    说着,随意的伸手摘掉了巫朝云的面具,说道:“还是这样看着养眼些。”

    没躲没闪,静静的任由她摘掉,漂亮绝美的脸蛋上,狭长的凤眼微眯,说道:“下次再这样揍你哟。”

    “是是是。”完全不觉得是个警告,嘻嘻哈哈着,一把揽住其娇小纤细的肩膀,说道:“走吧,开张了开张了,干完这票去吃大餐,等拿了总冠军,要啥有啥,想想就有些小激动呢,魔门的全部产业。”

    “按照你身上的先代大巫诅咒与多年相处的经验来看,千军你完全没有财运呢。”

    “没问题的,我会把钱全给你,你再养我就好了。”

    “那就说定了哟。”

    “没问题。”

    “真的没问题吗?李重那小子追了你很久吧。”巫朝云瞥眼看向马千军。

    “那小子再有出息在我眼里还是个臭嘴巴的讨厌精,瘪三。”马千军不屑道:“痴心妄想。”

    这就是千军不呆在国内的主要原因之一。

    烦的很!

    “姐!”这时,一声呼喊响起。

    元气满满的女孩青春洋溢的快步跑来。

    马千军笑眯眯的张开双手。

    她孙孙孙孙女来接她了。

    女孩一头扎入巫朝云的怀里,撒娇道:“一段时间没见,想死你了!”

    撇头,看向马千军,不咸不淡的说道:“姑奶奶好。”

    “下班了吗?”

    “不,辞职了,慎重思考后,我决定跟着姐姐去山里修,不,种地,姐姐我们去偷熊猫养好不好嘛!”

    “不好!”一口严肃的给回绝掉,巫朝云说道:“熊猫要上交给国家!”

    “诶~不要嘛~”

    “咳咳,小玲儿,你妹妹呢。”马千军说道。

    “在隔壁街的快餐店里。”年纪二十左右,英姿飒爽的利落短发与大眼睛,穿着一身职业女性的套装,稍显成熟的脸庞还带着女孩的稚气,马玲看向马千军,说道:“废材姑奶奶,我警告你啊,家里没钱给你做作妖了,请停止你那套危险的想法。”

    “冤枉啊,我没有什么危险的想法啊!”

    “去大陆一趟,差点花了个底朝天,说是看路宽车少,练练手,租的豪车撞了个稀巴烂,这种事就不怪你这机械白痴,毕竟是我大意了,再加上请巫姐姐出山,好歹我马家千年豪族,排场要有,可是最近,你屋里的购置计划表是怎么回事,全家上下几十口子人,你要我们喝西北风是不是!?”

    “不是还没实施的嘛”委屈的小声巴巴。

    “马家既然传到我手上,马家上下,包括你都要听我的!你最好不要有奇怪的想法!不然我跟你拼命!”作势张嘴,又拍了拍肚子,说道:“我一龙珠喷死你!小姨宠你我可不会惯着你!告诉你!少来!装这一套对我马玲没用!”

    “唉”见的多了,就不奇怪了,巫朝云默默的摇头叹息。

    “我告诉你,这次的大赛许胜不许败!吃香喝辣全指望这笔奖金了!听见了没!下午就是第一场比赛了!你还要跑哪里去!?”

    马家有不能入朝,不能仗着能力肆意牟利等规矩。

    这个秦朝大巫留下的诅咒,整个马家只有千军不怕死的敢破。

    “挣钱啊,条子发的悬赏。”

    “多少?”

    “五万块。”

    “不少了啊。”马玲说道:“我也去!降妖除魔!我千年驱魔马家义不容辞!”

    “你去了怎么分?”马千军问道。

    “我是一家之主,我拿大头!”

    “那你还是别去吧。”说着,马千军一拉巫朝云,眼神示意闪人,说道:“我还是前家主呢,臭丫头一点礼貌都没有,越大越不可爱。”

    还不是因为玲儿小可爱的时候被你欺负惨了。

    一点都没长大。

    老小孩一样的让人头痛。

    巫朝云白了一眼马千军,伸手握住了马千军的手,人来人往的街上,趁人不注意,俩人仿佛气泡一样,波一声碎开就消失了。

    原地只留下马玲恨恨的跺脚。

    “别气了姐”

    手里抱着一个大肉包,穿着制服,高中女生装扮的女孩,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扎着可爱的丸子头,还有着婴儿肥的脸蛋上,鬼精灵一样的双眸扫了一眼,说着时,吃也没停,道:“那边超市打折半价耶!”

    “真的?”秒回头,马玲恢复了精神,急道:“在哪?!”

    “在那边!”伸手一指。

    就像闻到腥味的猫耳一样,瞬间锁定了目标。

    马玲回头说道:“我警告你啊!马小灵,不许翘课,虽然是Panda队的一员,但下午的比赛没你的事!”

    “知道啦~”乖巧的点头,马小灵催促道:“快去吧姐。”

    “我警告你啊,可不是说着玩玩的,下次老师再叫家长,千军姑奶奶也救不了你!现在我才是家主!”

    “我知道啦~”乖巧的应着,直到马玲箭步飞奔后,马小灵收起乖巧的表情,一脸不良少女的桀骜状,说道:“整天家主家主的,扑街啦,痴线,才不会听你的话呢。”

    转身离开进了公共厕所,卷了卷夏季校服的袖子,提高了点裙子又解开胸前的一颗纽扣,露出没有乳沟的一抹白皙,取下发带,揉乱了一头长发,掏出随身携带的口红,抹在唇上,扮作大人的样子,再出来时,完全变了一个人。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呢

    “不阻止她吗?千军。”隐身在街边,巫朝云咬着耳朵小声问道,热气钻入,痒痒的。

    “后人自有后人福,老家伙就不要管了,这是她的人生。”一脸严肃的表情,像是想起了什么悲伤的往事,马千军苦涩的说道。

    “还在自责那件事吗,谁也不想的。”巫朝云说道。

    “就算我再自责,林妙心也不会放过我的。”马千军苦涩笑道:“如果没插手就好了,我本来想救她的,可世事尽不如人愿,不反抗的话,她会屠我满门”

    “这世上有后悔药就好了。”巫朝云说道。

    “如果有就好了呢,如果是桔梗,当年的事她会怎么处理呢,她一直都很特别呢,现在想来,思想独特的像是现代人一样,很多事在她眼中跟我们的看法是不一样的,相伴的日子,学到了很多”

    “我猜她会站在林妙心那边,对虚伪的正道宣战。”巫朝云笑道。

    “那就成敌人了。”马千军看向巫朝云,笑道:“如果她出手,你能顶住吗。”

    “一半一半吧。”巫朝云严肃道:“就是五百年过去,不知道她又厉害到了何种地步。”

    “昨天的电视,我看见她了呢,样子都没有一点变化。”

    “那还真是糟糕透了。”

    “对啊,糟糕透了呢,我的小老弟吃了番大苦头呢,毫不留情干脆利落的落败”马千军说道:“不过,并非没有战而胜之的对策。”

    “第一次见面就是十二席内战,第二次见面还会是十二席内战,虽然早就想跟她较量一番,但世事真够奇妙的。”巫朝云叹道:“我的五号机,会让她好好见识一番的。”

    “还有十二号。”马千军笑道:“胜负还未可知,真叫人期待呢,再见面的时候会大吃一惊的吧。”

    桔梗走的时候,并没有带着阴阳密令,而是留给了马千军,并嘱咐其继续履行看守的使命,必要时刻可以动用。

    这是中国的东西,桔梗并不想带走。

    “我觉得她肯定早有意料了。”巫朝云说道:“这个女人心机城府极深,古代时期,登顶巫女之首,操控皇帝,掌控天下九州呼风唤雨我都不觉得意外。”

    “可是,她很温柔善良啊,才不会做这种事。”马千军不服反驳。

    巫朝云白了一眼没说话了。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